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中原五百

第244章 玉鼎

    幽都之山,黄泉魔宗,无数魔军静默肃立。叶流云在阿鼻王座上,注目前方血池,里面的景象波澜壮阔,正是沈炼动手的场面。

    其惊心动魄,连恶鬼途途主都悚然动容。

    沈炼此时双手拨动,太阴太阳之力壮阔雄伟,横扫一切,元气胜过任何一场大潮汐,璀璨的光芒,似要从过去照亮永恒。

    时空一切种种,颠倒迷离。

    面对如此可怖的异象,恶鬼途途主不禁道:“沈青玄太恐怖了,即使当年老宗主怕是都有所不及。”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心中充满苦涩。要知道黄泉魔宗上代宗主,可以说是能纵横星河的旷世魔君,但现在沈炼的仙威给他印象太过深刻,已经压过了他心中关于老宗主的影子。

    此前沈炼破灭大夏,灭杀夏王,纵然无敌,但也不及此刻那般让人绝望。况且飞仙图上十万修士,一种仙佛,也是可以平推殷商的力量,同沈炼这万载不遇的仙人结合,已经是浩荡大势,不可扭转。

    沈炼愈发仙威滔天,手指所过之处,必然有一位绝顶练气士被点爆,无一例外。天乙被镇压在小天地中,心中颤动不已。这都是他的族人,可是他现在却不能帮到他们。

    如同他上次死亡之时,同样的无力感觉降临他道心之中,化为滔天的不甘和愤恨。天乙再山河社稷图的小天地中,终于产生了变化。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变成了纯青色,然后又转为纯白色,如此变化就此。

    冥冥中一股莫名的力量加持在他身上,他一拳轰出,竟然击破了山河社稷图,重新到虚空。

    殷商冥冥中的气运加诸他身上,使他的气息不断膨胀。沈炼瞬息间已经施展了一千种法术,落在天乙那九转元神之上,结果毫无作用。

    此时此刻,天乙似万法不沾。

    他身上有种让沈炼心动的气息,那是道主的气息。

    沈炼神目似能看透一切,淡声道:“玉清元始。”

    天乙不断爆出神光,那些被沈炼仙法逼得抱头鼠窜的殷商练气士往他身后聚集,终于逃过死劫。

    天乙道:“不错,没有你,我也不能将九转玄功圆满,练成这元始法身,从此之后,我便不死不灭,你再也奈何不了我。”

    沈炼叹口气道:“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天乙道:“什么?”

    “可怜年年织针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沈炼轻声一叹,竟有些怜悯。

    天乙还未说完,突然捂住面孔,不断哀嚎。最后他两只手好似木头一样,垂落下来,不再动弹。

    整个人的面目,如同沈炼曾经见到的川剧变脸一样,忽然变成另外一个人的面孔,又变天乙的面孔,最终还是变成了一个陌生的面目。

    这个人很是俊逸,却有种天生的杀气,似能诛灭一切邪魔外道,唯我独尊。

    他身后的殷商练气士一个个自爆,化为清气融进了这人体内,与此同时殷商的国土,每一寸土地都下起了血雨。

    沈炼道:“我该叫你天乙,还是该称呼你玉鼎。”

    这人淡然道:“随意。”

    他身上的帝袍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飘逸的羽衣,背上多了一把古朴仙剑,没有任何杀气泄露。

    沈炼对于这情形并不陌生,如果不是有他,天乙的下场,就是若兮的下场。天乙之所以能修行玉虚的九转玄功,不过是因为他做了玉鼎的劫身而已。

    沈炼道:“我还是叫你玉鼎好了。”

    玉鼎道:“你不愧是师叔选中的人,不过这场游戏到此为止了,师叔从前失败了,现在依旧会失败。”

    沈炼道:“我陈师兄也是被你杀的?”

    玉鼎淡淡道:“是的,其实他比你更有潜力,如果师叔选择的是他,或许我会很头疼。”

    沈炼点头道:“论修行上的天赋,我的确逊色陈师兄一些,不过这场游戏恐怕结束不了,毕竟我是天命之人。”

    玉鼎笑道:“所谓天命便是我玉虚宫的意志,杀了你,贫道的世间劫也差不多了断了,玉清和上清的恩恩怨怨也当彻底了解。”

    沈炼微笑道:“如果玉鼎你是真身前来,我自然死定了,只是你费尽心力,也不过是造化了这具劫身,看来有些事并不如你所愿。”

    玉鼎终于认真打量了沈炼一眼,道:“好小子。”

    这场游戏他着实没有把控全局,但也无所谓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算计都是薄纸,可以轻易撕碎。

    在无何有之乡有一座仙山,此山不知多大,但一定是无何有之乡中最大的仙山,它叫做昆仑。

    曾经三清道主都在昆仑修行过,后来只剩下了玉清道主。昆仑山无穷广阔,里面却只有一座宫殿,叫做玉虚宫。

    自亘古以来,从无一个妖魔敢到玉虚宫来。因为玉清道主不喜欢妖魔,这是广为人知的事。

    无人敢冒犯道主的威严。

    今天却出现了例外,玉虚宫外包裹住无尽的五色神光。如果魁漓能使用的五色神光是一条溪流,那么这里的五色神光就是汪洋。

    将玉虚宫围住,里面的人出去不得,外面的人进不得。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五色神光无数不刷,传言连道主的法身都被刷进去过。

    玉虚宫能够在这五色神光的潮汐中屹立,只能说是道主威能所致。

    宫中传出一声宏大的道音,“孔宣,你仗着方寸山那位的威风,就敢来玉虚宫撒野,真是不知死活。”

    “你我同是大罗,真当你做了玉虚宫主,就是元始天尊了么。”五色神光的潮汐中冒出一个男子,很难形容他,只见他着一身白衣,傲如霜雪,睥睨万物的神态,表明任何人都不可以使他屈服。

    居然敢直呼我师,真是罪无可赦。玉虚宫已经很久没有动作了,现在就拿你的形神来震慑一下那些人,免得总有人不知好歹。”他的话语杀气毕现,显然是要拿孔雀大明王这位新晋的大罗,来扬玉虚仙威。

    孔宣淡淡道:“我也想看看,封神之后,你究竟长进了多少。”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