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妖孽霸主 郝帅帅

第994章 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您就是舒雅小姐了吧?”

    舒雅二人停留了一会,一个带着粗糙的汉语也是忽然传出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舒雅也是将视线转移了过去,只见视线的前方,一个身穿白色礼服,手握拐杖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身形肥胖,那硕大的啤酒肚怎么也是掩盖不了,原本价格昂贵,做工精致的礼服也是被撑得要爆裂一般。

    “乌里先生!”

    由于舒雅并不会斯瓦希里语,因此也是用英语开口。

    这人就是乌里?

    静静站在舒雅身边的郝建也是将视线落在乌里的身上,看着他这一幅肥胖的模样,心中也是暗笑着,这个黑人究竟是怎么吃成这样的?

    “美丽的舒雅小姐,很荣幸认识你!”

    来到舒雅的面前,乌里也是说着英语,身体微微弯了下去,表示尊敬,只不过在起身的那一刻,他那双眼眸陡然闪过一些火热。

    嗯?

    时刻关注场面状况的郝建也是准确地抓住了乌里双眸闪过的火热,当下眼眸也是微微垂了一下,嘴角不着痕迹地划过冷笑的弧度。

    “我也很荣幸认识您,乌里先生。”

    微笑着,舒雅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去找个位置,我要与舒雅小姐好好聊一会!”

    看了一眼周围,乌里对着身后的手下招了招手,说了一声,那个手下也是点头,旋即一伸手,将二人引到了别墅的二楼靠窗边,那个位子,从上俯下,一楼景象,尽收眼底。

    郝建也是形影不离地跟随在舒雅的身后,犹如她的影子一般,见到这个情况,乌里也没有在意,毕竟在他们这个本就有些乱的地方,身边带着几个保镖都是正常的事情。

    只不过由于刚刚郝建在门口的时候,所露出的那一手,倒是让他忍不住地多看了一眼,只不过一见到郝建面无表情,也就收回了视线。

    “舒雅小姐,我们塔桑尼亚这里环境比较乱,这一次你一个人过来,就没有担心过吗?”看着舒雅,乌里笑着开口,只不过他的这一句话,倒是令人觉得话中有话。

    “乌里先生,有我的保镖在,那些小毛贼大可不必担心,不过我想你也知道我过来这里的原因了吧?”

    舒雅并不想要跟乌里说太过关于她的事情,而是将手伸向了郝建,示意他将文件拿出来。

    “哈哈!”

    只不过郝建刚想将放在身上的文件拿出来,乌里就伸手阻挡了他的动作,反而是笑眯眯地看着舒雅,眼眸中闪烁着炽热之色,道:“这件事情不用那么着急,先让我带舒雅小姐参观一下我的别墅吧!”

    说着,乌里就是起了身子,也不管舒雅愿不愿意,朝着楼下走了下去,而见到乌里这样,舒雅与郝建对视一眼,颇为无奈。

    乌里眼眸中的那些炽热与浓浓的占有**,舒雅与郝建,均是看的一清二楚,而乌里本人似乎也不打算掩盖他的**,反而是毫不在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于这一切,郝建给了舒雅这几个字,旋即轻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头,努了努嘴,示意她赶紧跟上去。

    听到郝建的比喻,舒雅也是笑了笑,旋即迈开脚步,朝着在楼梯口停下来的乌里走了过去,而郝建则是依旧像舒雅的影子一般,紧紧跟谁在舒雅的身边。

    同时也是将一份视线落在乌里的身上,眼眸中带着一些警惕之色,乌里与舒雅今天才刚刚见面,之前与舒雅谈论生意的,只不过是乌里的秘书。

    而现在乌里一见到舒雅,就流露出想要将自己的好摆在舒雅的面前,这种感觉给郝建便是,这个家伙没安好心。

    只不过现在郝建还是打算看一下情况,如果乌里有什么不轨动作的话,再阻止一下吧,反正有他在,舒雅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舒雅小姐,桑给巴尔岛是由附近二十多个小岛组成,它只是一个统称,而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岛屿,叫温古贾岛,是世界最美的岛屿之一,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在我这里住下,海边的日出,是最美的!”

    走在乌里别墅外面的草地上,乌里侃侃而谈,手掌挥舞间,似乎在模仿华夏古代的那种书生之气,只不过由于他的体型,这一比划起来,倒是有些滑稽。

    “多谢乌里先生的好意,我在多多马的市区一定订了酒店,就不在乌里先生您这里打扰了。”舒雅微笑着拒绝了乌里,同时眼眸中也是闪过一丝尴尬之色,眼角瞥了一眼身后的郝建,见他面无表情,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现在舒雅最担心的便是郝建会因为这样而暴怒,这样一来,她舒雅集团同乌里集团的合作也将泡汤。

    一般的集团合作也就算了,可乌里集团确实塔桑尼亚的著名宝石商,其宝石资源就是舒雅集团现在最急需的。

    一旦这一份合作泡汤,接下来他们舒雅集团就又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与时间去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再加上舒雅本身就很想要把这份合作给谈妥。

    因此不管乌里现在如何表现,她均是礼貌地回绝,并且尽量用温和的方式去解决,为的便是让乌里感受不到她的恶意跟不给面子的拒绝。

    “既然这样,那算我多嘴了。”

    乌里脸上假装露出失望之色,忽然间,他伸手一直前方,朝着舒雅说道:“舒雅小姐,不知你可否对那个东西有兴趣?”

    “什么?!”

    舒雅也是循着乌里指向的方向好奇望去,只不过当她望过去之后,那张俏脸之上,便是一僵……

    在其身后的郝建见到乌里所指方向的情景后,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些怒意,只不过很快就被他给掩盖下来,借助着昏暗的灯光,倒是没有人发现他脸上的变化。

    乌里所指的地方,是一个露天舞池,或者用舞台来形容更加恰当,过了绿油油的草地之后,在那一览无遗的沙滩之上,一个闪烁着耀眼灯光的舞台,屹立着。

    “不知我乌里,是否有那个荣幸请舒雅小姐上去跳一支舞呢?”乌里微笑着,缓缓伸出他那只肥硕的手掌,黑黝黝的皮肤在灯光下,反射着淡淡的光芒,浓浓的绅士气息,从他体内散发而出。

    而察觉到这种情况,郝建的眼眸顿时眯了起来,只不过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那微微握起来的手掌,却是在诉说着,他心中的不平静。

    毕竟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男人追求他的女人,换做是谁,都忍不下这口气,只是为了舒雅着想,郝建决定暂时隐忍,如果到时候这个乌里的作为突破了他的心理底线,怕是最后只能够兵戎相见了!

    至于那个合作,那就让它自己灰飞烟灭吧!

    “好的……”

    心中很想要得到与乌里的合作机会,更何况只是陪乌里跳一支舞,也没有什么,舒雅也是微笑着同意了乌里的请求。

    轻轻伸出她的纤纤细手,放在了乌里那肥硕的手掌上,由他牵着,朝着舞台走去,而郝建则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与那漆黑的夜空,融为了一体,咋一看,倒是没有谁看得见他。

    嘿嘿,得手了!

    见到舒雅的手放在他的手上,乌里的双眸顿时闪过得意之色,眼眸看了一眼四周,发现一直紧紧跟在舒雅身边的那个保镖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当下也是轻轻咧了咧嘴,烦人的虫子不见了。

    就这样,乌里牵着舒雅的手,来到了舞台之上,伴随着乌里的出现,原本在舞台之上成双成对跳着舞的男女,也是识相地离开了舞台……

    这里是乌里的地盘,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他的话,怕是今天晚上就别想着离开温古贾岛了。

    轻柔的音乐响起,乌里轻轻将手揽着舒雅的腰肢,踩着旋律,慢慢地舞动起来……

    “嗡……”

    在舞台的一角,一处阴暗的角落忽然诡异地扭动起来,郝建的身形,缓缓浮现而出,眼眸淡淡看了一眼舞台,万众瞩目的乌里,嘴角慢慢咧出了一丝弧度,冷冷一笑。

    下一刻,郝建的眼眸陡然冷了下来,只因为他看到了乌里原本揽着舒雅腰肢的手掌,正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下移着,而沉浸在音乐之中的舒雅,一时间也没有发现……

    这个蠢丫头!

    郝建当下也是无奈摇了摇头,脚尖微微一点地面,整个人紧贴着地面,不着痕迹地朝着舞台冲了过去。

    “嘿嘿,这个女人的皮肤真有弹性!”

    透过薄薄衣物传来的触感,令的乌里一阵目眩神迷,小腹处的火焰,早已燃烧已久,眼珠子微微动了一下,脸上带着微笑,那手掌却是不着痕迹地朝着舒雅的**部滑落而去……

    “要得手了!”

    随着手掌与舒雅**部的靠近,乌里的内心更是波动不已。

    “哒……”

    只不过在某一个时刻,他忽然察觉到他那只手,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乌里先生,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带着杀气的斯瓦希里语,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