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2章 迷晕,突如其来的赐婚

    任筱筱一路狂奔回自己的小破院子,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声音嘈杂,忙叫不好,“坏了!姨娘!”她连衣服的来不及整理就像离弦之箭似的冲了进去。

    甫一进门,便见一个柔弱的妇人被两个老嬷嬷一左一右按跪在地上扇着巴掌。清脆的声响,一下一下犹如打在任筱筱的心上。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任筱筱从老嬷嬷手中抢回萧姨娘,质问端坐在正中的贵妇人。

    头顶飘来一阵讽刺的笑声,“咱们大小姐可算是回来了,这是……出门挣钱了?”大夫人苏凤打量着任筱筱的目光中带着蔑视和鄙夷。

    萧姨娘眼中含泪,心疼她。

    “姨娘,别怕。”任筱筱从怀里摸出五两银子来,望着苏凤道:“夫人,这是这个月的租子钱,不过是晚了一日,您用不着动这么大干戈!”

    她们娘儿在几年前被赶到这后院来,苏凤不但扣光了她们的用度还要反收她们的租子钱,不然就赶出去!

    若非她日夜兼程地四处奔波赚钱,保不准她们俩就饿死冷死在街头了!

    苏凤双眼一眯,向老嬷嬷们使了个眼色,老嬷嬷立刻扔了东西到任筱筱面前。

    任筱筱定睛一看,差点没惊掉了下巴。

    一套水蓝色的冰蚕丝千水裙,两盒胭脂水粉,一些金光闪闪的头面首饰?

    这些怎么看都值几十个五两银子了!

    看着任筱筱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苏凤眼中鄙夷之色更重,“晚上回府用这些打扮着自己,若是敢出一丝纰漏,仔细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苏凤言罢,带着嬷嬷们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任筱筱扶了萧姨娘上床,才收捡起苏凤扔给她的东西。

    萧姨娘虚弱道:“筱筱,夫人让你回府,必定没有好事,你还是你别去了!”

    任筱筱叹了口气,摇头,“姨娘,我若是不去,苏凤就能折腾死您。”

    萧姨娘又要落泪,任筱筱连忙转笑安慰道:“不过姨娘您别担心,我这么机灵,苏凤她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傍晚,任筱筱换好了这套她穿过最华贵的裙子,门口,只是一辆小马车在等她。

    管她呢!

    任筱筱就这么上去了。

    车夫甫一看任筱筱眼睛都发直了,这是她们家又丑又不受宠的废材大小姐吗?

    怎么漂亮的天仙儿似的?

    不说是倾国倾城,她这么一站出去总是能迷倒一片人的。

    其实任筱筱手里还备了一套她自己常穿的衣服,凭她混迹江湖自力更生赚钱多年的经验来看,苏凤一没有这么好心打扮她,二不可能让她有任何在人前展示的机会。

    任府。

    端庄肃穆,气氛凝重,再好的庭院景致任筱筱也没了心情欣赏。

    “夫人,大小姐到了。”苏凤身边的嬷嬷恭敬道。

    任筱筱甫一进大厅便觉得气氛诡异,因为不光苏凤在正厅上坐着,她那出了名的妻管严老爹任聪也在!

    她还未及开口,便听到了来自身后尖锐的讽刺之声,“这是谁?这么一副穷酸模样也敢到这里来?”

    不用猜,一听就是任筱筱那胸大无脑的妹妹。

    也是苏凤唯一的女儿,自小娇宠惯了的任盈盈。

    任盈盈一身浅紫色曳地长裙摇摇摆摆,傲人的胸器上一枚彩色蟠缡璎珞,散发着熠熠华彩,衬得她皮肤白洁如山巅雪。

    任筱筱嘴角淡淡牵起一抹笑容,“妹妹不提我倒忘了,我还没有谢过夫人赠送这般华贵的衣裙给筱筱,夫人真是用心良苦。”

    若不是厅中都是年纪长有眼色的人,怕是都要扑哧扑哧的笑出来了。

    瞧任筱筱这话说的……

    打的苏凤的脸要多响有多响。

    任盈盈一听,脸上立刻气的飘红,心念:这个该死的任筱筱!那么恶心也配叫她妹妹?

    而且她居然穿着母亲给的衣服,她方才还讽刺她,现下不是狠狠驳了自己母亲的面子吗?

    气不过!

    任盈盈正要出口辱骂任筱筱,身后苏凤声音一寒,“盈盈,她是你姐姐,坐下。”

    苏凤声音本就尖细,带上厚重的鼻音听起来颇有些不成调子,可她这么一说,任盈盈立刻闭了嘴,乖乖的坐到了苏凤右手边的第一把椅子上。

    任盈盈心不甘情不愿的,眼神中还含着愤恨,怨怪自己母亲为何今日这般维护任筱筱!

    岂料不等她用询问的眼神望过去,苏凤凌厉的眼锋立刻擦过她的脸颊,略点责备的语气,“盈盈,你怎能坐在你姐姐的位置上?下去!”

    什么?

    这次是连任筱筱都回不过神了!

    苏凤阻拦任盈盈讥讽她已经是奇谈了,现在居然让任盈盈给她让位置?

    谁能告诉她今天太阳是不是打北边儿出来了?

    可她记得刚望天看过了,没有啊!

    任盈盈一张小脸委屈的几乎要哭了出来,可纵再心有怨恨,她都不敢当着苏凤的面发泄出来。

    身为女儿,她别的不会,看母亲的脸色却是极对的。

    等她狠狠的跺了几脚,慢吞吞的挪到后面那个位置,就轮到任筱筱惊叹了,还不等她思量呢,苏凤就一脸笑眯眯看着她,声音中居然略带几分柔和,“筱筱,盈盈不懂事,莫要跟她计较,快些坐下罢。”

    这前后反差太大……

    任筱筱惊讶的不能自已,可她却不得不乖乖坐下,纵然如坐针毡般难受。

    大厅中的空气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紧紧握住,令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苏凤让任筱筱坐下之后,又立刻命嬷嬷上了茶,笑着道:“这是今年新贡的西湖龙井,皇上赏赐,难得之至,筱筱你尝尝吧。”

    任筱筱皮笑肉不笑的来了句,“多谢夫人。”

    端起茶杯,她是怎么都喝不下去的!

    鬼知道这茶了放了些神马加神马?

    喝了指不定出什么毛病呢!

    任聪看着任筱筱,眼中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无奈,他本来想张口打断,苏凤一记包裹着刀锋的温柔眼神看过来,他又立刻闭了嘴。

    任筱筱看完自己老爹那神色就觉着今儿这局有点大!

    任聪虽没用,也不至被苏凤一个眼神就吓住了!

    看来这茬……呸!这茶‘毒’性颇深。

    “喂!你到底喝是不喝!你别给脸……”

    任盈盈正想帮苏凤一把激将任筱筱,门外忽然传来高昂的嗓音:“圣旨到”

    “噗!”

    任筱筱没喝茶都吐了一口,立刻假装手抖将茶杯给摔碎了,完事还一脸无辜的目光回了苏凤。

    苏凤见她摔了杯盏本是恼怒,却听了圣旨到那三字却忽然收敛了目光之中的一抹狠厉,倏地拉起任筱筱的手走到前面,把任盈盈都给落在后面。

    太监手持明黄卷,展开,洪亮的声音振振有词:

    “任卿为国为民,劳苦功高,兹有任氏长女聪慧娴熟,才德兼备堪为良配。特赐婚七王爷君倾皓为正妃,择吉日完婚,钦此。”

    任府众人齐声谢恩,传旨的太监将圣旨送到任聪手里笑道:“恭喜任大人,恭喜夫人和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