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狂医 楠权北腿

第八百七十章 三字赞美

    对方有备而来,突然袭击,身上还带着具有杀伤性的武器。

    被以为志在必得,谁想到被华彬利用一台路边的贩售机,一瓶酒和几个打火机就搞定了。

    其中两个先锋还被他痛殴一顿,而且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高深的实力,一切都是小人物在逆境中利用急智和勇气的抗争。

    等到对方回过神,准备组织新一轮的进攻时,一辆警方巡逻车出现了,警笛大作,红蓝双色的警灯闪烁。

    对方瞬间慌了神,有聪明人连忙将手里的钢珠枪扔的远远的,地上的火苗也渐渐熄灭了,只有两个先锋还躺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几名巡警从车上跳了下来,其中一人还配了枪,看了看现场,冷冷的问。

    华彬连忙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们开车要撞我,还开枪打我。”

    “开枪?”几名警察顿时大吃一惊,那名配枪的警官顿时将手放在枪套上。

    车上几个人也跳了下来,大呼冤枉道:“警官你别听他胡说,我们可没抢,也没打他,是他打我们的,看看地上躺着那俩就是我们的伙伴。”

    双方各执一词,警察也不是傻子,看了看现场环境,地上还有钢珠,贩售机也被推倒了。

    一个警官说道:“自动售货机有联动报警装置,一旦被破坏就会短信报警,而且这周边到处都是监控,你们想胡编造了就行吗?都给我带走!”

    几名巡警立刻冲了上来,给所有人都戴上了手铐,同时呼叫了其他巡逻车以及辖区派出所来现场支援。

    巡警对这种午夜街头斗殴事件最有经验,看了看现场就基本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因为没有严重伤亡,直接带去辖区派出所处理了。

    对方一共有七个人,华彬只有一个人,被左右分开,关押在羁留室内。

    今晚正好是指导员花慕蓝值夜班,早就接到了通知,心里多少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儿。

    走过来看了看这些人,问身边的警员道:“什么情况?”

    “两伙人打架。”小警员开口就说,轻描淡写,不以为意。

    花慕蓝却瞪起了眼睛,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警员一愣,这位新来的指导员虽然是个漂亮妞,平时和颜悦色的,但手腕相当的犀利,原来所长那是一方霸主,也不知道被她抓住了什么把柄,如今都老老实实如猫一样。

    而且听说她是上级拍下来挂职锻炼的,真实职务远超一个小小的指导员,随时都会高升。

    所以小警员有些害怕,弱弱的重复道:“两伙人打架。”

    花慕蓝冷笑一声,指着里面的人道:“这七个人算是一伙人,这边呢?”

    小警员看看孤零零的华彬,怎么也不能被称为‘一伙’呀?

    “照你这么说,这可真是,单挑就是你挑我们七个,群殴就是我们七个打你一个。”花慕蓝讽刺道。

    小警员红着脸低下头,以往这么处理问题都习惯了,民间有顺口溜说,大盖帽两头翘,吃完原告吃被告。

    就是有这样的人一条臭鱼搅合一锅腥,不问是非黑白,两头吃拿卡要的和稀泥。

    “把他们七个戴上手铐,分开关押,避免串供。”花慕蓝阴沉着脸说道:“至于他,带到我办公室,我亲自做笔录。”

    “是!”

    没多久,华彬被带到了花慕蓝的办公室,因为他是受害人,所以不需要两名以上的警员同时在场。

    “坐下吧。”花慕蓝淡淡的说,等那警员走后,她关上了房门。

    再转头,看着华彬一脸委屈,泫然欲泣的扑过来抱住她的腿,哭号道:“阴天大老爷,你可以给我做主呀!”

    花慕蓝顿时一阵狂晕,戳着他额头,道:“阴天大老爷?到我这还没法说理了呗?赶紧给我起来,裤子都快被你拽掉了。”

    华彬笑呵呵的站起身,花慕蓝盯着他这张陌生的脸,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耷拉眉,三角眼,蒜头鼻,大嘴岔,嘴唇还有些发黑。

    “你真是华彬吗?”花慕蓝问道。

    华彬张开双臂,道:“请花指导员验明正身。”

    “我还真得验一验。”

    花慕蓝当仁不让,直接走过去,解开华彬的裤腰带,小手直接伸了进去。

    华彬直接愣住了,早知道花警官一贯热情主动,风流不羁,可眼下这里是派出所,有这么验明正身吗?

    被她那温热的小手一握,素了很久的华彬顿时热血澎湃,神兵顷刻间复苏过来。

    “果然是你。”花慕蓝终于做出了肯定的确认。

    华彬满头黑线,哭丧着脸道:“你这算不算刑讯逼供啊?”

    “这算什么?”花慕蓝矢口否认。

    华彬强调道:“你挑逗了我,又不满足我,这是一种严重的虐待,伤害他人身体与精神的行为。”

    “哼,德行!”花慕蓝撇着嘴,道:“不过看你的家伙迅速做出了反应,没有出现疲软和待唤醒的情况,说明你这段日子很乖,这几天装疯卖傻,打架斗殴也不容易,本阴天大老爷倒是愿意奖励你一番。”

    花慕蓝故作不屑的说,其实双眼在喷火,手始终没有抽出来。

    这就是她,总是这样热情如火,从来不掩饰心中的欲望,带着自我解锁的属性,出得厅堂,上得荡床,女人中的极品。

    而且她此时还穿着警服,又在派出所里,前所未有的体验让沉稳的华彬都冲动起来了。

    就在这时,花慕蓝忽然放开手,双手叉腰,双腿一曲一直,摆出了一个妖娆的姿态,道:“但是在那之前,你得先给我说两句好听的情话。”

    许久未见,心里藏着太多思念,花慕蓝不喜欢儿女情长,喜欢直观的表达自己的情感。

    华彬刚要开口,花慕蓝却阻止道:“有个条件,不许说肉麻的情话,不许说废话,这样吧,就允许你说三个字,既能夸我,又能表达你对我的喜爱,不许说‘我爱你’。”

    这么多不许,这就有点刁难人了,三个字,还要夸她,还要体现出自己对她的感情。

    华彬憋了许久,憋出三个字:“我硬了。”

    噗……花慕蓝直接笑喷,这三个字还真就满足了她的要求。

    “别只顾着乐,你也说三个字,表达你对我无限的爱,也不许是我爱你。”华彬说道,很喜欢玩这样的小游戏,借此来抒发彼此的思念之情。

    花慕蓝想了想,忽然脸色一红,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低声说:“射,进来!”

    华彬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笑中带着感动,这不但说明一个女人对你的爱,更说明她愿意以众生相付,愿意为你生儿育女。

    华彬激动得张开双臂刚要过来,就听桌上的电脑忽然响起一阵振奋人心的音乐声,花慕蓝顿时眼前一亮,道:“我的节目要开始了。”

    “你的节目,你进娱乐圈了?”华彬满头雾水,好奇的走过来一起看。

    原来是秧视的法制节目,主持人是个短发大眼美女,总算喜欢穿套装,露着一双肉丝美腿,笔直修长,虽然她的腿很吸引人,但每期节目都是真实案例,更惹人关注。

    本期的节目是警方破获一个火车站盗窃抢劫集团的案件。

    大概的意思无非是上级领导重视,总部挂牌督办,市局领导亲自策划部署,区分局领导亲自带队,干警们如何抽丝剥茧,克服种种困难,舍生忘死等等、

    明明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事儿,归根结底破案的手段只有一个看监控!

    如今我朝天眼密布,一切罪恶都无所遁形。

    可明明就是这么点事儿,却用半个小时来演绎,镜头不断切换,犹如悬疑大片一般,挨个采访办案民警和领导,畅谈破案中的辛苦与困难。

    其中花慕蓝也出镜了,穿着警服,英姿飒爽,面对镜头侃侃而谈,特别的漂亮。

    “我怎么觉得你上镜特别好看呢,也没怎么化妆啊?”华彬问道。

    花慕蓝嘿嘿一笑,道:“我特殊找的东瀛化妆师,给我化的裸妆,还带了美瞳,警服也是特别定制的修身款。”

    “我擦,你把法制节目当真人秀了?”华彬无奈的说。

    这就像某些领导,总是借着这样那样的活动来作秀,蹭镜头,蹭曝光率,给自己镀金一样。

    尽管花慕蓝的举动无伤大雅,但这种风气着实可怕。

    花慕蓝得意的说:“漂亮吧,现在网上已经有不少人将我誉为‘最美警花’了,照这个热度继续下去,今年就算不是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也是部里的三八红旗手。”

    华彬无奈的竖起大拇指,道:“人都说,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官小。你这才来京城几天,就已经深谙我朝的为官之道了,人才呀!”

    华彬看着电脑画面,更无奈的说:“我就纳闷了,我朝的法治节目,为什么总是把犯罪嫌疑人的脸打上马赛克,而那些办案民警却是高清出镜,连脸上的痦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他妈不是本末倒置吗?既然是嫌疑人,就应该曝光他的体貌特征,古代还有游街示众呢,就是让老百姓记住坏人的脸,以后多加防备,和坏人还讲什么隐私权?

    再有就是办案民警,如此高清曝光,虽然是为了给民警请功,但同时也让不法分子记住了民警的样貌,以后若是做便衣执行任务,不是会轻松被犯罪分子认出来吗?”

    花慕蓝被他说的有些恼怒,白了他一眼,默默坐下,拿起纸笔,淡淡的问:“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