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苗疆蛊事2 南无袈裟理科佛

第五十七章 金融大亨

    余佳源也就是布鱼道人。【愛↑去△小↓說△網W wW. Qu 】

    也就是说,七剑之中,除了张励耘和尹悦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失踪了之外,现如今的三个男性成员,包括林齐鸣、布鱼和董仲明在内,都给关进了白城子监狱,至于白合和朱雪婷两人,则在搜捕的过程中逃离。

    说是失踪,明眼人只要稍微动一些脑子,都能够,这两人要么是逃走了,要么是暴力抗法,发生了某些不可对外公布的事情。

    最坏的结果,是死了。

    这两个女子之中,朱雪婷我们打的交道比较少,至于那位白合,曾经屡次三番被派到我老家监督陆左,甚至还跟小妖姑娘打过一架。

    对于她,我还算是熟悉的,不过平心而论,她也是公事公办,我对她实在是提不出太多的恨意来。

    而现如今,当初威震江湖的七剑七零八落,得了个这般的下场,着实让人有点儿遗憾。

    纸条上除了七剑之外,还有其他黑手双城嫡系的消息。

    我在这一页薄薄的纸张里面,瞧见了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名字。

    赵中华。

    这人是陆左特别跟我提起的,他曾经是黑手双城的手下,后来因为某次事故,脱离了组织,隐居在南方省的东官,开了一家废品站,自称破烂掌柜,而后来黑手双城起势渐足,又将以前的旧部招揽回来,他就回归了体制,现如今在南方省的南方市里任副局,算得上是林齐鸣麾下一大将。

    不过他的处罚结果有点儿让人意想不到,仅仅只是留职查看,并没有更多的处置。

    这事就有点儿蹊跷了,虽说这位破烂掌柜不如七剑亲近,但在黑手集团之中,也算得上是高级干部,待遇却是这般的千差万别。

    按理说留职查看算得上是比较严重了,但对比林齐鸣的锒铛入狱,又显得有点古怪。

    而且上面大部分都是黑手双城前期的嫡系,后面他招揽来的人,除了少部分没有离开,其余的如同王清华这伙人,早就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了。

    我读完了薄纸,忍不住问古二爷,说那林齐鸣等人,到底是什么罪名呢?

    古二爷摇头,说这个就不知道了。

    我顿时就是一阵无语,说什么罪名都没有,咋就拉到白城子里面去了呢?

    古二爷说他们上的是秘密法庭,我那儿子的级别不够,相关的档案差不多,就这些,都还是找朋友弄出来的呢……

    屈胖三摸着下巴,总结了一下,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部分没有得到消息的人之外,大部分留下来的人,都是心底无私天地宽、觉得自己不会被牵连到的,而毫无意外,这帮人都给毫不留情地顺势打倒,反倒是王清华、程程那帮人,估计早就有了准备,一点儿风吹草动,立刻不见踪影。

    我说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朝堂上面没有明眼人么,怎么就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被打压呢?

    古二爷笑了,说陆言,所谓墙倒众人推,朝堂之上就是这样,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还指望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不成么?

    我说那也不能用的时候大家都好,不用的时候,就当做姨妈巾一样给直接扔掉吧?

    古二爷说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政治这事儿,那可跟小学课本里学的不一样。

    我叹了一口气,感觉到一阵疲惫。

    正如同古二爷所说的,我在这方面还是太幼稚了,虽然空有一身的好本领,但跟那帮老司机还是玩不起。

    怎么办?

    我看向了旁边的老司机屈胖三,却发现他听完古二爷说的话语,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老古,行了,在你这儿也叨扰一夜,药既然已经送到,那我们就走了。”

    古二爷有点儿惊讶,说你们去哪儿?

    屈胖三笑了笑,伸着懒腰,说去哪儿?当然是去找大通和尚送药了,还能去哪儿呢?对了,你的手机是多少,回头有事,给你打电话。

    古二爷说我这地底下信号屏蔽了,不过你们记一个号码,是我孙女的,她每隔一段时间会出去采购,应该能联系得上。

    他说完,讲了那号码,我记在脑子里,然后跟着屈胖三一起告辞。

    从这防空洞的密室回到地面上,道路曲折,古二爷行动不便,就由他孙女送我们离开。

    不过走的,不是阿贵引我们进来的那条路,而是另外的一个通道。

    那个通道藏在地下,算得上是比较宽阔,能够开进一辆三轮车来,七拐八折之后,我们出现在了一条小巷子里,头顶是雾蒙蒙的天空。

    古娜看着我,眼波流转,小脸蛋儿红扑扑,朝我挥手,说陆大哥再见。

    我与她挥手告别,然后跟屈胖三走出了巷子口这儿,转头过去,瞧见那女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屈胖三砸巴了一下嘴,说这妞儿还不错,前凸后翘,一看就知道是未经人事的雏儿,我听说刘学道那老匹夫传了你一门手段,叫做黄帝御女经,反正虫虫远在天边,你不如拿她练练手,也总好过没事儿总用手。

    呃……

    我的脸都黑了,说你妹的,你才用手呢,你全家都用手。

    屈胖三哈哈大笑,不再言语。

    我气头过了,冷静下来,这才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屈胖三冲我炸了眨眼,说不用手,那到底是用什么呢?

    我给他逗得没法,只有说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得,你别跟我在这儿念经了你不是有一个茅山势力的通讯录小册子么,京都这么大,既然现在联系不上老鬼他们,那就找这些地头蛇问一问情况呗。

    我点头,说好吧。

    当下我也是拿出了通讯录来,研究了一下京都这边的情形。

    茅山在全国各地都有一些暗线,这些人的身份有的是公开的,有的是半公开的,有的则是绝密的,视持有人的级别不同而有所区别,我拿的这一份,是全名单的,仔细一看,在京都这儿,茅山有五个联系人,有两个是公开的,两个半公开,另外有一个是绝密。

    我沉思了一会儿,拨打了一个半公开的电话号码。

    半公开的联络人,名单上只有电话号码和外号,而这位的名字叫做独狼。

    电话打了两通都没有人接,打第三次的时候,我都准备换下一个人了,结果这个时候却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喂,找谁?

    突然接通的电话让我愣了一下,犹豫了半秒钟,方才说道:“你好,独狼么?”

    那边的声调一下子就少了几分:“你是谁?”

    我说我是茅山新任的外门长老陆言,想要找你帮点儿忙。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恭敬地说道:“十分荣幸,陆长老,电话里沟通不方便,我给你一个地址,你直接过这里来吧。”

    简短的通话结束之后,那边发了一个地址过来。

    那个地址是阜成门一带的金融街,离这儿倒是有一些远,我瞧见这地址,还有附上的姓名吴盛,有点儿懵,看了屈胖三一眼,说这位是谁什么情况啊?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谁晓得?

    我们出门,打了个的,没多久赶到了金融街,然后按照地址来到了一处比较有名的大厦顶楼处。

    这是一家看门脸都十分高大上的投资机构,这一点从对方前台小姐的综合素质就能够看得出来屈胖三说这样的小妞儿不去做模特都可惜了,倘若是横下心来跟导演副导演睡觉,或许还能够出演个三流电视剧以及网络大电影的女二号呢。

    我们来到前台,给这位女二号说起了我们找吴盛。

    女二号用标准的八颗牙微笑看着我们,然后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地说道:“请问你们跟吴总有预约么?”

    吴总?

    屈胖三装着特天真无邪的样子,说道:“这位小姐姐,吴总在你们这儿是什么职位啊?”

    女二号说吴总是我们投行的创始人和董事长。

    呃?

    金融人才啊……

    我有点儿懵,感觉有点儿走错了路,没想到这位半公开的联系人,居然是投资领域的人,跟我们想要找的方向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不过来都来了,还是见一面吧。

    我对女二号说有的,你告诉他,说我叫陆言,之前跟他有通过电话。

    女二号点头,拿起电话,用酥得让人浑身发麻的语调问询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对我热情地说道:“你好,吴总在办公室里等着你们呢,请跟我来。”

    她领着我们往公司里面走,越过忙碌的大厅,一直来到了最里面的一房间,敲了敲门,在得到了应允之后,推门而入。

    我走进办公室,瞧见一个西装革履、面色沉稳的中年男人。

    他打扮沉稳,一看就知道是精英人士。

    女二号离开之后,那人上前过来,打量了我一下,然后说道:“我见过外门长老的照片,你不是陆言。”

    我低头,抬起来,笑了笑,说现在呢?

    男人拱手,说茅山弟子孤狼,见过外门长老。

    b>说:

    重要人物

    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