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11章 本王妃杀回来虐死你们!

    “王爷,树要皮,人要脸。”任筱筱翻着白眼说了一句。

    “你是说,本王不要脸?”声线明显有了个起伏,君倾皓冷冷扫向任筱筱。

    任筱筱打了个激灵,笑的一脸讨好,“我可没这么说。”

    君倾皓缓缓起身,任筱筱立刻戒备,她瞄准君倾皓右侧的空隙,准备在君倾皓想要打她的时候,一下子窜过去躲一下。

    ‘砰’马车猛然停住,君倾皓身形稳稳未动,任筱筱却因为身体惯性一下子朝君倾皓撞了过去。

    正中下怀!

    “哎呀!”任筱筱揉着脑袋喊疼,冷不丁听君倾皓沉沉的声音在耳边道:“忍不住要投怀送抱了?”

    送你妹啊!

    任筱筱呲牙咧嘴真想抽他一脸的!

    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王爷王妃,任府到了。”

    君倾皓率先下车扔任筱筱一人,任府大门前,恭候的人早已罗列成排。

    其中也包括应该是君倾皓岳父岳母的任聪和苏凤。

    虽说是岳父岳母,可女婿是王爷,规矩暂且摆一边,礼节还是相当重要的!

    任聪立刻上前见礼,“参见王爷。”

    苏凤身后率一众女眷,与任聪略有点颤的声音比起来,莺莺燕燕的声音显得极为动听,“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若不是前有苏凤遮挡着,任盈盈一定冲到君倾皓面前去展示自己,她模样艳丽,身段玲珑有致,加之今日的精心装扮,她滋滋乐道:七王爷一定会为她倾倒!

    任筱筱的声音适时响起,打破任盈盈的美梦,“女儿拜见父亲母亲,有劳您二位出门相迎,女儿受之有愧!”

    任筱筱愧疚难当的样子,看在苏凤眼里极为讽刺,任聪听得颤抖,立刻答道:“此乃礼数,王妃莫要放在心上,也不必太过挂念。”

    任筱筱笑的讽刺,她恰好站在君倾皓身旁,听罢任聪之语,泪眼盈盈,屈膝就要在这大门口朝他们拜下去。

    任聪手足无措,却只能呆呆站着,一旁苏凤眼中却划过一丝狠厉,很快反应过来,率着众女眷跪下,声音无波无澜,“怎可当得起王妃如此大礼。”

    任筱筱也只是做做样子,她没当真跪下去,苏凤和任盈盈却不得不朝她跪下。

    看着任筱筱咬牙切齿恨不得撕裂她的眼神,她扬唇一笑,仿佛在说:哼!有胆子你不跪试试!老娘现在是七王妃!

    出了口恶气的爽感,令任筱筱觉得通体舒畅。

    君倾皓眼眸深邃,仅在任筱筱与任府众人几句话的来往便看出了其中关系,他这个新王妃,怕是在府中不是个享福的大小姐。

    起码在任夫人面前,不是!

    此刻任筱筱就站在她身边,一高兴还冲他吐吐舌头,娇俏可人的,这小模样……

    君倾皓嘴角动了动,他越看越任筱筱这副嘚瑟劲越觉得,她根本不是任府的大小姐!

    这是她今天给他的第一个意外!

    任聪见场面尴尬,任筱筱又没有要放过苏凤的意思,一时为难,幸而君倾皓低垂着眸子看了他一眼,他仿佛意识到了些什么,立刻出声请君倾皓入府。

    任筱筱跟随君倾皓的步伐,他现在可是她的大靠山,必须得好好利用一下!

    有君倾皓在,她既能用王妃的身份小惩苏凤等人,也能趁机做些别的。

    比如,她瞅准君倾皓刚坐下的机会,环视四周,假装问道:“怎么不见姨娘?”

    苏凤陪着笑,婉转道:“王妃是说萧姨娘?”

    “不然这府中还有哪个姨娘是本妃的生母?”任筱筱的语气很轻,话里却一字一句的不饶人!

    苏凤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脑子一转,正想回绝任筱筱下一步要提出想见萧姨娘的想法,便见君倾皓掀起眼皮,淡淡道了一句,“你是姨娘所出?”

    他的话里听不出什么嘲讽的意味,只微微带着些讶异。

    任筱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君倾皓,喉咙里有些湿意,“确然,只是不想妾身今日回门,连娘亲都见不到。”

    苏凤双眼一眯,藏在袖子里的指甲缓缓在袖口划着,她不断想着,难道是她的判断有误?

    七王府如铁桶般牢固,任筱筱在府内的消息她无从得知,可君倾皓钟情南诏栖霞公主,却是贵妇圈里众人皆知之事,当初她为任盈盈打算,也是重点考虑了这个。

    君倾皓驾临任府,是将任筱筱丢在后头的,她本以为君倾皓厌恶任筱筱。

    可为何,他此刻冰冷的眼神,却令她错觉,他其实想帮任筱筱呢?

    “去请。”君倾皓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俊美如天神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威势却令人不敢拒绝。

    苏凤正要出声,任盈盈却抢先一步跨到她前面,娇羞的道:“王爷明鉴,萧姨娘身体不适,卧床休养怕是起不来,只怕,得劳动姐姐亲自前去探望。”

    苏凤大惊,她这傻女儿,怎可这么胡乱言语!

    只是她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任筱筱立刻接下了话,“那便有劳妹妹带路。”

    任筱筱的眼睛笑的眯了起来,巴不得能单独与萧姨娘见面!

    任盈盈听了这话,眼神凌厉的射向任筱筱,任筱筱撇嘴一笑,“看来妹妹不大愿意呢!”

    任盈盈小脸涨红,被任筱筱一句话堵的不上不下的,她本来只是想支开任筱筱罢了,这会儿给她带路去,她得不偿失啊!

    可若是她不去……

    “嬷嬷,你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为姐姐引路,姐姐如今是王妃,你也敢怠慢,不要命了吗!”任盈盈不得已将枪头扭转到苏凤的贴身嬷嬷身上,完全忽视了苏凤对她的眼神警告。

    任筱筱轻瞥了一眼任盈盈,瞧瞧她看君倾皓那个浓情的眼神……她摇摇头,没救了!

    然而这与她无关,她只知道,会被气死的人,定然是任盈盈的生母苏凤!

    而她,则是先向君倾皓行了个礼,“王爷,请容妾身前去探望病重的母亲。”

    合情合理的行为,君倾皓没有拒绝,放她去了,不过任筱筱出去之后,他眼神一瞥,跟着他来的黑衣侍卫玉树也出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