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偷香 墨武

第565节 轻松的背后

    单飞望着楚威寒意凛然的一张脸,实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凡事预则立。他几乎在倾听时就想到了其中的很多可能,但他不敢轻言结果,因为这个结果不但会让云梦地覆天翻,若是误判的话,他亦是难以承受信任下的内疚。

    事情不算简单,似乎也没有太过艰难。

    单飞却是沉默很久,终于又问:“蔡瑁这种人,没有好处的事情是不会做的。他为什么将楚天赐、楚昭送回来?”

    “这亦是云梦秘地的规矩。”楚威冷冷道:“云梦秘地曾经有几人发誓永在此间、却又逃走,我等难以尽数抓回。若有人将叛逆送回,我等会满足他一个条件,他们可进入此间提条件的。”

    你们秘地真的有太多的规矩,怎么和监狱一样?怪不得有人要离去?

    单飞闪过这个念头时,并不置评。

    无论此间的习俗如何,但他不过是个过客,尊重别人的规矩至关重要。不过看楚威的脸色极为难看,蔡瑁在许愿的时候最好保佑自己长命百岁了。

    像楚威这样的人,或许对子孙极为苛责,但无论谁敢动了他的子孙,那就和打他脸一样,楚威如何会容忍?

    不过单飞心中还有点困惑,只是抓个内鬼,好像不值得楚威、姬归这般大张旗鼓的,二人方才火烧屁股的样子,只怕还有隐情。

    他单飞不去接,也会有人去接,怪不得姬归说很好,毕竟他单飞对楚天赐、楚昭没什么恶意,是做这件事的理想人选。

    心绪转念间,姬归已道:“你或许觉得我们有些小题大做。”

    单飞笑笑,“老丈既然这么说了,我倒也不敢隐瞒,我是有点儿这种感觉。”

    “因为我们始终怀疑……”姬归沉吟道。

    楚威不等姬归说完,喝道:“你不用什么事情都向他说的。”

    “为什么?”姬归反问一句。

    楚威反倒怔住,半晌才道:“这本是我们云梦秘地的事情,何必和外人尽说?”

    姬归淡然道:“眼下的事情,已不止是此间的事情了,我倒觉得,既然让单飞参与其中,就需要告诉他潜在的危险。”

    我就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掉下来的只有陷阱!

    单飞一听姬归所言,几乎毫不犹豫的认为任务的危险系数很大。能让姬归、楚威如此慎重其事的事情,肯定险恶非常。

    楚威冷哼中并未反驳。

    姬归又道:“楚威,单飞是值得信任的。你亦看到单飞一路来的作为。其实无论是不是天女传人,能在不死鸟嘴下还想着救人的人,总值得我们信任。”

    楚威冷冷道:“你既然决定要说了,还问我作甚?”

    姬归微笑道:“规矩还是要遵守,你若反对,我亦不好擅作主张。”见楚威默然不语,姬归终道:“单飞,眼下似乎有人要对云梦秘地不利。”

    “什么?”

    单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虽未见过姬归、楚威的武功,但想秘地只靠狼群还有什么不死鸟就可说在云梦泽横着走。

    有谁还敢对云梦秘地不利?吃了长生香吗?

    姬归缓缓道:“因为我们突然发现,秘地对大泽的记载突然变得空白。”

    单飞愣了片刻,“看不到图象了?”

    “你说的一点不错。”姬归点头道:“方才我和楚威离开你们,是因为发现云梦秘地突然不能看到云梦泽的情形了。”

    单飞暗自凛然。

    信号干扰?

    他脑海中立即闪过这个术语,对于高科技,单飞并不了然,但总算明白大概,知道有监视就会有反监视。

    黄帝布置在此间的监控很是高明,但都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女修就能抹去此间对邺城的监控,这就提供了反监控的可能。

    除了女修,还有谁会对此间进行干扰?

    神色略有异样,单飞想到个答案却没有立即说出来,姬归淡然道:“当年黄帝、蚩尤大战,九天玄女退隐昆仑,蚩尤葬身白狼秘地,此地本是黄帝的根基,冥数是历尽劫数却能幸存的文明,这四地目标或有相悖,但手段却多少相通。知晓云梦秘地能查看世俗动静的人已不多了,能干扰云梦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不错,这四处秘地本来都是高科技文明的幸存体,技术手段应是类似!

    能对云梦秘地进行干扰的除了女修这种人、也只有另外三处秘地的人。

    夜星沉?

    单飞脑海中浮现出“夜星沉”三字时,暗自叹息。夜星沉如果就在上面、而且有所策划的话,这任务益发的难办。

    “因此我和楚威立即判断,有人要对云梦动手,这才先去除云梦的眼睛。”姬归继续道:“我们本不信有人会有这大的胆量,不过听说黄堂就是冥数的人……这么看来,冥数其他人也可能暗中行动。老夫虽看不到,但想能有这种胆量的人恐怕也只有冥数之主夜星沉了。”

    单飞不能不说这老者推断的丝丝入扣。

    姬归继续道:“联系到蔡瑁送楚天赐回转的事情,我和楚威这才觉得这两事之间或许有点联系,这才让你小心一些。”姬归说话间露出了看破世故的本色,“听说冥数本是单鹏将军所启,夜星沉怕你从云梦找到夺回冥数的手段,因此才会做出这些事情?”

    单飞暗想你不用提醒我并肩作战,我亦会帮忙的。略有沉默,单飞终道:“我什么时候去接?”

    “随时可以。”姬归和声道。

    “那我能不能和孙尚香他们说几句话?”单飞问道。

    姬归微笑道:“自然可以。你能答应帮手,我等已足感盛情,你放心……他们只要不触碰云梦的规则,绝对不会有事的。”

    单飞就是担心曹棺等不及,起身道:“好,我去见曹棺说上几句,然后就带人去找蔡瑁。”

    姬归做个稍等的手势,沉吟道:“我们现在已看不到外边的动静。因此我一会儿派两人去帮你,我只能将你们三人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你再去找蔡瑁,之后你成行后再回原处,你只要给我传话用想法来传就好,我就能感应到你的心意,然后我就给你开启入口,放你们进来。”

    很是高科技嘛!意念传感?

    单飞如今对这点并不太惊奇,暗想我那个年代都可以在大脑中装芯片对脑电波进行分析,黄帝他们能做到这点有何稀奇?

    他点头示意知晓,才待离去时听楚威道:“单飞,云梦不会欠世俗人情的,事成后,我们不会欠你什么。”

    我和你聊了这久,就这句话比较中听。

    单飞微笑道:“我记得阁下的承诺。”

    “但你更应该记住一点。”楚威凝声道。见单飞洗耳恭听的样子,楚威冷然道:“这里是人类最后的净土,谁要敢侵蚀这里,我们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单飞许久才道:“既然是净土,为何有人要离开这里?”

    楚威一怔。

    单飞不等楚威的答案,已转身出了房间,等见到曹棺等人时,立即道:“我去做一件事情,做完后,云梦为了回报,会答应我一件事情。”

    曹棺、孙尚香见到单飞后都是有些激动,听到单飞这么说,曹棺失声道:“真的?”他的声音颤抖得厉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他知道单飞不会虚言欺骗。

    这时候欺骗的后果很严重!

    孙尚香担忧道:“很难办?而且很危险?”她想到世间多是等价交换,单飞的要求有多困难,对方的事情就有多艰难!

    单飞摊手笑笑,“应该没什么,我会做成的,你要相信我……”看着伊人关切的眼眸,单飞微笑道:“我和你说过,只要你我彼此信任,我就有信心去找到问题的答案。”轻轻伸手握住伊人的玉手,不见伊人缩回,单飞略皱眉头道:“你脸色很差,手又很凉,好像身体出问题了,方才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孙尚香下意识的缩了下纤手,随即道:“没事。你不用担心。”

    单飞看向郭嘉和曹棺,喃喃道:“好像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孙尚香芳心微颤时,听单飞又道:“好在我知道你们不会坑我独自去吃好东西的,这就够了。”

    郭嘉忍不住的笑笑,“没你这个好厨子,我们怎么去吃?”

    单飞从郭嘉脸上找了下答案,感觉他们的问题不严重。松开了伊人的玉手,单飞故作轻松道:“好了,我去去就回。三爷……”

    他盯着曹棺道:“请你等我的消息。”这本是他来的最重要的目的。见曹棺慎重点头,单飞略有放心的离去。

    等单飞离开后,曹棺忍不住道:“你真的不准备告诉他?”他问的是孙尚香,孙尚香在这之前已经请他们暂时保守秘密。

    曹棺和郭嘉都明白孙尚香的想法。

    期望大,失望亦大,孙尚香需要得到最后的答案时才会告诉单飞,她宁可将一切抗下来,包括失落的痛苦,却不想单飞再次面临希望破灭的失望。

    孙尚香凝望着单飞离去的方向,良久才道:“你应该知道,他每次故作轻松的时候,都是意味着他要面对的是极为凶险的事情。”扭头望向曹棺,孙尚香反问道:“可你知道他为何还要表现的那么轻松?”

    曹棺沉默不语。

    孙尚香眼有莹光道:“因为他怕我们担忧,他看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在面对真正困难的时候,从来都是勇敢的一肩挑下,挡在我的身前。我既然知道这点,如何还会让他为我担忧失望?”

    孙尚香恢复到以往的坚定和冷静,许诺道:“我既然决定查下去,就一定能帮他、亦是帮我自己找出答案。”握紧纤拳,孙尚香再不退缩道:“一定!我一定能够做到!”.

    Ps:都看看还有没有月票,别浪费了,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