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天子

第二五三〇章 小试牛刀

    一行人进入船舱,沿途见到不少忍者和武士装扮的人,也有明人混迹其中,以汉服示人。

    舱内除了阿也外,还有两名婢女,一名身着黑色衣袍的武士提着刀站在一张大型海图前,正是之前江栎唯和阿也所说的桥本。

    “顾严,你总算来了。”

    桥本一口流利的北方官话,见到江栎唯后,非常热情,上前几步迎接。

    江栎唯没有行礼,神态高傲,作为倭寇阵营中少数有官府背景的人,即便是在倭人船上他也保持一种傲骨。

    桥本对他的这种做派见怪不怪,请江栎唯到了议事桌前。

    桥本道:“顾严到岸上这一趟,不但把我们急需的粮草物资给带了回来,还成功吸引明军主帅沈溪的注意力,他已带着船队往这边杀来,此时就在我们对面……接下来的时间里,随时都会开战。”

    江栎唯有些焦急地质问:“既然知道沈之厚来了,为何不果断些,立即冲上去迎战?难道坐等他占据先手?战场上一定要争取主动,沈之厚打仗从来都是诡计多端,只有把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上,才有可能战胜他。”

    江栎唯一上来便紧张地说出这番话,出于他对沈溪的了解,以及对于沈溪领兵才能的畏惧。

    不过他的这番话并没得到在场人的赞同,桥本和阿也都在笑,觉得江栎唯太过胆小,根本没有信心与沈溪交战。

    “你们笑什么!?”

    江栎唯大喝道,“真以为沈之厚是普通的明军将领?他自领军以来身经百战,一直都是以他取胜而告终。”

    桥本微笑着说道:“顾严,你不用太过担心,你可以到外面看看,我们有二百多条船,目前已将他的船队团团围住,如今只有西边可以逃,但只要他选择逃跑,我们就可以顺势追杀过去,一举将他们的船队拦腰切断,分而歼之……明军水师没有任何胜算!”

    此时一名四十多岁,留着山羊胡,目光闪烁,显得很奸诈的中年男子走进舱门,笑着说道:“是啊,江大人,桥本大人早就将接下来的战事安排好了,还跟佛郎机人分清楚了任务,只要开战,他们就会以最快速度杀过来,沈溪再厉害,也会顾此失彼,首尾难顾。”

    江栎唯听到这里,稍微放下心来,心想:“没想到这群人没我,也能商议出一个相对完善的对策出来。”

    不过当他看到阿也带着奚落的目光看过来后,心中便无法压下那口气。

    桥本不知江栎唯心中所想,道:“我们正一步步压缩战线,三方海船一并往明朝船队方向靠近,我们不能打先手,让东边那帮酒囊饭袋去,由他们充当炮灰!只有当他们把明人的战线打乱,我们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取胜。”

    “明朝水师再不济,他们的船也比我们的大许多,甚至比佛郎机人的海船都要大,而且明人拥有先进的火炮,在没有试探出威力的情况下,我们实在不宜投入太多兵力。”

    江栎唯嘴角一撇,发出不屑的声音:“要出击,就得各方一起发力,让一方充当炮灰,只会让沈溪寻找到机会各个击破!以前你们应对的不过是地方卫所的战船,这样做没有任何问题,问题是现在你们面对的人是沈溪。”

    桥本笑而不语,阿也冷笑道:“某人是被那位沈大人打怕了吧?”

    江栎唯怒道:“妇道人家懂什么?我乃大明武进士出身,熟读兵书,这点道理会看不明白?”

    “哈哈!”

    一阵哄笑声传来!

    江栎唯扫了一眼,笑的基本上都是跟在他身后进船舱来旁听的倭人,随着这些年跟明人打交道多了,倭人从对明人的崇拜转而变得有些看不起,就算江栎唯能力再高,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丧家之犬。

    桥本笑道:“顾严,现在明人已将他们的船队收缩,准备以守势应付我们,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他们主动出击各个击破的问题。”

    “我之前已派人去通知东边那群酒囊饭袋,他们想活命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将他们的船以自损的方式撞击明人船阵,就算凿不穿,他们船只残骸也能成为阻碍,将明人的舰队困死在海上!”

    ……

    ……

    战线正如桥本所言,三方的船只不断往中间压缩,合围的态势非常明显。

    大明水师的指挥舰上,正在召开战前会议,不过会议非常简陋,除了沈溪参加外,只有荆越、胡嵩跃和林恒三名将领在,其余基本在各自船上应付战事。

    “大人,现在佛郎机人的船距离我们最远,大概有七八里的样子,而东边和南边的船只,距离我们则不到五里。”

    云柳将调查到的情况跟沈溪禀明。

    林恒道:“大人,现在明摆着倭寇早有准备,我们仓促应战,在船只和兵马数量不占优的情况下,或者可以选择撤离。”

    胡嵩跃不满地质问:“还没打就撤?我们好不容易杀到这里,就算死也不能退却。”

    “对!”

    荆越一点没有胆怯的意思,大声附和,“跟他们拼了!我们的船只比他们大,性能比他们优越,至于火炮的优势那就更大了,他们敢来就让他们尝尝我们火炮的威力!”

    林恒无奈道:“海上交战,跟陆地作战终归有所不同,我们的船只数量的确不如对方,火炮威力如何也存在疑问,若贼寇船只统统杀过来,那么多船,我们的火炮能轰得过来吗?”

    胡嵩跃打量林恒:“林兄弟,我们是没什么海上作战的经验,但你又有多少?”

    “你……”

    林恒顿时感觉一阵无语,不过他跟那些五大三粗的文盲将领终归有所不同,他更像是个儒生,在沈溪面前他不想用泼妇骂街的方式跟人争辩。

    沈溪打量几人,眯眼问道:“那现在该听谁的?”

    胡嵩跃赶紧对沈溪道:“自然是听大人的。”

    沈溪道:“现在不是我们不撤,而是根本不能撤,一旦我们往东遁走,贼寇必会将海船斜插进来,后续船只难以在斜风向的情况下,快速突出战圈,势必造成后续船只被分割包围,在被敌人切断首尾后,我们无法反戈一击,到时恐怕至少要损失一半船只和人马,且我们靠岸后,他们追杀过来,难道我们还要在岸边构筑防御阵地跟他们周旋吗?”

    林恒等人都在想象沈溪所说的画面,当想到只有半数人马能逃生时,便知道这一仗等于失败了,倭寇和佛郎机人的船只会衔尾追杀过来,将大明落在后边的战船逐一击沉,那时逃出生天的前半部分战船上的官兵只能上岸,靠陆地上的防御工事进行反击。

    沈溪再道:“我们根本就不需要逃,因为这一战我精心设计过,就怕倭寇不来,现在他们既然来了,就让他们知道我们真正的实力。谁说海战就是佛郎机人和倭寇的特长?有时候先进的科技足以弥补一切不足……眼下正是检验我们大明海军作战能力的时候!”

    沈溪麾下这些人,平时跟沈溪打仗久了,关键时刻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在沈溪振奋下,似已觉得此战可不战而胜。

    林恒富有理智,感觉问题不像沈溪形容的那么简单,他始终跟沈溪出生入死的机会太少,单纯以嫡系而论,他的地位或许还不及胡嵩跃和荆越这些人。

    这次战前会议很快结束,胡嵩跃跟荆越离开指挥舰,去别的大船准备协同作战。

    而林恒则被沈溪单独留下。

    林恒意识到沈溪要跟他说什么,神色间一片平静,在跟沈溪单独相处时,他没再提有关此战危险,或者逃走的话语。

    沈溪由衷道:“林将军,为了此战,我准备经年,不瞒你说,早在出征西北前,我便已开始在大明各处布局,不然也不会你刚到辽东就职,一系列造船和造炮的配套设施就到位,所有一切为的就是今天这一战。”

    “如我所言,我们现在要离开这包围圈,只有一条路,就是将眼前贼船全部击沉,战胜他们才有资格离开,其它任何方式,都意味着我布局的失败。”

    “卑职明白。”

    林恒对沈溪非常尊敬,虽然从亲情上来说,沈溪是他的妹夫,年岁也比他小,但从朝廷地位或者是战场上的威望来说,他跟沈溪无从比较,他明白自己作为一个部将必须要听命行事。

    沈溪道:“李将军那边,你去跟他说一声,随时看我的调令……此战应该会在半个时辰后打响,贼寇逐渐向我们围拢,我们必须要果断还击,否则会陷入四面环敌的不利状态。”

    林恒望着沈溪:“那我们该从哪一个方向反击?”

    沈溪微微摇头:“若是我所料不差,此战应该是由大明海盗船队打响,他们会以东侧那些船只冲击我们的船阵,承担起炮灰的任务,此战会异常惨烈,但不会对我们造成太大困扰,随后我们的主战方向,应该在南方。”

    林恒担忧地道:“我们东北边的佛郎机人的船只,虽然数量少,但他们的船只和火炮很先进,再者他们有常年海战的经验,就怕……”

    沈溪笑了笑:“这点林将军不必过于担忧,佛郎机人虽然是海盗,但也是讲究利益的商人,他们明白海上作战的规矩,之前我们已跟他们对峙过,但他们没有接战便退却,这次他们一定会先隔岸观火,只有觉得出击会帮到一边取胜的时候,才会果断出击。你以为他们就一定会站在贼寇的立场上?”

    “啊!?他们会见风使舵?”林恒一阵恍然。

    沈溪点头:“佛郎机人在大明拥有广泛的利益,不会着急出击,更不会充当急先锋,他们的船只虽然先进,但我们的战舰也不弱,他们贸然冲过来只会两败俱伤,他们会斟酌自己的损失。”

    “对于贼寇或者我们来说,要修理船只获得补给很容易,但他们要修补船只必须依靠南洋的基地,山长水远,半途很容易出问题。”

    林恒行礼:“卑职晓得。”

    沈溪笑着拍了拍林恒的肩膀:“这一战要取胜,还得靠你的发挥……知道我为何没带王陵之那小子来吗?他跟我立功的机会太多,这次也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好好把握,争取一战功成!”

    ……

    ……

    跟沈溪单独叙话,让林恒增长不少信心。

    当他发现沈溪不是被动进入倭寇的包围圈,而是主动设计眼前这一事后,立即意识到沈溪准备非常充分,他此前所有担心,对于沈溪来说早就料想到了,自己分明有杞人忧天之嫌。

    林恒下了指挥舰,战事一触即发。

    此时倭寇的船只距离大明海军舰队不过三四里,而东侧包抄过来的船只明显更近一些。

    “大人,来了。”

    沈溪站在甲板上,云柳立在船舷左侧,看清楚后回头对沈溪说道。

    沈溪不需要她的提醒,手上的高倍望远镜这个时候发挥了关键作用,在这个无法靠马匹传递消息的战场,能先一步洞悉对方动向,哪怕只是一小会儿工夫,也会对最终战局产生积极影响。

    沈溪立即抬手,比划一个手势,指挥舰随即发出命令,高高的主桅上,拿着彩旗的传令兵,开始传递信息。

    大明船队本来已开始收缩战线,此时慢慢展开,尤其是东侧的几十条中型船只开始靠船帆和蒸汽机的动力改变船头方向,抢占t字头顶部,集中侧舷所有火炮对准来犯贼船。

    冲在前面的十几条贼船鼓足风帆,加速往明军舰队冲来。

    “准备,开炮!”

    未等贼船反应过来,顺利抢占t字头成功的明军战船开始发射火炮,射程明显要比陆基火炮远得多。

    这种火炮并非是发射散弹的佛郎机炮,而是能发射开花弹的加农炮,射程超出两里,一枚枚炮弹落到海面,没有就此沉入海底,而是直接炸开,掀起巨大的浪花。

    ……

    ……

    这一幕,被贼寇船只上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没等正式开战,明军战船发射的炮弹,已让他们心怀忐忑。

    南边倭人指挥船上,江栎唯跟桥本等人一起见识到大明海军装备的火炮,当炮弹在水面炸开时,倭人原本信心满满的笑容明显变得僵硬起来,感觉明人此战准备极其充分。

    江栎唯冷笑不已:“早就说过,沈溪并非无能之辈,他敢来,本就有充足的准备。”

    桥本脸色漆黑,没说话,而此时东边的海盗船正成群结队往大明海军战线的东侧发起决死冲锋,双方已到火炮相接的地步,但明显大明战船装备的火炮射程要比海盗船的火炮远得多,粗略看竟然超出一倍有余。

    再加上大明战舰的炮弹极为致命,一旦命中,小船炸成一个火球四分五裂,船上的人尸骨无存,中型船只则上层建筑尽毁,随着船帆起火燃烧,很快失去动力,在海上打转转。

    明军火炮如此巨大的杀伤力,让贼寇肝胆俱裂,丝毫也看不到进攻有获胜的希望。

    旁边的阿也道:“他们陷入重重包围,这种炮弹不可能每条船都装备有,海战中火炮的命中率也堪忧,只要不怕牺牲,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桥本大人,您说呢?”

    桥本点头:“没错,明人黔驴技穷了!”

    “对,就是黔驴技穷!”

    旁边不少人附和,或许他们大多数人都不明白黔驴技穷到底是什么意思,能听懂的大明语言本就不多。

    江栎唯环顾四周,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心中却暗叹:“幸好这次是沈之厚中埋伏,且有佛郎机人和这么多海船形成包围圈,不然的话还真不知该怎么收场,就算如此,要获胜恐怕也要付出惨痛代价!”

    ……

    ……

    大明水师战舰跟海盗船,终于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

    双方火炮都在发射炮弹,炮声隆隆,响彻天地,不过显然海盗船的火炮射程不够看,而大明战舰的火炮射程远不止两里,在调整火炮角度后,发射出去的炮弹已有三里之遥,这也是火炮密闭性显著提高的结果。

    沈溪这几年不但研究火枪,也在研究火炮,只要是先进的、能改变战场进城的东西,他都让高薪聘请来的工匠研究。

    就算之前对于火炮已研究得非常透彻的佛郎机人,也无法做到大明火炮的先进程度,沈溪改造后的火炮基本没用到西北一战中,毕竟射程远的加农炮非常笨重,并不适合陆地马匹车辆运送,那时沈溪千里奔袭,所带基本是相对轻便和能对骑兵造成大规模杀伤的霰弹炮和近距离的榴弹炮,到如今海战时,才将这些笨重的加农炮派上用场。

    “轰!”

    随着一声声火炮发射,炮弹在空中划过美妙的弧线。

    当炮弹降落时,要么在海水中直接炸开,要么在船板上炸开,而每次的爆炸都会形成耀眼的火光和震耳欲聋的鸣响,爆炸的威力远比之以前黑火药的炮弹更可怕,且不会产生太多烟尘。

    “哗……”

    当又一艘中型海盗船被两颗几乎同时落到甲板上的炮弹炸得面目全非时,海盗们迅速意识到,这种火炮和炮弹并非想象中花里胡哨的无用之物,而是切实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船板上的贼寇直接被炸飞到天上,血肉模糊中,随同散落的船板碎木片一同落到海水中。此时船上的桅杆被炸断,船只失去动力,慢慢停了下来,此时不知从哪里又飞来一枚炮弹,炸开后高温高热把帆布引燃,很快船只便被熊熊大火包裹。

    后续贼船还在继续前进,不过那些在海上无所忌惮的海盗此时已吓破胆,很多人看到有炮弹飞落到自己船只周围,干净利索地从船上跳下来……没等船只被炸毁,他们先投了海。

    “轰隆隆……”

    火炮继续发射,随后又有七八条海盗船被炸毁。

    这些炮弹并非是大明水师大型战舰上发出,只是部分中型船只上的火炮所为。

    至于火炮规格是否一样,贼寇无法知晓,以他们料想,既然不太牢靠的中型船只都可以发出射程超过两里的炮弹,那明朝水师大型战舰至少能发出三里甚至更多里程的炮弹。

    无论是东边的明朝海盗,还是南方的倭寇,都明白要战胜眼前这支明朝水师,并非易事。

    后续海盗船无恋战之心,尤其那些顶在最前面的船只,本以为可以一举将明朝水师船阵冲破,谁知道还没冲到自己火炮射程内,己方船只便接二连三被摧毁。

    奈何因为船帆鼓足,此时连退路都没有,船只上大批海盗因恐惧直接选择跳海,形成让交战双方都啧啧称奇的场面。

    东侧海盗船只冲过来的大概有三四十艘,后续还有六七十艘船准备冲过来,但海盗们发现冲在前面的船只逐一被明朝水师战船上的火炮给兵不血刃击沉且轰散架后,后续船只便不敢再往前冲。

    扬起的帆硬生生被侧开方向,有的干脆降帆以躲避火炮攻击。

    那些已躲闪不及的贼寇干脆舍弃船只逃走,海上出现大批小舟楫,都是从大船上逃下来的人。

    为了活命,他们连自己的坐船都顾不上,毕竟不是职业军人,只是一群打家劫舍的乌合之众,这种时候保住自己的生命大于一切。

    “大人,获胜了。”指挥舰上的沈溪站在那儿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旁边云柳已带着兴奋的神色对沈溪奏报。

    沈溪将望远镜放下来,语气淡然:“这点胜利算不上什么,不过是大餐前的开胃菜罢了。”

    云柳没有再说什么,脸上仍旧洋溢着喜悦之色。

    ……

    ……

    大明水师官兵都很振奋。

    很多在船舷另一侧无法亲眼目睹这场胜利的人,从其它船只上传来的旗语中得知这场海上决战的第一场战事已取得胜利。

    将士之前感觉深陷重围,有的担心能否活着回去,结果一开战双方实力根本不是以船只数量对比那样,呈现一边倒的情况,大明水师船只虽然少,但在此战中牛刀小试便旗开得胜,而且胜得无可争议。

    官兵一片振奋,至于贼寇那边则灰头土脸。

    南边倭寇船队中央的指挥船上,刚才还志得意满感觉胜券在握的一帮人,迅速沉默下来,唯独江栎唯好像找到情绪的宣泄口一样,不停絮叨有关明朝水师船坚炮利和沈溪战法先进的事。

    “闭嘴!”

    有倭寇当即用汉语喝斥,“江大人,你是明人,替沈溪说话无可厚非,但别忘了你现在是站在谁的船上!”

    江栎唯喝道:“我虽然现在跟你们站在一起,但我只是跟你们合作,你们现在是替王爷办事!”

    “什么王爷,他又不是皇帝,没权力调遣我们!”

    一个个倭人义愤填膺,因为之前的失败让他们觉得很没面子,原本看起来很容易就能完成的事,却遭遇变故,现在胜负已很难预测。

    就在江栎唯准备跟对方继续理论时,桥本突然一伸手:“不要吵了!”

    虽然江栎唯不甘心,但还是立即缄口,但听桥本道:“现在不是争论这些事的时候,先得把前面明军水师的战舰给解决才行……现在我们对他们实施三面合围,哪怕东边船只折损了一些,但影响不了大局,最好佛郎机人能早一步将他们的战船开来,牵扯明朝水师的注意力,我们才好发起突击。”

    此时阿走到桥本跟前,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桥本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

    “有什么事,不能跟我们说么?”江栎唯厉声喝问。

    桥本用厉目望了江栎唯一眼,懊恼地道:“刚得到消息,明朝水师分出一部分战船前往九山岛去了……现在我们都忙着应付沈溪和他统领的船队,我们的后方可能有危险了。”

    “啊?那怎么办?”

    倭寇中很多人脸色十分慌乱,这消息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个噩耗,因为他们中许多人劫掠多年的财富都放在九山岛上。

    桥本道:“九山虽然是我们的重要据点,但不过只是个中转站而已,那里留守的人不多,但足以让明军喝上一壶……等我们战胜沈溪的主力舰队就杀回去,一点都不会耽误。”

    江栎唯眯起眼来:“若我们败了呢?”

    桥本望向江栎唯的目光更加严厉了,喝道:“没有这种可能!我们将明人船只团团围住,他们凭什么取胜?”

    “对!”

    倭人很快站到桥本的立场上,振臂呼喊。

    江栎唯深吸了口气,心道:“这是群什么人啊?以前打家劫舍,在陆地和海上抢掠时,看他们凶狠且富有智慧,深谙战法,但怎么到了跟沈之厚开战的时候,就变成这副模样?他们以前跟大明官军交战时表现没如此不堪啊!”

    江栎唯对这些倭人非常失望,此时他已清楚地意识到,当贼的终归不能跟官兵相比,到了真正的战场上,沈溪麾下镇定自若,战场上发挥出来的力量,让江栎唯感到一阵心寒。

    这个时候阿若笑着宽慰:“没什么好害怕的,若真败了,咱们能逃得性命就算不错了,哪里还需要回九山岛?九山岛落在谁手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场战事谁能获得最终胜利!”

    ……

    ……

    第一战,以大明水师舰队大获全胜告终。

    随着东侧海盗船只逃离,战场上暂时陷入一片沉寂。

    无论是倭寇,还是大明的海盗,又或是佛郎机人的船队,都没有着急发动第二轮攻势,显然大明水师战舰表现出来的海战能力,极大地震慑住了他们。

    “大人,他们好像并不着急进攻!”荆越和林恒回到主船上来跟沈溪汇报,荆越神色依然很紧张。

    沈溪道:“下一步有两种可能,要么我们全面出击,要么他们倾巢而出围上来,再不可能发生之前那样小规模的试探性进攻,这场海战只剩下最后一场大决战了。”

    荆越瞪大眼问道:“那到底是咱出击,还是他们出击?”

    沈溪摇头:“不着急,一切听从我号令行事……现在有的是时间做决定,哪怕是最极端的夜战,我们也占据优势。”

    ……

    ……

    沈溪并不着急发起下一轮战事,他也在等待机会。

    海盗那边没什么主见,他们的船只损失巨大,只能耐心等待倭人和佛郎机人做下一步行动指示。

    至于倭人自己,也在开会决定战术,可惜一群人全在争吵,桥本沉着脸一语不发,场面显得很僵持,江栎唯站在旁边,用奚落和鄙夷的神态打量这群人。

    “行了!”

    最后桥本一抬手,“刚才那一战,都看到明军战舰的实力,如果下一次再派几十条船攻上去,就算能侥幸摧毁他们外围一些船只,效果也不会很大,还不如一窝蜂直接冲杀过去!”

    “下一次,我准备将所有船只投入进攻,他们的火炮再厉害,能顾得了那么多船?只要到了我们火炮的射程范围内,或者索性靠近他们进行接舷战,接下来获胜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之前倭人非常振奋,现在一个个都产生畏难情绪。

    一起冲上去,意味着全军上下将遭遇无差别攻击,就算能得胜最后也要死一大批人,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大明当贼,没有为家国牺牲的概念,一个个都为自己而活,听到桥本的话后自然会产生犹豫。

    桥本见在场人响应的不多,看向江栎唯:“顾严,你怎么看?”

    江栎唯道:“是要一起冲才行,我没意见,这也是接下来最好的选择……我们只有用数量上的优势将对方火炮的优势给化解,不过就算我们冲上去,谁敢保证另外两批人会按照我们的计划发起进攻?”

    桥本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毕竟这是三方贼寇联合起来跟沈溪开战,或许之前明朝的海盗会站在他们这边,但经过之前的挫败后,海盗很可能已无心恋战,佛郎机人一向见风使舵,要是也临阵退缩的话就会出现最后只有倭人船只进攻的情况。

    “大人,有佛郎机人的使节到来!”就在桥本犹豫不决时,阿也从外面进来,带来一名金发碧眼的佛郎机人。

    桥本走过去跟对方说话,那佛郎机人汉话贼溜,一来便发出质问:“你们怎能不听从号令,直接开战了呢?你们不知道对面是谁吗?那是明朝非常厉害的将领,带兵打仗从来就没输过……”

    桥本心高气傲,但在佛郎机人使节面前却没什么脾气,毕竟眼下的战事需要佛郎机战船的配合,这三方中佛郎机人的大海船可说是取胜的关键,海盗和倭寇的船只仅仅是数量上占据优势,但之前的战事已体现出来,船多好像没什么用。

    江栎唯插嘴道:“我们也在寻找战机!刚才不过是试探性攻击,让我们知道明朝水师海船的海战能力,现在不是很好吗?我们对他们的底细摸清楚了,下一次再交战,不就能针对其弱点发起攻击?”

    佛郎机人用不屑的目光望向江栎唯:“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

    桥本道:“他是宁王的人,配合我们作战。”

    “什么宁王,根本不入流,想当皇帝却没胆起兵,只会利用我们,窝囊废一个!”佛郎机使节对宁王打从心底瞧不起,因为从某种角度而言,宁王没有真正参与这次海战,在他们看来江栎唯根本就没有资格对此战说三道四。

    那使节又道:“我们总督已下令,下一次开战时,必须以我们的号令为先。等下再进攻一波,磨掉明朝人的锐气,到天黑前,各方一起往前冲,记得看号令,我们会以焰火和开炮为号。”

    桥本道:“那你们是否会先一步冲上去?”

    佛郎机使节怒道:“当然是一起,没听到吗?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声,你们现在立即放炮回应一下,让我们的总督大人知道我把话带到了!”

    桥本点了点头,眼睛里突然多了几分杀气,抽出佩刀,那佛郎机使节还没反应过来,已直接其砍翻在地。

    “你……”

    使节到死也没明白过来,为何自己会送掉性命。

    周围的人大感意外,桥本将刀上的血迹擦了擦,冷笑不已:“敢到这里来撒野,充其量只是个传令兵,以为自己是谁?把人丢到海里,再放炮告诉西洋佬,让他们知道我们已知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