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五味酒

第五百八十章:树倒猢狲散

    “我已经决心玉碎,不必多言,如果想留下来就把这酒喝了!”

    面前已经是最后一坛酒,喝光了就彻底光了,但孙孝哲毫不吝啬,依旧邀请张通儒与其同醉。

    张通儒哪里还有心思陪他喝酒?接过递来的酒坛,狠狠的摔在地上,酒液与陶片四下飞溅。

    “你,你,谁教你摔它的?知不知道这是最后一坛了……”

    眼见着最后一坛酒被摔的粉碎,孙孝哲竟不管不顾的趴在了地上,搜寻着碎陶片里残存的酒液,贪婪的舔舐着。

    张通儒何曾想过自己视若天神一般的大帅竟沦落到如此境地,他上前一把将其保住,然后用力扶了起来。

    “大帅,醒醒吧,醒醒吧!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辽东一同南下的老兄弟们埋骨于此吗?”

    孙孝哲睁开惺忪的醉眼,似笑如哭的看着张通儒。

    “老兄弟?不是早就告诉你,带着老兄弟们快快逃命去吧,勤王军于长安会合之日,就是大军覆灭之时!”

    “哪里还用等得到勤王军?只城中的唐军发力强攻,大帅又岂能守得住?”

    张通儒还要辩白,可猛然又一叹。

    “唉,到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眼看着大好的形势落到今日这般田地,当初谁又想得到呢?各营的指挥已经失去控制,就算不走,也没有挽回的余地。大帅不要再钻牛角尖,只要逃得出去,将来必会有再起之时?倘若不走,就连这点机会都没有了,百年之后,史书上只会多了一个兵败身死的败军之将。”

    张通儒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但为了激起孙孝哲重燃斗志,也不得不冒险为之。以孙孝哲以往的脾气,他让若如此说话,不被抽鞭子才怪呢。

    可现在,孙孝哲竟只苦笑了两下。

    “逃得性命,只会被那些混蛋文人写的更加不堪!”

    “未必如此,当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尝尽常人所能忍受之屈辱,才有复国灭吴的一天,大帅……”

    咚咚咚!

    猛然间,帐外传来了急促的战鼓声。张通儒被吓的一激灵,赶忙出去查看发生了什么。

    正好有亲卫营军卒急惶惶赶来。

    “夜半击鼓,到底发生了何事?”

    “坏消息,又有人趁夜哗变,说是要投唐朝,已经杀将起来……”

    顿时,张通儒身体摇晃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哗变竟然已经到了每夜都要发生的地步。

    这可绝不是个好消息。

    思忖了一阵,张通儒便告诉那军卒:

    “通知各营,只要哗变者不恣意破坏,就随他们去吧!”

    到了此时此刻,一切铁腕的镇压手段已经失去了作用,军心早就散掉了,就连孙孝哲最亲信的精锐亲卫营也已经无心恋战,只一心想着逃回辽东去,更何况别家人马呢?要知道当初凑齐这二十万人可是安庆绪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行的。

    之所以如此的为孙孝哲拼凑人马,为的还是攻下唐朝都城长安这份不世的大功劳。唐朝自立国以来百余年,长安还不曾被任何人攻陷过,只要安庆绪破了这个先例,必然在洛阳朝廷中人望陡涨。包括对他阳奉阴违的严庄之辈也必然俯首帖耳。

    安庆绪把所有的堵住都压在了孙孝哲身上,两个人可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个道理安庆绪明白的很,孙孝哲也同样心知肚明。就在潼关被夺回以后,洛阳方面没有任何反应这一点,他就立刻明白,安庆绪已经渐渐失去了地史思明的约束,洛阳朝廷也在暗中掣肘,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战事进行到这个地步,孙孝哲就算逃回去,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安庆绪、史思明、严庄等人当做第一罪魁祸首,千刀万剐,别说东山再起,就连保住性命都是奢望。

    因而,孙孝哲才彻底的放弃了逃走的念头,与其回去被行刑杀死,不如死在万马军中,也算对得住自己征战半生的宿命了。

    不过张通儒并不了解孙孝哲的心事,看着里外进出,一副忧心忡忡的张通儒,他忽然有些触动,便忍不住将其唤了过来。

    “别忙活了,大事已然注定,你们现在就走还有一线生机,再晚可就真来不及了!”

    张通儒急道:

    “大帅不走,末将也不走!”

    见他一意坚持,孙孝哲的脸上露出了苦笑。

    “实话告诉你把,就算我走了,安庆绪和史思明也不会放过我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活剐了我!”

    “这,晋王怎能如此落井下石?”

    孙孝哲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

    “晋王?第一个要杀我的必是晋王,否则谁来为他背这二十万大军倾覆的黑锅?”

    当然,这个锅一定要孙孝哲来背,因为他是直接责任人,不负这个责任谁来负这个责任?安禄山为了撇清自己与孙孝哲的关系以自保,就必须比任何人都坚决的处置掉孙孝哲,这也是为什么孙孝哲放弃逃回去的根本原因。

    至于史思明,两个人本来就有夙愿,此人更是会借此机会落井下石。

    还有严庄这等墙头草,才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他说话呢!

    听了孙孝哲几乎逐字逐句的分析,张通儒摇摇晃晃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回事这样?”

    一连反问了两遍,他才如梦方醒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

    “大不了不回去了,咱们去投回纥,去投吐蕃,天大地大哪里还没有大帅的容身之地?”

    至此,孙孝哲像看着陌生人一般看着张通儒。

    “你又何必如此?他们要杀的人是我!”

    “大帅!如果回去是这样的话,末将情愿不回去,到草原上区,到西域去,说不定还能杀出一番天地来!”

    随着话一出口,张通儒的目光竟渐渐坚定了。就连孙孝哲的眼睛里都不易察觉的闪过了一丝火花,只是这火花太短暂,只一瞬间就黯淡了下来。

    忽然,一名军卒闯了进来。

    张通儒大惊之下竟抽出了腰间横刀,厉声喝问:

    “何人乱闯大帅营帐?”

    那军卒是亲卫营的队正,见状赶忙跪倒在地。

    “大帅,卑下绝无冒犯之心,只是情势紧急,才闯了进来。”

    孙孝哲则早就看开了,无所谓的摆摆手,又拉开张通儒的手臂。

    “无妨,不要如此激动!”

    但张通儒早就成了惊弓之鸟,哪里肯听他的,只神色紧张的询问:

    “今夜当值的旅率呢?为何我从没见过你?”

    对于孙孝哲的亲卫,绝大多数他都熟悉,就算叫不上名字,至少也是面熟。可面前此人,却完完全全的一副陌生模样,再加上今夜营中有哗变,虽然尚未波及中军,但小心总是没有错的。

    “卑下一直在陈旅率麾下效力,亦曾不止一次见过张副将。不过,亲卫营毕竟上千人,眼生也不奇怪!”

    “说吧,如此惶急,究竟何事?”

    张通儒不愿再与其聒噪,只问其缘由。

    “哗变已经扩散,前后波及了至少三个营,即将有失控的危险!王校尉已经亲自前去处理!”

    很显然,孙孝哲也很是惊讶,哗变一连波及了三个营,这可是前所未有之情况,难道今夜注定将是个混乱之夜?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那军卒面前,正要说话,却突觉眼前寒光一闪,胸前便是一阵刺痛。

    骤然间,孙孝哲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闭上双眼,等待着这一刻的降临。然则,疼痛并没有深入下去,或者说浅尝辄止,睁开眼时只见那军卒已经倒毙在地,腹部胸前满是血污。

    张通儒扔下染满了血的横刀,揪住奄奄一息的军卒喝问道:

    ‘说,谁指使……’

    可惜用力过猛,那军卒竟断了气,他只能悻悻的将死尸顿在地上。

    “大帅,此地已不容久留,请速速决断吧!”

    居然已经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行刺,可见营中的人心已经彻底散乱不堪,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暗藏着祸胎。

    孙孝哲的人头当然值钱了,在唐朝那里可以换官做,换钱花,作为晋身之资,又有哪个不垂涎三尺呢?

    张通儒仔细的检查了那军卒一番后,才松了口气。

    “大帅,此人不是亲卫营的人,应是参与哗变的叛卒!”

    虽然那倒毙的军卒穿着亲卫营标识的衣甲,可内里却绝不是亲卫营式样的中衣,也就是说此乃冒牌货。

    孙孝哲点头道:

    “几个旅率都是我的亲随出身,断不至于做出这等行刺之事,去把他们都叫来吧,我有话要交代!”

    闻言,张通儒神情一震。

    “大帅想通了?”

    眼见着孙孝哲点了点头,他顿觉心花怒放,竟喜极而泣,欢喜的去了。

    片刻以后,亲卫营的旅率们除了当值的已经齐集于中军帐内,孙孝哲没有急于说话,而是从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

    “你们都是跟随我十数年的老兄弟,今日兵败我身负其责,不能推诿,唯有死国以谢罪。可你们,还有妻子在翘首以盼,绝不能就埋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