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天子

第三五三一章 海战

    桥本杀人时,江栎唯突然意识到什么。

    这斯根本就是个贼,平时再如何和善那也是杀人如麻的巨寇,想全身而退最好别在这种地方惹对方不痛快,哪怕他有宁王做靠山,很多时候也没用,惹急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炮后,倭寇和处在东北方的佛郎机人取得联系,下一步是要准备黄昏时分一同向明朝水师发起冲锋。

    同时桥本派人去海盗那边说明情况,他本来有意让江栎唯去,但最后好像有所顾虑,改派自己的手下。

    太阳西斜,很快便要落到海平面上,洒出的光辉把海水渲染得金黄一片。

    海面异常平静。

    桥本和江栎唯都站在船板上,看着前方巍然不动的明朝水师,双方距离始终保持在五里左右,没有开战的意思,二人身后,阿也提着武士刀站在那儿。

    桥本突然问道:“顾严,你觉得明人将会以怎样的方式跟我们交战?你说过,沈溪战无不胜,你善于揣测他的心思,此战有把握吗?”

    江栎唯神色阴冷,摇头道:“现在他们占据上风位,如果以火船进攻的话,我们会很吃亏。”

    桥本笑着摇摇头,并不赞同江栎唯的说法,问向一侧:“阿也,你有何看法?”

    阿也回道:“这里不是在江河湖泊中,海面如此辽阔,就算他们派出火船也不可能会顺着风飘过来……海洋的复杂岂是内陆小河沟可比?”

    江栎唯往面前的海面看了一眼,虽然看不清楚洋流走向,却觉得阿也说得很有道理。

    桥本没有回头,手扶在栏杆上,笑着道:“顾严,你没太多海上征战的机会,虽然我在这方面也有不足,但至少比明人经验更丰富些……”

    “明朝闭关锁国近百年,对这片大海的熟悉程度,岂有我们岛国民族多?就算他们派出火船,能冲到我们前面来,也休想将我们的船板点燃……我们又不是赤壁时的曹操,脚下也非铁索连舟,怕什么呢?”

    江栎唯继续保持沉默,没有予以反驳。

    阿也又道:“以我猜想,明人很可能要倚重他们强大的火炮……这种火炮看起来威力十足,但问题是他们没法一炮就将我们的大船给击沉……只要我们能充分利用舰船数量上的优势,再有佛郎机人一旁配合,这一战不会有任何悬念。”

    “嗯。”

    桥本微笑着点头,从他的神色看,对阿也的见地极为赞同,心中充斥着志得意满的情绪。

    江栎唯心里却想:“沈之厚若能如此轻易被击败,早就不知死过多少回了……”

    阿也最讨厌江栎唯的自以为是,揶揄道:“看来江大人是有意见啊……不如说出来,我们一同参考一下?”

    江栎唯道:“我不知道明军具体会采取什么战术,也不知道沈溪有何打算,我只知道一件事,他肯定会出奇招。曾经有那么多人看不起他,有无数枭雄,比如在草原上横行无忌的达延汗,还有独揽朝政的刘瑾,都以为一定能将他杀死,但结果……唉!过不了多久就知道他会怎样应付了。”

    桥本笑道:“陆地上沈溪或者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但海洋却是我们岛国民族的天下!此战势在必得!板载!”

    ……

    ……

    太阳终于落到海平面下,彩霞虽然绚烂,但天色却慢慢暗了下来。

    肃杀的氛围非常可怕,交战几方都在全力准备下一场战事。

    作为被三方包围,看起来身陷绝境的沈溪,同样站在甲板上,不过沈溪却在看天色,好像对于天文气象更感兴趣。

    “大人,李将军那边传来消息,说全准备好了……另外张将军在外求见。”云柳过来对沈溪道。

    沈溪点头,招手道:“把人叫过来吧。”

    云柳领命而去,等她再回来时,身后带着张老五,这个被沈溪从泉州带出来,一直在九边之地兢兢业业多年,如今已是游击将军的汉子。

    张老五看上去苍老了些,不过人倒是挺精神的,平时张老五并不需要上战场,负责的是后勤补给,还有军事上的教练和技术顾问等工作。

    “小的给大人请安。”

    张老五见到沈溪,不同于见到普通上司,更像是家仆见到主人。

    张老五最自豪的事情,就是跟着沈溪出来,当时沈溪可不像今日这样显赫。

    张老五觉得自己的眼光好,跟了尚未发迹的沈溪,以至于到现在谁提到他,都要跟沈溪联系上。

    沈溪点了点头:“不用这么客气,张五哥辛苦了。”

    张老五直起身来:“大人这是说得哪里话?为了剿灭贼寇,保我大明海疆安稳,做点事算什么?”

    沈溪叹了口气:“今天的战斗,其实早已开始准备,不过今日可能会有许多将士在海上丧命……已跟他们说明如何避祸吗?”

    “早就经受过严格训练,也说过跳水后他们会在海上漂流一段时间,至于几时有人去营救,那可就说不准了,可能有不少人……就此死去吧……”张老五显得很难过,为自己弟兄遭遇危险而悲切不已。

    云柳在旁听了一阵迷惑。

    有关沈溪跟张老五的对话,云柳理解为布置战术,这意味着稍后的大战沈溪会用怎样的方式跟周围那二百多条船开战,但她却听不太明白,因为之前的所有准备工作她都没有参与,反而是李频和张老五这些人一直在按照沈溪的安排接受训练。

    沈溪道:“战场上总会有人牺牲,就算这些人真的出了变故,也会给他们足够的安家费,每人至少一百两。”

    云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人的安家费会有一百两?

    云柳心想:“大概只有死士才值得这安家费,不过这是在海上……有什么理由值得他们牺牲呢?”

    张老五道:“大人您不用给他们那么多,都是热血汉子,保家卫国,没人会畏惧。”

    “嗯。”

    沈溪跟张老五又闲话了一会儿,便让其回去准备。

    云柳没有带张老五离开,张老五自行下了指挥舰后,云柳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大人,是要派水鬼去凿船吗?”

    “凿船?”

    沈溪对这名词有些新鲜,随即灿烂一笑,“差不多吧,不过不是凿船,而是炸船。”

    ……

    ……

    就算云柳大概知道沈溪的战术,还是无法完全理解,沈溪也没心思去跟她解释太多。

    恰在此时,东北方的佛郎机人突然发难,红色的焰火冲天而起,然后在五里外连续开炮,似乎是向大明水师示威,同时船只开始向这边冲了过来,却并非满帆,更像是慢悠悠将包围圈收紧。

    随着佛郎机人发出信号,南边的倭寇和东边的海盗同时行动。

    三方所对目标,都是中间被三面合围的明朝水师,而他们也很忌惮先前大明船只的舰炮展现出来的强大杀伤力,生怕自己充当炮灰,所以三方速度都不快,都在等另外两路人马先杀上去,然后捡便宜。

    三方盗寇形成的包围圈逐步收紧,而大明水师这边也开始行动,只是暮色深沉,彼此距离又在几里外,海上能见度不高,倭寇、海盗和佛郎机人都看不清楚明军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倭人的指挥舰上,江栎唯就站在桥本身边,心里非常紧张,虽然他所在船只不在第一线,但他知道,若是开战的话,双方交兵自己也不能幸免,很可能要不了多久要进入短兵相接的状态……

    就算身处贼窝几年,江栎唯依然理解不了真正的海战是什么样子,只能想象双方船只靠近后,两边都架起木板,以士兵冲进对方的船只开始冲杀。

    “桥本大人,明人那边有动静了。”

    阿也突然提醒一句,“他们排在前面的船只往旁边移动,莫非是想集中兵力先歼灭一路?”

    桥本也在打量对面的情况,虽然看不清楚,但觉得那些船只正在往东侧海盗船的方向前进,如此一来,必会是东边战场先爆发战火。

    桥本道:“应该是这样……他们想各个击破,或者沈溪想从东侧实施突围!真是好胆识!”

    江栎唯皱着眉头问道:“他仅仅是想突围吗?”

    桥本冷笑不已:“不是突围是如何?哼,就算他从东侧打开一条缺口,最多我们损失几十条船,后续我们和佛郎机人的战舰就会将他的船队吞没!沈溪也不过如此,加速前进,不能让明人跑了!”

    很快桥本的命令发出,不同颜色的信号弹陆续升空,提醒其他两个方向的人注意大明水师的动向。

    突然阿也指着远处海上一个黑乎乎的梭状物:“那是什么?鱼么?”

    桥本和江栎唯同时看了过去,只是因为前面隔着其他船,加上东西实在太小,根本看不清楚。

    “是船!是小船!”

    前面船上有人大声喊了起来,距离不远,加上他们是逆风向而行,声音顺着风飘过来能被江栎唯和桥本清楚听到。

    江栎唯惊愕地道:“果真是火攻吗?”

    桥本身体猛地颤动一下,似乎意识到危险来临,但脸上的神色便变得疯狂起来:“大船一艘都没来,想靠这些不起眼的小船跟我们开战?明人太过狂妄自大!下令,冲!撞翻他们!”

    没等桥本话音落下,却听“轰”的一声,但见他们阵中一条靠前的船只,突然发生剧烈爆炸,火光冲天而起。

    暮色中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条排水近百吨的中型船只被炸得七零八落,在海上烧成火棺材。

    但问题是此时倭寇船队尚未进入大明水师火炮射程。

    这爆炸太过突然,没人能预料到。

    至于是倭寇船只自身发生爆炸,又或是其它原因,一时间在这能见度不高的傍晚无法搞清楚,但爆炸却非偶发世间,随后船队内发生更多的爆炸。

    “轰……哗……”

    每次爆炸,除了火光四射外,气浪还掀起巨大的浪花,最近一次爆炸,就在倭寇指挥船正前方不到三十米处,从天空中飞落下的海水直接洒到江栎唯头上,全身瞬间便湿透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桥本本来镇定自若,胸中充斥着一种即将跟明朝水师决一死战的壮志豪情。

    却未料隔得老远,没到对方火炮射程,就发生莫名其妙的事情。

    阿也紧紧地抓住甲板边的栏杆,目光死死盯着远处,咬牙道:“前面有古怪的东西飘过来了!”

    江栎唯和桥本都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海上的确有一些造型奇怪、好像鲨鱼一般的黑乎乎东西往南快速而来,那速度不像是小船或者舢板,因为没有船可以拥有这么快的速度。

    “出事了!”

    江栎唯脑袋“嗡”的一声,迅速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可能就是沈溪隐藏的杀手锏。

    他之前一直在设想,但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东西。

    “轰!轰……”

    随后爆炸声不绝于耳。

    关键是这种爆炸不仅仅发生是倭寇船阵中,右前方东侧的海盗船只也陷入被莫名东西引爆的困窘中。

    桥本作为主帅,此时已懵了,站在船头甚至连躲避都忘了,江栎唯过去拉了他一把,桥本仍旧没回过神来。

    江栎唯扯着嗓子吼道:“赶紧下令撤兵!现在情况不明,保存实力为重,不能贸然出击!”

    可惜他的话已没什么作用,此时莫说桥本没法下令,就算这命令可以传达到倭寇船队的每条船上,在这种向前全力冲刺的情况下也停不下来。

    “那是什么东西?”

    阿也又喊了一声。

    江栎唯顺着阿也的目光看去,只见前方两条船的缝隙中,一条不大的梭形船只,正以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速度快速冲击而至,这条快船从倭寇指挥舰旁飞射而过,一头撞到后面那条船上,随即发出“轰”一声爆炸,后面那条中型船只的侧面直接被炸出一个大窟窿,引发大火的同时,船底漏水很快就沉没了。

    江栎唯呢喃道:“就是这鬼东西……又是沈之厚搞出来的新奇玩意儿?”

    桥本终于回过神来,赶紧下令:“传令前方设置障碍,不能让这些鬼东西冲进船阵腹部!”

    江栎唯过去抓着桥本的衣领:“我们在下风向,这些梭形船有古怪……命令前面的船横过来顶住,后续船迅速转向,扬帆撤走!”

    江栎唯的头脑非常清醒,迅速想到一个解决方案,可惜此时的桥本已经听不进去了,或许是江栎唯以前表现得太过清高,桥本早对他不满,此时突然从腰间拔出武士刀,作势便向江栎唯砍去。

    江栎唯并非善茬,早有防备,一个纵步跳开,堪堪躲开桥本的杀招,同时也将自己的佩剑抽出,指向桥本。

    但桥本无心跟他计较,急匆匆往传令台去了,那边已有大批焰火升空,想命令各船撤退,但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仅凭一些固定组合信号,无法做到及时传达命令。

    各条船上的人早就无心恋战,不用桥本下令,已有船只拐弯,但在这种情况下要调转船头并不那么容易,船帆要改变方向并非几个人能办到。

    “轰轰轰!”

    爆炸声不绝于耳。

    没有人在意大明水师的战舰在哪儿,倭寇只顾逃命,这时候越小的船只越吃香,因其机动性强,可以随时逃走,而那些机动性差的大船就遭殃了,就算黑咕隆咚的梭形船没法直接把他们的船只炸沉,也足以让船底漏水。

    很多开始缓慢下沉的船只上,倭寇仓皇逃命,要么是跳下海往就近的船上转移,要么是找小船下水,有的等不及,干脆拿双桨作为凭靠,直接跳下海以木桨作为漂浮物,往南边游去。

    ……

    ……

    海上乱成一团。

    最倒霉的还得数倭寇的船队,本来他们就处在下风向,而沈溪也侧重攻打这一侧,放出攻击这边的“梭形船”最多。

    海上乱成一锅粥。

    不但倭寇的船只被连番炸沉,东侧海盗那边的船只也好不到哪儿去,至于佛郎机人那边的情况算是相对最好的,因为他们的船只本就不多,彼此隔得很开,再加上早就有所防备,三方中他们拖在后面,于上风位发现有不明物体靠近船队后,立即做出反应规避。

    不过就算如此,佛郎机人的船只依然有两条被炸到,但两条船都因为船体庞大没有直接沉没,但船底漏水严重。

    其中一条船情况相对好一些,另外一条船情况就很糟糕了,因为侧面被炸开一个将近十米的大口子,短时间内无法修补,他们只能赶紧将船上有价值的东西转移走,放弃船只的同时,还得赶紧改变航向,以躲开后续的袭击。

    但他们没料到那些黑咕隆咚的梭形船会转向,因为每条船上都配备有一名舵手。

    舵手的主要任务是找准敌人的方向,当他们确定自己驾驶的船只要撞上敌人的船时,才会放弃驾驭,穿着保命的救生衣跳进海水中,等候救援。

    这一切都是由张老五指挥和调度,甚至来南方前,张老五跟他那些舵手在青岛、黄岛之间的港湾中秘密演练成百上千次,不过当时小船上没有配备新式炸药。

    即便环境有所不同,这些经过长时间训练的操纵自杀式袭击船只的舵手早就掌握技术要领。

    在这宽阔的海面上,更容易让他们发挥,但即便如此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是因为意外的爆炸而死,不过他们的身后事会由沈溪全权负责,沈溪答应这些舵手的抚恤金为一百两银子,其子女由商会代为抚育长大。

    ……

    ……

    开战时间不长,海上爆炸声就没断过,但没有一次发生在大明水师舰队阵中。

    天眼看着就要完全黑了,就算倭寇和佛郎机人发现那些冲杀过去的“梭形船”,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反应,这些船只上都装有类似于火箭点火反冲装置,遭到攻击的一方就算想挡也挡不住,凭借火炮和船板阻拦太过困难。

    “大人,差不多了。”

    云柳望着海上大火弥漫,心情非常激动,但她还是尽量平复心情提醒沈溪,大概意思是可以发布命令追击了。

    沈溪道:“这四周都烧成了火海,你以为可以轻易跨过去?就算要过去,我们的船只也得绕过战场,中间有很多梭形船没有爆炸,若我们的船只过去,就等于趟雷……不着急追,他们的大船差多都损毁了,就算能逃出去,还能回九山岛?”

    云柳紧张地问道:“大人,现在就在这里看热闹吗?”

    沈溪拿着望远镜继续观察,口中道:“等着吧,到了时间自然会打扫战场,这场战事已结束。他们敢来,早就该料到会有这结果,一群不开眼的家伙,没必要为他们可怜!”

    沈溪的语气显得很轻蔑,因为那些倭寇和海盗下场实在太凄惨。

    有的直接被炸死,更多人则因为船沉或者争相逃命跳进海水中,十月天海水冰凉,慌不择路下,深刻地体会到那种溺水将亡的痛苦。

    在这漆黑的夜里,没有人可以救他们,他们只能自救,但其实他们已无路可逃,只能找块木板抱着,在海上漂流,听天由命。

    ……

    ……

    “大人,佛郎机人撤走了。”

    战事发生半个时辰后,云柳指着东北方说道。

    沈溪看过去,虽然不太清楚,但隐约能看到原来佛郎机舰队所在之处,两条巨大的船只停在那儿,佛郎机人其余的船只已往东北方逃走,因为他们占据上风位,再加上逃跑时直接往东侧海盗船的背后斜插,让海盗的船只给他们做屏障,再加上他们娴熟的航海技术,使得沈溪很难派出船只追赶。

    沈溪道:“这是他们自找的,本来可以公平合理地跟大明进行贸易,结果非要为了绳头小利跟大明作对,以为以后还有机会跟我们做买卖吗?”

    云柳咬牙道:“大人,最应该除去的就是这群见火打劫的西洋人。”

    云柳知道海上各方实力对比,佛郎机人的航海技术和海战能力,远在倭寇之上。

    现在被沈溪所炸的基本都是海盗、倭寇等虾兵蟹将,在云柳看来,必须要将佛郎机人给打痛,如此才能保证海疆稳定。

    “暂时除不掉。”

    沈溪耸耸肩道,“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法追击,还是先收拾战场要紧。随后就派老胡带着船绕过战场,去后边看看,我先进船舱去歇歇,有事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