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第15章 踢了也捏了,很蛋碎

    任筱筱:“王爷自然会感谢你的,劳你跑一趟……”

    说到这个,君倾容慢半拍的反应过来,“不是七哥让我来的哦!是我听说你回门,特意来看你的!”

    特、意、来、看、她、的!

    这几个字在任筱筱脑海里放的非常大!

    她想歪了……

    “七嫂,你的脸还疼吗?”君倾容关切的眸子盯在任筱筱左脸上,之前看过那伤口,他为任筱筱生了好半天的气呢。

    栖霞那个女人,心狠手辣的,一点都不温柔!

    他不喜欢,也不知道他七哥为什么对她那么执迷。

    任筱筱想起她的脸又叹了一声,“这疤一留可真丑!”

    虽然伤口会好,可是在脸上留疤……是个女人都会疯吧!

    若不是划她脸的人是栖霞公主,任筱筱一定不会放过她!

    “想要消除疤痕倒不难,我记得之前鱼几国进贡过一种药给父皇,叫做玉肤香肌水,有愈合伤口,祛除疤痕的奇效!”君倾容喜滋滋的向任筱筱道。

    “真的呀?”任筱筱忽然双眼放光!

    “这药……”

    “不过这药非常稀有,进贡的一共只有三瓶。”君倾容略有些失望的道。

    三瓶……

    又是珍稀的贡品。

    任筱筱顿时蔫了,君倾容不忍见她难过,想了想道:“七嫂你别失望啊,父皇也曾赏赐了七哥一瓶啊!”

    “你七哥?”任筱筱诧异,这般珍贵的东西文帝都会赏给君倾皓,连君倾容都没有,可见文帝多重视君倾皓这个儿子!

    “还有两瓶,父皇送了一瓶给我母妃,另一瓶赏给舒将军了。”君倾容颇为认真的回忆道。

    此刻任筱筱还是蔫的,这三个大人物,明显都不是她能够接触的,哪里去要这玉肤香肌水给她平复疤痕呢?

    难道让君倾容去跟他母妃要吗?

    太无耻了!

    任筱筱怎么做的出来?

    “话说九王爷,您能不能去找温贵妃……”

    “七嫂,七哥肯定会把药给你的。”

    任筱筱干笑,“王爷您怎么知道?”

    “因为你是他的王妃啊!”君倾容很认真的道,若不是因为这样,他肯定会去找母妃要那玉肤香肌水啦!

    这样便是,任筱筱是他的王妃了!

    任筱筱看着君倾容如此单纯的面容,叹息着摇了摇头。

    七王府,君倾皓在书房里,地上是一片碎渣。

    驰骋沙场惯了,他的脾气虽不怎么好,但却很少发泄出来。

    如今这模样,临风看着自家主子,也不敢上去劝,谁让这回出事的是主子的心头肉栖霞公主呢?

    方才君倾皓安排在宫中照顾栖霞公主的人传话来说,栖霞公主落水后发起了高烧,一直在叫王爷的名字呢。

    君倾皓听见了能不担心气恼吗?

    只可惜他被禁止入宫,且皇上的态度,王爷已经娶了王妃,若再跟栖霞公主纠缠不清,只怕……会再次触怒龙颜,其后果,谁能估量?

    任筱筱捂着自己的脸来到君倾皓书房外,她承认,君倾容说的那玉肤香肌水诱惑力太大了!

    能恢复容貌谁不想啊!

    可谁知她不用敲门,大老远的走过来君倾皓就看见了她,绯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嫣红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走路裙随风摆,形成弧度美好的圆。

    任筱筱壮了下胆,还是迈步进去了,她正要行礼,“王爷……”

    呼的一下一阵风刮过,她就被人拽了过去,脑袋撞上一堵坚硬的肉墙。

    君倾皓温热的吐息缭绕在耳边,“你对本王早已情深?”

    咩哈?

    任筱筱一震,瞅着君倾皓这是要秋后算账的前奏?

    君倾皓握着她的力道越发大了,他只要一见任筱筱便想到宫中委屈受难的栖霞,心口一阵阵的火焰往上冒!

    “你想勾引本王?”君倾皓墨黑的眸中闪过危险的光芒,任筱筱当即摇头,“绝对没有!”

    没事勾引一煞神?

    她还想多活两年!

    “好,那你告诉本王,你究竟是谁,能让父皇如此坚决,如此偏向你!说!”君倾皓的话一字字在任筱筱耳边炸开,他明明声音不大,却偏偏震的人一时回不过神来。

    任筱筱受够了君倾皓的自恋和对他自己的抬高,她不过随口安慰姨娘那么两句,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玉肤香肌水!

    她不要就不要!

    顶着这张脸她又不会不能见人!

    “自恋狂!哼!”任筱筱怒吼一句就想挣开。

    奈何她面对的是君倾皓啊,哪儿那么容易?

    手腕上勒出红痕来,君倾皓眼眸中尽是冰冷,他紧逼任筱筱,伸手捏住她的下颌,逼问道:“说!你到底是谁?”

    任筱筱的伤口被他捏住,他的力气简直大的霸道!

    “老娘不伺候了!”任筱筱深感自己之前是在窝囊!

    这会儿她脾气上来了,不管那么多了!提起膝盖,冲着君倾皓那处顶去,君倾皓邪魅一笑,仿佛早看穿了她的意图,脚踝勾住她的脚,强势挡开了她不说,一个旋身将她压在了门板上,更将她牢牢禁锢住。

    任筱筱火辣辣的疼,眼睛里却闪过一丝狡黠,她捕捉到君倾皓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趁其不备,伸出黑手,就……

    往他两腿之间那处抓去,毫不意外的,君倾皓防了她的腿就防备不到她的手。

    猛然一疼,他倒抽两口凉气,手上都忘了用力。

    任筱筱趁机发泄,一手握住那硕大火热,狠狠一捏!

    君倾皓一拳狠狠砸在门板上,任筱筱得脱魔掌,立刻就推开了君倾皓,临走还往他那里踹了一脚。

    君倾皓费力的弯身,一双墨眸中似乎要迸出火花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

    竟然敢……

    临风杵在书房里面简直看傻了!

    他都怀疑自己的眼睛,刚才他是不是看到王妃踹了……不是,是捏了王爷的……

    “王爷,是否要传太医?”临风立刻关切道。

    身为男人,他感觉到,王爷此刻情况不太好。

    “滚!”

    被这一声怒吼赶出来的时候,临风更感觉,王爷情况不太好。

    说准确点,王爷他现在……很蛋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