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中原五百

第1章 老夫子(求保底月票)

    如果说之前的幽冥只是一枚种子,那么现在已经长成了幼苗,并不断汲取养分,茁壮成长。

    青玄救苦天尊的神庙也消失在幽冥中,存在于依附幽冥的异度空间,沈炼安排好俗务后,就去了神庙。

    当他踏入神庙时,自己便消失了,或者说神庙只剩下青玄救苦天尊。这是很奇妙的事,因为他依旧是自己,但身份却变成了青玄救苦天尊。

    对于这陌生的身份,他毫无违和之感,仿佛他理应是这个身份。

    沈炼并没有纠结于身份的变化,因为他的自我并未改变。

    这种感觉就像是太子登基变成了皇帝,有了皇帝这个身份,自然就跟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但自我依旧是自我。

    他很快就适应了新的身份,手里的生死簿上有无数密密麻麻的丝线,勾连着幽冥众生,同时还不断有新的生灵的丝线出现,也有丝线断掉。总体来说,生死簿上牵连的生灵在增加,而且并不包括幽冥众生。

    沈炼盘坐神龛上,身体周身尽是黑白的生死之气,由于他在阴阳之道的造诣极高,因此掌控生死之气,实是水到渠成那样容易。

    阿莲作为神侍,立在他下方,她手里拿着莲灯,长明不灭。

    沈炼有种明悟,阿莲就是他的从属,这样的从属他还可以收三人。莲灯的作用就是照亮黄泉路,给死人接引,亦是超度。

    作为救苦天尊并非是当个高高在上的神祗,而是救助无边苦海中众生,这里的众生绝不仅限于人,而是无穷无尽的疾苦生灵。

    当然救助的前提是,受苦的众生心念他名,相信他能够解救他们,若不信,则神不灵。

    这种救助也是没有回报的,因为救人仅是出于救苦天尊的慈悲心。

    青玄救苦天尊此刻心里就有慈悲心,只不过并没有太多,也许是沈炼的缘故,毕竟沈炼虽非恶人,亦非善人,他的心颇有些冷。

    沈炼也感觉到了,青玄救苦天尊的能力,其实并不太强,但也不会弱。如果是他要救苦,便是法力无边,如果他不救苦,也只是普通的神祗。

    而现在沈炼并无致力履行救苦天尊职责的打算,而是不断翻动生死簿,他在找那些逝去故人的信息。

    最终他只找了一个人的信息,那就是张若虚。他也在幽冥,同时被生死簿记录在册。

    沈炼得到了答案,又对阿莲道:“我为救苦天尊,当有四府,这里便为‘青玄神府’,由你执掌。”

    阿莲欣然遵命,她在神庙中,已经明了一切,知道仙师成了青玄救苦天尊,这是位阶很高的神祗,因此她水涨船高,神位也提高许多,能做更多事了。

    相比沈炼,她的慈悲心更重许多,而且她也是苦命人出身,现今能力大了,就像多做些善事,亦充实她接下来的岁月。

    沈炼说完后,就离开了。当然青玄救苦天尊仍旧在神庙,也可以说他没有离开。

    出了神庙后,沈炼体会这种感觉,很是玄妙。

    在神庙时他为神祗,出了神庙便是沈炼,而且两种不同的感知,思维也有些差异。如果是普通人,早就精神混乱了,不过他并非普通人,自然不存在精神错乱,并且从中还有些收获。

    这些都不足道,他现在要去做另外一件事。

    …………

    桃山以前叫七桃山,后来改名为桃山,这里曾经有个道士很出名,叫做刘梦得,他出身大夏的玄真观,后来又在大西国当过国师。大西国或许现在知道的人很少了,但是它是大周灭亡的第一个国家。

    后来刘梦得就在大周国的解阳山修行,跟大周国关系密切。

    只是现在刘梦得已经不知所踪,可桃山却兴旺起来,出了不少读书人,被伊挚选拔为官。

    这里读书的风气很盛,即使山脚下的任何一座山村都有私塾。

    而其中有一所私塾最出名,教学的先生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夫子。

    如今的天气已经是秋天,秋风瑟瑟,金叶铺满村落,如同黄金。书声琅琅,纯净的孩童声,在这金风中,如同一道明净的流泉,凭空在冷寂的秋意里生出温暖。

    斜阳落下,寒鸦数点,朗朗书声消失在暮色里。

    许多孩童都偷偷往屋外瞧去,那里坐着一个衣衫素净的年轻人,每天上课时,他必然准时来,到了下课时必然离去,如此持续了十天。

    而老夫子是个极重视规矩的人,他上课时绝不会做无关紧要的事,因此也没有在上课的时候去找那个年轻人聊天。

    因此虽然过去了十天,老夫子和年轻人并未产生过交流。

    读书的小孩子们,最初都在猜测年轻人是否是一个鬼魂,毕竟他一直凭空而来,凭空而去,在村落附近,也找不到他的落脚处。

    最开始有些孩童还很害怕,但十天过去,便都见怪不怪了。

    这时候偷偷望着年轻人,原因是往常这个时候,年轻人就该凭空消失了,可今天年轻人还未走。

    老夫子终于走到门口,对年轻人问道:“你这些日子一直在门外,到底是为什么?”

    年轻人作揖一礼道:“老先生学问很好,我这些天一直在门外听你讲课,受益匪浅。”

    老夫子道:“瞧你样子,要么是修行人,要么便是异类,我一个凡夫俗子哪里能教导你,说说你的来意吧。”

    年轻人露出佩服的神情,笑道:“老先生果然智慧,那我就不瞒你了,近来我得到一页经文,只是才疏学浅,不得其解,因此想请你帮我解读一下。”

    老夫子摇头道:“我只是乡下的教书先生,学问并不好。”

    年轻人道:“老先生何必谦逊,我知道你教出不少好学生,况且你看都没看我的经文,怎么知道不能帮我的忙。”

    年轻人比老夫子略高一头,因此老夫子抬头直视年轻人,见他目光纯净,不参邪气,便终于点头道:“那你跟我来吧。”

    说完之后,他就带着沈炼去了他家,也就是私塾的后院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