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6章 女人,你到底做了什么!

    君倾容这话一出,文帝的目光立刻打量到任筱筱的脸上。

    众人方才都没有注意,这好好的新王妃,为什么脸上要带着面纱呢?

    看着任筱筱这一字粗眉,不难有人想到,莫不是太丑了不敢见人吧?

    温贵妃打量了一眼文帝的神色,便笑着开口,“七王妃不必拘束,取下面纱吧。”

    温贵妃语气轻软,说话很是温和,可任筱筱却知道,温贵妃的话,让她没有一点回绝的余地。

    她犹豫着伸手,最后眼一闭心一横,干脆直接将面纱给拉了下来!

    “哗”

    任筱筱能看到满殿人惊讶甚至带着厌恶的眼神,因为她这模样吧……着实有点吓人!

    左脸上一道寸长的伤疤一直蜿蜒到下颌,脸上还布满了她用眉笔点出来的小雀斑。

    “这……这是怎么回事?”文帝一脸不可置信,方才他知道任筱筱那双眼睛便能认出她,可她现在的样子……

    “七嫂,是栖霞伤了你?”看似单纯的君倾容总能一下子戳中重点。

    任筱筱还没来得及说半句话,君倾皓便携着栖霞公主入殿拜见。

    “儿臣拜见父皇。”

    “栖霞拜见皇上,皇上万岁!”

    “七哥,你怎么丢下七嫂,跟栖霞一起来了?”君倾容一下子跳出去就对着君倾皓一阵责怪,又不禁同情的看了一眼任筱筱。

    君倾皓冷冽的目光瞥向任筱筱,任筱筱立刻感觉到一股寒意顺着君倾皓的眼神射向她。

    好冷!

    “倾皓!你大胆!”

    “砰”

    谁也意想不到,文帝一向宠爱七王爷,方才不但怒吼七王爷,还气的连七彩琉璃的茶杯都掀翻了。

    君倾皓稍稍讶异,他缓道:“父皇息怒,儿臣不知犯了何错,惹父皇生气。”

    “你还不知?”文帝怒意更甚,指着任筱筱,厉声问责,“昨日新婚,今日便将王妃独自丢在宫中,还有她脸上的伤,你倒是跟朕解释解释,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七哥你娶了七嫂,还跟栖霞走的这么近,你置七嫂与何地啊?”君倾容更加同情任筱筱了,还转脸去安慰任筱筱,“七嫂你别伤心,有父皇在呢,父皇会给你做主的!”

    看着君倾容这一脸单纯的模样,任筱筱嘴角抽了抽,好想笑:她伤哪门子的心?

    她巴不得这样好吗!

    这样君倾皓休了她,她就自由了啊!

    栖霞今日穿着一身纯白的软烟罗纱,青雪色逶迤拖地的百褶裙,再看她白皙的脸庞,一双剪水瞳里春水荡漾,秀美如弯柳,本是娇媚动人,可却被文帝的怒气吓住,虽说有君倾皓在身旁,她却不得不惧文帝的君威。

    瞥见任筱筱那张被自己划伤的脸,她更是在心底冷哼,如此丑陋之人,也配做倾皓的王妃?!

    “儿臣知错,父皇息怒。”君倾皓冷冷的目光收回,只语气淡淡的认了个错。

    虽然怎么听起来都像是敷衍,文帝却找不出理由再苛责他!

    尽管了解这个儿子的脾气,又知他与栖霞……

    可他是如论如何都不会让君倾皓娶一个南诏的质子为王妃的!

    “皇上,求您不要怪罪倾皓,昨日是我一时失手,误伤了王妃,我……万死不足恕罪,求皇上降罪!求您不要因此对倾皓有一丝不满,他没有错。”栖霞眼底有锋利的碎光掠过,可也只是一瞬,她那张小脸已经变得寡白,眼眶里盈满了清泪。

    任筱筱浑身抖了抖,栖霞公主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连她见了都禁不住想要呵护了,更何况对她情有独钟的君倾皓?

    君倾皓的平淡冷漠仿佛被撕掉了一角,露出温柔,他当众搂住栖霞,向文帝磕头,语气刚硬,“父皇,是我看不惯她,才伤了她,此事与栖霞无关。”

    “不!倾皓,明明是我伤了她,你不必为我……”栖霞满眼泪水,顺带着小鸟依人的靠进君倾皓怀中。

    君倾皓与栖霞难舍难分,文帝的脸色已经慢慢涨红,温贵妃见文帝这是要大怒的前兆,立刻摆出贵妃的威仪,站起身来,训斥栖霞,“栖霞公主,你可知倾皓已经娶了王妃,你还与倾皓纠缠不清,是想让倾皓为天下人所耻笑吗?”

    “我……我没有。”栖霞泪眼盈眶,楚楚可怜,实则眼底划过一丝狠毒。

    栖霞的怜弱,更激发了君倾皓要保护她的决心,他毫不避讳,直言,“父皇,儿臣不喜欢这个女人,儿臣请求父皇,让儿臣休了她!”

    什么?

    这才成亲一天呢就要休妃?

    满殿的宫妃丫鬟太监全都被君倾皓这句话给震住,尤其是任筱筱,她心里已经激动的手舞足蹈了!

    她满心期待的看向文帝,高兴的几乎流泪,就等他答应了然后赶紧休了她休了她!

    可她不知,她这副样子在文帝眼里却是柔弱的控诉,文帝的心莫名一揪,帝王之威让他一张脸看起来不怒自威,即便鬓发染白,也没有丝毫颓然,反而愈显壮益,他的话就像一座山峰一样压下,“来人,送栖霞公主回宫休养!”

    栖霞一慌,身体变得僵硬,感觉到她害怕的君倾皓立刻搂紧了她,可君倾皓万万想不到,文帝下一句会说:“倾皓新婚之喜,近日不必上朝,不必进宫请安,带着你的王妃,回府!”

    “皇上,这……”温贵妃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满殿大概只有君倾容是高兴的,他仍是单纯的笑着,在任筱筱耳边悄悄说了句,“七嫂,这下你可不用担心了!七哥不能进宫,就见不到栖霞,栖霞也伤不了你了!你放心跟七哥回去吧!”

    任筱筱闻言,脑子里被雷劈了似的一阵云里雾里。

    如果她没听错,不光是九王爷说的这样,君倾皓不能上朝,这对一个王爷来说,是一个严厉的惩罚吧?

    她的休书没拿到,倒是让君倾皓被罢朝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要是她没料错,君倾皓不能进宫不能上朝,她的休书,肯定也没指望了啊!

    “女人,你到底做了什么!”任筱筱还在愣神之际,君倾皓淬了冰一样的话语就朝她压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