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棋局 竹上猪猪

三百五十五章 名演员的诞生(上)

    张龙初漫步进入走廊,前行了一会,来到化妆室门前,即将推门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略显沙哑的女声在背后响起,“被人家这么说,你都不生气吗?”

    他心里还在盘算着奇物进入‘黄金时代’到底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转头望着开口的全慧珊茫然的反问道:“什么?”

    “算了,没什么,”全慧珊皱皱眉头道:“昨晚预演的那几段台词都背熟了吗?”

    张龙初这时已经回过神来,醒悟了刚才全慧珊问话的意思,但既然女郎已经不愿再提,他也就没再多话,只是无言的点了点头,推门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化妆室

    时间距离公演开始还有接近一小时,可是剧团的演员已经来了大半,将面积上百平方米的化妆间撑得满满当当。

    在这刺鼻的香粉、香水味四溢的空间中,章武州坐在大门口,吃着蛋堡,喝着牛奶,看着演员们的化妆进度,嘴巴里嚷嚷着,“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新年档的第一天一定要开个好头,今天剧场的上座率过8成的话,我晚上请大家吃牛肉。”

    话音落地,化妆室中异口同声的响起一片欢呼声,“好耶,谢谢团长。”,就连刚刚进门的张龙初和全慧珊都凑趣的叫嚷了起来。

    没想到他们一出声马上就引起了章武州的注意。

    “全演员、新演员你们来了啊,”章武州扭头上下打量着两人,笑嘻嘻的说道:“全演员是舞台上的老手,应该没什么问题。

    新演员,你准备的怎么样啊?”

    “呃,我都准备好了,团长,不过就是有点紧张。”张龙初干巴巴的答道。

    “别紧张,放轻松,等上台之后别看观众的脸,直接看着观众席后面的墙壁表演就行了,反正你的台词也没几句,主要以造型取胜。

    嗯,你在这等一下,全演员先去化妆吧。”章武州摆摆手说了一句,之后摸出手机,调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那团长我去化妆了。”听到这话,全慧珊微微鞠躬,向自己平常化妆时的座位走去,张龙初则只能无奈的呆在原处,等章武州的电话接通后,听他大声喊道:“金久哲,你这家伙又喝醉了吗,昨晚就说好了,今天要一定…”

    “一定要9点钟到吗,不就是迟了,嗯,1o分钟吗,干嘛这么急啊,亲爱的武州团长。”他的话没有讲完,就见化妆室的大门被人猛的推开,一个满身酒气的中年人嬉皮笑脸了走了进来,一边摇晃着手里的手机,一边高声嚷道。

    “你这家伙真是…”看到他流里流气的样子,章武州又气又无奈的道:“好了,好了,时间不多了,你就快点开工吧,”,说着他指了指身旁的张龙初,继续道:“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要扮演吞星皇帝的新演员,以你专业的角度看,底子怎么样啊?”

    听到这话,金久哲才将注意力转到了张龙初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会,微醺的表情一变,吃惊的说道:“大,章团长,你,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块璞玉啊,简直和原型一模一样!”

    “是吗,也没那么像吧。”章武州得意洋洋的谦虚道。

    “这你们外行人就不懂了,这位新演员眉骨隆起的角度,眼睛的间距…”金久哲激动摩拳擦掌道:“总之脸上的各种细部特征都和吞星皇帝一模一样,只不过因为年纪小一点,肌肉厚度有些差别,胡子也不够浓密…但这都是小问题了。

    只要经过我的化妆术掩饰,绝对、绝对能让他变得像是吞星者死而复生,我有预感,今天我又有代表作要诞生了。”

    “哪那么多的代表作,就别废话了,赶快干活吧。”看到金久哲夸张的表现,章武州也明显提起了兴趣,站起身来,大声催促着,并亲手推着张龙初的肩膀,待其换好衣服,坐到了一张空着的化妆台前。

    同一时间,金久哲也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化妆箱,摸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工具和化妆品,之后便在张龙初的脸上精雕细琢起来。

    眉毛稍稍加粗,下巴上仔细的粘上短须,脸颊用细刷一点点扫上深色粉底…经过一番细微的改动,张龙初的脸庞慢慢变得成熟起来,面无表情时,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也渐渐出现。

    “气质这种东西靠化妆是最难体现的,一种妆容最多也就是表现一种,”经过大半个小时的忙碌,金久哲最后给张龙初戴上假,终于算是完成了创作,之后他望着镜子中的作品,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滔滔不绝的说明道:“我这次选择的是威严感,比较符合原型的身份…”

    没想到话没讲完,便被一旁手里拿着显示张龙初网传照片的手机,对比着现实中和屏幕上的两张脸,感觉几乎难以分辨的章武州赞叹着打断道:“金久哲,你这家伙可真有两下子啊,如果不是经常喝醉误事,恐怕早就成名了。”

    “我可不是普通的化妆师而是艺术家,”金久哲撇撇嘴说道:“艺术家吗,没有点不良嗜好,哪来的灵感。”

    事实胜于雄辩,面对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章武州罕见的没有反驳,而是沉吟了几秒种,突然扭头朝同样已经花好妆的全慧珊喊道:“全演员啊,你过来和新演员一起再对一对台词,公演开始第一幕你们就上场。

    效果好的话,四个段子演两个之后马上下台,剩下两个压轴。”

    就舞台剧的表演来说,如果开场和最后一幕的表演由同一组演员承担,那其必然是剧团王牌中的王牌,因此听到章武州临时变动的场次安排,整间化妆室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而事件中的两位主角,张龙初因为其骇人听闻的真实身份和复杂而辉煌的过往经历,虽然已经在剧团呆了几个月的时间,却还是无法感受担当压轴的角色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他的拍档却很清楚。

    除非是登台表演,否则平时总显得十分稳重的全慧珊脸上闪过一抹激动之色,面颊都红了起来,深呼吸了一口气,镇静了一下情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团长,放心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表演的。”

    说着,她从化妆椅上站起身来,走到张龙初身边,小声道:“走吧,新演员,还有2o分钟我们就要上台了,再温习一遍台词吧。”

    从未被全慧珊以这样平等的语气和态度拜托过了张龙初微微一愣,站起身来一边回应道:“是。”,一边从脚下的背包里取出台词稿来,之后跟在女郎身后,在一众演员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复杂眼光中快步离开化妆室,来到了舞台幕后。

    两人站定,张龙初掀开手中的台词稿低头看了看开头,轻咳一声道:“那个,全前辈,我们开始吗?”

    “先等一下,别那么着急,静下心来回忆一下我教给你的节奏,准备好后我们再开始,”舞台经验老练的全慧珊循循善诱的答道:“听我倒数,5、4…1。”

    话音落地,张龙初表情一正,神态严肃的说道:“金子小姐,早上好啊,今天天气不错,不知道我又没有荣幸,能邀请您一起去喝一碗豆芽汤呢?”

    紧接着全慧珊也神情一变,语气粗鲁的答道:“哦,龙初先生,你是喜欢上我了吗,总是要请我喝豆芽汤。

    别不好意思了,其实我是个很爽快的女人去喝牛尾汤,吃鳗鱼那…”

    喜剧中张龙初扮演的自然是他真正的身份海华国皇帝、恐怖大魔王吞星者;

    全慧珊的角色则是个从小在韩国京畿道的农村长大,性格朴实直爽、敢爱敢恨,直到18岁才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尔打工,结果和隐藏身份到尔接受军事教育的吞星皇帝巧遇,进而生一连串可笑的恋爱故事的虚构人物,朴金子。

    这种刻意丑化角色的描写方式,以及浮华到毫不真实的剧情让身为主角原型的张龙初,本能的感到生硬而尴尬,再加上他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演技,所以整个表演只能面无表情,像是个肚子里装了复录机的木偶一样背诵台词。

    因为自我感觉表现的实在太差,对完最后一遍稿子后,张龙初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叹了口气道:“全前辈,我的水准就是这样了,希望您原谅…”

    没想到他话没讲完便被全慧珊打断,“你表现的很好,新演员,我从18岁在大学社团开始演舞台剧到今天已经8年了,很清楚人们想要看到的表演是什么样的。

    相信我,你表现出来那种别扭和干巴巴的感觉,配上这张脸一定能逗乐台下的观众,我们会成功的,一定会,所以别紧张,一会上台就按照刚才那样演就可以了。”

    她话音落地,剧场的铃声突然间‘叮叮叮…’的响起,之后舞台上的黑幕缓缓拉开。(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