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五味酒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秦晋的计划

    阿布的部众以伤五十人,死七人的代价冲进了护闻城,就连他本人都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护闻城作为吐火罗南部的重镇要隘,向来都以兵势最强而著称于吐火罗,可万万没想到,这座堪称坚固无比的大城就这么轻易的被攻破了。

    波斯兵的战斗力远远高于天竺兵,失去了城墙保护的天竺兵最终只能任由宰割,尽管战斗尚未结束,可结果已经在这一刻注定了。

    随着突如其来的胜利,阿布竟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诚然,这有着胜利来得太容易的原因,更大的潜在因素则在于,他已经看到了整个天竺的命运,它们一定会被陆续征服,唐朝的并未或许不仅仅局限于当下。

    犍陀罗城,秦晋得知护闻城已经被攻克的消息,对此他并不觉得奇怪,无论收降抑或是强攻,在南亚次大陆上没有谁能挡得住神武军的脚步。

    不过,虽然对护闻城采取了强攻,他还是认为阿布所提出的计策是可行的。

    护闻城守将奥里萨束手就擒,此时正在押解往犍陀罗的路上。

    秦晋不打算急着进入护闻城,神武军在犍陀罗这个小城组建了临时指挥部,分别向东西南北辐射,发布命令。

    尤其是针对伊朗高原的军事侦查,不曾有一刻停止过。

    随着寒冬的到来,北方各地都被厚厚的白雪所覆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不得不推迟到来年开春。

    就在这种情况下,秦晋依旧收到了来自安西的各种公文。

    其中就有来自长安的消息,这也是一个好消息。神武军在幽州大败来犯的契丹人,由此向东北进攻,一举荡平了渗透盘踞在辽东的契丹各部。

    与此同时,回纥人也派出了大军由西方对契丹人进行绞杀,在两线夹击之下,契丹内部发生了内讧,首领被部众残杀,其后曾经强大的契丹因为残杀而分裂为七部,由此再无法合力而对抗唐朝。

    一直像牛皮癣般折磨着唐朝的北方边患终于能够看到曙光了。

    秦晋合上公文,契丹的胜利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唐朝消灭了叛乱以后,中央集权更胜以往,而神武军兵威之盛在唐朝也是空前的。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一支北方部落可以与强大的中央王朝对抗,这也是秦晋放心西征的根本原因。

    所谓意料之外,则是契丹居然败亡的这么快,仅仅因为一战失利就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内战之中。

    当然,契丹的分裂还要持续下去,神武军则可以趁机拉拢分化打击,使之彻底失去整合的可能。

    这些都不用秦晋交代,第五琦作为留守,已经开始着手布置。

    只不过,秦晋对自己长时间的远离中枢还是有些担忧的。

    所以,西征不能无限期的继续下去,至多明年冬天的冰封期到来之前,必须返回张掖,

    以此计算,他在这里还有大半年的时间,看起来时间还有很多,可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必须好好的合理计划一下。

    征服南亚次大陆的军事行动,他不必搭上太多的功夫,只要有了个好的开头,仅仅凭借着波斯人和河中一带的蛮族士兵就可以完成。

    除了波斯兵以外,秦晋还在吐火罗招募了大量的北方草原蛮族精壮。

    这些人都是为了躲避北方的战乱而逃亡到吐火罗的,他们在这里的生活十分悲惨,穷困潦倒,许多人甚至被抢掳贩卖为奴。

    秦晋将他们统统编入军中,交由乌护怀忠统一指挥。

    “丞相,郑节度由昏陀多赶来求见!”

    郑节度自然就是郑显礼,秦晋当即命人请郑显理进来。

    秦晋与郑显礼相识很早,而郑显礼受封常清之命对他尽心协助。否则,秦晋也不可能放心让郑显礼出任安西节度使。

    只是当时的大食人过于强大,他才有了去年的惨败。

    这些都已经是过去了,有过惨败经验的郑显礼比以往都更加强大,他能够以残兵败将在昏陀多挡住大食人的进剿,便足以证明了。

    现在,秦晋还要对郑显礼委以重任,河中作为安西的西部屏障,绝对不能放任自流,他希望郑显礼能将河中的粟特人与突厥人、铁勒人彻底束缚在大唐中央朝廷的律条之下。

    两人的寒暄很简单,几乎立即就切入了正题,郑显礼以为秦晋只是想对河中各部采取比较严格的羁縻政策。

    然则,秦晋的想法却不仅仅如此,他看着面前这个七尺汉子,黑瘦的脸上棱角分明,好像刀劈斧凿出来的一样。

    原本在长安数年养出来的富态像已经彻底换了模样。

    秦晋感慨,这才是自己印象中的郑显礼啊。

    他也十分感激封常清,肯将这样一员有勇有谋的骁将留给自己,可惜……

    在安西送来的公文中,其中有一封仅寥寥十数字,写明了封常清已经病入膏肓,恐怕活不到来年开春了。

    “对河中各部,要双管齐下,一方面拉拢那些亲近大唐的部落,比如拔汗那……打击那些负隅顽抗的部落。另一方面,收拢因为战乱而散落的人口,将他们编入民营,开荒种田,以自给自足。”

    郑显礼眼前一亮,兴奋道;

    “丞相难道打算在河中建立官署,施行大唐法律?”

    秦晋点了点头。

    “不但要直接对河中进行统治,还要移民,平叛俘虏了大量的叛军,和依附于叛军的各地民团,来年开春以后,第五琦就会将这些人分批发往河中,这可不是个小数啊。”

    郑显礼沉默了,伪燕的叛军俘虏保守估计也得有五十万以上,如果尽数移往河中,组织起来就足以对付任何一部蛮族了。

    “那些叛乱附逆之人,远赴河中,难保不再生出异心啊,到时候山高水远,长安又如何制衡呢?”

    秦晋只淡然一笑,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

    “时移世易而已!”

    这话说的有些虚无缥缈,郑显礼一时间摸不着门道,但也觉得,比起这个,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如果要长远的控制住安西与河中,大量移民才是最靠谱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