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暗丶修兰

第一百六十五章,妖族的亲情

    生命已经在此时渐渐离开了它的身体,魂魄很快就从这具庞大的身躯中飘了出来,凝望着我,接着钻入了地下不见踪影。

    我站起身有些无奈,千方百计想尽了办法要将这个大家伙活捉了带回去,可它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发狂,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不仅我入局的“钥匙”就这么没了,最重要的是,这家伙严格意义上来说还不是我杀的!我甚至都没弄明白,这个庞然大物是怎么死的。

    后面的人还有些害怕,显然是不确定鲅骨是不是真的死了,直到我招了招手,这群人才快步走了上来。

    “把它翻过来,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杀死了这个大家伙。”我开口说道,几个人合力好不容易才将这头十几米长的大怪物给翻了个身,我蹲下来仔细检查,这时候才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鲅骨的腹部靠近下方的地方有一道非常明显的伤口,这道伤口看起来像是一个洞,这么大的伤口长度接近三米,绝对能威胁到这个庞然大物的生命。

    “怎么回事?”旁边的人蹲下来后同样问道。

    我摇了摇头,这个伤口显然不可能是那群专家教授弄出来的,他们的研究还没结束,不会杀死这头妖兽。也不可能是我们弄的,难道是落下水井的时候划伤的?亦或者是遭遇到了其他可怕怪物的攻击?

    我越开越觉得蹊跷,这时候旁边一个年轻的小哥奇怪地说:“这个伤口看起来好像是从里面破开的。”

    这句话忽然间提醒了我,我急忙站起身跑到了水槽边上,低头这么一瞧,终于真相大白!

    在水槽里依然有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闪耀如同金子一般。之前我看见的只是光,因为被鲅骨巨大的身躯挡住了,但现在我终于见到了这些发光物体的真面目,眼前的这些发光物体全是圆珠状,大约有几十个凝结在一起,在水中微微晃动。单体个头都不算小,大约有十来厘米直径,而这几十个粘连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就足有几米长和宽。

    “这是……”几个人围上来说道,“鱼籽吧?”

    他们说的没错,这就是鱼籽也就是鱼生产下来的小宝宝!平时我们买鱼杀鱼的时候也能看见,往往有成百上千个连接在一块。每一个都是圆珠状,每一个都有可能长成健康的鱼苗。

    但我没想到的是鲅骨居然是在这里产卵!

    “我之前就想和你说这个来着,前面你们和夏副所长的人混战时我躲在后面听见鲅骨的哀鸣,就大着胆子上去检查过,看见它的下腹部位有血水流出来,似乎很痛苦。我知道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所以,看出了它可能是要产卵。”杨冉走上前来说道,其实不仅是她,我回忆起当时在车厢内发现奄奄一息的那位科学专家,他当时拉着我的手说了好几句“肚子”这个词,当时我以为是他腹部不舒服太痛苦了所以一直重复这个词,但现在看来,其实他说的是鲅骨的肚子。

    他或许已经发现了鲅骨怀孕的事情,但已经没办法告诉我了,最后一口气没提起来,死了。

    同时,鲅骨刚刚那么疯狂的攻击我肯定是认为我想要伤害它的孩子,这种妖兽对于自己的孩子都有很强的保护意识,在我攻击它后它退缩了起来,其实是想保护自己产下的鱼卵。但我靠近后发现了这些发光的鱼卵,它感觉到了我的威胁,才会拼了命地攻击我。

    而在汪兵的研究资料中指出,雌性鲅骨一生中只会产一次卵,换句话说,这里的所有鱼卵就是它这辈子唯一的孩子,它自然非常珍惜。并且在产卵的时候,鲅骨的腹部会裂开一个口子,鱼卵从这个口子中流出来。伤口会威胁到鲅骨的生命,因此在这时候雄性成年鲅骨就会挺身而出,肩负起守卫的工作,在雌性鲅骨产卵的这段时间,狩猎照顾孩子的责任都会落在它们的身上。雌性鲅骨通常需要五到十天才能康复,这对于远古妖族来说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由此也可以看出产卵对于雌性鲅骨的创伤有多严重。

    “这些鱼卵必须带回去。”周围的人看向了我,我接着说道,“我们已经失去了成年鲅骨,但鲅骨的回游天性是不会轻易消失的,换句话说,只要我们能将这些小家伙抚养长大,它们一样可以帮助我们找到远古鲅骨一族的栖身之所,同时也能帮助我们找到远古妖山的位置。”

    我这个推论建立在汪兵的研究资料上,虽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正确,但值得一试。

    众人一听,原本觉得鲅骨已经死去任务肯定失败而有些灰心丧气,但此时却精神一振!立刻着手想办法将这些鱼卵带出去,但刚要上手就被我一把阻止了。被阻止的小伙子奇怪地看着我,我开口道:“你这么上手,鱼卵肯定会破。鲅骨刚产下来的鱼卵非常脆弱,表面那一层膜就和鸡蛋外面的那一层衣似的,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碎裂。要是这层膜碎了,那里面的鱼宝宝也就死了。”

    “那怎么办?”几个人急忙问。

    我想了想后,忽然捏了个手诀,气走水行,手指轻轻点在水面上,水面立即开始冰冻,只听见“兹兹”的响声传来,没一会儿的时间,整个水槽中的地下水全部冻成了冰块,我这才提起手说道:“你们把这块冰挖出来,然后带出去,应该是安全的。”

    几个人听罢这才动手,我退到一旁问其中一个小伙子要了根烟,点上后蹲在边上抽着。杨冉一直看着地上鲅骨的尸体没吭声,我瞅见了后问道:“怎么了?”

    她听见我的声音后回过头来,神情竟然有些落寞和悲哀,低声说道:“我在想,动物有时候比我们人类更懂得亲情。”

    “呵呵,看见它舍生保护自己的孩子所以感动了?”我叼着烟问。杨冉点了点头,显然被我说中了心事。

    “虽然妖物有灵智,但你也别把它们想的太好了。我过去见过很多妖物吞食自己的孩子,古语所说的虎毒不食子其实也不尽然。妖族经常吞食自己的孩子,尤其是灵智不高的妖兽。这头鲅骨拼命保护自己的孩子一半是出于本能,另一半则是出于对族群的考虑。远古妖族的生存空间不大,族群也没有过去远古时代那样巨大,一批能存活下来的孩子意味着这个族群的延续。当然,你们女孩子将这看做亲情也没错。”这么多年和妖族打交道,我对这里面的事情看的很透。前几年还遇见过狼妈妈将一窝刚生下来的狼崽子给吃了,寻常人觉得这不可思议,其实很正常,生态圈弱肉强食,孩子和父母之间也是如此。

    我抽烟的功夫,他们已经将冰块给凿开了,几个人抬着冰块往外去,我站起身时听见杨冉说道:“我们要不把它埋了吧?”

    “一会儿出去后我把洞口和水井弄塌,就算是让它在这里安眠了。”

    出了水井,我回头一拍,便听见“轰隆隆”一阵巨响,水井整个塌方,将下面的洞口和地下河挡住了,回过头看见指挥官小心翼翼地将冻着鱼卵的冰块保存好。

    “上车吧,我们该回去了。”我坐上车,对着杨冉喊道。

    车子发动,我看着窗外迎着大风眼神中露出一丝光芒,这一次,我终于有了入局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