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8章 王妃为何摸本王

    君倾皓目光凝向温贵妃,只见她盈盈一笑,眸中仿佛早有一抹了然。

    任筱筱脑子一转,见君倾皓立刻就要跳入水中,一想到这货是不通水性的,下去不是添乱吗?

    她今日已经让他被罢朝了,若是此时再惹怒他,她的休书能顺利到手吗?

    肯定不可能了!

    任筱筱摇了摇头,冲在君倾皓前面,一头扎进水里,她身形似鱼儿般灵巧,不一会儿,便在水里抓住了栖霞。

    可大家以为任筱筱真的会下水救人?就算是为了讨好君倾皓?

    别逗了!

    任筱筱一下水就按着栖霞的脑袋使劲往下,本来栖霞方才挣扎能还能偶尔换口气,现下呛了好几口水,口鼻中全是湖底的脏水水藻,没一会儿就被水呛晕。

    任筱筱得意的笑笑,想害她?你试试!

    上岸,君倾皓心疼凝着栖霞,拨开她的头发,轻拍她脸颊,眼里是对任何人都不曾有的温柔悱恻。

    任筱筱撇撇嘴,这关她什么事呢?虽然跟这七王爷是名义上的夫妻。

    “来人,送公主回飞霞宫修养。”温贵妃看过文帝,吩咐道。

    君倾皓抵死不愿交出栖霞,但看到文帝眼中一闪而过嗜血的光芒,他眼神更冷。

    “王爷,宫中有御医,您此刻怕是也救不了公主,不如将公主先送回宫吧。”浑身湿透的任筱筱蹲在君倾皓身边轻道。

    她身上的衣裙湿透,被包裹的曼妙曲线凸显,湿漉漉的长发散在背部,胸前,若隐若现的金牡丹绯色抹胸,她的脸颊被湖水冲刷过,脸上的伤口有些泛白浮肿,君倾皓盯着她的双眼却猛地睁大。

    她的假眉毛掉了,脸上碍事的雀斑也不知道哪儿去了,绝色倾城的脸露出,一颦一笑惊艳了所有在场的人。

    “你的脸……”君倾皓皱眉,竟一时忘了怀中栖霞公主,手指轻抚过任筱筱的脸颊,忽觉这伤有些重了。

    又觉这伤口给任筱筱的脸平添了一抹妩媚柔弱,令人更加怜惜。

    栖霞被人带回了飞霞宫,任筱筱也跟着君倾皓出宫了,只不过任筱筱是被君倾皓给抱出宫的。

    任筱筱一脸奇怪的盯着君倾皓,这个刚刚还对她一脸寒霜的男人,此刻竟然脱下外袍披在她身上,还像呵护着宝贝似的将她打横抱在怀中。

    他转身看向文帝,脸上的冰冷褪去,语气中竟带了几分温和,“既然栖霞无事,儿臣便带王妃回府了,王妃方才着了凉,儿臣便不耽搁了。”

    文帝似乎很满意此刻君倾皓的表现,淡淡的点点头,“快回府吧。”

    温贵妃挽着文帝的胳膊,贴心的道:“臣妾立刻派太医与倾皓一同回府,好好给王妃看看,莫要病了才好。”

    文帝对温贵妃温柔一笑,拍了拍她的手。

    ………………

    任筱筱再傻也不会以为君倾皓是真心想抱她,不就是想在文帝面前做个戏吗?

    这会儿都走上宫道了!

    “王爷,戏做完了您能放下我吗?”任筱筱睁着一双黑漉漉的大眼睛,眼前还有一层薄濛濛的雾气,说话的时候嘟着嘴,模样极为娇俏可爱。

    君倾皓嘴角微微勾起,语气是破天荒的温柔,凤眸中仿佛闪烁着一千种琉璃的光彩,“方才辛苦王妃了,本王这就带你回府,莫怕。”

    这话温柔的啊……

    任筱筱浑身上下抖了三抖,君倾皓察觉,皱眉低问,“怎么你冷吗?”他收紧双臂,将任筱筱抱的更紧了。

    任筱筱与他靠的极近,身体的热度透过薄薄的衣衫传来,她不禁脸红,再细看君倾皓,他的五官如刀刻般硬朗,脸部线条完美而深刻,高挺的鼻梁,斜飞如鬓的剑眉,每一处看起来都那么完美,他浑身流露出的折戟沉沙的霸气,令人钦佩,可当他的气质中平添了一抹温柔,只一眼便足以令人迷醉。

    任筱筱羞涩,忍不住就伸手摸了摸君倾皓的脸,一模之下更发觉,他长得简直人神共愤!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品种?

    君倾皓挑眉邪笑,“王妃想做什么?”

    任筱筱赶紧缩回爪子,咬着唇瓣摇头。

    她发誓,她只是单纯的被君倾皓吸引想摸摸他。

    君倾皓见任筱筱脸上两朵红晕更衬得她肤色胜雪,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可他眼角的余光瞥到,一直跟在身后的人已经离去,于是冷笑。

    “哎哟!”任筱筱是被君倾皓给扔进马车的,手肘撞在窗框上,清楚的疼痛将她惊醒,再睁眼,她面前的君倾皓又变得面如寒霜。

    “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任筱筱低声嘟囔了一句。

    “滚!”君倾皓坐在马车内里,车内空间并不算小,可任筱筱跟他的距离却很近,他并不喜欢这个人,甚至厌恶,所以毫不保留情绪的要将她踢开。

    任筱筱咬咬牙,想着自己的休书还得靠这人,忍了!

    她揉着手臂尽可能的跟他保持距离,可这马车说大又能大到哪里去?她再怎么躲,还不是跟君倾皓在同一空间里吗?

    “刚才,为什么要救栖霞?”君倾皓冷冷的发问,完全不给任筱筱一点思考的时间。

    “你喜欢她啊!”任筱筱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

    “本王喜欢她,你便要救她?”君倾皓深邃的眼眸打量着任筱筱,声音里带着起伏,冰冷里带着一丝嘲讽。

    他的意思,好像是任筱筱对他情深意重,连他喜欢的女人都会不遗余力的去救。

    然而任筱筱只想说,“王爷您想多了!”

    “本王想多了?”君倾皓嘴角挑起轻嘲的弧度。

    “栖霞公主要是出个事,你一生气我不就拿不到你的休书了吗?”任筱筱眼里满是真诚,真诚到让人找不出破绽,一如君倾皓。

    “你便只想要休书?”君倾皓的眸光不由得探究起来。

    “不然还能要什么?”任筱筱一眼瞪向君倾皓,以为她是任盈盈那个脑残么?

    一心只想扑帅哥,哪知生命诚可贵?

    君倾皓收回目光,大脑却已开始飞速运转。

    两相无言,任筱筱觉得气怪怪的,君倾皓说话的时候冷,不说话的时候浑身的气质更冷,她下水了一身衣裳全湿了,君倾皓此刻又没有抱着她,她忽觉遍体生寒,不由得拢紧了身上披着的君倾皓的外袍。

    良久,车厢里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做好你的七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