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天子

第二五三六章 有喜有忧

    虽然在沈溪打胜仗这件事上,朱厚照因为自己没参与所以不是那么满意,但还算高兴,着急赶回行在,向沈亦儿报喜。

    当晚沈溪取胜的消息传遍全城。

    百姓们都欢天喜地,这意味着新城真正安全了,以后可以放心地在这里安居乐业;而军中将士却没有多喜悦,沈溪这次所取得的辉煌战绩几乎堵上他们未来获取功劳的途径,还没正式参战,战争就面临结束。

    想到家眷也要搬到新城来,很多觉得自己沦为“苦力”的官兵悲从中来,对于军人来说,更希望建立功勋衣锦还乡,对于建设城市缺少足够的荣誉和成就感,毕竟这座城市对他们还说没有归属感。

    这是皇帝和大臣的国家,不是他们的国家,这是沈溪奉皇命建造的新城,不是他们的城市。

    在缺乏归属感的情况下,要将士在一个人地生疏的地方落地生根,太过勉强。

    目送朱厚照离开,唐寅微微松了口气。

    对于唐寅来说,前方大获全胜,他心中悬着的大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他也不希望留在新城,最好是回朝廷做官,官越大越好。

    这一战结束很可能他会和沈溪一起班师回朝,得到皇帝器重,将来仕途上也会有一番大作为。

    朱厚照回行在去了,张苑和江彬等人却没走。

    张苑笑着对唐寅道:“伯虎,陛下的话你也听到了,这次庆功会场面最好大一些,什么锣鼓队、舞狮队、舞龙队、高跷队等等,全部安排上,陛下会莅临现场,若他看开心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即便唐寅对张苑有成见,看不起阉人当权,但奈何对方地位实在太高,他只能低声下气应承。

    江彬冲着唐寅点了点头,然后和许泰一起,下酒楼去了,对于他俩来说不啻于免去一场灾祸,毕竟原本朱厚照的计划是要去见钟夫人。

    张苑冷目看着江彬的背影,对唐寅道:“此等粗鄙武夫,一朝得志便把令来行,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伯虎最好不好跟他们掺和在一起。若你办事机灵点,以后咱家会帮你一把……咱家跟沈尚书关系不错,伯虎乃沈尚书亲手提拔的人,咱家不会亏待你。”

    或许是张苑感到唐寅在新城地位不一般,未来可能会经沈溪举荐和提拔而得到皇帝器重,便想趁着唐寅羽翼未丰时将这个人收拢到自己麾下。

    唐寅恭敬行礼:“张公公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为陛下效命本就是在下义不容辞的责任……在下要回去安排庆功事宜,便不多打扰了……张公公,告辞。”

    说完,唐寅躬身退下,张苑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显然唐寅的回馈并未让张苑感到满意,下意识觉得很难将这个人拉拢过来。

    张苑没有刘瑾那种城府和当机立断的魄力,就算再不满,也没法对唐寅做什么,毕竟唐寅背后有沈溪这个大靠山。

    ……

    ……

    唐寅回到衙所,这会儿王陵之、张仑、刘序等人全都闻讯赶来了。

    对于这些中上层将领来说,得知沈溪奏凯那叫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于自己的军队取得一场辉煌的胜利固然感到高兴,但取得功劳的人却不是自己也是充满了遗憾。

    “军师,不知沈大人几时回来?下一步还要继续平倭寇吗?现在不知海上还剩下多少匪寇?听说佛郎机人的船队也跟沈大人交战了,下一步是不是咱们就要出兵去打佛郎机人?”

    见到唐寅后,王陵之等人问个不停。

    心中充满失落,没有参与此次惊心动魄的海上大决战,就只能问问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获得军功。

    唐寅焦头烂额,本来他想亲自跟朱厚照奏捷,结果半道被张苑撞上,报喜讯的就变成张苑,唐寅已有些不痛快,现在回来后被一堆人围着问东问西,这些问题又没有一样是他能解答的,心中越发焦躁。

    张仑道:“诸位别问军师了……这一战沈大人旗开得胜,具体战果如何尚不知晓,下一步作战计划自然得等沈大人回来后跟诸位细说……这不,陛下已下旨让沈大人尽快回师么?若有下一战,我们都有机会,军师刚去面过圣,想必已经很疲乏了,让他好好休息一番。”

    ……

    ……

    沈溪正准备班师。

    他带领舰队抵达爵溪所,足足休整两天才缓过气来,朱厚照的谕旨传到他手上。

    胡嵩跃和李频等人巴望着皇帝为他们加官进爵,闻讯后到沈溪这里问过,才知道这份上谕只是催促沈溪尽快班师回新城,至于论功请赏则要等回到新城后才进行。

    沈溪升帐议事时提到这件事。

    “……有关你们于此战中的功勋,本官已详细上奏陛下,待回去后便会按功犒赏,不要心急。”

    胡嵩跃等人倒也没表现得多失望,毕竟他们已取得功劳,还是在沈溪麾下取得,沈溪身兼吏部和兵部尚书,很多事其实他自己就可以做主,请示皇帝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沈溪说给他们怎样犒赏,全都会变成现实,皇帝只会给他们加功劳而不会给删减,如此才能显示皇恩浩荡。

    ……

    ……

    升帐议事结束,沈溪留在中军大帐,云柳将阿也带了进来。

    这是阿也去刺杀宁王前跟沈溪的最后一次会面。

    这几天时间里阿也基本上了解了自身处境,知道就算能离开沈溪军中,也逃不过沈溪派出的眼线的控制,就像孙猴子本事再大也挣脱不了如来佛的五指山。

    “沈大人,我去刺杀宁王,若事成,你依然要杀掉我怎么办……我如何才能相信你?”

    阿也对于大明朝廷的情况极为陌生,不知位高权重的沈溪从来都是言而有信,以为沈溪会跟那些枭雄一样都是做大事不拘小节,心狠手辣的角色,可以随便丢弃那些没用的棋子而不顾任何道义礼法。

    沈溪道:“我这个时候对你说什么,你也不会信,你可以选择不去。”

    沈溪不想解释有关是否在事成后杀人灭口的问题,互相间处在不同立场上,阿也完全是贼寇思想使然。

    旁边云柳冷声道:“大人若决意杀你,根本不会委派你去执行任务,你完成就能活命。若你做不到,要么被宁王的人杀,要么死在我们手上……你自己挑选吧。”

    阿也犹豫不决,本来她以为靠自己的美色可以吸引沈溪,却未料沈溪对她的“垂青”无关于她的姿容,而是派她去刺杀宁王。

    经过短暂的沉默后,阿也点头:“我去。”

    沈溪道:“我要提醒你,就算事成,这件事也不会跟我牵扯任何关系……当然,你要投靠宁王我也不拦着你,但你得考虑严重的后果……如今你们的海上联军惨遭失败,宁王谋逆已不可能有任何成功的机会,跟着他只有死路一条。”

    阿也没有回沈溪的话,显然在这件事上她有自己的考虑。

    沈溪向云柳使了个眼色,随即云柳便将人押下去。

    等云柳回来时,神色踌躇,显然对沈溪放走阿也的决定抱怀疑态度。

    “大人,这女人……其心可诛。”

    沈溪道:“天亮前派人送她去江西,路上盯紧点。到了南昌后她所有活动都必须在掌控中,这步棋我不希望走错。”

    云柳面带诧异之色:“大人,宁王谋反,只管跟陛下陈奏便可,一道圣旨即可把人拿下,为何要采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沈溪微微摇头:“即便我取得再大的功劳,也不姓朱,你以为以我现在的身份,去检举皇室中人,有成功的机会?我说过,先不提陛下是否会查办宁王,此事本就是捕风捉影,宁王没有付诸实际行动……这跟当初安化王谋逆还有所不同。”

    “即便宁王真被查出有不轨之心,陛下也要考虑到皇室内部的安稳,这才两年时间,就连续铲除安化王和宁王,其他藩王会怎么想?”

    云柳脸上带着一抹迟疑,显然没考虑这么多。

    沈溪再叹:“就怕我跟朝廷呈报宁王谋反,非但陛下不处置,还因此遭致朝中文武大员的攻讦,有些人更会捕风捉影,在陛下跟前煽风点火……没有任何皇帝愿意让手下臣子威胁到他的地位,哪怕君臣相得,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杯酒释兵权,不然就会落得鸟尽弓藏的下场。”

    云柳道:“大人不必担忧,陛下对您还是非常信任的。”

    “此一时彼一时也。”

    沈溪摇头道,“或者陛下会相信我,将宁王势力一并铲除,但朝中上下也会对我失去信任……”

    “各藩王乃至勋贵很多时候都同气连枝,你以为宁王谋逆只是一个人就能完成?朝中不知有多少人被他收买,我也会成为这些人集火的目标……既如此,不如直接暗中除掉宁王,这些人恶迹不彰,朝中也不会有波澜。”

    云柳苦笑着摇头:“大人做的事情,卑职实在看不懂。”

    沈溪将桌上一份公文拿起来,随口道:“你不需要懂,有些事没人能看懂,我所做不过是在我看来眼下最合适的决定,这次刺杀宁王未必一定要让宁王死,或者将其早一步逼反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

    ……

    云柳回去后,思考很久,总算明白沈溪的用意。

    能刺杀宁王固然好,这样皇室内部纷争将会消弭于无形,哪怕阿也被抓住,也不能说是被沈溪派去的,毕竟阿是倭人,沈溪却是将倭寇击败的人,没人觉得沈溪会利用倭人去刺杀宁王,这在逻辑上说不通。

    而刺杀不成,沈溪再以一些方式造成江西地方紧张,宁王感觉事情败露,自然会举旗谋逆,到时不需要沈溪跟朝廷上奏,自会有地方官员跟皇帝呈奏此事,如此一来跟沈溪也扯不上关系。

    “大人走这步棋,实在没必要……或许大人觉得功高震主,做事有意收敛了些吧。”

    云柳见到熙儿,感慨地说道。

    熙儿道:“师姐考虑这么多作何?大人不是说过了,我们是他的左右手……大人内宅的女人可没咱有本事!”

    云柳摇头:“这场战事结束后,四海内已无大患,刚得到消息,西南土司叛乱基本已平息,这个时候大人的确要防备鸟尽弓藏的情况发生,而我们……其实也一样,你以为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会为大人效劳?”

    熙儿的政治觉悟还不如云柳,眼睛里充满迷惑。

    云柳再道:“若四海升平,我们能帮大人做事的机会就不多了,以后可能就要回归那种平静的生活氛围,如今我们既不在东厂,也不在朝廷体系内,以后能做的事情就是守着自己的院子,希望大人赐我们每人一个孩子……这样未来也有个盼头。”

    对于熙儿来说,能看到眼前一步的事情就算是不错了,根本就没办法像云柳一般想得那么远。

    哪怕云柳是个再能干、再有本事的女人,很多事上也会回归到一个女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当云柳感觉功成身退时,最希望的还是有个孩子,让未来有一种可以期盼的东西。

    云柳心中对比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个被沈溪养在外面的惠娘,旁人不知这个女人的存在,但她却很清楚,也能理解惠娘把儿子送到沈家的那种无奈。

    “师姐,其实有没有孩子,对我们来说都一样吧。”熙儿自己倒不是很在意。

    云柳回过神来,摇头道:“之前大人对我说了一件事,大概意思是要带我们走……你走不走?”

    “去哪儿?”熙儿好奇地问道。

    云柳再次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大人的意思,很可能要离开朝廷纷争,或许会回归一种普通人的生活,具体大人没跟我说清楚,我对大人表过态,不管大人去何处,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跟着……就怕你不愿意,我总不能事事为你做主吧!”

    熙儿撅着嘴道:“大人和师姐都走了,我能去何处?”

    云柳点头:“也对,应该带着你一道,大人会为我们安排最好的出路,跟着大人总不会有错。”

    “嗯。”

    熙儿跟着点了点头。

    云柳再道:“朝廷已下旨,允许随军将士和民夫家属迁徙到新城,而大人的家眷也会从京城往南来,我现在要去盯着江西那边,至于护送大人家眷南下,暗中保护之事,就交给你了。”

    熙儿吐吐舌头:“又要跋山涉水了。”

    云柳白了熙儿一眼:“有事情做,说明大人用得上咱,难道你想自己百无一用吗?回头去跟大人告个别,早些动身……大人这次回新城不会太着急,有什么事我派人通知你。做好自己的事情,以后我们所有的希望都在大人身上,别耽误正事为大人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