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人如玉 闷骚小贱猫

第1491章 称王!

    笑容在陈阳的脸上绽放,是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兄弟!

    李子昂和楚成!

    他们两个人就在不远的地方,他们刚刚在接到陈阳的电话,知道陈阳同意他们过来后,立即就赶了过来,一刻都没有停留。

    过来的路上,距离大门只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他们听到了门口的爆炸声,从这爆炸声里面,他们已经清楚明白过来,里面发生了了不得的事。

    于是,他们两个人再没有任何的犹豫,加快步伐赶了过去,在很短的时间里,两个人就赶到了大门口的位置,他们本想要喊,但李子昂先一步发觉了里面的不对劲,他示意楚成冷静下来,随后慢慢朝里面进去。

    两个人很快就发现了陈阳受了重伤,被打倒摔在地上。那一瞬间,楚成几乎就要发飙起来了,但在最后时刻,李子昂拦住了他,因为李子昂看到了布朗那个疯子的枪对准了陈阳。李子昂小声示意道:“不能过去,我们绕道。”

    这一说绕道,楚成立即明白过来,他点了点头,先一步从一旁绕过去,而李子昂,则是从布朗的身后慢慢移动过去,布朗的速度很慢,他的手上已经多出来一把军刺,其实这会儿,他已经能够一枪解决了布朗,可为了能够确保百分百杀了布朗,而且是让布朗再无机会,他决定继续冲刺一段时间再说。

    一路冲过去,压低了所有的声音,尤其是在对方开的那两枪的瞬间。他都是突然间一个加速猛冲起来……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布朗的身后。

    而布朗,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沉浸在属于自己的胜利当中……布朗所想到的是可以杀了陈阳,可以取了陈阳的性命,可以让陈阳跪地求饶!这一刻的布朗,内心比任何时候都要激动!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陈阳的笑容,陈阳的这个笑容看着有些奇怪,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情,就在他准备要立即杀了陈阳的时候,一把军刺直接刺中他的喉咙。从后面往前面而出,直接刺破了他的喉咙。

    最后的一瞬间,他原本是还有一些反应的,他也想着通过这一点反应来进行最后的攻击,可就在此时,情况发生了变化,是楚成突然杀到,突然出现的楚成,一把军刺切砍而出,直接将对方的手给切断下来。

    布朗那握住枪的手直接给摔在了地上。

    倒下后的布朗眼看是没有任何的气息了,他身体一动不动,双眼睁的巨大,很明显,他很不甘心!

    “阳哥,阳哥!”楚成和李子昂快步冲了过去。

    此时,雷战和雷鸣两个人也从后门那里赶到了,他们一到门口的位置就大声喊了起来,很是紧张。

    “快,先带玉薇回去,快!”陈阳也受了伤,但是,陈阳知道他的身体情况,而冷玉薇的情况就没那么好了,冷玉薇的身体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失血过多!陈阳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再多想,他自己忍住了身上的枪伤,将冷玉薇给抱了起来,冷玉薇被抱起来的时候,感觉到陈阳因为突然用力,又因为身上有伤根本没能够撑得住,于是就着急地握住了陈阳的胳膊,她现在气息微弱,开口比较难,力气倒还是有那么一点点……

    “我没事……”陈阳应了一声,随后,陈阳快步往前面行动起来。

    一旁的楚成原本要过去帮忙,但眼力比较好的李子昂立即拦住了他,李子昂暗暗摇了摇头。说道:“走,我们先出去开车。”

    楚成这才意识到他刚刚差点做了蠢事,点了点头,就跟着李子昂一起往外面走了出去。

    很快,车就已经准备好了,他们两个人快步赶了过来,迅速上了车,在上车后,李子昂立即踩下油门,一路往回赶。

    雷战和雷鸣两个人留在了现场,他们还要再对现场进一步进行处理,至于说其他方面,就不用他们去考虑了。

    回去的路上,陈阳给罗小涵打了电话,罗小涵一听冷玉薇中枪,她稍微了解了一下,便说道:“现在不能回来,先送到最近的医院那里,我会立即赶过去,你再联系大头,让大头让那里的医院开一个紧急通道。”

    “好,我马上去。”陈阳这会儿倒是显得有些小小的慌张了,不过,这慌张不能怪他,这慌张是因为,冷玉薇在他心里面实在是太重要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陈阳很快就给大头打好了电话,大头让陈阳放心,他会立即做出安排,让陈阳他们过去的时候一定会位置,并且一切都会的准备好。

    之后,陈阳将地址给了李子昂,便低头看向了一旁的冷玉薇。

    对于这个女人,陈阳骨子里最深处的记忆还是当初第一次在军部见到她的时候。

    当时,陈阳为了复仇前往军部学艺,在那里,教给他本事的人就是冷玉薇。可以说,冷玉薇是楚成的第一个师父。

    那会儿,两个人的年龄现场相差不多,但是,冷玉薇比起陈阳要成熟的多。在学艺的时候,冷玉薇对陈阳异常冰冷严厉,都是最高的要求。

    那一段时间,因为仇恨,因为所爱之人,所以,陈阳丝毫不畏惧困苦,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即使很经常受伤,他还是咬着牙苦练下去。

    后来,离开的时候,陈阳也去跟冷玉薇道别,只是,当时的冷玉薇有事要忙,所以,道别并未很正式。

    在那之后,陈阳再和冷玉薇见面,就是冷玉薇两次对他的“救命之恩”了,尤其是当初他被兄弟“背叛”的那一次,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被兄弟背叛了……如果不是冷玉薇,那一晚,他已经命丧在那一幢别墅的院子里了。

    细细再去想那一些往事,陈阳的心里面愈发地难以平静。

    后来的诸多往事,只身到燕京是冷玉薇陪着他,他掉落悬崖后重出江湖是冷玉薇在暗中帮忙,后来杀回燕京,又是冷玉薇……不论什么时候,冷玉薇都会在他身旁,用他的一切保护着陈阳。

    她是一个女人,可却是做着一个男人都很难做到的事。

    李子昂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陈阳的深情,隐隐约约的,他看到陈阳的眼睛红了,他知道,冷玉薇在陈阳的心目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地重要!

    于是,油门又被狠狠地踩了下去,一路往前面猛冲起来。陈阳看着前方。内心却也是一刻都没有平静下来。

    到了医院,果然是门口有人在等着,陈阳将冷玉薇放下,那个人让陈阳不要着急,他们会立即给冷玉薇取出子弹,同时他们也要陈阳去处理身上的伤。

    陈阳握着冷玉薇的手,是的,紧紧地握着的那一种……这是陈阳第一次主动握住冷玉薇的手!

    冷玉薇感受到了,异常强烈的感觉,原本,她都快要昏厥过去了,但这会儿,就仿佛有一股力量刺激到了她。她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陈阳,内心比任何时候都要激动!

    她也知道,这大概是今生,陈阳唯一的一次握着他的手了,但她却已经知足了……同时,这一刻,冷玉薇的内心突然有些失落和感伤,她在想,是不是如果这一次不是她受了重伤,那么就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很快,冷玉薇就被他们给往里面推进去了,陈阳一开始不同意,可是,众人都在力劝,尤其是谈到了眼前的大局,要陈阳务必以大局为重,陈阳这才同意下来。

    当陈阳和冷玉薇两个人都在接受治疗的时候,在某个军部里面,章玉成知道了情况。

    知道了外面的所有情况!章玉成知道紫荆花组织在一天之内被陈阳给干倒后,整个人差点没有站稳!他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情报员,连续问了好几次,大声地询问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对方却是没能够回答的了,只是有些颤抖地说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就只知道,陈阳他们,陈阳用了一天的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就把紫荆花组织给拿下了……现在,现在外面的局势,局势有些糟糕了……”

    “糟糕?怎么糟糕了?”

    “就是……就是越来越多的势力,不管是哪一方,不管是黑的,白的,还是……总之,越来越多的人要去投靠陈阳,要去站在陈阳那一边……”

    “混蛋!”章玉成恼怒了!章玉成平日里可一直都是一个冷静的人,而现在。他却是一点都没能够冷静地下来,在他的脑子里,此时此刻,他所有的想法,只有一点,就是想要杀了陈阳,恨不得冲过去直接弄死陈阳!

    陈阳的壮大,就意味着会夺取他的一切,不论是如今还是以后!

    章玉成很慌,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着对付陈阳的对策,同时让手下立即离开,再去打探消息。他其实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死心的,他不相信,不相信外面会是那样一个情况。

    然而,章玉成这一步棋其实走的有些多余了,因为,如今的燕京,摆的那一边暂且不说,只说地下的那一片江湖,没有人不认陈阳的,在这一天过后,在陈阳还在处理伤口的时候,所有人都认可了陈阳,他们的眼里,陈阳是王!

    真正的王!

    如果不是王,怎么可能会将紫荆花组织那么一个实力恐怖的强大组织给拿下,那一个组织,当初可是连九龙社都没有放在眼里的啊!

    陈阳的实力,已经被所有人认可,纵然他们当中还有人幻想着去挑战陈阳的权威,想要有一天将陈阳给拿下来,拉下马来,但是他们知道,如今是不可能的了,至少这个时代是不可能的了!

    这是属于陈阳的时代,这是陈阳称王的时代!

    可,章玉成还不甘心,章玉成的脑子里还有一个想法,一个要跟陈阳战斗到最后的想法,也就是他觉得可以反败为胜的想法!

    那便是距离只要半个月多的紫荆城里面的那一次宴会了!

    这会儿,他开始进行安排,其实,他完全可以选择离开,去到一个偏远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而如果只要他那么选了,陈阳是不论如何不会去找他的……可是,章玉成的野心之大,是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来的,所以说。他要留下来,他要跟陈阳战斗到底!

    此时,在医院那一边,众人并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大家的心里面所想的都很简单,他们只想着陈阳和冷玉薇快点好起来。

    冷玉薇度过了危险期,本来,医院那一边让她脱离了危险,真正让她平安下来的人是罗小涵。罗小涵在过来之后,立即做出了安排,同时开始为对方施针,并且拿出了最好的药材。

    等确定将将冷玉薇给从鬼门关那里拖回来后,她立即前往了陈阳的房间,和陈阳见了面,将冷玉薇的所有情况告诉陈阳。

    陈阳知道冷玉薇平安无事后,整个人激动地立即就要坐起来。在房间里面照顾陈阳的人是陆香香。陆香香看到陈阳的反应,并未有吃醋之类的,他是不会吃醋的,陆香香什么都知道。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陆香香他知道,冷玉薇救了陈阳,如果不是冷玉薇,就不会是那样的情。

    再有,这么些年了,虽然她没有长时间在陈阳身旁,可是,不论什么情况下,陈阳身旁都有冷玉薇这一件事,她很清楚,她是一个女人,她也能够明显感受到冷玉薇在陈阳身旁,看着陈阳眼神时的样子。

    那是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可以去做任何事,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的眼神!陆香香自认她自己做不到,不论如何,她都做不到!

    而冷玉薇偏偏做到了,愿意为此去做一切。

    陈阳看了陆香香一眼,他有些担心陆香香吃醋。但是。陆香香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陆香香了,如今的陆香香已经是非常“懂事”的陆香香,她已经成熟了。

    “没事就好,我待会儿也去看看她。”陆香香点了点头。

    陈阳舒心了不少,同时嘱咐道:“好好地,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好她。”

    “我会的,我已经将一切好的药材都准备好了!”

    “那就好。”陈阳点了点头。

    这一件事后,陈阳整个人也睡了一个好觉。

    其实,陈阳也伤的很重,是其他人都不能够忍受的重,要不是他有强大的真气护体,他早已经丢了性命!陈阳开始在休息,一直到晚上,这才醒过来。

    已经是半夜了,在陈阳身旁的是陆香香。陆香香没有睡,她的实力,他的精力,完全能够支撑很久很久。

    “你怎么也不去休息一会儿?”陈阳笑着问道。

    “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怎么去休息啊?你渴不渴?我给你倒一些水。”说着,陆香香过去给陈阳倒了一杯水。

    同时,陈阳看向了窗外,窗外一片宁静,陈阳很享受这一种感觉,他有些感叹弟说道:“好想去到窗户外面走一走啊!”

    “走一走就不必了,在你的伤没有好之前,你别想去哪里!”陆香香将一杯水递给了陈阳,很是认真地说道。

    随后,陆香香将外面的情况大概跟陈阳说了一下。

    这是之前何鑫本来要跟陈阳做的报告,但是被陆香香给拦了下来,陆香香说等陈阳醒过来后再进行报告。

    “暂时来看,我们已经掌控了一切,包括国外的局势。这次,其实不得不感谢一个人,那便是佩姨,佩姨在这一次的大行动当中,耗费了许多的资本,包括是关系,但是这一切早晚会恢复过来。”

    “早晚会恢复过来?你的意思是,米国那一边也出现情况了?”

    “是出现了一些,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要牵制住那个紫荆花组织,要让他们彻底地乱起来,只能是这么做!不过,你不用担心,现在是我们赢了,紫荆花组织,基本上已经倒下来了,如今,没剩下多少势力,他们的一点点势力,就算是想要反扑,也得集合好久。退一步来说,就算他们有人能够集合,也造不成什么大的动荡了。”

    陈阳点了点头。

    “再有就是整个世界的情况了,如今江家算是一家独大了。何鑫让我跟你说,江家的势力真的是要比我们想象中的可怕,而且还不是一点半点的可怕,他们的实力不仅仅表现在经济上面,还有他们综合实力,人脉这一块!所以说,没有和他们陈伟敌人,算是我们的幸运了!”

    这一点,陈阳其实也深有感触,江家的实力未必就会比紫荆花组织差,只是,他们江家没有去做这样的事。这一点,当初陈阳加入武神院的时候,就多多少少感觉到了,如果不是有着非常可怕的经济实力,那么,不可能有一个单独的岛屿,更不可能提供那么强大的经济支援。

    陈阳笑了笑,说道:“放心好了,不论如何,不论这个世界怎么变迁,他们江家都不会变成叛国的人,他们江家会是这个国家最为强大的后盾之一!”

    这是陈阳的心里话。也是陈阳从眼前的事实所看到的一切!

    陆香香点了点头,她其实不是很懂,不过,她知道,陈阳说对的,就一定对。

    “好了,其他的事就没有什么了……”

    “等下,没有章玉成的消息吗?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会什么都不做的吧?还是说,他还没有知道这个消息?”

    “嗯,这一点的确是有些奇怪,我也觉得他不应该那么平静的,不过。放心好了,何鑫已经找人去定盯着了,要是有情况,很快就会被我们知晓的。”陆香香示意陈阳快躺下休息。

    陈阳慢慢躺了下去,可其实,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知道,这些对手当中,就数那个家伙最能够忍,就数那个家伙最疯狂了!

    “放心好了,枫儿也过去监督他了,枫儿如今是真的长大了,他看了你和玉薇的伤后,就说,一定要盯紧了那个章玉成,所以,你就不要太记挂了。”陆香香给陈阳盖好被子。

    这一夜,陈阳休息的很好,一早醒来,整个人已经精神了不少。他的身体还是带着自动修复功能的,只要不是毁灭性的伤害,诸如说断了他的手脚之类的,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一早醒过来,兄弟们都过来了,他们看着陈阳的精神头,全都笑了起来。还在房间里聊了好一会儿。

    陈阳看着兄弟们都在,心里面也踏实舒心了许多,等到大家都散去后,陈阳想到了佩姨。陈阳看向陆香香,询问佩姨的事。

    “佩姨她回米国去了,米国那里有不少事需要他过去处理,等处理好之后,她应该会再回来。你有事不能直接给她打电话啊?”陆香香问道。

    “电话自然是要打的,我这不是想着当面见可以省电话费嘛,长途电话费还是挺贵的!”陈阳笑了笑。

    这可是陈阳和陆香香重新在一起后,稍有的开玩笑时刻了!

    “好了,你少来了!”陆香香轻哼了一声,说道:“我这就去打佩姨的电话!”

    很快。电话就打通了,陈阳在电话里面也没有说太多,只是简单弟了解了一下米国那里的情况。

    佩姨一五一十地说了,这一次的行动,米国那里的损失不小,不过还好,一切都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尤其是人的损失,并不是很严重。

    “那好,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陈阳可不想再看不见佩姨了,他还想要见见佩姨和她当面再聊一聊。

    之后,放下手机,陆香香问道:“对了,我怎么没有见你关心关心我小姨呢?”

    说的正是沈婉茹了!

    想到这个名字,陈阳的心就立即“咯噔”了一声,对于沈婉茹,陈阳内心还是比较复杂的,他还是更多的想要逃避,想要去躲开,而不是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