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侠行天下 zhttty

第五十五章:组织与逃犯

    ,。

    郝启在数小时后来到了上海,并且直接赶到了爆炸发生地的那条街区,从肉眼可以确认到的状况来看,这是一场非常剧烈的爆炸,那怕已经有武警部队封锁了大半条街区,但是从街区外的楼房看过去,依然可以看到那片街区至少有数栋大楼倒塌,而在爆炸中心处的警察局已经彻底消失。

    在来的路上,关于上海的这场大爆炸已经喧哗在了络上,2016年,是早已经进入到咨询大爆发的年代,丁点大的事情都可以弄到全络沸腾,更别提上海地处闹市区周边的一条街区的大爆炸了,那怕还没出来详细统计,光是最初的估算,这场爆炸中就死掉了数百人,更有上千人或轻或重受了伤,不光是街上繁多的行人,那些倒塌的大楼中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亡。

    这可是超大事件了,自美国当年的911恐怖事件之后,在和平国家和地区中,已经再没有发生过类似的超大型爆破伤亡,特别是中国方面,对于恐怖袭击,对于类似的事件更是建国以来的首次,当郝启到达街区附近时,已经看到了许多武警在街区外守卫,而在街区内,更是有大量的警察与军装人员出没,这里发生的事情,是足以震惊整个中国,乃至震惊整个国际的事情。

    郝启到来时,整个街区外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伤员了,连同在之前他视频上所看到的那些密密麻麻救护车也都已经不见,这么多小时的时间,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只是这片街区依然显示着当时那场爆炸的剧烈与恐怖。

    上有能人,在这场疑似恐怖袭击的爆炸案被公布到了络上后,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开始了对这爆炸案的报道,专家们更是众说纷纭,而上的能人们更是计算出了这场爆炸所需要的tnt量,最后肯定了几大可能目标,因为按照这些计算数据来说,要造成这样大规模的爆炸,除非是有着大量的爆炸物,比如飞机,比如大量的汽车,或者大当量的,又或者是大量油料之类的东西,要么就是有着现代化手段出来的高爆性能。

    从已经泄露的视频上可以看到,爆炸的中心位置是从警察局里爆发出来的,而这警察局其实并不大,并不是大型警察局,也并不是那种一个辖区的中心警察局,这么小的一个警察局里,不可能堆放着这么大量的或者爆炸物,换句话说,这场爆炸很可能是有预谋的使用了某种,这才可能导致产生如此巨大的爆炸威力。

    而这样的爆炸物通常都被控制在军方渠道中,那些恐怖分子即便花再多的钱几乎都无法弄到这样的,因为这已经越过了各个强国大国们墨守成规的底线,虽然不像核武器那么惹人忌讳,但是这样的同样代表着某种底线,一旦越过,那么就意味着很可能爆发战争……

    郝启自己并不会想到这些,他也是从络上看到了这许多的信息,而络上有能人的地方也就在于这里了,虽然不大可能全部猜中,但是其中一些要点却很符合逻辑,至少有很大可能是真实的。

    正因为如此,郝启才觉得有一种彻骨的寒冷,以及从心底里爆发出来的愤怒。

    这个被炸死的人很可能就是和他一同魂穿的伙伴,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可能性很大,也就这么被炸死了,还不知道是否会被太古时代的时空机器传送回去七海世界,若是不能的话,那就真死了……而且不光是他的伙伴,在上海这么一个人口密集的大都市里弄出这么大的一个爆炸案,光死亡人数就有数百人之多了,而且上千,甚至可能数千人受伤,其中很可能还有人熬不过去而死掉,这种手段简直是已经丧心病狂了。

    这么一个组织,很可能就是当时袭击他的那两个灵魂依附的家伙背后的组织,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可以侦测到有人时空穿越,或者是灵魂穿越,然后来狙杀他和他的伙伴,这背后的水深得郝启简直难以想象,郝启甚至都直接怀疑,这组织是不是就是某个国家,或者更夸张的说,或许就是全世界的大国强国们私底下联合起来组织的一个幕后黑手呢?

    “……你,还有你知道的几个人,能够动用关系知道这爆炸案的内幕吗?”郝启忽然转头问向了成功人士。

    成功人士想了想,就苦笑着摇头道:“那要看先生您想知道什么样的内幕了,这案子太大了,现在很可能国家最上层都在紧急讨论中,中国自建国以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大的案子,这是要捅破天了啊,这个时候敢伸手的人估计都会被剁手,甚至连脑袋都保不住都有可能……当然了,如果仅仅只是类似记者那样的想知道一些可以报道出来的信息,那我们还是可以想一想办法,官方渠道不行,私人渠道总是有些办法的。”

    郝启直接就说道:“线索,任何策划了这场爆炸案的幕后者的线索,那名少年的所有线索,国家对这个案子的态度……特别是国家对这个案子的态度,无论如何你们要想办法搞明白。”

    成功人士迟疑着道:“先生您的意思是?”

    “……国家是想大事化小,比如什么支弹药走火,或者煤气泄露爆炸,或者类似的推卸责任,还是说想找个替罪羊,比如某某恐怖组织给安上一个罪名,还是打算彻查到底,我就想知道这个态度。”郝启沉重的说道。

    成功人士聪明的没有再问,只是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坦言,这件事太大了,像他们这样的成功人士在这样的事情面前就只是小虾米,估计国家态度可以旁侧探听,但是是否真实,就不是他们这个层次可以接触到的了。

    对于这个,郝启也并没有强求,因为他心底里其实已经开始发狠,若是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或者说国家的态度真的是敷衍了事,给替罪羊安上罪名,那么嫌疑最大的无疑就是最大政权的那个,三个月后,他的身体绝对早已经锻炼得超过了准内力境,内力也恢复了一些,那时……他会去某些地方,见见某些人,那怕真把天都给捅破了,他也必要走上这么一遭,没错,他不是国家政权机械的对手,但是他会让某些人知道,所谓的近在咫尺,人尽敌国到底是什么意思!

    郝启转身上了车,而他没有注意的是,在离他最多四五十米的地方,街边一个身上狼狈的青年正傻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切,这青年身上还有着绷带,似乎是打架或者摔伤的痕迹,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样子,他正浑身颤栗的看着远处倒塌的街区……

    他从北京郊外一路逃跑到了上海,在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口袋里多了一张纸条,纸条上给他的地址就是在这片街区的警察局外等候,说是会在这里告诉他全部的真相,要不是路上长途汽车遇到了大塞车,估计他早已经按时来到了这警察局门口了,而算算时间,纸条上约定的时间恰好就是这警察局爆炸的时间……

    天可怜见,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待业青年,最多也就是一个三流的小黑客,现在父母妹妹生死不知,有人为了杀他居然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这简直是……

    莫非,他的未来将是类似于终结者主角约翰康纳那样的救世主吗?

    莫非……有人从未来回来暗杀他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