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天子

第二三一九章 靠山

    谢迁有着很高的政治智慧,从一些微小的细节便能看出未来朝廷格局变化,表面上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但在谢迁眼里却是危机四伏。

    回朝后,谢迁看出朝廷人心的变化,很多事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总结起来就是京城内似乎文官集团是以他马首是瞻,但其实内部格局已发生剧烈变化,有人倾向于沈溪,有人则倒向杨廷和,谋求自身更好的发展。

    谢迁被发配至延绥,看起来是朱厚照胡作非为,但其实这清楚地表明了一个信号,那就是正德皇帝并不认可谢迁文官集团领袖的地位,这也意味着谢迁很可能在未来不久退位让贤,至于是梁储还是杨廷和来继任首辅,对于朝臣们来说区别都不大。

    谢迁没有去文渊阁,那里现在只有梁储一个人在办公,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打下手的翰林,去了他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好,根本就无法静下心去查阅奏疏。

    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在皇帝回京前先布好局,然后等待形势变化。

    写信给沈溪当然要做,还有便是给杨廷和去信,让一切变得缓和起来,不能让文官内部出现大的矛盾。

    本来谢迁对沈溪的意见很大,但在发现文官内部纷争居然有转移扩大倾向时,谢迁不想让情况恶化。

    谢迁回到自己位于长安街的小院,将事情处置好,等他搁下笔时,心中的失落更甚,恰好此时下人进来通禀:“大人,吏部何尚书到了。”

    “嗯。”

    谢迁将写好的东西收拾妥当,这才起身出门迎接。

    刚来到院子里,就见何鉴已经进了大门,何鉴本来脸上还带着一抹笑容,但见谢迁神色阴郁,脸上的笑容也不由淡了下去。

    简单的寒暄过后,何鉴更察觉谢迁有心事。

    进了房间,何鉴问及,谢迁才大致将自己去见张太后的事说了一遍,涉及他跟张太后的对话,则基本上是一语带过。

    何鉴有些惊讶地问道:“介夫跟寿宁侯一起去紫荆关迎驾的事情,于乔你竟提前不知?”

    谢迁微微点头:“正是事后知晓此事,我才急急忙忙去了一趟内阁,后来又去见了太后。现在朝廷事情太过繁杂,总感觉抓不到头绪,但其实不过只有之厚跟应宁不在罢了,却似乎什么事情都要操心。”

    何鉴叹道:“那是因为我没有出来帮你,再则礼部那边的事情也悬着,陛下不回朝,司礼监的差事又没人支应,这不处处都需要你来操心么?”

    谢迁没说什么,望着何鉴道:“那你来作何?只是过问介夫去紫荆关之事?”

    何鉴凑上前,神神秘秘地道:“这不,刚得知朝中有人参劾张家人,想来问问你的意见。按照参劾奏本所提,外戚兄弟仗着掌管京畿防务,又做了许多为非作歹之事,在城外强占大量民田,城内许多商贾的商铺也因战时管制被其大批没收,连仓库都被一并给端了……总归他们敛财巨大,天怒人怨啊。”

    谢迁直皱眉,显然是不想听到张氏外戚的斑斑劣迹,本来谢迁就因为张太后的态度转变而郁郁寡欢,现在掉过头就让他去针对张太后及其家族,他做不出来。

    谢迁道:“这种事,多为道听途说罢了,不可能有什么真凭实据!”

    何鉴笑了笑,摇头道:“未必没有,一切就要看朝廷是否有心查证了……估摸这参劾的奏本冒出来,也是因为于乔你回到京城,言官们知道有人做主,加之要不了多久陛下也要回来了,或许可以制止张氏外戚违法乱纪肆无忌惮的嚣张气焰。”

    “除此之外,吏部这边能做的事情太少,我这次来只是跟你.带个话,免得回头被问及不知该如何应付。”

    谢迁微微摇头:“这种事,还是不要在朝中提及为好,如今是什么时候?谁要是站出来挑头,不是给自己惹不痛快吗?”

    何鉴道:“既然你不想管,那最好是去劝说告一下,让那些仗义执言的官员略作收敛,不要拿鸡蛋去碰石头……你作为首辅,不主动一点,难道还要让我这把老骨头东奔西走?”

    “之厚那边的事情悬而未决,听说这次太后和介夫携手,跟之厚闹得很不愉快,居然先后派了三批人去防着他,之厚再怎么豁达,到底也是个年轻人,血气方刚,你就不怕他真的翻脸?”

    “嗯!?”

    谢迁望着何鉴,不明白为何对方会把话说得如此直白。

    何鉴叹了口气道:“有些事,本来得过且过,但以后朝中的情况能跟以前一样吗?我这把老骨头在朝留不了几天了,可你谢于乔不同,太后这次直接找介夫做事,你心里能一点想法都没有?”

    谢迁黑着脸反问道:“我能有何想法?”

    “最好你没有。”

    何鉴摇头,淡淡一笑,“不过之厚那边一定会有意见,现在朝中参劾这个参劾那个,闹得是不亦乐乎,有没有人在背后捣乱说不好,但现在朝中一些人蠢蠢欲动却是不争的事实。过去这半年多来,京城太安静了,太平日子过久了,总会有些人耐不住寂寞,要跳出来搞事。于乔,你该拿出负责任的态度,当机立断,莫要遇到事情总想着回避,这样不好!”

    谢迁瞪着何鉴,半天没有言语,显然是心中有所触动。

    ……

    ……

    张太后颁发懿旨让沈溪去居庸关整顿兵马,实际上她并没有直接调拨朝中大员的权限,尤其是沈溪一直跟在皇帝身边的情况下。

    当沈溪一行抵达紫荆关,京城内派杨廷和跟张鹤龄来紫荆关迎驾的消息随之传来,不过此时兵马还在半道上,同时抵达关城的还有张太后调沈溪去居庸关整顿兵马的谕旨。

    朱厚照听说这件事情后,脸上满是不悦,因为他觉得自己是皇帝,别人无权绕过自己下达调遣文武官员的命令,就算是亲生母亲也不行。

    尤其此番涉及沈溪这位他信任的大臣,朱厚照当着沈溪、小拧子、江彬的面,气呼呼地表达了他强烈的不满:

    “……到底谁是皇帝,朕虽然没回京城,但已公开露面,照理京师那边就该停止种种僭越之举,为何命令还要不停地下达?难道说朕现在已退位让贤了吗?”

    因为朱厚照生气,小拧子跟江彬都不敢接茬,朱厚照看了几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沈溪身上,问道:“沈先生,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沈溪道:“陛下不在京城,很多事无法做出决定,或许朝中有人体谅陛下对局势不了解,想主动替陛下分忧吧。”

    沈溪不会直接攻击谁,无论是杨廷和,或者张太后在背后针对他,他都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与世无争。

    当然,这只是他表现出的一种高姿态,到底争还是不争,沈溪真实的想法没人能说得清,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朱厚照已被激发逆反心理,谁做一些让朱厚照不爽的事情,谁就会成为朱厚照的敌人。

    沈溪于灵丘见到朱厚照前,沈溪就是这个假想敌,但现在明显沈溪已经跟朱厚照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新的靶子已在不知不觉间竖立起来。

    朱厚照瞪着小拧子:“小拧子,太后那边有说过什么吗?”

    小拧子有些惧怕,无论张太后做过什么,到底是皇帝的母亲,他作为奴才不敢随便非议,但现在朱厚照逼问得紧,他只能如实回答:

    “陛下,太后娘娘懿旨,沈大人必须即刻启程前往居庸关,将出征大军整理后调遣至他处,不得接近京城一步。”

    朱厚照黑着脸喝问:“你说什么?朕统领的兵马要全部调走,意思是连起码的论功请赏环节都没了?朕带的兵马不少都出自京营,连这些也都需要遣散?如此跟卸磨杀驴有何区别?简直不可理喻!”

    这下小拧子更不敢随便接话了,正德皇帝非常愤怒,连小拧子都没想到张太后做的一些安排,会让朱厚照产生这么大的反应,照理说当儿子的应该能理解娘的苦心才对。

    朱厚照黑着脸道:“沈先生乃是陪朕出来公干的,朕既然决定不让他离开身边一步,他就必须留下来,朕倒要看看,谁敢绕过朕随便下圣旨。朕到底是皇帝,除非他们把朕的皇位给褫夺,否则天下就该是由朕来做主!小拧子,你马上替朕草拟一份诏书,就说沈先生陪同朕一起回京,谁都不许更改……另外前来迎驾的国舅和内阁杨大学士,让他们不用来了,朕有你们护送,已经足够!”

    小拧子为难地道:“陛下,奴婢没这资格啊!”

    朱厚照这才想起来,小拧子只是在司礼监挂职,从未有过拟诏书和朱批的经验,让小拧子做这些事无异于为难人。

    当然,最主要还是小拧子连秉笔太监都不是,手里没有权限,贸然行事的话会有问题。

    朱厚照一摆手:“有沈先生在,不用你操心,沈先生会替你将诏书拟好……沈先生,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沈溪行礼:“回陛下,臣认为此事不可。”

    “啊?”

    朱厚照惊讶地问道,“先生,你草拟一份诏书有何困难?朕知道原本应该交由翰苑草拟,但现在朕微服私访,身边没有此等官员存在,你本就是翰苑出身,又是朕的先生,替朕草拟诏书应无不可,朕最后御批用印,一切都顺理成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沈溪道:“陛下要微臣草拟的诏书,跟臣多有牵扯,若为人所知的话,就等于说是微臣自己调遣自己办差,到时候非议声会更多,于陛下不利!”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了,手一挥:“那就让朕自己来……小拧子,你拿纸笔来,朕说什么你写什么就可,这样总该没问题了吧?”

    小拧子看了看沈溪,又看看朱厚照,最后赶紧道:“奴婢这就去。”

    说完,小拧子拿来文房四宝,旁边江彬一直在观望,就像是个局外人,但其实江彬是在冷静观察,因为眼前经历的事情跟他以往的见闻有极大不同,他在努力学习,从中汲取营养。此番涉及诏书草拟等事,他感觉自己已跻身权力核心,虽然现在还不能参与其中,但能亲眼见证便是成功的第一步。

    江彬心想:“虽然现在我不太懂这些,但陛下这么信任我,只要将来陛下身边没人可用时,我只要建议得当,那我便可替陛下发号施令,那我不就跟以前的刘瑾一样,权倾天下?”

    想到这里,江彬胸中突然涌起万丈豪情,好像自己已从一个小人物变成炙手可热的权臣。

    ……

    ……

    朱厚照的所作所为等于是故意对抗张太后的命令,就算御旨才刚发出去,沈溪大概也能料想杨廷和跟张鹤龄将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沈大人,现在朝廷上下对您很防备啊。”

    夜宿紫荆关当晚,张永来访,神秘兮兮的好像是来跟沈溪分析局势,但怎么看他都是来挑拨离间。

    沈溪道:“张公公的话,实在让人费解,本官行事素来光明磊落,怎会有人对本官戒备?他们需要提防本官什么?”

    张永叹道:“沈大人建立的功勋,自大明开国以来都属少有,旁人防备沈大人乃理所当然之事。呵呵,其实防备什么,不就是沈大人在朝呼风唤雨,让一些人的日子不好过么?”

    沈溪摇头道:“清者自清,本官不需要回应什么。张公公若只是为说这个而来,那在下劝你免开尊口。”

    张永道:“沈大人,其实咱家理解您的苦衷,咱家何尝不是常常被人非议?眼看就要到京城了,回朝后沈大人是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闲人,还是更进一步登上高位,跟那些非议您的人好好理论一番,让他们知道沈大人的决心和勇气呢?以咱家看来,其实很多人未必有那心思,但若被逼着走入死胡同,就不如顺着来路回去。”

    “哦!?”沈溪眯眼打量张永,问道,“张公公说话,不必如此拐弯抹角吧?本官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

    张永笑呵呵地道:“沈大人是聪明人,现在朝廷对你盯着防着,还不是因为沈大人在陛下心目中地位太高?旁人妒忌您哪!”

    “咱家就不同了,咱家一直想帮沈大人您做事,谁让咱家现在朝中取得的地位,有很多都是沈大人赐予的呢?若非有沈大人提点,咱家或许只在宫里当差,哪会跟现在一样,走到哪儿都有人尊重?”

    沈溪道:“说来说去,你还是为了司礼监掌印的位子吧?本官此前已经说过,这个位子,本官可做不了主。”

    “但是沈大人您有参议权,之前拧公公已答应,全力支持咱家争取,只要再有沈大人您鼎力支持,咱家便可说毫无压力。”

    张永陪着笑脸道,“沈大人是否能帮上忙先不说,咱家就想得到沈大人您一句肯定的话……沈大人,您是否支持咱家呢?”

    沈溪眯眼打量张永,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拧公公愿意支持你?他自己不想当司礼监掌印?”

    张永笑道:“拧公公年纪尚轻,他就算当上司礼监掌印,旁人也不会心服,还不如由咱家来。咱家虽然能力未必比得上司礼监的戴公公跟高公公,但至少咱家人脉宽广,而且咱家不会跟什么国舅、阁臣走得太近,反而是沈大人的吩咐,咱家谨记于心,但凡有事一定会先来请示沈大人。”

    沈溪似笑非笑,盯着张永,好像对张永说的话抱有一定怀疑。

    张永急了:“现在马上就要回到京城,很多事需要即刻定下来,沈大人您若是不想让咱家当这位子,到底属意谁?还是说已经有人暗地里跟沈大人您达成某种约定?咱家表达的诚意尚还不足吗?”

    沈溪道:“身为外臣,本官本不该牵扯进司礼监掌印人选选拔,但若拧公公都表示要支持张公公,本官自然也无话可说。所以张公公现在要做的,便是得到其他管事太监的支持,这比得到本官支持,要重要得多。”

    张永没好气地道:“沈大人您不表态,旁人谁敢随便乱定?就连拧公公支持咱家,也是看在沈大人的面子上。沈大人您要知道,现在朝中很多人都盯着您,不但太后娘娘和内阁那帮人,还有六部七卿,翰林院的人……总归沈大人现在只是兵部尚书,未来可能执掌吏部,但终归没有入阁啊!”

    “多谢张公公提醒。”

    沈溪拱手道,“可是本官为朝廷办事,并不看是否入阁。”

    张永道:“不入阁,意味着缺少话语权,咱家可以帮沈大人得到您不需要入阁便得到的便利,甚至比入阁还要管用……咱家这么说吧,若是将来不听从沈大人的号令,便天打五雷轰!”

    沈溪摇头道:“怎么张公公还赌咒发誓起来了?”

    张永叹道:“不然没办法让人相信啊!沈大人帮咱家一把,其实就是帮您自己一把,将来咱家定会将您当作上司,一切都听从您的安排。”

    马上要回京城,沈溪知道很多事的确到了布局的时候了。

    旁人总针对他,若他什么都不做的话,实在太过被动,涉及司礼监掌印人选,可说是他反击的最好机会。

    至于张永这边是否可信,暂时不是沈溪需要考虑的问题,总归有人上位,要么这个人跟太后一派亲近,要么跟谢迁亲近,最后便是他沈溪推举出来的人,不管谁当上司礼监掌印,都可能涉及擅权的问题,但现在朝中这么多派系,就算所有司礼监掌印备选中势力最强的小拧子,似乎也难以撼动现在的格局。

    也就是说,再想出来一个跟刘瑾一样权倾朝野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要跟张苑势力相当,那也有很大的难度。

    若张永有小拧子在背后合作,那的确由张永来出任司礼监掌印最合适不过,但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张永从来未进入过司礼监,他也并非是皇宫执笔体系,一下子就坐上司礼监掌印的位置是否能服众存在巨大疑问。

    沈溪望着张永那真诚的目光,笑了笑道:“看来本官没有回绝张公公的理由。”

    张永一听有戏,就好像是坚硬的磐石终于打开了缺口,一旦沈溪首肯,那比任何人都有效,毕竟这次司礼监掌印选拔是由沈溪提出的,最后决定权就算不是沈溪,也仈Jiǔ不离十,沈溪越是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来,张永心里越就没底。

    张永道:“沈大人只要能体谅咱家便好,咱家以后会多帮沈大人做事,沈大人即便不在内阁,也能支配咱家做事。”

    沈溪摇头道:“司礼监负责的,乃是替陛下朱批用印,那是陛下意志的体现,照张公公的说法,本官成什么了?其实本官根本想不到能帮张公公你什么忙,但既然张公公觉得本官有这个本事,那本官暂且答应下来,站在你这边。”

    “好,好!”

    张永非常欣慰,这么一来他多了几分跟小拧子谈判的资本,原本因为出来找寻皇帝而有些破损的关系也可以修补。

    谁能得到沈溪的点头认可,司礼监掌印的位置就算坐稳了一半,张永觉得自己成功在即,整个人有些飘飘然。

    张永道:“咱家还为沈大人准备了一份厚礼,等回到京城后便送到沈大人府上,必不会让沈大人失望。”

    沈溪摇头道:“礼物便罢,无功不受禄,本官不觉得能帮到张公公多大忙,张公公想坐上司礼监掌印的位置,还是多去获得宫里那些管事太监的支持,比本官的支持更有效,说到底本官不过是局外人。拧公公那边,你最好多去说说。”

    张永笑道:“其实有沈大人的支持,拧公公绝对会站在咱家一边。咱家感激沈大人的信任,唯一能做的就是多为沈大人办事。以后司礼监遇到任何要紧事,咱家都会亲自跟沈大人您知会……”

    到最后张永也一直在强调他对沈溪的忠诚,俨然将沈溪当作顶头上司看待。

    沈溪神色平淡,似乎并未将张永说的话太当回事。

    ……

    ……

    张永见沈溪,可说是神神秘秘而来,偷偷摸摸而去。

    这次他直接去见小拧子,在得到沈溪支持后,他便觉得自己有恃无恐,不需要再跟小拧子讲什么道理。

    此时的小拧子本想到作为临时行在的守备衙门后院伺候朱厚照,但朱厚照却根本不需要有人在旁侍奉,到了紫荆关这样相对繁华的关城,沉迷于酒色不能自拔,就连江彬也只能在外面守着。

    自从朱厚照带着江彬出游后,小拧子便发现自己成为了个可有可无的人物,让他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寒意。

    等人进来通禀张永求见的消息,小拧子这才回过身,垂头丧气地走出官衙门口,但见寒风中的张永正搓着手,缩着头在外面屋檐下等他。

    “拧公公,您可算出来了。”张永笑着迎过去。

    紫荆关内,到处都是岗哨,这里的险峻程度不如居庸关,但城内的居民数量比居庸关多一些,民用设施也较多,朱厚照住的守备衙门占地有好几十亩地,比起出征时入住的居庸关隆庆卫指挥使衙门大多了。

    小拧子皱眉,随张永走到一边,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对方:“张公公有事?”

    “有事,有很重要的事。”

    张永眉飞色舞地道,“咱家之前去见过沈大人,沈大人已首肯,支持咱家坐上司礼监掌印的位置……不知拧公公您如何看?”

    小拧子不耐烦地道:“沈大人会答应支持你?你可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张永道:“拧公公若是不信的话,不妨去问问沈大人,这件事千真万确,拧公公觉得咱家敢拿这么大的事情信口开河?”

    小拧子的脸色多少有些不好看,心想:“之前不管我怎么求沈大人,沈大人都选择袖手旁观,为何张公公去求见却如此管用?莫不是沈大人从开始就未曾打算提拔我,而一直就想提拔张永?”

    小拧子道:“沈大人答应又如何,他终归不是最终做决定之人,为何张公公看上去如此高兴?”

    张永道:“拧公公,咱们之前不是商议好了么,你我结盟,以后有什么事咱家都听你的,若遇到悬而不见的大事,便听沈大人的吩咐,如此一来,咱们不就利益捆绑,同气连枝了么?”

    小拧子没好气道:“司礼监掌印做事,需要三个人参议不成?谁坐上这个位置,谁就有话语权,况且司礼监掌印不过是帮陛下办事,你还真打算跟刘公公一样,把所有权力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张永听出小拧子不配合,赶紧道:“拧公公切勿着急,若有不妥的话咱们可以从长计议。其实咱家来就是通知您一声,也好让您有个心理准备。”

    “行了,咱家知道了!”小拧子不耐烦道。

    张永问道:“那拧公公,之前咱商议好的,关于合作的事情……?”

    小拧子板着脸道:“只要你张公公不背信弃义,咱家就不会违背之前的诺言,但前提是沈大人必须支持你,否则的话……哼哼!”

    小拧子表现得很强势,说完后头都不回往衙门内去了,留下张永半天没回过神来。

    ……

    ……

    小拧子非常郁闷,觉得自己很难相信谁。

    “在陛下面前办事可真累,没一个值得信任的,沈大人之前说谁都不帮,但一转眼却又跑去支持张公公。”

    小拧子非常懊恼,随即想道,“倒是丽妃那边,似乎一直都有扶持利用我的心思,我若是听从她的意思行事会如何?”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随从进来,到了小拧子跟前道:“拧公公,沈大人派人请您过去,说是有要紧事商议。”

    小拧子一怔,本想直接拒绝,但想到沈溪不会无缘无故找他,若沈溪真要请他过去的话,很可能涉及司礼监掌印人选的问题。

    “知道了。”

    小拧子往朱厚照住的后院看了一眼,知道难以靠近,在没有机会面圣的情况下便收拾心情出门去见沈溪。

    到了沈溪住的小院外,由朱鸿引路,带着小拧子入内,没等进屋便见里面亮着灯,似乎沈溪还在处理公事。

    小拧子未等往里走,沈溪已主动迎出来,小拧子赶紧上前行礼:“见过沈大人。”

    说话时,小拧子声音有些哽咽,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沈溪诧异地问道:“拧公公为何如此沮丧?”

    小拧子望着沈溪,悲从中来,问道:“沈大人,您之前说了,不参与司礼监掌印人选的角逐中来,为何现在食言了呢?小人听张公公说,您选择支持他竞争司礼监掌印之位!”

    说话时,小拧子越发难受,眼泪都流下来了。

    沈溪有些诧异:“张公公不是说拧公公你选择站在他这边,支持他登上司礼监掌印之位的吗?既如此,那我又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支持他呢?这不,我心存疑虑,便请拧公公过来问个清楚。”

    “哼,他就是个骗子,当时小人是想支持他,但之后他便吹胡子瞪眼,不把小人放在眼里,当时便觉得他可能被什么人挑唆,以为找到到沈大人作靠山,才会如此,现在看来他就是招摇撞骗之徒!沈大人,您怎能相信这种信口雌黄的家伙呢?”

    小拧子一个劲儿地攻击张永有多无耻,但却忽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那就是从一开始选择支持张永的人就是他。

    当初在蔚州城时,小拧子权衡利弊后选择支持张永,可一旦涉及具体扶张永上位的问题,又有些不甘心了。

    说到舍弃这个问题,小拧子无法做到洒脱面对。

    沈溪道:“如此说来,拧公公未曾给张永定下任何盟约,然后他就在本官面前信口开河?”

    “这……”

    小拧子见沈溪脸色转冷,隐现怒容,马上想到其实自己是跟张永谈过具体细节,连忙道,“小人说了,之前是有意支持他,只是后来他先反悔……”

    “他如何个反悔法?”沈溪问道。

    小拧子支支吾吾:“在找寻陛下途中,他给小人甩脸色。”

    沈溪叹了口气,摇头道:“如果只是一点小小的恩怨纠葛,拧公公实在不必往心里去。若拧公公你想自己来当这司礼监掌印,怕是没人能抢,如同之前本官所说,你拧公公真的想坐上这个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