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13章 王妃可知道,脸皮为何物?

    萧姨娘听罢也稍稍放心,只是她一坐起来便看见了窗外颀长的白色身影。

    剑眉星目,俊朗如神祗,浑身都透出一个不可侵犯的威严,就连日光都不敢在他身下留下斑驳的影子,而他往窗边一站,像是一轮骄阳,将小小的厢房照的通明,那双沉黑的眼眸中透出的锐利,直戳入人心底,让人自心底对他生出一股寒冷的畏惧感。

    他便是……?萧姨娘心中有些猜测。

    她有些拿捏不准任筱筱的话,估摸着门外人的身份,她半信半疑,握着任筱筱的手,问了她一句,“筱筱,你老实告诉姨娘,七王爷真的喜欢你吗?你对七王爷呢?”

    眼睛明明是看着任筱筱,萧姨娘的注意力却更多的放在了窗外那个男人身上。

    他一身威严霸气,实在让人不敢忽略。

    任筱筱说话都不过脑子的,还笑的十分开心,“当然啦!姨娘以前我都没跟你说,我对七王爷早就情根深种,打定主意此生非他不嫁的!现在……”任筱筱又做出几分娇羞的模样,轻音婉转,“王爷也十分中意我,他对我……哎哟!姨娘这种事叫我怎么好意思说呢!”

    说完这话任筱筱自己都吐了!

    然而她还不得不摆出一副‘我很幸福’的样子,力求逼真,让萧姨娘相信,且不用担心!

    君倾皓的俊眉狠狠的皱了一下,萧姨娘看在眼里,心脏咯噔一跳,她更加疑惑,“筱筱,你可别骗姨娘啊!”

    任筱筱苦恼,“姨娘,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萧姨娘眼神瞥向窗边,吞吞吐吐,“可是……”

    “哎呀!姨娘,王爷新婚之夜让人家第二天都起不来床了,这种事非要说出来嘛!”任筱筱的脸羞的更红了,她一边演一边吐槽自己,顺带想了想,她要是再回现代是不是能去拿个奥斯卡了?

    “既然如此……”萧姨娘犹自犹豫着,可是她相信任筱筱不会拿自己的清白编瞎话哄她,一颗心也就安安心心落了回去,“那你回王府一定跟七王爷好好过!”

    哄好了萧姨娘,任筱筱又塞了些银票给她,“姨娘这些钱你留着,我时常不能回来,旁的东西无用,银子最是好使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白说的!

    萧姨娘感动要落泪,看着手里的百两银票,更相信七王爷善待任筱筱,否则她一个女孩儿家去哪里弄这么多银子来。

    萧姨娘一笑,任筱筱瞬间觉得窗外的天都晴朗了许多,转过身一看,心情正是好的时候。

    万万没想到,任筱筱一个转身,便碰到了君倾皓彻底冷若冰霜的那张脸。

    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了,任筱筱像一尊雕像一样傻站在君倾皓面前。

    厢房外面站的有任聪,碧草和任府下人,由于任筱筱说话比较豪放,想必该听的,他们都该听到了。

    任聪悄悄觑了眼君倾皓,一脸复杂的低下头,好像第一天认识了任筱筱似的。

    他印象中,这不大接触的大女儿脸皮好像没这么厚。

    碧草脑子里只画了几个大问号:王妃一直睡柴房,几时在王爷床上起不来了?

    君倾皓离任筱筱三步,两步,一步……

    他越是靠近,任筱筱就越是觉得浑身冰凉,冻的她连最基本的语言能力都没有了!

    君倾皓低头,正好触到任筱筱的耳廓。

    耳边明明是温热的呼吸,他的声音却那么冰冷,“王妃可知道,脸皮为何物?”

    任筱筱打了个激灵,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所谓脸皮么……妾身认为是不能吃的,所有厚一点和没有,并没有什么区别。”

    君倾皓嘴角一紧,眼神一凌厉,“那你可知道,王妃没有脸皮,下场是什么?”

    任筱筱埋头,“我真……不知道!”还请王爷赐教!

    君倾皓忽然低笑出声,黑眸折射出缕缕阳光,璀璨夺目,他的笑声不怎么好听,因为冷,却该死的透着一股诱惑,十分勾人,“在王府,没有脸皮的人,也没有命。”

    这样诱人,又吓人的声音……

    在外人眼里,君倾皓对任筱筱这样的动作明显被定义为了亲密!

    可众人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跟自己王妃咬耳朵的君倾皓,听到自己侍卫说了几句话之后,谈笑色变,抽身便如抽丝般离开了任筱筱,离开了任府,不带走一片儿落叶。

    “碧草,咱还有车回去吗?”任筱筱问了个很关键的问题。

    可别让她从任府走回王府啊!

    碧草无奈的笑笑,“王妃,车还在,可是随行侍卫都跟着王爷离开了。”

    意思是,没仪仗什么的了。

    任筱筱犯起了嘀咕,这要是让苏凤知道了,她在王府不受宠,还得了?

    “哟!这不是王妃姐姐吗?就这样被王爷给抛下了?”任盈盈一脸轻蔑的样子,方才心中十分不快立刻去了三分!

    在她看来,任筱筱根本不受宠!

    任筱筱睨了一眼任盈盈,双眼通红,泪渍都还未干就迫不及待的来讽刺她,真是皮痒痒欠揍!

    “叫妹妹笑话了,王爷疼人的时候宠我上天,可是这不疼人的时候……一不小心伤了妹妹的心,可当真是抱歉!”她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都不用打听,任筱筱就能猜到任盈盈这一副在君倾皓那里受伤甚深的样子。

    “你!你个贱种!迷惑王爷,你迟早会被王爷休弃!”任盈盈气的一张脸更加涨红了,胸口上下起伏,半露在外的****春光乍好。

    “任小姐打量王妃好性儿,便敢如此冒犯?”碧草一双眼睛里的光直射向任盈盈,忠心的捍卫着任筱筱。

    任盈盈被她一堵,立即觉得说不出话。

    这丫鬟有几分气势倒也罢了,主要她是王府的人,她倒也不敢轻易得罪,只扭头继续看向任筱筱,跨了几步,在她耳边说道:“贱人!你别得意!七王妃之位迟早是我的!”

    任筱筱娇羞一笑,“敢来点实际的吗?你的狠话说多了,我听着比王爷对我说的甜言蜜语还腻呢!”笑声虽轻,却处处透着锋利。

    任盈盈几乎扬手就要给任筱筱一巴掌,打她的不要脸,身后传来一声怒吼,“住手!你疯了不成!”

    随即,一只有力的手狠狠扼住了她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