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7章 白莲花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任筱筱很无辜,“我能说我什么都没做吗?”

    君倾皓俊美绝尘的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冰霜似的,美则美矣,却着实令人不敢多看。

    一旁,君倾容见君倾皓待任筱筱如此冰冷,仗义执言,“七哥,七嫂是你的新婚妻子,你干嘛对她这么凶?”

    君倾皓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了君倾容一眼,再看任筱筱的眼神,就变得意味深长了。

    兄弟之中,君倾容最为单纯,君倾皓是知道的,皆因他幼时骑马摔了一跤,之后便变得痴傻,可他虽心智不全,到底是知道规矩的,今日不但如此呵护任筱筱,还为了她对他这个七哥指指点点,怎能令人不遐想?

    “你之前认识九弟?”君倾皓冰冷的掉渣的声音在任筱筱耳边响起。

    任筱筱一头雾水,“不认识啊!”你看她这私生女像是能认识皇亲贵族的样儿吗?

    更别说从小养尊处优尊贵无比的九王爷了。

    任筱筱瞥了君倾容一眼,一看他清秀又单纯的模样,就知道是从小被人呵护在掌心里长大的孩子。

    他的生母是后宫最得宠的温贵妃,皇上又疼他,他怎可能与她结识?

    不过这君倾容从见面一直帮衬着任筱筱,让她这个在皇宫觉得孤立无援的人,心里略有些感动,于是她看向君倾容的目光也十分柔和,君倾容大方回以一笑。

    君倾皓正好捕捉到这一幕,眸光深沉。

    “两位王爷,皇上召见。”

    ………………

    任筱筱不在文帝的召见名单里面,又不能一个人出宫,只好百无聊赖的在御花园里踢石子。

    摸摸发髻,想起之前被偷的那根簪子,任筱筱就气得慌,这身王妃的行头值不少银子呢!

    刚才那根簪子,起码就是一百两,要是回头君倾皓找她算这笔账,那可怎么办?

    别说一百两……一两银子她都舍不得给出去!

    “他是个王爷,那么有钱,应该不会跟我计较的吧?”任筱筱自言自语,手还摸着另一只簪子,倏地她手上一暖,刷的一下头上的另一只簪子就被人给拔走了。

    “谁?!”任筱筱暴怒了!

    一次也就罢了!

    居然同样的事情发生两次!

    麻蛋!

    “小贼,你当老娘好欺负啊!”任筱筱狂奔追去,不过几步,人影便又消失了。

    恰好又是在一个湖边,不过……

    这个湖边站着不是文帝了,这人任筱筱认识,就是划伤了她脸颊的栖霞公主!

    任筱筱首先判断,这人是公主,又是君倾皓的心上人,她总结了一下:不好惹!跑!

    “你站住!”栖霞嗓音不再柔弱,带着一股锋利似乎要刺穿任筱筱。

    任筱筱一怔,转身,忽然问了一句,“我说公主,你弄伤我的脸我都不计较了,你还想做什么?”可别以为她是软柿子好捏的!

    “你不计较?”栖霞冷冷一笑,绝美的面容上带着几分阴冷,她在湖边轻移碎步,“你也配与本公主计较?”

    “又来了……”任筱筱本想冷笑一下,奈何她一笑就牵扯着伤口了,疼!

    于是她只好面无表情的道:“我配与不配,公主你说了不算!”

    栖霞变了脸色,任筱筱又立刻反应道:“对了,现在应该说,本王妃的事情,公主你管不着。”

    “你竟敢如此对本公主说话?你凭什么坐这王妃的位置,你以为你是谁?”栖霞情绪激动,刻意拉近了与任筱筱的距离,她朝前跨了一步,正好面对着任筱筱,眼神瞥向任筱筱后方,她冷笑,“一个私生女,也配自称王妃?”

    任筱筱眼神一寒,话中带着嘲讽,“看来公主知道的不少啊?”

    没有意想中的被激怒的情绪,栖霞看任筱筱眼中的寒意倒显得自己是个跳梁小丑似的。

    不过她顾不得这么多了,后面的人影幢幢,她立刻攥住任筱筱的手,哭着大喊道:“王妃何苦与我纠缠,我与倾皓是真心相爱的……啊!”

    ‘噗通’

    人掉入水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任筱筱吃惊的望着自己空楞楞的手,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白莲花公主怎么自己掉到湖里去了?

    “你在做什么!”君倾皓冰冷胜雪的声音传来,他用力抓住任筱筱的肩膀,双眼锐利如冰,“你竟将栖霞推入水中?!”

    “我没有!”任筱筱立刻反驳,这明明就是栖霞导演的一场戏!

    君倾皓一来她就到了,难怪在宫中她还会被人偷簪子!

    明显是了解她爱财的性子,故意引她来的!

    方才栖霞分明就是自己掉下去的!

    “你没有?”君倾皓冷冽的声音中带了几丝嘲讽,“难道是栖霞自己跳入湖中的吗?!”

    任筱筱点头,“王爷英明!”

    君倾皓扬起手掌,掌风在任筱筱耳边刮过,扫的她耳朵一阵微疼,她想躲,奈何肩膀又被君倾皓抓住,他这一掌要是打下来……

    她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救命啊!”任筱筱本能的呼救,却不想真叫来了救她的人。

    文帝携温贵妃赶来,一声怒喝,“住手!倾皓,你想做什么!”

    君倾皓的手在半空中停下,他的注意力又被湖中的呼救声吸引,立刻就要跳下湖去救人。

    文帝拦住他,面色深沉,“你能下去救人吗?”

    任筱筱抿着唇一笑,原来驰骋沙场的七王爷不会游泳啊!

    不知是文帝示下了还是怎的,太监宫女站了一排排,就是没人下去救栖霞,栖霞的婢女冬慧哭倒在君倾皓脚边,“王爷快救救公主!公主不会游水啊!”

    君倾皓双目中的火焰恨不得烧光这湖水,冬慧趁机指着任筱筱哭诉道:“都是这个贱人!是她推我们公主下水的,她要害死公主!”

    “啪!”任筱筱毫不留情的一个巴掌赏了她,冷声笑道:“你说谁贱人?”

    冬慧跟着栖霞在君倾皓的庇护下嚣张惯了,何曾将任筱筱这不被君倾皓承认的七王妃放在眼里?当即便被她打懵了。

    “来人,调大内侍卫来!”温贵妃见此情此景,淡淡吩咐道。

    君倾皓脸色突变,更加寒若冰霜,他不能下去救栖霞,可若是让栖霞被那些大内侍卫给沾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