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灭世魔帝 沉默的糕点

五八零:屠杀!全歼奇美拉部落军队!

    康斯坦丁二世算是继承了父母的缺点,心胸狭窄,跋扈,暴躁,缺乏心机。

    所以基本上,只要是一个计策,他就能中。

    当然了,这种酋长在蛮荒世界也能做,甚至能够做得还不错。因为,这种性格在整个南部蛮荒都是酋长的主流,反而像康斯坦丁这种阴险小人是异类。

    所以说,之前康斯坦丁和阿方索合谋灭了野马部落,算是在南部蛮荒开了一个极度恶劣的先例。也真是幸亏妮妮安嫁给了小蛮王为妾,否则现在奇美拉,安卡拉部落如此虚弱,早就被人灭了十次了。

    听到自己的矿场被兰陵占了,而且里面的铁锭和钢锭被抢了,康斯坦丁二世顿时火爆三丈,立刻就要点兵去厮杀。

    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听到兰陵不在,所以才放心大胆地去厮杀的。

    如果兰陵在的话,他不会去。

    康斯坦丁二世对兰陵真的有一种从心底的畏惧了。

    这种畏惧不是因为他的一只眼睛被兰陵射瞎了,甚至也不是因为兰陵曾经率领外族军造反自立成功。

    而是因为兰陵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

    尤其是一个月前发生的那一战,他的父亲康斯坦丁率领三万联军,结果近乎全军覆灭。

    康斯坦丁二世虽然自大,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非常敬畏自己的父亲,觉得自己肯定不如父亲。

    “表哥,带多少兵?”勾恶问道。

    此时,整个奇美拉部落勉强只有四千军队了,其中只有一千骑兵是真正的精锐,剩下的三千军队,都是临时从部落里面挑选出来的。

    康斯坦丁二世道:“带两千,一千骑兵,一千步兵,剩下两千留守部落!”

    勾恶心中一喜,这件差事果然很容易啊,这位二百五表哥这么轻而易举就上当了。

    接着他发现,自己内心竟然隐隐有些兴奋,竟然想要看着奇美拉部落全军覆灭?

    他非常奇怪,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勾恶为何有这种想法?是他有天生的奇美拉奸(对应汉奸)?

    应该不是啊,勾恶虽然是贱骨头,但仿佛没有天生出卖部落的天赋啊。

    是因为奇美拉部落对不起他?当然更不是了,像他这样的废物都能在奇美拉部落做上三百人军队的真正首领,吃香喝辣,康斯坦丁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而且,勾恶也胸无大志,对眼前的生活非常满足。

    他有这样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我倒霉的话,就一定要有人跟着我一起倒霉,甚至更加倒霉。又或者,就算出丑也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康斯坦丁败得更惨的话,他勾恶心理会舒服很多。

    杜炎同样也非常振奋。

    他当然算是胸有大志的,如果成功调虎离山,让兰陵歼灭奇美拉部落的剩余军队,那他杜炎就大功一件了。

    眼看一切都很顺利,眼看着康斯坦丁二世就要中计,把奇美拉部落最后的军队送上绝路。

    忽然……

    “万万不可……”近人族难民首领铁忌站出来了,道:“少酋长,要小心这是兰陵的计策。”

    “我**!”勾恶和杜炎几乎同时心中大骂。

    你他娘谁啊,你从哪冒出来的啊?竟敢来坏我好事?

    铁忌真觉得这是兰陵的陷阱吗?他真的看出来什么吗?

    不见得,他只是为了刷存在感而已,他对奇美拉部落目前非常满意,而且康斯坦丁二世对他仿佛也比较好,他觉得有必要踩着兰陵提升自己在奇美拉部落的地位。

    杜炎面孔一寒道:“这位阁下,你难道觉得我在谎报军情吗?”

    说得急促了,杜炎一阵咳嗽,又一阵血沫子喷了出来。

    康斯坦丁二世道:“杜炎,是谁打伤你的?”

    杜炎傲然道:“除了多隆,又有谁是我的对手?”

    而勾恶就没有那么客气了,指着铁忌破口大骂道:“你是谁啊?哪个女人裤裆没有捂紧把你掉出来了?哪个娘们蹲粪坑太用力把你拉出来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谎报军情,我受的伤都是假的吗?”

    说罢,他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箭一阵乱晃,疼得他一阵鬼哭狼嚎。

    铁忌被这粗俗的言语骂得脸色一变,却又不敢发作,只是朝着康斯坦丁二世躬身拜下道:“少酋长,小心为上啊!”

    他的声音,完全称得上是情真意切了,绝对是一个演技派。

    尽管他对兰陵丝毫都不了解,也暂时没有听过他的什么丰功伟绩,更不知道他阴险狡诈。但是这样踩着兰陵上位总是没错的,因为敌人总是阴险狡诈的。

    只不过,这样误打误撞的,康斯坦丁二世竟然真的听了进去。

    “有道理,兰陵这个奸贼一贯来都很阴险,小心为上。”康斯坦丁二世道。

    勾恶道:“难道,矿场就这样不要了吗?那里面可是有几百万斤的铁,十几万斤的钢啊!”

    康斯坦丁二世一颤。

    奇美拉部落并没有别的产业,铁矿是最大的金币来源。

    尤其是这些年铁和钢比较饱和,所以囤积了两三年的铁和钢都没有卖出去。

    但那也是硬通货啊,算是奇美拉部落最大的一笔财富了。

    此时,梦陀萝道:“是真是假,派一名狮鹫武士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康斯坦丁二世一拍大腿道:“有道理!”

    然后,他立刻派了一名狮鹫武士前往七十里外的矿场查探敌情。

    七十里对于狮鹫兽来说,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路程而已。仅仅半个多小时后,前去查探敌情的狮鹫武士就来汇报了。

    “少酋长,炎魔部落的几百名骑兵正在装载铁锭,钢锭,用我们的牛车,我们的矿奴,正源源不断往炎魔部落运。”

    康斯坦丁道:“他们没有增兵?”

    狮鹫骑士道:“没有,而且因为死了很多骑兵,所以多出了很多战马。他们将铁锭,钢锭撞在大皮袋子里面,驮在战马上。甚至很多骑兵都下马走路,让战马驮运铁块。”

    康斯坦丁二世面色一颤道:“他们这是要跑?”

    “对,他们都在拼命地装铁,装钢,牛车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楚。”狮鹫骑士道。

    康斯坦丁大喜,也完全放心了。

    面对已经没有士兵的矿场,炎魔士兵都不敢占领,而是要跑。可见他们对自己的战斗力完全没有自信心,只想着劫掠一番,然后赶紧离去。

    此时,梦陀萝装作恍然道:“我记起来了,这也炎魔部落一穷二白,连城门都没有。”

    康斯坦丁二世顿时觉得更清楚了,兰陵极度缺铁,连城门都铸造不了,所以派遣骑兵来抢劫矿场。

    顿时,他赶紧下令道:“来人,点一千骑兵,一千步兵,随我去剿灭炎魔部落的近人族杂种,夺回我们的铁块和钢锭!”

    兴奋之下的康斯坦丁二世骂出了近人族杂种三个字,算是严重误伤了。

    一个时辰后!

    康斯坦丁二世率领着一千骑兵,一千步兵,浩浩荡荡冲出了奇美拉部落,朝着矿场杀去。

    而且,他不耐烦等一千步兵,直接率领一千骑兵快速冲锋。

    炎魔部落的劫掠军队正在拼命逃跑呢,可不能让他们真的带着几百万斤铁逃回炎魔部落啊!

    于是,本来只有两千军队,还被活生生分成了两段。

    如果康斯坦丁知道的话,肯定会忍不住将这个儿子劈死的。

    ……

    康斯坦丁二世兴冲冲率领着一千骑兵冲出了奇美拉部落,结果在半途中,天就已经黑了。

    接下来,他有些为难了。

    天黑不利于骑兵行进啊,而且天黑就意味着危险,更何况天上的狮鹫骑士也无法在空中查探敌情了。

    所以他面临一个选择,是返回部落,还是原地扎营,又或者是继续前进?

    返回部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兴冲冲率领两千军队杀出来,不到一个时辰就回去了,这何止是丢脸?简直是没脸啊。

    原地扎营?面子不会丢,但里子丢得干干净净了。而且等明天天亮追上去,炎魔部队早就带着几百万斤铁逃得无影无踪了。

    一时间,康斯坦丁二世真是有些难以选择。

    “狮鹫骑士,飞过去看看。”康斯坦丁二世下令道。

    “是!”两名狮鹫骑士飞到空中,朝矿场飞去。

    仅仅二十分钟,他们就回来了。

    “少酋长,炎魔部落的人差不多已经装载好了,正在离开矿场,不过,他们实在运载了太多的铁块了,速度非常慢。”两名狮鹫骑士道。

    他们可没有谎报军情,因为此时矿场的地面密密麻麻都是火焰,在地上构成了一个大车队的样子,然后缓慢地移动前行。

    “哈哈,多隆真实要铁不要命啊!”康斯坦丁二世大声吼道:“现在炎魔部落的那些杂种就如同一条蛇吃了比它身体大得多的猎物,吐又舍不得吐,跑又跑不快,死定了!冲上去,将他们斩尽杀绝!”

    然后,奇美拉部落的这一千骑兵沿着大道,快速冲锋!

    四十里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也就是两个小时。

    ……

    两个小时后,康斯坦丁二世率领着一千骑兵冲到了矿场附近!

    然后,他果然见到了密密麻麻的牛车,上面装满了铁锭,钢锭!一辆接着一辆,数不胜数。

    勾恶大声道:“表哥,我没有骗你吧。”

    “回去记你一功!”康斯坦丁二世道。

    听到这句话,杜炎真的几乎一口血要喷出来。

    “杀!”康斯坦丁二世一声大吼,拔出战刀,朝着运载铁块,钢块的牛车冲去。

    他身后的一千骑兵,也猛地抽出战刀,冲了过去。

    见到康斯坦丁二世的骑兵,赶车的人纷纷归路狼嚎,屁滚尿流地逃跑。

    “哈哈哈……”康斯坦丁二世大笑。

    炎魔部落的人真蠢啊,为了尽量运更多的铁和钢,竟然让骑兵下马,让战马驮铁。所以,遇上了他康斯坦丁二世的骑兵后,就只能四下奔跑。

    康斯坦丁二世心中豪迈,率领这一千骑兵勇敢地杀了进去,对着那群逃跑的人紧追不舍。

    他心中很振奋,父亲输给炎魔部落输得那么惨,结果他康斯坦丁二世却大获全胜,斩首近千,这是何等大的功劳,这能给他带来何等的荣耀?

    然而,他却没有发现,前面逃跑的这些人完全是有路线,有轨迹,有计划地逃跑。

    而且,等到康斯坦丁二世率领一千骑兵彻底冲进来之后,后面那些装着铁锭,钢锭的牛车队伍开始合拢,将缺口给堵上了。

    就这样,康斯坦丁二世率领一千骑兵冲进了兰陵设置好的包围圈。

    这矿场本就是一个山谷,两边是悬崖,前面是矿场的寨墙,后面是几百辆牛车组成的防线。

    康斯坦丁二世的这一千骑兵,前后左右都被包围得严严实实。

    而就这样,他还率领骑兵疯狂地往前冲,追杀前面的逃跑者。

    又往前追了三百米,发现这些逃跑者竟然全部不见了。

    因为,他们全部钻入了矿场的寨墙后面,拿起了弓箭。

    而此时,后面的几百辆牛车在几百名士兵的驱使下不断前进,压缩包围圈。

    此时,康斯坦丁二世身边的人才发现身后的牛车竟然追了上来,而且如同一道天然的墙壁一般。

    “少酋长,好像我们被包围了,我们落入陷阱了!”

    ……

    兰陵站在寨墙上,在黑暗中狠狠拍打了一下勾骊的翘臀道:“这么蠢的儿子,你是怎么生出来的?”

    勾骊咬牙切齿。

    她的这个儿子,真实蠢到没边了,就这样冲进了包围圈。

    这个狭窄的山谷,两边是悬崖,前面是矿场的寨墙,后面是马车组成的防线,一千骑兵被围得死死的。

    而且,后面的牛车还在逼近,使得包围圈越来越小。

    康斯坦丁二世惊骇道:“勾恶,杜炎?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两个人却已经不见了。

    此时,康斯坦丁二世终于发现,这两个人叛变了,竟然将他引到了这个致命的陷阱。

    紧接着,一道火光亮起,露出了兰陵的面孔。

    康斯坦丁二世顿时肝胆欲裂,浑身彻底的冰凉,

    完了,完了,掉入兰陵陷阱中了!

    “勾恶,我**!”

    “杜炎,我**!”

    康斯坦丁二世大骂,然后大声下令道:“杀出去,杀出去!”

    顿时,他率领一千骑兵,调转码头,要杀出包围圈。

    然而,堵住山谷出口的那些牛车,已经动不了了。炎魔部落的骑兵,直接用绳子帮助了这些牛的腿,他们完全无法动弹。而且,这些牛车上都装了大几千斤的铁锭,钢锭。

    这道防线根本就冲不出去!

    “杀!”兰陵一声令下。

    “嗖嗖嗖嗖嗖……”

    寨墙上的士兵,牛车上的士兵,纷纷射箭。

    而兰陵,又是惊人的三十连珠箭,如同暴雨一般射出。

    哪怕在黑暗中,哪怕在混乱中,也百发百中。

    惨嚎声,尖叫声,马嘶声不绝于耳。、

    在这狭窄的山谷中,康斯坦丁二世的一千骑兵,进又不能进,退又不能退。

    一千骑,拥挤在这里,密密麻麻,就算那在黑暗中,也不需要很用力的瞄准。

    所以……

    这是一面倒的屠杀!

    奇美拉部落最后的精锐,在黑暗中,被疯狂地屠戮。

    死尽,杀绝!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

    求一下十二月的保底月票啊,兄弟们,拜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