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奔放的程序员、

第五百五十九章 豪赌

    我强忍疼痛悄悄探头出去看,那人打着手电,借着光线我清楚看到居然是黎菲。

    她手电的光线在空寂无人的大殿上闪烁,我克制自己不要出声,偷着看她。

    佛殿中央有一尊唐朝时代的佛像,端坐莲花台,慈眉善目,两道长眉从旁边落下,双手合十似正在聆听红尘之声。

    黎菲把手电放在一边,竟然跪在佛像前。我心里一惊,以前不知道她信佛啊。

    黎菲嘴里念道:“佛祖啊佛祖,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佛祖,但你只要是佛就对了。小女子黎菲叩上,一请佛祖保佑我和齐震三这个坏小子,”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爱情能得偿所愿,能开花结果。”

    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继续听着。

    “二请佛祖保佑我们能成功搭建灰界。”她说。

    我愣了,她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灰界真的能够连通阴阳两界,我想到阴间去寻找姐姐黎礼,哥哥黎云,我们三人一同长大情同手足,如今二人归去,每到深夜我都会因思念之情哭醒。如有一日见到哥哥和姐姐,便圆了我的心愿。”

    请完这两个心愿,她跪在佛祖面前,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拿起手电站起来,扫了一圈大殿。

    我赶忙缩在柱子后面,光亮从身边掠过。

    我听到女孩发出轻轻的叹息声,脚步渐起,她出了佛堂。

    我满头满脸都是冷汗,因为疼痛而浑身颤抖。我紧紧捏着柱子,眼泪流了出来,心内感情复杂到无以言表。

    黎菲的第一愿让我心花怒放,而她的第二愿则把我推入深渊之底。假如有一天,她真的见到了黎云的阴魂,知道了黎云死亡真相,她会怎么对我?

    我沉沦在神识的黑暗中,这边是黎菲的爱,那边是黎云的阴霾,我看到在神识天空中漂浮的香炉。

    我描绘不出现在的情绪,有些万念俱灰的感觉,渐渐来到香炉前,心念一动,香炉开。

    里面“蓬”的散出漫天的彼岸香颗粒,神识中大风吹起,彼岸香颗粒随着狂风漫卷,到处都是。

    我深深吸了口气,眼睛的疼痛慢慢消失,整个人陷入进一种无法言喻的舒服里,轻飘飘似乎剥离了痛苦的肉身,只留一丝灵台漂浮在仙山云海之边。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正在舒服的沉睡,外面响起声音:“齐震三,齐震三。”

    我擦擦眼,外面天光大亮,不知不觉一夜又过去了。我连忙爬起来,抹了把脸从大殿走出去,外面正是解南华。

    他看到我非常惊讶:“你怎么跑佛堂躲了一夜?”

    我赶忙摆手:“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较多,我想一个人面壁反思反思,静一静。”

    解南华看我:“老齐,你自从来到这个地方,行为就有点古怪,没事吧?”

    我干笑:“我能有什么事,没事。”

    解南华道:“有事就和我说,我们是朋友。”

    我看着他,点点头。

    今天南派的营地就要撤离,再过两天北方就会驻扎进来。大家收拾东西,在我的带领下出了寺庙,留下必要的交接人员和流动哨,其他人集体出山,打包装车。

    一辆辆车启动,出了山境,顺着高速奔向各大城市,有的去了上海,有的去了杭州,有的到江浙一带,而我们则去了成都黎家。

    到黎家后,我们还是住在度假村里,安心等了几天。我和解南华讨论过,搭建灰界这么重大的事情不是黎家一家能办的,也不可能由一家来操办,必然会集合南方各大修行门派的高人,到时候必会齐聚这里。

    我们猜的没错,三天后黎菲找到我们,转告了黎家最高层会议的意见,正式准备搭建灰界。

    黎家也不是铁板一块,家族高层之间矛盾很深,这么重大的事情为什么足足讨论了三天,就因为阻力重重。黎菲偷着告诉我,她本来想一回来就和家长说放弃婚约,放弃地位的。可开会之后,发现事情已经控制不住了。

    很多黎家的长辈反对搭建灰界,认为这种法阵危险无比,相当于触动人类禁区。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去做这件事,不想让黎家承担改变整个人类文明的重担。

    这样承担的后果非福即祸,整不好有可能整个黎家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而黎菲是灰界的坚定拥护者,她告诉我,她之所以这么坚持,一个是因为我。整个灰界的法阵图都在我的脑子里,最终能因为我搭建出灰界,我的地位在江湖修行界将扶摇直上。还有一个原因,她告诉我她想到阴间见到自己的姐姐和哥哥,她太想他们了。

    我听了默不作声,我喜欢黎菲的坦诚,她把私下在佛堂请愿的内容都和我说了,说明真的拿我不当外人。

    “你说,我是不是自私啊?为了自己的小心思搭上整个家族的前途。”黎菲问我。

    我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这怎么能叫自私呢,世界上任何一个伟大的发明都是起于自私。爱迪生发明电灯泡,无非就是想给他的公司多赚点钱,弗莱明发现青霉素最开始是为了治脚气。做人做事不能看出发点,要看最终带来的影响和后果。黎菲,你真要能促成灰界成功,你的名字将会载入史册。”

    黎菲拥在我的怀里说:“为了灰界,我暂时还不能放下家族里的身份和地位,不能太直白的表露出退婚的意思,要不然会被有心人利用的。”

    “理解,理解。”我说。

    黎菲忽然看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好?”

    我笑笑:“因为我信任你,我相信我家小菲能把所有事都处理好。”

    黎菲甜甜笑:“这就对了。齐震三,你这么希望灰界成功,是为了什么啊?是不是我说的那样,自己的江湖地位可以扶摇直上啊。”

    我笑着点点头:“不错。”

    我表面笑着,心里却阴云密布。我之所以鼓动黎菲出头,把灰界搭建成功,是因为我和李大民的协议。我们想把彼岸花移植到阳间进行改良,然后制造出大批量的彼岸香。

    真的像李大民所说,我现在离不开彼岸香了,每到夜里眼睛疼的时候,我就会催动神识中的香炉,激出彼岸香,不但迅速缓解疼痛,而且飘飘欲仙,进入一个嗨到极点的迷幻状态。

    这样做的代价就是,香炉里的彼岸香越来越少了,用完怎么办,我根本不敢想。眼睛的疼痛是一天推一天,今天用了彼岸香,疼痛并不会消失,而是向后推移一天。

    我现在不停的推移,不停的逃避,希望能把眼疼推移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黎家虽然异声不少,可还是统一了意见,准备搭建灰界。这就要求我赶紧把法阵图画下来,到时候还要布阵,集结高手,离真要建成那天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从这天开始,我被黎家请进了靠近江边的一处木头别墅里。我的任务就一个,把法阵图画下来。

    黎菲负责每日送水送饭,她偷偷告诉我,对于灰界的反对声音非常大,最后关键一票落在黎门赵氏这老太太的手里,老太太无条件信任自己的孙女,支持黎菲。

    可以说,黎菲为了灰界赌上了自己在家族中的一切,灰界成则她成,地位更加超然,到时候退婚什么的也就一句话。而如果灰界毁,则她毁!

    黎菲轻声说:“齐震三,就算灰界不成,到时候咱们也可以私奔。你带我回你的老家吧,咱们和你爸爸一起住,我找份普通的工作,我照顾叔叔,到时候再有个宝宝,咱们四口人在一起,再不问江湖事。”

    我摸着她的头发,心里叹息,口头还说:“那敢情好。”

    我日以继夜的在这里画着法阵图。当初在洞里看到李大民画的草样,看起来就是一张图纸,等我记下来慢慢琢磨之后才发现,李大民把整个一套神念都嵌合在图里。

    不单单是个图样子,里面还包含了法阵里每根核心柱的成分,柱子摆放的位置,上面雕刻的纹理图案,如何用神识贯穿其中可以做到模仿自然而成的法力……法阵开启最讲时辰,在什么时辰从哪个方位可以催动灰界打开,这里面学问多了。

    具体布置我心里已经了然,可落在纸面上则繁琐异常,仔细标记每个细节。

    写出来花费的日子就不短了。黎菲有时候来和我一起商量,有时候也会来一些黎家的高手,一同切磋法阵图纸。

    干了将近一个礼拜,法阵图这才成形。并不是单独的一张纸,而是形成多达22页的册子,里面每一页讲述的细节都清晰可闻,不存在任何疑点。

    搭建灰界是非常危险的事,这件事又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参考,稍有不慎会发生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

    黎菲已经赌上了全部的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