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蓝山语茶

1772 总觉得哪不对劲

    酒宴顺利地进行着,由于庞大孩向冯岳泽交了底的缘故,再也没有什么拘束。说是外国首脑,闹了半天却是自己的子侄。冯岳泽和钱木槿搭班子,钱木槿的女婿岂不就是自己的侄儿辈吗。

    更有甚者,钱木槿要进一步的风声早已传了出来,甚至有消息说马上就要谈话了。而这时候的冯岳泽更是小心翼翼。原因很简单,钱木槿要是上去了,对冯岳泽来说,那是千好万好的大喜事。

    这两年来两人在山省共同经营,不仅仅是执政思路相差无几,甚至脾气相对,人更投缘。如果说老钱上位了,很可能会向上面推荐自己接替他的位置,那岂不是自己也可以更进一步。

    而今天明知道是来迎接这个家伙,钱木槿却没有露面,直接让自己来了。冯岳泽就知道。说是钱木槿昨天赴京公干,抽不出身来,其实很可能昨天钱木槿就见到了这个家伙,所以留在了京城,今个就是故意要自己来接待他啊。

    “来,右兵啊,我敬你一杯!”

    徐右兵赶紧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反敬冯岳泽说道:“啊,这可使不得,冯叔叔,怎么说您也是长辈,要敬也是我敬您的道理!”

    “哈哈哈,你小子,你不懂,我敬你是因为你为我们华夏做出的贡献,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和长辈小辈的没关系。还有,我敬你是因为你做到了,做到了我们和多人想做但却做不到的事情。

    五千年的辉煌历史,我们华夏国光辉灿烂。但是真正扬眉吐气的时候,还是因为我们太祖开创了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终于挺直了腰杆,成为了真正的主人。

    可是列强不答应啊,他们随时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甚至跑到我们的家门口,摆尽了威风,耍尽了手段。甚至是对我们采取了各项的制约。而能源的进口方面,更是这些家伙们惯用的手段。

    右兵啊,我说这些你明白吗,所以我说,你辛苦了,我要敬你一杯!”

    是的,冯岳泽要敬徐右兵一杯。能源,面对日新月异,蒸蒸日上的华夏,能源的进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世界列强百般的阻扰和封锁下,面对日渐需要庞大能源的华夏来说,无论是民用生产,还是军工需要,能源都是华夏对外进口的重中之重。

    可是无论是石油也好,还是铁矿铝矿也罢,世界上大多数的能源矿藏,其实全都控制在别人的手中。但是今个不同了。上面高瞻远瞩,想不到竟然玩了一场这么漂亮的反击战。

    这小子不仅仅成为了联盟酋长国的大酋长不说,他本身所处的卡拉哈迪,就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

    所以冯岳泽是打心底里佩服的,他佩服徐右兵的勇猛,佩服这家伙即便就是有着华夏暗地里的扶持,但最终还是成事了的霸气。

    试想,在如此猛烈的竞争下,不管采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能够成功,简直也是十分渺茫的手段。相信这家伙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不负众望,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

    这要是给自己,肩负着如此的重任。冯岳泽相信,自己完全的不能够胜任。所以此刻,他再看徐右兵的目光早有不同,那是打心底里的敬佩。

    国之功臣啊!

    而前段时间无论是拜迪斯也好,还是莫洛亚沙漠地区的大战,甚至是隆麦加各大油田的争夺战。到现在回想起来,新闻的每日报道,禁不住都让冯岳泽胆寒。不用亲身经历,只需要自己补脑,就可以想象那场战争的激烈,那场争夺的残酷性!

    “不,我敬你,我们都是自己人,右兵,你辛苦了,我作为长辈敬你一杯!不带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朴实的话语,你辛苦了。我作为长辈敬你一杯,顿时让兵哥感动!

    是的,自己辛苦了,多次九死一生,可是谁真正的知道自己辛苦了呢?这么朴实的话语,却是最发自心底的问候。而现在,哪怕是仅仅的一句问候,也让兵哥欣慰不已。别人都只看到了自己的成功,没有人去关注自己在成功的过程中所付出的艰辛。

    “冯叔叔,那都是我应该做的,应该的!”

    “别说了,干!什么应该不应该的,一切都在酒中!”

    “对,都在酒中!”庞大孩可是明白冯岳泽的意思。他和右兵都是军人,自然理解军人的苦衷。当穿上军装的那一刹那,就再也舍不得脱下去。穿上的是责任更是义务,穿上的是荣誉更是信心!

    酒至半酣,烟海市的一干陪同领导们都在王浩的眼色下借故离开了。腾出了地方,更腾出了空间专门的留给了兵哥一家乃至冯岳泽。

    而冯岳泽随后喝了几杯也因为要务缠身所以直接返回了省会青屿市。当直升机升空的那一刹那间,王建臣却是借故留了下来,转身看着还没有醉的徐右兵,王建臣突然问道:

    “我一直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惦记着什么?”

    “惦记着什么?呵呵王哥,这都瞒不过你!”兵哥笑着打着哈哈,其实却是如同王建臣所说的,徐右兵惦记着什么。

    “遍插茱萸少一人啊!”不想王建臣继而接话,却是念出了一首古诗。

    “咦,你这话什么意思?”兵哥借着酒劲,突然一双虎目严肃的盯着王建臣。他隐隐的感觉出来王建臣话中有话,非常严重的不是好话。但是他却不急的问,因为知道王建臣之所以留下来不走,还故意提出了这茬,那就一定会给出一个解释。

    “我就知道,你小子喝酒也没有放开量,这和当初我在一世情缘门口认识你的时候完全就不一样。

    红姐我已经给你找回来了,但是你的兄弟我实在是没办法。这就要靠你自己啰!”

    “靠我我自己?”兵哥眉头紧锁,可还没疑惑多久,就见红姐立刻从旁边闪了出来,满面怒火的说道:

    “兵哥,王局说的是狗子,狗子被人陷害了,现在还一直羁押着呢,恐怕凶多吉少啊!”

    “你说什么,羁押着?为什么?”徐右兵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羁押一词只能说明狗子犯了大事了,就连自己回来都不能到场迎接不说,还是不可以免除刑罚的大罪。

    “这话说起来有点长,我们进屋说!”庞大孩赶紧拉了徐右兵一把,他生怕徐右兵当场就飙起来。这家伙脾气急,不好相与。真要是当场发飙了,以他的身份现在谁也不好劝。所以先劝进屋内,压下他的火气再说。

    一听此话,兵哥越觉得不好。但到是答应了庞大孩的提议,随着他们再次回到了小宴会厅。

    大宴会厅还在继续,此刻烟海市的领导已经走了大半,但聚集在这里的多是后期从站前街请过来的老邻居们。只不过酒宴早就换了,尽是高规格的硬菜。

    安抚徐右兵坐下,没等他继续问,红姐首先说话:

    原来狗子真出事了,出事还是因为一世情缘和情缘今生两大夜总会。大军跟着陈晓雅去了卡拉哈迪,只能将夜总会托付给狗子。狗子成天也没啥重要的事情,到是痛快的答应了。但是狗子却不知道,此刻早就有人盯上了两大夜总会。

    有大军在,这些人下手颇为顾忌。但是大军一走对方立刻得知了消息,并觉得时机到来。于是先是设计在两大夜总会搞出了几场打架斗殴的治安事件。目的就是为了把两大夜总会搞臭。

    你想啊,夜总会就是提供给客人玩的地方,但是来这里玩总会碰上不开心的打架事件,时间一长谁还愿意来。再说能来这两大夜总会消费的可不是寻常之人,在这里打架斗殴惹起了真火,绝对没完。

    于是一场两场的小打小闹没啥问题,可架不住次数多了,涉及的人就多了,还真就打出了底火。

    说起来狗子自从跟着兵哥和大军,身份在烟海也是水涨船高。有人在两大夜总会闹事,狗子绝不算完。说什么军哥走的时候可是把摊子撂给他了,出了问题他自然没法交代。

    于是狗子对这帮人非常的不客气,只要敢在两大夜总会闹事的,全都命令扔出去。扔出去不说,决不允许再出现在两大夜总会。那意思就是对不起了,这地方不对你们开放,以后别让我在这看见你们。

    鉴于狗子在烟海道上的威名,还真没人敢惹狗哥。于是这帮家伙很听话,一时间消停了,真就不来闹事了。但,其实却是酝酿着一场更大的计划。而夜总会有个保安部,保安部有个主任叫杨晓。杨晓一直跟随着大军好几年了,按说也是个非常忠心的家伙。

    可狗子不知道的是,事就出在杨晓的身上。这家伙好日子过久了,又身居高位,如今军哥走了,杨晓瞬间膨胀地位猛升,不久便被人拉拢了。

    而拉拢杨晓的不是别人,正是以前一世情缘的老对头,烟海酒吧一条街的某个老板赵庆东。

    赵庆东人称赵爷,行事颇有手腕。在烟海市的确是个人物。早前就开着一家酒吧和洗浴中心,可以说是烟海市娱乐业中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