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五味酒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敲山欲震虎

    “具体措施,小人曾详细写下,稍后遣人送往丞相行辕!”

    这倒让秦晋有些吃惊,究竟李忠乃有备而来,还是此人一直心存忠义,惦记着江山社稷?想想都觉得可笑,就在刚刚还担心着李忠会对朝廷经营西域的方略制造麻烦,怎么可能一转眼就成了忠义之士!

    “好好好,秦某先行谢过先生了!”

    随后一摆手,令人引着李忠离开。

    看着李忠的背影,秦晋低声自语着

    “此人身后究竟有什么秘密?”

    一直阴着脸,盯着李忠的秦琰答道

    “区区商贾,管它背后有什么秘密,一旦抓到他们的不法之事,当严惩以儆效尤就是!”

    这倒附和秦晋处置阴谋叛乱者的一贯态度,如果有切实可信的证据绝不手软,若证据存疑便当静观其变,随时做出应对。

    毕竟振兴木鹿城并不容易,现在人心初定,稍稍有一点波动都会使得刚刚定下的人心又浮动起来,这就必然会影响朝廷经营西域的方略。

    进入集市的驮车都要经过木鹿城内治安军的仔细检查,刀箭等兵器是绝对无法带进去的,更何况市场外面有驻扎着神武军的军营,李忠等人就算有意作乱,怕也不会选在此时此地了。

    集市很快人声鼎沸,比想象中还有热闹百倍,秦晋打了个哈欠,他觉得有些累了。

    这些日子连续赶路,处置各项必亲自过问的事物,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身体一直像拉开了弦的长弓,死死的绷着。

    “丞相若疲乏了,不如先回行辕歇息,这里有我看着,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秦晋点了点头。

    “今日开市算是开门红了,那些人也没有可能在今日闹事,但那些神秘的行商似乎还另有动作,不要将目光只放在集市上!”

    此言说毕,就连秦晋自己都打了个激灵,登时便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

    “集市可能是幌子,或许贼人的目标本就不在集市,一定是什么比这里更重要的地方!”

    秦晋的脑子飞速运转着,再数着木鹿城中究竟有多少重要的目标。

    “粮仓,一定是粮仓!”

    阿巴斯经营木鹿城多年,作为呼罗珊总督的治所,这里建有粮仓,储藏了足够吃用的粮食。

    如果有人盯上了木鹿城,那么气目标十有就是这里的粮仓。

    “粮仓的护兵有多少人?”

    “有大约一营的治安军!”

    由于粮仓周边的城墙已经修好,所以神武军所负责的防卫地段大都是那些城墙尚未封口的地方,防止外面的敌人突袭。对内,则用当地招募的治安军足矣。

    经秦晋提醒,秦琰的脸上登时渗出了冷汗,如果阴谋者的目标是烧掉粮仓,仅凭一营治安军或许难以护得周全。

    “你立刻下令,把守粮仓的治安军与周边换防,然后加派一营神武军过去,严密注意可疑动向!”

    交代下去以后,秦晋再也抑制不住排山倒海涌来的睡意,带着随从赶回了行辕去休息。

    倒不是他不担心粮仓,而是相信秦琰有足够的能力应付此事,否则凡事都要躬亲,又怎么能当一个合格的统帅呢?

    秦琰当下接连下了数道命令,一面命人严密监视那支神秘的行商队伍以及一同赶来木鹿城的同伙,一面外松内紧的调整粮仓防务,务求以最小的动静完成换防。

    他现在担心的是负责粮仓守卫的治安安军有可能被收买,所以这些换下来的人均被要求返回军营等待训话。

    治安军的校尉均由木鹿城本地人担当,他们都是从本地贵族子弟中择优选拔出来的,作为重点的培养对象。

    即可拉拢地方贵族,又能够尽快使神武军融入地方,以达成稳定木鹿城的目的。

    现在,一旦出现问题,这些治安军的忠诚度也成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他们究竟有没有可能被收买?

    随即,秦琰召集各治安军正副校尉开会,他要观察一番,究竟哪个人最有可疑。

    这是一次突然召开的军事会议,校尉们都不知道上头有什么新的命令要传达,抵达会场以后一个个都交头接耳的猜测着,有人甚至揣测,或许是丞相有意召见,以鼓励军心。

    直到秦琰抵达,各正副校尉们才算安静下来。

    大家都知道这个家伙的厉害,论起军法六亲不认,没有一个不怕他的。

    “诸位,诸位安静,今日召集诸位,相比都已经直到了,丞相刚刚遇刺,好在没有受伤。但是,这说明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光天化日之下,行刺大唐丞相,其背后的阴谋者是否还有后续的行动,这些人的余党究竟还有多少人藏在木鹿城阴暗的角落里?”

    秦琰话音一顿,随即扫视着在场的众人,仔细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变化。

    各人脸上的表情各异,有的吃惊,有的担心,也有的无甚变化。

    这并无多少异常之处,紧接着他又说道

    “治安军成立的初衷就是维持城内治安,如今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诸位责无旁贷。”

    其中一位年轻的波斯人校尉站了起来。

    “末将这两日负责城中巡察,愿领罪受罚。也请将军准许末将戴罪立功,将那些阴谋暗算的老鼠们从洞子里揪出来!”

    对于这种表态,秦琰很满意,道

    “很好!不逃避责任,不回避问题,堪为楷模。但我神武军奖惩分明,不会有任何情面可奖,该罚的一定要罚,该奖的也一定不会吝啬!今日,暂且记下你的惩罚,待揪出那些躲在暗处的老鼠,允许抵过便是!”

    “末将谢将军体恤!”

    秦琰再一次满意的点了下头,然后抬起头来扫视像会场众人。

    众人见状哪里还迟疑,纷纷急着表态,要全力揪出那些阴谋叛乱的老鼠。

    今日的集市关闭以后,各治安军的正副校尉们返回军营,立即布置任务,重点盘查搜索那些近半月来进入木鹿城的外乡人,打算以此为突破口,一举擒获所有阴谋叛乱者。

    尚未到日落时分,木鹿城内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