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妖通灵 羽的法术书

第974章 忘形(二)

    “忘形?”

    周越不禁愕然,数息之后他才兴奋地说道:“我竟然达到忘形的境界了?”

    所谓的忘形,是指法术之道上的一个较为高层次的境界,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法修基本上算是登堂入室了,这意味着修士对于法印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一笔一划之间尽是法印之理。

    “有什么好兴奋的,炼神境的修士大多都有这样的境界。”宝虹城器灵略微一顿,接着说道:“也就是你小子是个奇葩,竟然没有在元婴境上停滞太久,否则早该在元婴境就进入忘形境界了。”

    周越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他不知道宝虹这句话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不过周越的尴尬很快就被兴奋冲淡,忘形境界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众所周知,人类修行界的修士想要施展法术便一定要绘制法印,即便完全熟悉了法术的释放流程,修士也必须在体内用真气绘制一遍法印才能施法,而对于元婴境以上的修士来说,这么一点施法时间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破绽。

    除了能够一心二用的修士,一般的修士在施法时无法同时进行近身攻击,也没有办法控制法宝,这个时间十分短暂,但若是被对手把握住则很可能致命,人类修行界因为施法延迟而被敌人反杀的修士比比皆是。

    而忘形则帮助人类修士摆脱了这个尴尬的真空期,原本需要绘制大量法印施展的法术,如今只需要寥寥数笔即可,强者甚至能做到瞬间施法,如此一来人类修士施展法术时最大的破绽也就此解除!

    “这么说方才的仪式我已经记录下来了。”周越略作思索,推测道:“之所以如今没有生效,说明这个仪式还必须配合一定的条件举行才行。”

    “不错,老主人的先天元气在这个仪式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除此之外整个祭坛也十分重要,没有祭坛你也无法举行这个仪式。”宝虹城器灵略微一顿,有些迟疑地说道:“而我怀疑眼前的这座大殿以及大殿内的祭坛都只是一个仿品,老主人模拟了一个仪式让你举行,似乎是想要让你掌握这一套举行仪式的方法。”

    周越轻轻点头,这一次他陷入了沉默,从离开那座囚牢开始,周越就有一种紧迫感,他知道真龙律出天地都会推着他按照真龙律中的轨迹行事,而眼前的这个仪式更是坐实了这一点

    花成明想让他去了结一些未了之事!

    周越不清楚那位真龙究竟如何作想,但周越始终能够感觉到那种紧迫感,这绝不是他找个地洞躲起来就能解决的问题,周越甚至怀疑方才天降陨星也是因为真龙律的效果。

    因为有陨星坠落,焦土才会被击碎,岩浆才会涌出,而正因为岩浆涌出,这座古代宫殿中的先天元气才被宝虹城器灵发现,周越才会做出前来一探究竟的决定。

    这一切只要缺少一环便无法成立,然而一连串的巧合却最终联系成了一条完整的‘长龙’,牵动周越最终站在祭坛之前,掌握了这样一套神秘的仪式。

    “罢了,是福是祸都是真龙律的选择,既然逃不掉只能争取做到最好。”周越轻笑了一声,他的眼中燃起了一丝炽热的斗志,既然无法逃避,那就迎难而上,他要与真龙律争夺主动权!

    想到此处,周越当即不再纠结,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祭坛本身上,他沉吟片刻,说道:“前辈,你说这祭坛能否挖下来带走?”

    宝虹城器灵顿时一愣,有些疑惑地说道:“什么?带走?”

    周越轻轻点头,他随手在祭坛上戳了一下,说道:“你看,炼神境修士的全力一击都无法伤到这祭坛分毫,我想一定是好东西吧?”

    这座祭坛和之前周越经过的囚牢都是使用了某种周越无法辨识的材料制成,囚牢事关重大周越没敢动小心思,但这祭坛他可不打算放过!

    多好的法宝炼材啊!

    周越立刻想到了将这座祭坛炼制到泽王鼎之中,这样定然能够进一步增加泽王鼎的防御性能,或许能让泽王鼎变为一尊防御性的功德圣器。

    “小子,你还真是……”宝虹城器灵哭笑不得地嗤笑了一声,轻叹道:“你想带走就带走好了,不过我可不帮你,你自己想办法将这祭坛挖出来。”

    周越嘿嘿一笑,说道:“怎敢劳您老费心?我这就亲自动手,这大殿的地面是碎纹岩制成的,没有防御法术保护仅仅只能抵挡金丹境修士的攻击。”

    说完,周越便运起真气,赶在岩浆流入大殿之前将这里挖了一个底朝天,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周越已经将整个祭坛连根拔起,顺带还掠走了五根立柱,只把宝虹城器灵惊得目瞪口呆。

    “好了,大功告成!”

    周越拍了拍手掌,看着眼前已经化作废墟、在岩浆中缓缓燃烧的宫殿,周越不禁撇了撇嘴,这算是他对前宝虹城主花成明随意安排他命运的小小‘报复’。

    “唉……”

    宝虹城器灵似乎对老主人留下的宫殿惨遭破坏感到十分不适,不过它却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严格来说周越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错,反正离了先天元气保护,这座宫殿迟早也会被岩浆吞噬,不如将其中有用的部分拆了带走。

    目送着最后一块瓦片被岩浆吞噬,周越当即一闪身朝着岩浆湖的表面上浮,他的速度丝毫不慢,这岩浆除了属性为火、粘性以外与水也没有太大的不同,龙是游曳的行家,周越一瞬间就窜出了这片岩浆湖。

    “呼……”

    周越长舒了一口气,他举目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刚刚凝固的熔岩,大概再过一段时间,这片土地又会成为一片焦土,将岩浆中隐藏的秘密彻底掩盖。

    认准了方向,周越当即运起一鳞半爪将自己的气息隐去,随即鬼鬼祟祟地朝着天柱所在的方向继续前进,他可不想在此节外生枝。

    ……

    ……

    焦土的范围虽然巨大,但这片区域大致呈南北走向,而周越此时的路线却是正西偏南的方向,他只用了不到半个月便横穿了这片危险的土地。

    “方才那只火鸟是什么异种?”周越瞥了一眼身后的天空,那里时不时出现一道耀眼的红光,那里有一只造型奇异的火焰怪鸟刚刚被周越利用速度与隐匿优势甩开。

    “是烬鸦,三足金乌的后裔。”宝虹城器灵得意地笑了笑,接着卖弄学识道:“烬鸦和它们的先祖一样,是群居的大妖,而不同于三足金乌那低下的种群数量,烬鸦群往往一来就是上百只。”

    周越心中一凛,幸亏他跑得快,否则若是被一群烬鸦缠上肯定是个麻烦事。经过这半个月的磨合,周越已经可以将施展一鳞半爪的时间缩短一半,当然其中也有忘形境界的功劳,周越感觉一鳞半爪已经基本可以取代雾行术了,这个蜃龙一脉专属的法术实在太过强大!

    红光逐渐散去,那只烬鸦可能是因为始终找不到周越,最终放弃了追杀,而周越也伺机开始向着焦土的外围移动。

    如今周越已经抵达了焦土的边缘,距离天柱还有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周越早已做好了准备迎接危险的准备,他有一种预感,接下来的这段路恐怕会相当难走。

    “嗯……看上去灵气不升反降?”

    周越皱了皱眉,乍一看这片焦土边缘的区域还算灵气充沛,但比起银光海岸边那随处可见无主真气的环境,这片区域显得实在是有些寒酸。

    “泥土之中蕴含的真气量也有明显的降低。”周越抓起一把泥土略微感知,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此处的环境决定了出现的洪荒大妖绝不可能像海边那样强大,洪荒大妖总是根据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决定领地范围的。

    果不其然,周越在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确定,这片区域的妖类的确没有一开始银光海岸的那些大妖强大,周越不禁推测这片土地越是向西灵气便越是稀薄,到最后应该会顺利过渡到东流部最东端的程度。

    “前辈,宝虹城有此地的记载吗?”

    不知为何,周越总是感觉有些心绪不宁,他觉得事情肯定没有他想得这么简单,按照地图上的龙族探查范围来看,越是西方龙族探索的范围就越小,这恰恰说明了西方更加危险!

    “没有,穿过焦土之后的记载几乎没有,我只知道龙族最终的目的地名为天柱,至于天柱究竟是何种地貌、为何龙族要前往天柱,一概不知。”

    周越不禁皱了皱眉,他催动真气,将身上的隐匿效果强化了一下,这才谨慎地向着西方飞去,周越可不想在这里功亏一篑,所以他决定维持自己一贯的作风,继续小心行事。

    “沙沙……”

    周越却不知晓,就在他离开后不久,那些看似矮小的抗热草木尽数摇摆起来,仿佛拥有灵智那样互相通过摩擦叶片传递某种讯息。(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