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度鬼师(大棺人) 姓易的

第八十二章 水中

    这个急转弯要多突然就有多突然,压根就没给我半点时间反应,嗖的一下就过去了。

    我当时也是懵逼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停下脚步,打算再顺着纸鹤飞去的方向冲过去。

    但这一下由于动作太猛,外加没缓过来劲儿,腿肚子瞬间就抽筋了,疼得我都站不住身子,只能咬着牙蹲在地上大喘气。

    “我操这要是跟丢了可就”

    我紧咬着牙,轻轻揉着抽筋的那条腿,抬起头来一看,现实远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

    纸鹤并没有飞出太远的距离,或是说,它压根就没有继续飞,高悬在水池之上三米处,这就没了动静。

    这只纸鹤,不上也不下,不左也不右,连晃悠的迹象都没了,死死的就定在了那里。

    如果不是周围还有点风吹草动的现象,再加上水池里时不时也有阵阵浪花,估计我都会认为时间在这一刻暂停了。

    真心的。

    那纸鹤停的太突兀了,包括它停下来之后的动作,也是安静得诡异,看它这样,完全就想象不出刚才它窜得有多快。

    “转性了?妈的!你有本事再飞快点啊!”我骂骂咧咧的喊着,缓缓站了起来,一步接着一步的走了过去,没再继续跑动。

    反正这纸鹤也没继续飞的趋势了,那还不如走过去再观察观哎不对!!

    我看了看那只高悬于空中而没有半点动作的纸鹤,又看了看它下面的那一潭池水,心里咯噔一下,霎时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我老爸在水池里??”

    我瞪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只感觉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几乎都有了种顺着嗓子眼跳出来的趋势。

    活人在水池里活十几年??

    这不太可能啊!!水下哎说不准水池下别有洞天呢?!

    悉达罗说我老爸就在山上,那么会不会是他先前在山上,结果我刚到山顶的时候,他碰巧就跳进水池里去了?

    至于他跳进去干什么,我暂时还想不到合理的解释但这也有可能啊!!

    万事皆有可能不是吗?!

    “你确定我爹在水下面是吧?!!”我冲着纸鹤大喊道,眼神略有些慌乱,语气都隐隐透出了一种害怕的味道。

    纸鹤听见我的问题后,也没回答我(当然它也回答不了),更没有继续往其他方向飞去的动作,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停在那儿。

    “我爹就在水池下面?”我重复了一遍,声音开始哆嗦了。

    就在这瞬间,某件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只纸鹤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毛病,在我刚问出问题的下一秒,只听嘭的一声闷响,纸鹤就摔落在了水里。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见一点泛红的火星,毫无预兆的在纸鹤头顶上冒了出来,几乎只用了一瞬间,这点火星就点燃了整只纸鹤。

    哪怕纸鹤身处水中,也避免不了最终被火烧成灰烬的结局。

    当我看见纸鹤在霎时间变作一片漂浮在水面上的灰烬时,我都傻眼了。

    这他妈是几个意思?

    方时良没说过会有这种情况啊!!纸鹤自燃??逗我玩呢??

    “难道老爹还真在下面?”我蹲在水池边上,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一潭池水,心里颇有种矛盾的感觉。

    在来之前,左老头就提醒过我,这一潭池水有古怪,而且不是一般的古怪。

    除非是到了生死关头,其他的时候,绝对不能随意下水。

    绝对不能。

    “那一潭池水可以断因果,但具体是怎么断,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我没有亲身去体验过一次”左老头在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非常的凝重,完全没有平常那种嘻嘻哈哈无所谓的样子:“虽然我不知道那池水有多古怪,但我劝你别下去,甚至连碰都别碰,既然那玩意儿能断因果,那就足以说明,水里的能量远不是我们能够想象到的”

    听见左老头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郁闷,心说这老货是不是担心过头了?想象力咋这么丰富呢?

    我又不是傻逼,更不是那种闲得慌的好奇宝宝,我没事跳进池子里干嘛?洗澡啊?

    “你是不是想多了?”我当时忍不住问了一句。

    “谁知道呢。”左老头也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像是在开玩笑那样,笑呵呵的看着我,耸了耸肩:“你小子的脑回路不正常,要是你那时候闲得慌,脑子一抽想跳下去泡澡,这谁能说得清楚?”

    我一听这话,我就确定了,左老头是真拿我当傻逼看呢。

    “这老货嘴还真够毒的真他娘的是个乌鸦嘴啊”

    我蹲在水池边上,犹豫不决的看着这一潭池水,脑门上已经见了冷汗。

    “刚才拿匕首在里面划的时候,也没发现有啥不正常的”我嘀咕着,将匕首拿出来,又在水里划了几下,依旧是什么奇怪的事都没发生。

    这池水除了可见度高点,看着清澈点,也没啥特别的啊。

    看着跟矿泉水似的,不像是左老头说的那样有什么古怪

    当然,我也就只敢这么想想,要是我真拿这池水当矿泉水来看,那我的脑子就真进水了。

    “这池水不是说能断因果吗这要咋断啊”我紧皱着眉头,想起左老头那种诡异的态度,心里一个劲的嘀咕着。

    当初我也不是没问过,这所谓的“因果化无奉凡池”究竟是怎么断的因果?都得经历什么样的“手续”才能断掉来人的因果?

    这问题,我问了左老头不下十次,但每一次都没能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要么他就避而不谈,直接转开话题,要么就是直说自己不知道,因为自己也没去过那座山,所以

    “那老头儿应该知道些什么。”我紧皱着眉头,点上一支烟,大口大口的抽着,希望借此能让自己冷静点。

    现在我的面前就一个问题,究竟要不要冒险跳下去看看?

    跳进池子里,说不准就会不得好死。

    不跳进池子里,我这一趟就算是白来了。

    那只纸鹤好死不死的非得掉进这池子里,这不是明摆着挖个坑想让我跳么?

    “这他妈的”

    我咬着烟嘴,往前凑了凑,用手电往水池里一晃,都能看见池子下十几米深的情况。

    这一潭池水究竟有多深,我还真说不准,起码用肉眼来看,是很难断定的,除非是借助别的工具,或是亲身跳下去看看。

    我带来的装备不少,但还真没一件能用上,就这情况来说,也只能跳了。

    “老爷子,保佑啊。”我叹了口气,用手揉了揉脸,给自己提着神:“要是下水了找不到你儿子,还把你孙子给搭进来,那你可就亏大了!”

    当时的气温已经很低了,但我却并不觉得冷,反而有点热,估计是紧张了。

    既然决定跳下去试试看,那我总得先做点准备工作,比如

    “应该没问题吧看着挺安全的”

    我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小心翼翼的把匕首竖起来,在水池里蘸了蘸,然后就将左手伸了过去,准备往手背上滴一滴水试试。

    那时候,我的紧张程度完全不亚于拿硫酸往手上滴,真心的。

    我咬着牙壮着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滴从匕首尖滑落下来的水,丝毫不敢分神。

    时间在那时似乎过得特别慢,水滴滑落的整个过程,我都能一点不落的尽收眼底,甚至还有了慢放的效果。

    当水滴离开了匕首,在那瞬间,我也没再犹豫,直接抬起了颤颤巍巍的手,用手背接住了这一滴水。

    毫不夸张的说,那时候我都做好必死的决心了。

    但事实证明,老天爷还是爱我的。

    “我操!!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