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初中校园:最强腹黑商女 把酒话羊歌

第1270章 崔贤番外

    前世。

    位于朝南市南岭郊外的南岭寝园,是朝南唯一的墓地园区,园林墓地自山脉开发,以阶梯形由上自下,密布了数不尽的墓地,每逢年节,则聚集了逝者亲属前来祭拜。

    今天非年非节,园林中人烟稀少,又正逢下雨,还隐隐起了一层薄雾。

    然而一列漆黑深沉的车队却赫然自大门驶入,滑过悠长的小路,直至一片墓碑稀少处才戛然停住。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从驾驶位大步迈出,撑开伞来快步行到中央黑车旁,将雨伞架起,拉开车门,车中就迈出一条穿着黑色西裤的修长腿来,紧接着,一道黑色身影弯身自车内钻出,站定在伞下。

    这人面容上有着一双令人过目难忘的睡凤眼,狭长而深邃,却又好似多出一抹死灰般地色泽,无情无欲,就直直地盯着正前方那块灰色墓碑。

    他身形笔直,面容清俊,干爽的短发贴服在额间,冷风刮过,面上无波。

    男人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墓碑出了会儿神,然后迈动两条长腿,径直朝墓碑方向走去。

    “崔贤!你个王八蛋!”一道叫喊声忽然从墓碑斜后方传来,紧接着,墓碑后冲出一道身影,快步上前,转瞬就被人拦下。

    男人面无表情地转目看向这名突然冲出的身影,喉间发干般沙哑道,“西里尔·赫伯特。”

    “王八蛋!是你害死了她!你个王八蛋!”西里尔疯狂叫嚣着推搡架住自己的两名大汉。

    听闻此言,男人伸手缓缓按在胸口,修长五指渐渐收拢攥住了身前的西服布料,他并没有害死她,然而,最终却是他亲手害死了她。

    他不能在任务结束前说明自己的身份,这事关太多,而她本不该被卷入其中。

    他没有想到会旁生枝节,没有想到妮娜海斯会横插一脚,利用卫笙设计抓了他,而又用他害死了卫笙。

    妮娜海斯险些毁了MSS整个计划,好在,现在周宏祥于国内的走私渠道已经全部捣毁,只可惜周宏祥势大并未落网,妮娜海斯依旧逍遥法外。

    崔贤不清楚这是胜利,还是失败。

    于MSS来说,完成计划任务则算成功,而这项计划中并没有对周宏祥的赶尽杀绝,也并没有针对妮娜海斯的其他动作,想为卫笙报仇,只有背地行事。

    瞒过组织,瞒过刘青平。

    “放了他。”崔贤眼眸轻眯。他并不喜欢西里尔·赫伯特,这个以伙伴身份整天围绕在卫笙身边的外国男人,卫笙在时他爱屋及乌,奉他为友,现在卫笙去了……

    卫笙去了。

    是的,卫笙去了,他更该羞愧于自己甚至没有面前这个异国男人尽到保护她的职责。

    砰!

    淅淅沥沥地小雨下,两名壮汉刚刚听命放开,西里尔就冲上前去,一把拽开那挡在崔贤头顶的雨伞,猛地挥拳,拳头就毫不留情地砸在那张白皙清俊的面容上。

    他动也未动挨下这一记铁拳,侧头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

    这个动作,令雨夜显得有些肃杀。

    “混蛋!你不是死了吗?你不是被妮娜海斯杀了吗!你为什么还活着?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的户籍一直没有吊销!我早该怀疑……早该怀疑是你害死了她!你活着、妮娜海斯活着,所有人都完好无损的活着?只有她、只有她去了另一个世界!”西里尔在雨幕下疯狂叫嚣。

    砰!

    又是一记铁拳。

    后者生生挨下,右脚往后挪动半步,面色愈发冰寒。

    缓缓地,他抬起脸来注视着面前发了疯的男人。

    雨水将短发打湿,使得刘海贴服在额前,虽该狼狈,却显出别样性感,“你怎么知道,妮娜海斯‘杀了我’?”

    西里尔发狂地面色猛地滞住。

    这件事显然只有在两年前‘死去’的卫笙知晓。

    两人就在雨幕中静静对视。

    十分钟后。

    两道身影并肩站在卫笙的墓碑前,崔贤单手撑着黑色伞面,将雨伞罩在那墓碑之上,蹲身献上祭品,“我大概是……十七岁?呵,记不清了……自从进入MSS,服从命令就成为了我的天职,我的目标就是为组织完成任务,任何任务。”

    他站起身,身形笔直地俯瞰着面前墓碑,神色变得有些柔和,“她很坚强,看似平凡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不甘于平凡的心,她一路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本来希望能够陪她一直走下去,但没想到,最后是我亲手害死了她。”

    “原来你也是落进了妮娜海斯的陷阱里,你应该早一点向她坦诚,或许能够避免这一切。”西里尔面色冰寒地望着墓碑。

    身旁男人牵起嘴角,眼里却浸满了悲伤,“我更希望,她从来没有认识过我。她本该在赛道上自由驰骋,做一只翱翔在国际赛事上的雄鹰,而我自以为是的陪伴……反倒让她丢掉了她亲手挣出的荣耀,还有她的性命。”

    “如果她没有死,你打算怎么办?”西里尔忽然侧目问道。

    崔贤转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继而面无表情没有说话,仿佛是在告诉对方,这个问题已经侮辱了他的智商。

    的确,他曾看到过追击卫笙车辆的行车记录仪,里面清晰的录下了卫笙车辆翻入永加斯山脉的全过程。

    她就那么掉下去了。

    绝无生还可能的坠下了死亡山脉。

    西里尔又问,“不用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想向你确定一件事,你曾经告诉过妮娜海斯,你爱着卫笙?”

    “没有。”

    “那你……”

    男人垂眸,眼底闪过一抹自嘲,“我爱她,结果却害死了她。”

    几日后。

    西里尔再次接到了来自卫笙的电话。

    “我还以为你的手机欠费了,噢天哪,卫笙,你知道你已经多久没给过我一丁点消息了?”

    “你听说过空间BUG还需要交话费的吗?……好吧,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需要你帮我调查一个人,菲律宾的小安帕,如果能有他们家族的信息就更好了。”

    “哦天呐,你说的难道是安帕恩图家族?……如果你现在就在菲律宾,并且得罪了安帕家族,那么我的建议的买张回程机票,立刻马上,离开那……嘿!那里可不止拥有西太平洋明珠的美誉!哦对了,你跟崔……”

    “崔贤?”

    “我是说你对他了解多少。”

    “当然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