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侠行天下 zhttty

第十八章:窃

    不对!

    郝启立刻回过神来,这里并不是真正的最终战场,或者说,这里只是最终战场的外围,真正的最终战场并不在这里,而是在那黑色阴影的深处。

    给予郝启提示的是那最强的类人型虫子,它的存在毫无疑问是这个战场上的关注焦点,那怕无意看向它,只要它有任何举动都会引起别的势力集团的最强关注,而郝启也是如此,原因很简单,它太强了,强大到对于在场任何势力而言都是超规格的存在,而当它从那王座上站起来时,郝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它。

    而它并没有攻击任何势力,甚至连对阴影都没有攻击,只是自那堪比星球巨大的战舰上凌空一跃,直接冲入到了阴影群体中消失不见,而那个方向也是之前长发男子消失时的方向,郝启立时就明白了,真正的最终战场其实是在那阴影深处。

    而且随着那最强类人型虫子冲入阴影,在那极短时间内阴影被破开了一条缝隙,从那缝隙中,郝启感觉到了一种奇特的心悸,就如同在那里面有他的心脏一样……不,这么形容不对,就如同在那里面有属于他的最重要的东西一样,那种失而复得却拿不到手的感觉,那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只属于他的……

    负面!

    如果史衷没有欺骗他的话,那么在那阴影之中就是负面的孔洞所在了,而他是负面的本质凝聚,负面就相当于是他的真身,所以有这感觉倒也正常……

    但是真正让郝启觉得不正常的是,在那黑色阴影中还有一种压抑感,就如同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流失一样,虽然流失的速度极慢极慢,但确实是在流失,很重要的东西……

    (或许我也该进去看一看……)

    就在郝启如此想着时,忽然间,一种极度可怕的危险预感直袭而来,他甚至连反应时间都没有,身体先一步产生了反应,他正向着那阴影中心相反的方向冲去,那怕那边正好就是黄昏色光团处他也在所不惜,因为那危险预感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只要再待一秒他就会被杀死的地步,甚至还超越了当初他靠近恐怖球时的感觉。

    “找到你了,钥匙……”

    就在郝启刚刚闪身冲出,从那阴影里一只力场巨手就横空拍来,这巨手横跨大半个战场,在其路径上无论是阴影,虫子,人类,等级生物,还是那些黄昏,一切都无法阻挡其分毫,星球破碎,小世界消散,这只无形巨手划空整个战场,横跨万里距离,眼看着就将拍中正在疯狂逃窜的郝启。

    就在这时,时间静止了,除了那只力场巨手依然还在移动,别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与此同时,在郝启身旁出现了一名女子,这女子脸色惨白,嘴角还有鲜血痕迹,她出现的同时,在她前方,长发男子,类人型虫子,一个璀璨而腐败的黄昏光团,一名头上包裹着头巾,长相普通的男子,还有另外几个男女,以及之前在等级生物群众最为光贵辉煌的三只同时出现,甚至还有一团阴影也在其中,他们挡住了这只巨手,接着几乎同时所有存在都想要回头观察郝启,或者说看清楚他是谁。

    但是他们的观察还没有开始,那女子已经一掌拍在了郝启的脑门上,同时一个声音传递在了郝启的意识之中。

    “回去,你现在来还太早,不要告诉别人任何事情,切记,不要暴露,不要暴露,不要暴露……”

    (这算是重要的话说三遍吗?还有什么才叫做不要暴露?暴露给谁?话说……)

    时间静止中,郝启无法发声,但是他可以看到听到,心里正打算吐槽时,这一巴掌拍在了他脑门上,一阵精神朦胧,当他再回过神来时,已经坐在了一处高科技实验室之中,而在他面前,诸葛明,东城,侯延枫三人都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郝启和三人对望了数秒之久,诸葛明和侯延枫才看向了东城道:“搞什么鬼?你技术生疏了?说好的时间精准定点传送呢?堂堂能量系大科学家,搞什么幺蛾子?”

    东城自己也是莫名其妙,他闭目了一下,接着睁开眼睛道:“好奇怪,能量明明已经消耗了啊,消耗了这么大的能量结构层,无论如何他至少该会传送回去三天才是,那怕是时间点变化因素考虑在内,什么效果也没有这也太奇怪了吧?”

    “……话说,我不记得我有答应你们回去19999年那一战,你们这算是绑架吗?”郝启脑海里不停回想着最后所看到的那一幕,同时对三人说话道。

    没想到他一开口说话,三人反倒是吃了一惊,这一下诸葛明和东城同时看向了侯延枫,东城吐槽道:“堂堂的双料大科学家,看来你的暗示术也不怎么可靠就是了。”

    然后三人都同时一愣,他们就立刻看向了郝启,特别是东城表情异常激动,他颤抖着声音说道:“你回去了?你真的回到19999年那一战里了?那你见到了……见到了她吗?”

    “谁?”郝启愣了一下,他还以为三人会立刻询问他关于那场战争的细节,谁知道东城第一时间问的居然是一个女人,什么情况?

    东城沉默了一下道:“我妻子……在那个时代唯一的一名时间系大科学家,也是19999年那场战争的领袖,通常来说,时间系,空间系是可以自由在时间中穿行的大科学家,所谓的自由穿行指的是可以精确的定位时间和空间,而能量系其次,能够精确定位时间和空间的其中一种,而我就是能量系,所以我能够精确定位你在19999年,而你要回归的话,我也能够精确定位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间段,但是你不该在这里,而你却在这里了,这就说明你遇到了时间系或者空间系的人,在战场上有这个闲心帮你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我妻子了。”

    “那就是说……”郝启忽然冲三人咆哮着道:“你们预定的计划是把我丢到一个未知地点的荒野中去咯?这种不知道我会去到那里的感觉,你们是把我当货物了吗!?”

    “怎么,怎么会呢……”三人都微微偏转了眼神,都是异口同声的呢喃着。

    郝启真心懒得理会这三人,他忽然想起了那个长发男子所说的话,很明显的,那个长发男子一定也遭遇过大科学家坑爹时刻,这群家伙坑起来真心是让人懒得吐槽。

    隔了半响,郝启才说道:“如果你说的是一个女的,又是在那最终战场上,而且若是她将我传送回来的话,那我想那就是你的妻子了。”

    “她……她还好吗?”东城呆愣半响,这才低沉的问道。

    郝启翻了翻白眼道:“拜托,你送我回去的那个战场上,你不是也在那里吗?别的时间我不知道,但那时候她似乎还好,虽然受了一些伤就是了。”

    “是……是我失态了。”东城低沉的说着,他摇了摇头,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待到东城沉静下来后,侯延枫才问道:“你在那最终一战时看到了什么?那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们是如何赢得那一战的?或者说最后我们到底赢了吗?”

    郝启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在思索最终战场时他所看到的那一切,若说在那巨手出现前的情景和过程,他还可以将其说出来,但是当那巨手出现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在最后一幕他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

    最终战场的主旋律,是各个文明的巅峰战力,或者个人的巅峰战力集合起来对战阴影,若是他没有理解错的话,那阴影应该就是反科学家集团了,只是存在的形式不同,但显然那确实是反科学家集团无疑,这些说出来也不打紧。

    但是在那巨手出现时,他最后一幕所看到的则是那些巅峰战力合起来对抗巨手,这其中甚至包括了反科学家集团也在对抗巨手,这一幕就不对劲了,若光是别的势力或者种族的巅峰战力对抗巨手还好说,为什么反科学家集团也在对抗巨手呢?那巨手不是反科学家集团的领袖吗?不就是那个破坏神吗?

    这里面似乎别有蹊跷……

    而且当那阴影被类人型虫子王给破开一条缝隙时,他分明感觉到了负面正在被极微小的吸收着,被另一种存在吸收,或者说窃取更合适些,因为如果史衷没有欺骗他的话,那些负面其实是属于他的,或者说属于史衷另一半的,而那些负面正在被窃取,被谁窃取?破坏神吗?还是……

    而且那个巨手所发出的声音也极有意识,钥匙……知道他和负面的联系吗?知道他就是打开负面的钥匙吗?

    或者用另一种说法……反科学家集团其实并不是最终BOSS,它们仅仅只是负面诞临的孔洞和受肉,而窃取负面的其实另有其人,那真正的幕后黑手吗?

    还有,东城的妻子,那最后的时间系大科学家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不要告诉别人任何事情,是指包括东城他们也不要告诉吗?不要暴露又是指什么?

    郝启想了这许多,但是不解的疑问却是越来越多,他正打算把自己的疑问和最终一战的信息告诉东城三人,毕竟这些大科学家的智力都是不俗,若是他们的话很可能可以发现其中的深意,但就在郝启打算说出什么时,一股极端的危险预感猛的降临他的心底,一瞬间让他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他有一种直觉,只要他说出口,立刻他就会死在这里,连同这里的三人一起死掉……

    (她是指这个吗?只要说出最终一战的信息,不,只要说出那巨手的存在,我立刻就会被发现,并且立刻就会被击杀吗?想来也是,她作为时间系大科学家据说可以自由的存在于时间线上,那么压着她和别的极道强者的那只巨手主人,没理由做不到这样的事情……甚至可能比她更近一步,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知晓了那些信息,都在那巨手主人的监控之下,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我是回归计划执行者的特殊身份咯?避免了我的身份泄露……)

    郝启张了张嘴,接着就停下来沉思了半响,他这才边感应着危险预感边斟酌着说道:“我确实回到了最终战场,确实看到了许多东西,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们。”

    东城一急,这里面涉及到他的妻子,当下就说道:“是在生气吗?这确实是我强人所难,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若是有……”

    郝启打断了他的话道:“不是这个,我还没那么小气,我是不能说。”

    东城还待说什么,诸葛明拦住了他,对着郝启说道:“我在这里确认一些事情,若回答是,你就点头,若回答否,你就摇头,可以吗?”

    郝启点头,诸葛明就问道:“你确实回到了最终战场?”

    郝启点头,诸葛明再一次问道:“你不愿意告诉我们那里的信息?”

    郝启摇头,侯延枫这时接过问题问道:“是你因为某些缘故不能够说出来?”

    郝启点头,东城这时也冷静了下来,他就立刻问道:“这里除了我们三个没有旁人,虽然我们没有记忆,但是当初我们三人肯定是参与了最终一战,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够告诉我们吗?”

    郝启再次点头,三人就沉默了下来,隔了许久,诸葛明才再次问道:“若是告诉我们,你会有危险吗?”

    郝启点头,接着他皱了一下眉头又摇头起来,顿时三人彼此对望,又隔了许久,侯延枫才叹息着问道:“是指除了你有危险,包括我们三人也有危险吗?”

    郝启这才连点两次头,三人又一次沉默了,东城又问道:“这危险会涉及到性命吗?”

    郝启点头,而且是连点三次头,神色严肃无边。

    “涉及到生命的危险,而且连点三次头……你是指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吗?换句话说……”

    “一旦你说出来,包括我们三人,包括你,包括外面的这个小岛,甚至包括整个九海世界都会陷入到危险中吗?巨大的危险?”

    郝启看着三人,想着那只巨手突破阴影,横扫最终战场的一切,一伸手间就破碎星辰与世界,如同划破了宇宙的巨力一样,那是无可匹敌的强大,甚至让郝启连与之交战的勇气都没有的恐怖实力……

    最终,他用力的点头,就这样看着了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