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3章 替嫁,帅哥你好冷啊!

    任聪不得不装出一脸笑意,却被任筱筱凉飕飕的目光盯的背脊发寒。

    任筱筱按捺不住地就想站起来反抗,却蓦地浑身一软,倒在苏凤脚边。

    那传旨太监皱皱眉看过来,“这便是大小姐吧?”

    苏凤立刻命嬷嬷搀起精心打扮过的任筱筱给太监打量,太监看过一眼后脸上便荡开了笑意,“小姐当真是国色天姿,与七王爷正是良配呢!”

    苏凤笑盈盈的送了太监出门,再回来的时候,任筱筱已经脸色发白的瘫软在地上了。

    “苏凤,你……”任筱筱发现自己连说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禁懊悔自己还是大意在这身衣服上了。

    苏凤只丢下一句话便派人将她拉下去了。

    任筱筱在意识昏迷之前,将苏凤那尖细的嗓音死死刻在了脑海里:“想要萧姨娘活命,就别做那无畏的挣扎。”

    任筱筱刚被拖下去,任盈盈就立刻闯进了苏凤的房间,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

    她以为今天是自己的好日子,才打扮的这般庄重,可哪知……

    “母亲!你怎么能这样!明明我才是任府的大小姐!明明能当七王妃的是我!为何你偏偏给了任筱筱那个贱人!呜呜呜……”

    任盈盈梨花带雨的扑在苏凤身上,本来带着几分美感的脸蛋,也因为怨毒的目光和花了的妆容显得狰狞。

    “胡闹什么!筱筱是你大姐!怎可随意辱骂!越来越没规矩了!”苏凤当面斥责了任盈盈一顿,吓得任盈盈不得不注意到苏凤房里还有任聪。

    她这才收敛了一些,转而变成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又开始对着任聪呜呜的哭起来。

    任聪见着就头疼!

    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任聪嚯的站起来,嘱咐苏凤,“此桩婚事着实马虎不得,筱筱她……你多照顾她一些,毕竟那七王爷……”

    任聪说到此处又不禁心口泛酸,他自问对不起任筱筱这个女儿,为了他的前程,又实在拗不过苏凤背后的太师府,他只得如此。

    似乎一早看穿了任聪的窝囊样,苏凤轻快道:“老爷放心吧,我自会为筱筱打算,能做七王妃,可是她的福分!”

    “可是这七王爷……”任聪对上苏凤的眼神,欲言又止,终是不声不响的出去了。

    任盈盈不明白任聪为何每每提到七王爷就一副替任筱筱哀伤的样子,她不服!

    传闻中的七王爷是英俊潇洒,俊美无双的。

    他血战沙场,击退蛮荒,更长安所有少女心目中的英雄人物,梦中情人。

    她做梦都想当七王妃!

    可好不容易皇上来赐婚了,嫁给七王爷的人却是她从小到大都看不起的任筱筱,这叫她如何能忍!

    “娘,我要当七王妃!呜呜呜……”任盈盈哭的更加伤心了,她不相信她的亲娘会不疼她去疼任筱筱!

    看见跪伏在膝上哭的没头没脑的女儿,苏凤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任盈盈一下,眼光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要当七王妃,不要命了?”

    苏凤这一盆冷水当即将任盈盈浇了个透心凉,她嘴唇上下颤抖着,血色渐褪,“娘……娘你在说什么呢?”

    苏凤冷哼一声,伸手便推了一下任盈盈的脑袋,语气里带着几分嘲意,“整日里跟你那些小姐妹犯花痴,你当真了解七王爷吗?”

    任盈盈呆愣住,苏凤话里的嘲讽像一根刺一样扎进她心里。

    七王爷,怎么了?

    “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教教女儿嘛!”任盈盈撒娇似的摇着苏凤的胳膊。

    苏凤见任盈盈不算太蠢,心中计谋已生,便告诉了任盈盈一句,“七王爷年方二十,王妃之位一直空悬便罢,王府却连一个妾室都没有,这些,你的小姐妹告诉你了吗?”

    任盈盈刚想说,这是好事啊!

    可转念一想……不对!

    这肯定不对!

    那么尊贵,又那么优秀的七王爷,身为一个男人竟然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

    那他……

    “难道他喜欢男人?”任盈盈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苏凤看着就来气,伸手就推开了她。

    “笨!总之我告诉你,在任筱筱进王府之前,你给我消停点,若是敢坏事,看我怎么收拾你!”苏凤厉声叮嘱,吓的任盈盈倒退一步。

    虽是不服,任盈盈却不得不含泪退出去。

    苏凤对着任盈盈的背影摇头再摇头,心道女儿到底是让自己给惯坏了!

    她就不会想想,七王爷不娶,难道皇上会让心爱的儿子的婚事一直拖下去吗?

    七王府究竟是个怎样的地方谁能说清?

    前两年,礼部尚书为了巴结七王爷将自己女儿送进王府,不过几日尸首便被抬了出来。

    这凶险的地方,苏凤断不会让任盈盈轻易踏入。

    而任筱筱,便让她去给任盈盈探探路。

    死了,除去了任聪这一块心头肉她何乐不为?

    没死,这七王妃之位,她也迟早会让任筱筱交出来给任盈盈!

    ………………

    任筱筱是被人强行塞上花轿的,并非她不懂反抗,而是临上轿前苏凤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叫她听了遍体生寒。

    苏凤涂着凤仙花汁的指甲轻轻划过唇瓣,尖利的声音中带着毒刺,“筱筱,你可记好了,若是你在王府中出了任何差错,萧姨娘的药一断,啧啧,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仇恨的怒火在任筱筱心中燃烧,可恨她只能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凤。

    若是眼神能化为利剑,苏凤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任筱筱掐着自己的手心,不知被抬到了哪里,人声渐渐消弭,她被送进了一个房间里,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到有人的脚步声踏进来。

    是那个七王爷?

    想到自己这是要嫁给一个陌生人,任筱筱心中就砰砰砰的乱跳。

    她可不像任盈盈那么花痴!

    混迹市井多年,她听到的七王爷可比任盈盈全面多了。

    英俊潇洒夹杂着手段凌厉,战功卓越狭裹着杀人不眨眼。

    这种人简直就是煞神好么!

    跟男神没有半毛钱关系!

    结果男神……呸!煞神进来没有任何动作,只淡淡的留下一句,“把她带去柴房,她没有资格在这里。”

    任筱筱的第一反应是,好高冷的男人!

    这口气堪比西北高原上吹来的风啊!

    至于他说的,去柴房就去柴房呗!

    她可宽着心呢,有地儿给住就不错了!

    以前什么脏乱差的地方没住过。

    于是任筱筱十分干脆的掀了盖头,问道:“柴房在哪儿?”

    “报告王妃,柴房在……”

    正有人要回答她呢,立刻被一道深邃的眼神给截断了。

    任筱筱盯着君倾皓,嘴张的简直能塞下两个鸡蛋!

    老天爷啊!

    造物主啊!

    你们怎么能有这么完美的杰作?

    眼前的七王爷,别说任盈盈那傻鸟要犯花痴了,任筱筱一向自制力极好的都忍不住流口水了好么!

    不穿喜服,只是一身亲王紫袍,随意一站,整个人便如一轮太阳便耀眼,墨发高束,脸颊的线条是鬼斧神工的刀削剑刻,看起来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却足以让任何女子为之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