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者为王 方千金

第九百六十一章 都是说客

    对于左益心这样的前辈,林源从心里是恭敬无比的。不仅仅是敬重对方的医术,更敬重的是老前辈的为人。

    左益心见到林源就无可奈何笑道:“小林,我平生是最讨厌做说客的,可这一回,却是老老实实要当一回说客啊。”

    林源笑道:“左老这话可就严重了,人在社会当中,难免会有太多的人情纠葛,人生在世,求人办事是不可避免的,求了人当然要有被人求的觉悟。”

    “呵呵,惭愧啊,小林,如果单单是经济利益的话,恐怕我还不会拉下老脸开口。可听说这次的杏林会会关系到国家层面的规范化,厅里领导轮番游说我,说我们川西的中医发展,总不能落在别的地区之后吧?所以,我上你这里来看看情况,拿领导的话来说,叫做学习。”

    林源差点笑出来,左益心在川西中医界那可是德高望重的存在,是省保健委的专家,也曾担任过卫生厅的官职,退休后享受的是正厅级待遇。

    不过左益心跟别的官员比起来,多了几分中医人所特有的耿直,而少了几分圆滑。按照左老的这种性格,其实在官场上是不好混的。

    但因为左益心的医术摆在那儿,一直到退休,也没有什么大事情。

    川西卫生厅,是左益心原来的单位,他想必没法拉下脸推掉原单位的老同事的规劝才会过来当说客。

    “小林,听说这次的杏林会,季部长密切关注,有这回事么?”

    “左老,是有这回事。国家对于中医的重视,已经上升到了很高的程度,季部长不久前主持的会议,就是准备把中医进行规划范管理推广。但是,您也知道,中医是个人为诊断治疗基础的治疗方式,涉及到人的判断的地方太多了,规范化,谈何容易啊?”

    “是啊,西医靠设备,中医靠人的判断,针对设备检查的东西,能做出合理有效的管理,而对人的判断,想要规范管理,是非常困难的。”

    “左老,我跟南云周传亭周老探讨过,其实中医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恰恰不是市场的问题,而是我们中医人本身在市场环境之下,丢弃了中医人应该恪守的医德原则。所以我和周老认为,中医回归传统,或许是规范化必走的一步。”

    左益心闻言吸了一口冷气,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提法是深有感触的。

    “小林,接着说,你是怎么想的?”左益心有些激动,他本来是过来当说客的,但说起中医的问题,他马上就把注意力集中到话题上了。

    “周老十分开明,把自己周记制药厂从采购到制药的全过程都贡献出来了。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按照传统严格制药的一个过程。周记制药厂的产品供不应求,有周家独门秘方的原因,但更主要的,就是周记制药厂的产业有效果,价格贵,但却是有很大的市场。”

    “咳,小林,这话是说到点上了。有些时候,并不是我们的中医不行,更不是我们的中药不行,而是把行医制药当成了赚钱的工具,无论是诊断治疗,还是制药,老辈流传下来的严谨的工艺和需要时间凝练的手艺都给丢弃了。你说得对,不是中医不行了,而是人不行了。”

    “所以,我准备从中医回归传统入手,只要能做出被大众认可的有效药,良心药,中医药被人们认可,就能够收到巨大的利益回报。周记制药厂就是例子,如果我们全国,有上百家,上千家甚至是上万家这样的中医制药厂,何愁中医药不被大众认可呢?”

    左益心有些激动,拍手道:“对,就应该是这样的推广!我们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无数宝贵的精神财富,从具体治病的方剂膏药药丸,到养生保健的各类药方,种类繁多,针对不同气候,不同人群,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

    林源被左益心影响,也有些激动:“是啊,光是见诸于记载的,就是卷帙如海,还有很多的民间秘方,更是不可胜数。中医药的最大优势,就是来源于自然界,符合人们回归自然的心理,中医有这么多的宝贝,我们要是不能发扬光大,简直就是无能。”

    “不错,小林,我们的中医药,记载是一方面,动手操作又是另外一个环节的问题,把冰冷的记载变成有实际效用的成药,确实是需要传统的工艺流程。老祖宗潜心钻研,经过了无数次的试验和临床,总结出了行之有效的手法,但我们却是弃之如敝履。”

    说到这里,林源和左益心都忍不住叹息,目前的中医药市场,别说是按照复杂的传统工艺操作了,就是其中应该用到的原料,都会参假,能有记载中的疗效,那才是见了鬼了。

    左益心长出一口气道:“小林,我支持你,中医回归传统,确实是推广弘扬中医必不可少的一步。你以周传亭周老为例子,也确实是踩到点上了。小林,咱们何不让更多的中医人参与进来,要知道,很多的中医人,也是从事中医药生产的。”

    “左老,我就是这个意思。周老的成药,利润实际上是非常高的。我就是想用这个例子证明,咱们中医人同样也可以获得高回报的。君子得财,取之有道。做出好药,让中医人富起来,让大众领略到中医的神奇效果,这实际上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这已经不仅仅是规范的作用了,用巨大的收益来引导,远比什么说服教育要强上百倍!”

    说到这里,左益心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在地上来来回回踱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激动的心情稍稍平复。

    两人正聊得高兴,于文良忽然在外面敲门。

    于文良被安排专门照顾林源,差不多快成了林源的私人秘书了。

    “林会长,接到一位客人,这位自称是党少波,想要见您。”

    “小景岳?这家伙也来了。”左益心知道党少波现在在纪王县绶参草研究基地当负责人,没想到他会来。

    林源说道:“快请。”

    于文良答应一声,出去请党少波了。

    “哈哈,小景岳,听说你是仕途得意啊,怎么有闲工夫到南陽来凑热闹了?”左益心打趣道。

    “原来是左老啊,失礼了。呵呵,左老,您笑话我可是不应该啊,您这么大的年纪都来了,我不来岂不是没把左老放在眼里了?”

    “小党,别告诉我你也是来当说客的啊。”

    党少波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说道:“还真让左老说着了,这回家师要赶过来,秦省的卫生厅官员把家师给烦的不行,便让我跟林源说说,师父发话了,我这个徒弟能说什么呢?左老,别告诉我您没有受到川西卫生厅的嘱咐啊。”

    三人大笑,于文良很识趣给三人奉上茶水,退了出去。

    正待说话,章廉飞前门而入,对林源说道:“师父,爷爷准备晚上请您,您能不能过去一下?”

    因为章元清来到南陽,所以林源让章廉飞过去迎接。章元清就让章廉飞过来,看看林源有没有时间,想请吃饭。

    林源想了一下说道:“告诉章老,今晚没有时间,都是自家人,就不必要拘泥俗理了。”

    章廉飞答应一声,出去给章元清打个电话说明情况,然后进来站在了林源的身后。

    党少波笑道:“林源,什么时候收的徒弟?”

    “哦,就是上次在南陽力促姜明辉和章家联营的时候,受收这个徒弟。廉飞,来,见过两位前辈。”

    章家在杏林界中,也是翘楚般的存在,跟党少波左益心这些人多少是认识的。不过,因为林源和党少波两人交情很好,这就等于是林源向自己的好友介绍自己的徒弟,意义是不一样的。

    以后在社会上相遇,党少波和左益心未必就会卖章家的面子,但林源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这也是章元清当时为什么要章廉飞百在林源门下的重要原因之一。

    礼毕,左益心问道:“少波,听你的意思,王老也要过来?”

    党少波苦笑道:“谁说不是呢?林源给师父打电话,他老人家听说激动得不行,还专门通知我要过来,说是这么重要的见证时刻,他只要能爬得动,就一定要来。”

    左益心笑道:“小林,看来你的面子真够大的。不知道你还请了哪些业界翘楚,想必不会就我们几个老家伙吧?”

    “左老,这可不是我的面子大,而是业界同行都中医的执着。谢志坤谢老,田渊博田老,南白北章东王候这些知名的大家,全部都答应过来了。”

    “呵呵,这个阵容,可足够庞大了。有这么多行业精英齐聚,想必会有很好的结果的。”

    林源听了,微微摇头道:“左老,未必啊。我前些日子跟王家结下点怨,我听说王家这回过来,可是想着给我找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