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人如玉 闷骚小贱猫

第677章 为他,做任何事都愿意!

    夜,很静,静的只剩下呼呼的风声,一阵一阵的风声在石头房子外面刮着,卷着。

    石头房子里,火炉旁的木桌子上,因为红衣的那一句话,瞬间就陷入了一片安静当中,清风道人原本正在吃桌上的烧酒,被红衣的话呛了之后,他放下了酒杯,转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带着不少情绪,这情绪是他的那些过往,他这会儿一定想起了曾经和红衣年轻时的往事……清风道人大概在想,当初他也是面临着两个女孩选一个,可到后面他都没有选好,不知道这一次,陈阳会怎么选。

    红衣说出想要拿走天山雪莲必须娶冰儿的时候,冰儿却是有些娇羞地低下头,看着她低头的样子,我心里面对于眼前的情况已经清楚了七八分,在刚刚冰儿一定是对红衣说了不少事,包括我不小心碰到她身体的事……可能,在冰儿劫后余生刚刚和红衣抱在一起的时候就跟红衣偷偷说了一些话,所以红衣才会想着把我们留下来……说是一起吃点东西,可其实这有些“鸿门宴”的意思在里面了。

    我看向红衣,明明说好了只要我打败冰儿就可以带走天山雪莲,可现在她又不认账,要耍赖起来了!

    虽然有火气,可我却也是只能忍着,平复了一下心里面的火焰,我温和地说道:“师娘……红衣前辈,一开始不是说好只要我能够胜的过冰儿,我就可以带走天山雪莲的吗……怎么,怎么现在……”我缓和氛围地微微一笑。

    后面的话我还没有完全说完,红衣看都没看我,直接地打断了我说道:“天山雪莲是我的,我想改变主意就改变主意……你如果觉得不痛快就跟我抢啊,不过,以你的本事,我估计你是打不过我的……噢,当然了,你可以让你师父清风道人试一试,他是一定能够打的过我的。”红衣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当中透着委屈,还不忘斜视了清风道人一眼。

    我心里面一阵无奈,有时候是真的不能和女人讲道理,即使对方是一个“奶奶级别”的人物,她还是有能力把没有道理的自己,变成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让清风道人和她打,借给清风道人一百个胆子,清风道人都不敢。

    “我怎么可能打的过你呢,你一根手指头就能打败我了呀……”清风道人微微一笑。这个清风道人,曾经我以为他是多么仙风道骨,多么不为俗事所牵绊的人,可现在看来,他也是难逃“情”这一关,在他曾经愧对的女人面前,他完全没有招。

    清风道人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的意思我很清楚,大概是在说:陈阳,接下来,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哼!”红衣还不领情,不过,这一声“哼”,仿佛他们两个人在打情骂俏一般。

    我实话实说,同时也不再微笑,诚恳地问道:“前辈,冰儿是一个好女孩,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也对那个女孩说过,这一辈子只有她,这一辈子只会在她身旁……我想,你应该也不想我做一个背信弃义的人吧?如果我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又怎么做到百分百对冰儿呢?”

    我是故意说出“背信弃义”的,在知道了红衣年轻时候的事之后,只有通过勾起她的往事,让她明白不能让另一个女孩和她有共同的遭遇后,才有可能拿到天山雪莲。接人伤疤是不对的事,可是,红衣不按常理出牌,不跟我讲道理,我也只能是来一点“狠”的了。

    红衣听到“背信弃义”四个字,脸上的神情马上发生了变化,有些微妙,一旁的清风道人听了我所说的话后,有些小小的不自在。

    “什么都不要说了!”红衣有些生气起来,她指着门的方向说道:“如果你不想娶冰儿,那就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我一听这话,着急起来,说道:“红衣前辈,我……”

    “除非娶冰儿,否则,没得商量!”红衣很强势。

    这会儿,我也明白过来为什么冰儿会那么强势了,完全是随的红衣……

    看强势的红衣,我也隐约明白了一些事。冰儿应该是一个孤儿,红衣一手把冰儿带大,教授给冰儿所有本事,眼下,她年事已高,想要为冰儿找一个可以依靠托付的人,大概是看我能拼死救冰儿,又把冰儿照顾的很好,所以想要让我娶了冰儿,这么一来,以后,她离开了人世,冰儿也有一个可靠的人照顾。

    清风道人见场面有些僵住了,他温和地笑了笑,说道:“红衣,那天山雪莲真的是准备用来救命的,你看能不能先给我,至于说冰儿和陈阳的事……”

    “你不用来欺骗我,我不会先给……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请你们离开吧!”红衣看来是真的生气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强势的红衣,把我和清风道人直接给赶了出去。

    屋里屋外,完全是两个世界,屋外,冰天雪地,寒气逼人。

    又开始下雪了,纷纷扬扬,下的有些大,雪花漫天飘着,飞舞着……院子里落满了雪,脚踩上去都会咯吱响……

    站在院子里,雪落在了我和清风道人的身上,只一会儿的时间,身上就已经有了不少雪。清风道人看着我,转身回头看向房子,感叹地说道:“红衣的性子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师父,香香她昨天昏倒了,是不是她体内血液当中药剂的成分对她的身体有影响?”我心里面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叫清风道人师父,也是叫顺口了。

    清风道人看了我一眼,没有介意我还叫他师父的事。他似乎是知道瞒不住我,犹豫了一下后,他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嗯,是这么一回事……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着急来拿天山雪莲的原因。”

    我担心地问道:“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过香香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都……”

    “我是说过,可是我没想到没有完全除去的药剂成分还有那么大的副作用。“清风道人一副为自己的失算感到有些不应该的样子。

    我继续问道:“那天山雪莲能够医治的好吗?”

    清风道人说道:“如果只是单单天山雪莲的话,那还不能够完全根除,不过,天山雪莲能够暂时压制住香香体内药剂成分……现在只要有一棵天山雪莲就够了,半颗先用来调解香香体内的药剂成分,另外半颗留下来配药,只要药一配成,就能够彻底除去香香体内的药剂成分了。”

    听完这话,我马上一个转身,跪了下来,面对着石头房子的门,清风道人略感惊讶,不过他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怔了一下,而后就走到了一旁,任由我做起了自己想要做的事。

    看着那一扇门,我朗声说道:“红衣前辈,我真诚向你求取天山雪莲,事关朋友的性命,求您赐药。”我没敢说是要去救我爱的人,要是说了,红衣肯定不会给的。

    “关于娶冰儿一事,这事我实在是办不到,除了这件事,您有任何吩咐,我都一定不皱眉头……我会跪在这里等您同意,我知道我这么做有些无赖,但是……但是,我真的很需要那天山雪莲,还请您成全了!”说到最后一句,想起在我面前昏倒的陆香香,我的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了。

    想起了陆香香在燕京的教堂,已经都记不住我是谁了,只是凭借着脑海当中的渺茫记忆,就为我不惜战斗到最后,战斗到无法再站立起来……

    只要能够救陆香香,什么事我都愿意去做!

    但是,我喊出这些话后大半个小时,石头房子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那门前厚厚的棉布也没有再被掀开。

    雪继续飘落下来,纷纷扬扬,整个世界一片银装素裹,原本是黑暗的夜,这会儿,慢慢有了白茫茫的光亮。

    清风道人没有先离开,他就站在不远处,他也没有再开口,大概,也是想起了曾经,所以他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或许,清风道人这会儿会在责怪当初混蛋的自己,受不了一时的寂寞和另外一个女孩有了情愫,到后来,伤了两个女人……

    和清风道人的眼神相碰撞,我看的出来,他是支持我的,支持我一心只为一个人。

    小白在我身旁,小白大概不大明白我们在苦恼什么,但是它和我是一条战线上的,不论什么时候。所以,这个时候,小白就蹲坐在我的身旁,它帮不了我,可它会一直陪着我。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多,这会儿我的脚已经有些发麻了,即使我一直用真气在疏通膝盖处的血液,可是一直跪着,又是冰天雪地,这样的情况之下,对膝盖的伤害还是比较大的。

    “陌哥……”

    忽然之间,听到了罗小涵的声音,这声音透露着对我的担忧和看到我的兴奋之情。

    “陌哥!”罗小涵哽咽了。

    我马上回头看过去,只见头发凌乱的罗小涵正有些气喘地朝我这里过来了。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有不少泥土和雪,气喘吁吁,脸有些苍白……罗小涵一看就是从山脚一路赶上来的。

    “小涵,你怎么过来了?”我几乎就要起身了,可是想到起身后有些太没有诚意了,所以我忍住了,继续跪着,只是转过身子,着急地看着罗小涵。

    清风道人走了过去,扶住了罗小涵,罗小涵叫了一声师父,清风道人似乎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有些感叹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个傻丫头啊……”

    “师父,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罗小涵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小涵,不是让你在山下面等着的吗?怎么跑上来了啊?”我看着罗小涵那一副疲倦的样子,心里面有些怜惜起来。

    罗小涵来到了我的身旁,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反问道:“陌哥。你为什么要跪在这里啊,出什么事了吗?是他们不肯给天山雪莲吗?”

    我看着罗小涵的眼睛,没有说话,罗小涵马上就明白了我眼神的意思,说道:“我……我给你发短信你没有回复我,又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有接,所以我……”

    原来,罗小涵是担心我出事了。

    正说着,石头房子的棉布突然间被掀开了,红衣从里面有些气呼呼地走了出来,在红衣身后的是冰儿。红衣看到罗小涵,眼睛里当即露出了厌恶之意。

    从红衣的眼神,我已经明白了几分,她似乎是把罗小涵当成是那个我爱的人了。

    这个红衣,为了冰儿,似乎已经完全不想跟我们讲道理了。担心她会伤害罗小涵,我马上对罗小涵说道:“小涵,你快到旁边去。”

    可是,罗小涵非但没有躲开,反而是到了我的身旁,一起跪下来,对红衣说道:“求求您给我们天山雪莲,只要您肯给我们天山雪莲,我做什么都愿意,我……”

    真是傻丫头啊……

    “你就是陈阳爱着的那个女孩吗?”红衣果然是这么想的。

    我还未开口,罗小涵朝我看了过来,不明白事情因果,又诚实的罗小涵说道:“我不是他喜欢的人,但是我……我……总之,只要能够拿到天山雪莲,我愿意去做任何事?”

    “你不是他喜欢的人,还愿意为了他想要的东西而付出……哪怕是付出生命吗?”红衣有些吃惊,瞪大了眼睛看着罗小涵。

    罗小涵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红衣的脸上已经不仅仅是震惊了。

    罗小涵朝我看过来一眼,说道:“为了他,我做什么都愿意……”她的眼神带着爱意,同时,她的脸上也闪过了一抹娇羞。

    站在一旁的冰儿,也已经傻眼了……她一直被红衣灌输的是,爱是自私的,是一定要据为己有的,还没怎么见过时间人生百态的她,对眼前的这一幕,完全无法接受的模样……

    忽然间,冰儿往石头房子里面进去了,红衣看到冰儿离开,喊了“冰儿”一声,冰儿没有理会,红衣看了我们一眼,“哼”的一声,也进石头房子里面去了。

    我看向身旁的罗小涵,有话想要说,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倒是罗小涵先发现了我手上的伤,马上靠了过来,关切地问我手上的伤怎么样了,很是心疼的模样,还撤下了衣服的一角帮我包扎起来……

    跪着,一直在雪地里跪着,罗小涵也陪着我,我和清风道人都让她起来,她都不愿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旁的罗小涵有些承受不住了,一副马上就要倒下去的样子。

    “小涵,你起来吧……”清风道人也有些心疼起来了。

    “不……我没事,我没…事……”

    罗小涵才说出这一句话,石头房子的厚厚棉布被掀开了,冰儿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站在那里,她的手上拿着一个木盒子,很是精致。

    突然间,一阵劲风吹刮而过,漫天的雪卷了起来,“呼呼呼……”的声响之下,我们所有人都被风雪所笼罩,冰儿拿着手上的木盒子朝我们走了过来,不过,她的眼神一直看着罗小涵。

    “你真的愿意不求回报,为他做任何事吗?”冰儿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