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妹妹是偶像 赵青杉

八五一章 伊集院静美的迷之身份(续)

    “但对我来说,音乐是我不可回避的人生使命,也是一种溶入血液的生活方式。”当程晓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基本上否定了记忆中的人生,是真实存在过的,他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成为了这个时空的人,而那段人生彻底的沦为了记忆。

    其实程晓羽也从来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件事情,自己的人格究竟是怎么样形成的,从最初来到这个世界三十岁的灵魂占据主导意识,到后面渐渐的由十八岁的灵魂主导意识,直到现在形成了一个新的人格,他并没有仔细思虑过,也许是随遇而安的性格,也许是顺风顺水的生活,让他心态比较平和。

    但这其中的过程是非常危险的,他没有变成精神分裂,既有运气成分,也并不完全是运气。

    按道理来说,不同的记忆会形成不同的人格,比如说突然彻底的失去记忆的人,在失去记忆之后会逐渐形成新的人格,当他形成新的人格的之后,又恢复了记忆,会怎么样?严重的会精神分裂,即使能够痊愈,形成稳定人格的过程,也根据不同的人的性格,会造成不同程度的痛苦。

    但程晓羽的人格融合过程进行的非常顺利,两个灵魂的冲突几乎没有什么明显表露,原因是多方面的。

    其一,音乐是两个灵魂共同的纽带,共同的执着。

    其二,三十岁灵魂的程晓羽失去了自己生存的依据,这个世界没有一丝痕迹能够证明他是真实存在过的,因此他逐渐的失去了对意识的主导权,而由和这个世界羁绊很深的十八岁程晓羽的灵魂主导了意识,然后两者慢慢融合成了一个人。当然这其中的具体成因,也个几十万字的分析报告,也都写的出来,不必细究。

    要说唯一两个灵魂有冲突的地方就是:十八岁程晓羽妹控属性的觉醒和以及对欲望的克制,和三十岁程晓羽的多情以及下意识撩妹的行为,不太能调和的矛盾。

    但这个矛盾虽然不可调和,却又只能在纠结中行进,在左右摇摆中让他看起来有些优柔寡断,但幸好两个灵魂都不是特别强硬的性格,因此没有造成精分的可怕后果。

    但此刻他已经彻底的成为了这一时空全新的程晓羽,所以他才会说出“音乐是他不可回避的人生使命”这种话,他认为转播记忆中的音乐就是他不可推卸的使命。

    看官们也许不能够理解他的使命感从何而来,因为从普通人的视角出发,抄歌抄出使命感,是不是有点搞笑但对于一个热爱音乐的人,又突然神奇般的拥有一段记忆,于是对他来说,就是这样崇高。

    并且对他来说,所谓活着并不是单纯的呼吸,心脏跳动,也不是脑电波,而是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痕迹。要能看见自己一路走来的脚印,并确信那些都是自己留下的印记,这才叫活着。

    而那些抄袭来的音乐就是三十岁的程晓羽还确信自己活着的证明。

    作为一个文青,他的生命在于接受知识、分析知识、传播知识,甚至怀疑知识、否定知识,在他接受和分析还有传播的时候,他不该受到是非的仲裁。

    虽然他并不想借此成为偶像,这叫他越来越理解福伊(Foy),那个被基督徒杀害的十五岁女孩。她拒绝偶像崇拜只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后一点自由,精神的自由。而后人却把她作为圣女膜拜,把她肉身的一部分塑成塑像,使她也成了偶像,放入为她在康奇斯城建造的庙殿里,以膜拜为了人类最后的自由而牺牲的先哲。

    在想一想,秦统一六国,焚书坑儒,发布“挟书律禁私学”等一系列严酷的摧残读书人的政策,导致大量的书籍在秦汉之际消失,尽管是冒着杀头的风险,还是有无数读书人悄悄的抄书,有些为了保证作品延续,只能说是自己写的,这样的行为保存了一部分文化典籍的传承。

    当然程晓羽远说不上如此崇高,流行音乐的地位也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但对于喜欢音乐的程晓羽来说,它却是很重要的,对于喜欢程晓羽所带来的这些音乐的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或许隔了一两个时代,有些音乐还能继续闪耀光芒也说不定

    闲话不多说,我们回归正题,霓虹的在废除了农历新年之后,农历新年除夕就变成了元旦,尽管时间上随着西历过,但霓虹还是保留了不少传统年俗。遣唐使时期开始的文化渗透导致其中有些年俗完全“拷贝”自华夏,如贴春联,放鞭炮和大扫除、发压岁钱等。

    尽管如今霓虹家庭现在已经很少贴春联了,但商铺大多还是会意思一下,祈求开门大吉。当然,春联上写的都是日式汉字,读音、对仗和含义也和我们华夏的春联大为不同。

    当然除此之外,霓虹也有自己特有的年俗,比如“挂门松”和写“年贺状”,所谓“年货状”也就是我们华夏人的“贺年卡”,只是随着科技的发达,通讯的便利,在华夏“贺年卡”这样的事物已经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但霓虹还在延续这个传统,今年的霓虹,据媒体统计就在年前寄出了一点二亿张“年贺状”。

    在新年第一天,程晓羽他们每个人都收到了来自伊集院静美的“年贺状”,伊集院静美写给程晓羽的“年贺状”,是一个红鼻子的雪人,睁着大眼睛伫立在繁华都市中的明信片,非常精美,打开还有悠扬的音乐响起。

    她在背后用日语写到:和你认识的时间虽然短暂,却是我至今为止人生中最有意思的时光。

    你的地图现在似乎是一张白纸,所以即使想决定目的地,也不知道路在哪里。可是换个角度来看,正因为是一张白纸,才可以随心所欲地描绘地图。一切全在你自己。对你来说,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无限的可能。这可是很棒的事啊。

    我衷心祈祷你可以相信自己,无悔地燃烧自己的人生。

    祝你新年万事顺心,伊集院静美。

    程晓羽看着伊集院静美娟秀又好看的字体,暖心又深刻的劝慰,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错,虽然一直在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冒名奇妙敌对的人物,可他也一直在收获,收获了许多人的真诚和友谊,人生对他来说还是偏袒的。

    他打开手机打算给伊集院静美回个短信说谢谢,又觉得不太礼貌,想了下,也回一张贺卡才是最合适的,于是他穿上衣服,打算去楼下便利店买一张贺卡。

    这时夏纱沫正在做午饭,陈浩然和王鸥在自己屋子还没有过来,程晓羽跟夏纱沫和许沁柠说了一声便准备出门,许沁柠叫住了程晓羽,要他等她两分钟,她去换衣服陪他一起去,她也要买贺卡回给伊集院静美,并且还要多买一点,邮寄给国内的朋友。

    许沁柠挽着程晓羽出了门,去便利店挑了一大摞静美的贺卡,在排队买单的时候,便利店柜台上方挂着的电视正在播放新闻。

    程晓羽正在想自己应该回一段什么话给伊集院静美才好,许沁柠百无聊赖的看了电视机一眼,然后吃惊的说道:“呃?电视上不是静美姐吗?”

    程晓羽撇了许沁柠一眼,说道:“作为一个节目主持人,出现在电视上有什么稀奇的?”

    许沁柠盯着电视摇摇头说道:“新闻的主角是静美姐,而不是主持人是静美姐我虽然不懂日语,但这点还是分的清楚,好像是在说她订婚的事情吧”

    程晓羽抬头一看,就看见了伊集院静美穿着白色的宫廷洋装亭亭玉立的站在一对穿着隆重礼服的夫妻旁边,应该是她的父母,而他们的正对面是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瘦弱男子。

    虽然是在电视上,也能够看到在他们周围有疾风骤雨一般的闪光灯在倾泻,电视机的屏幕太小,伊集院静美又是站在最远的角落,根本无法看清楚她的表情。

    程晓羽之听见电视机上传来主播颇为喜悦的声音:“现年32岁的仁德皇太子殿下的婚姻一直深受全国人民的关注。在新年伊始,终于传来喜讯,今天上午十点三十分,仁德皇太子殿下与准太子妃知名主持人伊集院静美桑在皇宫举行了隆重的“纳彩仪式”,意味着两人正式缔结婚约。据悉,他们将于今年夏季举行大婚。

    现年二十七岁的伊集院静美桑,不仅是我们NHK的知名主持人,还是伊集院财团主席伊集院光一桑的长女,其母则是岛津伢子桑,为岛津家族第三十二代家督岛津久造桑的次女”

    (马上就是新的一月了这个月的成绩有些糟糕,虽然我自认为写的不错,但似乎大家并不买帐,我会积极反省的有人觉得霓虹剧情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我只想说,看下去就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