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等你长大 项庭生

第六百四十章 我已经变了很多

    ,。

    第六百四十章 我已经变了很多

    车队在停车坪上停下,几名一看就是当地官员的人当先自己推开车门下车,跟着,随从人员也从面包车上下来,一行十余人快步向人群这边走来。

    当地的领导,自然是当地人最熟悉。

    刚刚还笑逐颜开的五个人这一下都开始慌神了,看着许庭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刚刚这个小年轻说要等县委领导班子到场再谈,他们当笑话听了,可是这会儿一看,可不是几乎半个县委领导班子都来了,而且最重要的几个,全都到场。

    他们倒是想跑,可是这事谁心里都清楚……躲得过初一,他们躲不过十五。

    “哥,怎么办?要不咱们先躲躲,避下风头?”一个闲汉还没搞清楚情况。

    “躲个屁啊,我都给他看了……难怪说读人阴损,他妈太阴了……”那名警察欲哭无泪。

    吴月薇站在许庭生身后,把心放下了,小声说:“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啊?你跟他们过?”

    “应该是我爸的朋友来了。”在他们身后,人堆里,赵公子兴奋的说了一句,主动迎上前去。

    许庭生和吴月薇相视笑了笑,许庭生开口说:“没先过,真要有可能的话,我其实还想躲着他们呢,只是知道肯定躲不过而已。”

    “为什么?”

    “这个县的支柱产业,是煤化工”,许庭生说,“而且这里和并州毗邻,明白了吧?在关注煤炭这一行的人眼里,如今并州金盛兴、黄亚明的名气可都是绝对响亮的,而我和他们的关系,也不算秘密。所以,我既然来了,他们就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更不敢让我在这儿受了什么委屈。”

    “为了跟那个金盛兴搞好关系吗?还有,黄亚明现在也这么厉害了。”

    许庭生点了点头,“可能还想试着通过我拉一笔投资吧,要是老金和黄亚明有意愿自己做煤化工,在这边设一个厂,这些官员大概未来十年的政绩都不用愁了,税收、就业……”

    “嗯”,吴月薇笑了一下说,“突然记起来以前,你……那个小混混那个样子,真的想象不到有一天你会懂这些,而且变化来得这么快……”

    许庭生没接话,虽然他其实很想告诉她,学妹,放下吧,学长离曾经那个许庭生,真的已经很远很远了。

    两人说话这会儿,另一边的赵公子已经一脸热忱跟对方接上了头。

    “你好,请问你是?”一名当地的官员看着扑到面前的赵公子道。

    “哦,你好,那个,我爸就在这隔壁县,他是……”赵公子自报家门。

    “哦。”对方看了他一眼,直接绕了过去,脸上明显的写着几个字:不认识。

    专家团的那名工作人员赶紧迎了上去。

    双方自报家门。

    “还好你们来了,还好,你们来了。”工作人员激动得几乎要热泪盈眶,“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夏教授,严教授……张教授……”

    面对专家团的教授们,不见是一回事,既然已经见面了,这些地方官员也不敢怠慢,至少表面上的热情客套还是乐意做好,给人感觉他们就是为此而来。

    “我说你们这个地方怎么回事啊?这是国家考古掘工作……结果我们才刚到,敲诈的就来了,里头连警察都有。”脾气火爆的张教授一点不给面子,直接大骂道。

    正一边客套,一边在人群中搜索大金主许庭生身影的地方官员一听这话,再看一看场面……心一下就沉下去了这是下面哪个傻逼干的蠢事?

    “请问哪位是许庭生,许总?”

    “你好,我是许庭生。”许庭生主动伸出手。

    “许总好,你看……本来想说给你们接风的,我们已经安排好晚饭了,结果出了这种事。”一边握手,地方官员一边说。

    “哪里,这种事到哪都有,各位领导不用太在意。”许庭生微笑说。

    这个时候,已经有随行人员找那两名警员问清楚他们的直属上级是谁,并且附耳告知了县委领导。正如预料中的一样,基层的一些小干部往往比他们上头的人更胆大妄为,更自以为聪明,更不知天高地厚。

    “谢谢,谢谢体谅。许总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许庭生犹豫了一下,考虑到以后掘工作还要长期进行,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看不如这样,晚上吃饭的时候,把他们的领导也请过来好了,我和他一边吃饭一边沟通一下,把误会解了,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以后我们这边的工作,还要他们多加照顾。”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许庭生很清楚,真要把事情追究下去,让地头上的这些人怀恨在心,他自己不怕,但是以后的掘工作中,如果对方时不时的折腾几下,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这个社会,哪怕不违法乱纪,那些掌握一定权力的人也有无数种折腾人的办法。

    见许庭生这么说,县领导也松了一口气,同时有些感激,事实上,他们确实也不太可能为这事真就把整一批警员和地方上的人全关起来,全部处理。

    最多也就撤掉一两个,然后剩下的做点批评教育。

    到了,考古掘工作还是一样不得不在这批人的地头上进行,而那样,可就是整一大批人怀恨在心,以后怕是多少麻烦都不知道。

    “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决定这样处理?他们分明就是敲诈……还有,我再说一遍,就是你这种人,在助长这种风气。”话是冲许庭生吼的,萧闫旭扛着摄像机再次出现。

    对面领导一脸错愕。

    许庭生头好痛,深呼吸,压住情绪,他转身一手卸了萧闫旭肩上的摄像机,一手揽住他的肩膀走到人群后面。

    “怎么,许总那么有钱有势,还怕几个小小的地方官员?”萧闫旭抢先开口,略带讽刺道,好在他此时说话,只有身边一圈人能听见。

    “是,我很有钱,有钱到我这个程度,很多事都可以不用钱就解决”,许庭生说,“但是哪怕我再有钱一百倍,遇事还是一样要用脑子,明白吗?”

    萧闫旭愣了愣,一下没反应过来。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的,萧同学……刚正不阿固然值得欣赏,但是这个国家几千年的官场文化,处事道理,不是一下就能改变的,明白吗?”许庭生压低声音说,“你摄像机里不是有证据吗?咱们先保证考古掘工作,还要你们的报道工作能够顺利进行,其他的,留到正事结束再说,行吗?”

    “拜托,做好你应该做的,其他交给我。”

    许庭生最后拍了拍萧闫旭的肩膀,转身回到县领导们面前,解释了一下,让他们安心。

    “那就好,那这样……剩下的,我们边吃边谈。今晚,就当是我们给许总……各位专家教授,还有同学们,赔罪,加接风洗尘。”

    “谢谢,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正好还有几件事,我们希望地方上能给予帮助,只能麻烦各位领导了。”许庭生代表整个团队答应了下来。

    到这个时候,目睹了许庭生处理事情的整个过程,哪怕是专家团的教授们,也都再明白不过了,这些事,还是交给许庭生来处理的好。

    上车的时候,好几位教授都在经过许庭生身边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认可。

    “你总是要考虑这么多吗?”吴月薇经过的时候,停下来说,“还有,我们团长,对不起……”

    “你干嘛替他道歉?傻……”许庭生本想说傻瓜,但是突然一下意识到这样太过,顿住了。

    “其实,我已经变了很多很多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许庭生终于还是把话说了,只差一句,我已经不是你心里的那个学长了。

    他未言明,但是吴月薇那么聪明的女孩,又怎会不懂许庭生说这句话的意思?她抬头看着他,将将要点头,却又仿佛很难做到。

    气氛短暂微妙,还好严振瑜教授及时出现。

    “第一次见识你这一面,看来你能成功也不是没道理的。这些方面,我们不如你啊!”严教授揽着许庭生走了几步,压低声音说,“你不是说你有女朋友了吗?还是决定要结婚的。”

    “那就不能再跟小姑娘走得太近了。”

    “我担心你魅力太大,决定看着你点。”

    严教授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