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4章 王爷要休妃!

    “报告王妃,您的口水要不要擦擦?”

    有道声音一直在旁边响起,可这并不影响任筱筱的花痴,和君倾皓对她的打量。

    君倾皓对这个皇上硬塞过来的新王妃没有半丝好感是毋庸置疑的。

    可他瞧着眼前这张任筱筱‘化妆’过的脸,还真是……

    任筱筱这会儿哪儿还记得这个呀!

    她只知道嫁王府没有好事,用最强大的化妆武器将自己伪装起来。

    这不,酿成惨剧了吧!

    君倾皓的目光刚刚在她脸上逗留了一瞬,从她粗长的一字眉,到鼻尖的大黑痣,再到两边脸颊上密集恐惧症似的雀斑。

    这便是父皇执意赐婚,美若天仙的任家大小姐?

    是父皇瞎还是他瞎?

    君倾皓俊美无俦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淡淡一个轻瞥的眼神,冰冷的话语再次响起,“将她扔去柴房。”

    任筱筱忽然打了个哆嗦,面前冰冷的男人俊美如天神,气势却如幽夜邪皇,清冽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权威,一张堪称没有瑕疵的俊美仿佛淬了冰,令人望而生寒。

    此王爷美则美矣,就是太……冷了!

    任筱筱拢了拢衣服,很客观的给了君倾皓一个评价,然后乖乖的准备去柴房,没一点儿要撒个娇卖个萌求个饶的意思。

    直到她没有一丝留恋的从君倾皓身边走过,君倾皓才抬眼去看她。

    君倾皓嘴角翘起冷冽的弧度,心道:这女人便这么听话?

    要知道她是新嫁娘,坐了七王妃的位置。

    任筱筱才不知道君倾皓在背后怎么打量她呢!

    她只知道,今天是个祸不单行日。

    被逼替嫁也就算了,迎面冲来一个满面煞气手握凶器的女子要对她‘施暴’是什么回事儿?

    ‘哗’

    空气被尖锐的东西划破,任筱筱连忙躲闪,好不容易躲过了第一下,却听得一声怒吼,“住手!不许伤害栖霞!”

    “什么呀?”任筱筱见君倾皓冲她大声吼叫,一时怔住。

    谁伤害谁啊这是?

    伴随着一声惨绝人寰的哭声,“都是你!是你抢走了七王妃的位置,抢走了倾皓!”

    “啊!”

    “砰”

    摩擦过后,满面煞气的女子一下子跌在地上,手中的烛台也摔掉了,她模样憔悴,本来对着任筱筱行凶的时候眼神像淬了毒的刀子一样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可一见到君倾皓便扑进他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这模样,倒是好不令人怜惜!

    可是……

    “啊!”又是一声尖叫响起,“报告王妃,您的脸……”

    “嘶”

    光顾着看人家郎情妾意了,任筱筱这才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伸手一摸,全是血!

    她的脸被人划破了!

    偏头一看正好对上奢华房间里的穿衣镜,她画的乱七八糟的脸上正斜躺着一道手指长的伤痕,令她这张‘化妆’过的脸看起来更为狰狞了。

    “栖霞,可有受伤?”君倾皓冰冷的眼神一碰到怀中的女子,便变得柔和如水,语气里更是满满的心疼。

    “呜呜呜……倾皓,我好心痛!”

    心痛个屁呀!

    任筱筱瞥了两眼那位叫‘栖霞’的公主,很想怒吼一句:脸痛的是我啊!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人家那公主确实比她现在美啊。

    栖霞一袭白衣靠在君倾皓怀中,与他身上的紫袍配合成温柔的色调,弱不禁风的身子瑟瑟发抖,眼角泪滴如珍珠滚落,肤光胜雪,让她本就怜弱的面容看起来更显柔媚。

    君倾皓一把抱起栖霞走出,连眼神都吝啬留下一个。

    任筱筱体会了一下脸上的疼痛,顺手抓起身旁的丫头,问道:“柴房在哪儿?”

    “报告王妃,奴婢这就带您去!”

    ………………

    任筱筱安稳的在柴房过了一宿,伤口还没能处理呢,就被人捞起来催促着打扮。

    说是……要进宫觐见?

    “报告王妃,奴婢来服侍您梳洗。”昨日伺候任筱筱的那丫鬟带着身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就排列在柴房门口。

    任筱筱扯了扯嘴角,认命的让她们摆弄着。

    碧草从昨晚到现在一直觉得王妃是个很柔和的女子,被栖霞公主伤了也不亢不卑,只是她现下不太配合一点。

    不让人给她化妆!

    还把她们都赶出去了!

    任筱筱鬼头鬼脑的对镜‘梳妆’,恢复了自己昨晚那张脸,才放心的开门,对碧草道:“怎么样!好看不啦?”

    可是……门口的碧草怎么变成了君倾皓?

    君倾皓甫一见装扮之后的任筱筱,眼神微顿。

    绯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嫣红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任筱筱转了两圈,轻柔的裙摆旋成美好的圆。

    眼前的一切都很美,连任筱筱脸上的面纱都很美。

    只是……

    总有一笔粗长的一字眉露在外面煞风景!

    目光落到任筱筱的左脸上,虽不大清楚,她脸上的伤痕却是能眼见的。

    “你脸上的伤。”君倾皓淡淡开口,语气里仿佛夹着冰渣一样。

    任筱筱浑身一凛,连忙摇头,“没事没事了!”

    昨天她就看出这冰山王爷跟那什么霞公主有……不正常感情!

    她猜这会儿他是来替公主惩罚她的!

    可是她很冤有木有?

    所以她只能退居求放过。

    君倾皓俊眉微蹙,心道这女人是傻的吗?

    女子的容颜最为重要,毁了容对她们来说不是最令人伤心难过的吗?

    为何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想过,或许她会在他面前哭哭啼啼,或许会嚷着要报复栖霞。

    可是她都没有!

    她很平静,一眼望去,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波澜。

    不知处于一种什么心理,君倾皓总觉得任筱筱太过平静,让人总是不禁想……激怒她一下!

    “无事,启程进宫,本王会禀告父皇,你我婚事作罢,本王会赐你休书。”

    任筱筱瞪大了眼睛,一时无法反应,声音都带了几分颤抖,“你……你说的是真的?”

    总算激动了么?

    君倾皓嘴角弯起嘲讽的弧度,心想果然这个女人什么都是装的!只不过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眼下听到他要休了她,还不是两眼泪汪汪的。

    “哇塞!太棒了太棒了!!!快走快走!!!王爷你赶快休了我!”

    君倾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