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港娱1975 来不及忧伤

第718章 北影交流会

    (新的一个月来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三更,求一张保底月票,这是第一更!)

    说是交流会,可看他们的安排,分明是让他做演讲嘛!

    他站在主席台上,下面黑压压坐了一片,有两所院校的学员,也有两边的校领导,还有跟着吴承前来的五连冠他们。

    估计这个会场是平时学校用来开大会的场所,或者用来演舞台剧和看电影的小型戏院吧!下面坐着一两百人,还有不少位子空出。

    看着主席台前方的讲台,吴承有些苦笑,然后干脆拿着话筒,走到主席台前方,在边缘处坐了下来,双脚悬在外面,微笑道:“本来就是一个交流会,搞得好像我是来这里演讲似的,嗯,这样更好!”

    结果那些演员们看到吴承这个样子,都不由掩嘴轻笑起来。

    吴承对此不以为意,而那些老师和领导们,则是一脸苦笑,这和他们之前所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不过吴承这么一来,倒是和那些普通学员拉近了不少距离,给人一种非常随和,平易近人的感觉,而不是那种高高在上,需要他们仰望的存在。这种感觉,也让这些学员们的心神多少放松了些。

    轻咳了下,吴承微笑道:“其实我也没比你们大多少,甚至有可能比你们当中的某些人年龄还小。事实上,我今年才二十岁。”

    嗯,这是对外的虚报年龄。

    “不过,我比你们当中大多数人都幸运,因为我十五岁就接触到了电影,而且还当起了副导演,拿过导筒……嗯,你们可以把这个当成是我的自我吹嘘,因为我自己对此也挺自豪的,哈哈……”

    听到吴承这么说,不少人都有点忍俊不禁的感觉,也跟着笑。就是那些想要吴承正正经经的演讲的校领导们,也无奈地笑了。

    笑了一阵,吴承抬手压了压,等下面安静下来,他才继续道:“对于电影,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的。”吴承说着,指着下面坐着的一位黑衣青年说道:“那谁,就是你,戴着黑帽子,压着帽子笑的那个,别看别人,就是你了,站起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顺便也告诉大家,电影在你心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那被吴承点名的青年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道:“吴导好,大家好,我叫张亿谋,是北影院校摄影系的一名学生。嗯,在我看来,电影是一门艺术,同时,它也是一种信息传播工具,我们可以通过它来传达我们心里所想要表达的东西……”

    吴承点了点头,让他坐下,然后又点了下他旁边不远处的一个青年,那青年一副荣幸的样子站了起来,道:“吴导好,大家好,我叫陈恺歌,是北影导演系的学生,我的想法和张同学的相似,不过我觉得它不仅能够给别人传递信息,同时也会影响我们的生活,所以我觉得做电影,一定要传达‘真善美’的东西,这是做电影人的责任和义务……这就是我的想法!”

    吴承点了点头,心里暗自腹诽,想法很好,但很天真!

    除了这两位,吴承又点了几个人的面,这些人,都是他脑海里头有点印象的,比如田装装,比如顾常卫,比如张铁霖,方苏。

    后两者是演员,所以他们说出来的一些观点,大同小异。张铁霖大家应该都比较熟悉,不过那个方苏,其实吴承也只是有点印象,知道她演过一部电视剧《吕后传奇》,不过这部电视剧吴承没看完。

    可能是因为他不太喜欢这种以女人为主角的电视剧吧!

    不过,这个时期,这个女人长得还是挺水灵的,如果不是因为要把黄秋艳拉过来和五连冠搭戏的话,吴承觉得,让她来演那个女主角牧羊女,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嗯,说得都挺好!”吴承微微笑了下,道:“不过有一点,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不知道大家是没想到,还是根本觉得无所谓。那就是观众们的需求,观众们想看什么样的电影?观众们对什么样的电影有兴趣?似乎大家对这一点,都没有提及。那个,张亿谋,你怎么看?”

    吴承笑看着老谋子,再一次把他拉出来鞭几下。

    张亿谋有些愕然,末了抬头道:“确实,这一点,我之前并没有认真想过,不过我想,观众们应该是只要有电影可看就行了吧!”

    果然还是没有接受过市场考验的嫩、雏啊!

    吴承笑了笑,道:“陈……陈恺歌,你看怎么看?”

    陈恺歌站了起来,道:“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在为现在大部分观众对观影的需求还不是很大,一般戏院里有什么戏,就看什么戏……”

    嗯,情况和老谋子相似!

    吴承笑了笑,道:“看来,各位虽然都是非常不错的学生,但显然并不了解这个市场,或者说,你们都觉得这个无所谓。确实,现在国内的电影业并不达,或者可以说是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观众们可以选择的余地确实没有多少。只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长此以往的话,当咱们国家对外开放,当国外的电影进来的时候,咱们国内的电影,又将拿什么去抵挡这些来势凶凶的外来电影?”

    吴承呵呵轻笑了下,道:“之前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我拍的那部《搭错车》?看过的举个手!”吴承扫了眼会场,几乎就没有不举手的。其实也很正常,就算之前没看过,可听说他要来这里时,大家肯定也私下里找校领导再放一次给大家看了。

    “既然大家都看过,那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仔细算过,我这部《搭错车》的电影,在内地到底有多少票房?”吴承又问:“我知道,许多地方放映这部电影的时候,都是不需要票房的。事实上,我的这部影片在国内上映,我的公司也没有收到任何票房分成……”

    吴承无奈摊了摊手,末了道:“我粗略算了下,我的这部电影观影人次在六亿多次以上,如果票价算一毛钱的话,那就是六千多万的票房。那么,请问国内有哪部片子的观景人次,比我这部还高的?”

    众人闻言愕然,仔细想想,还真的没有。如此看来,这部电影确实非常强悍。拍出这样一部文艺片,是他们所向往的。

    吴承摇头道:“嗯,我刚才不是在吹嘘,只是给大家阐述一个事实,同时也是告诉大家,市场的重要性。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电影这门艺术,他可以是艺术的同时,也可以做为一种信息的传递工具,但关键的,它还是一种可以用来赚钱的工具。”

    “嗯,我这么说,估计有同学会说,把电影当成一种赚钱的工具,让这门艺术染上一层低俗的铜臭味,那不是亵渎艺术么?”

    不少人闻言,不由再次点了点头,因为他们确实有这种感觉。

    看到此,吴承不由嘿然笑道:“会这么想的人,我只能说,你太清高了。视金钱如粪土,这是一种高尚的情操没错!但要明白,做任何事情,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能的。就比如咱们国家要展,需不需要用到钱?电影要研究要展,需不需要用到钱?”

    “最简单的,陈恺歌同学,我问你,你拍电影要不要钱?不论是机械,还是胶片,又或者是人工,难道都不要钱?”

    被吴承点了下名,陈恺歌是痛并快乐着。

    不过,吴承的这一番问题,也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开始沉思起来。

    只是吴承没有让他们想太久,继续道:“就拿我来说吧!当初我写了个剧本,想要拍出来,结果没有钱,而我又不想把剧本便宜卖给那些电影公司,怎么办?筹钱!我用了半个月时间,利用报纸,把香江所有市民的目光都吸引到时尚流行那一方面去,然后推出几款时尚服装,借此,我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创办了一家服装公司,赚到了两百万港币,把我这部电影的拍摄资金筹集到。”

    这些人并不知道吴承的家史,是以,这个时候听起来,多少有点不明觉厉的感觉。要知道,那不是一百块,那是两百万。

    虽说港币是没有华元值钱,可换成华元的话,也是六十几万了。

    想想现在大家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吧!

    这样的巨款,一个月时间,他就赚到了,简直是奇迹啊!

    “有了钱,那就好办了,我和这部戏的导演,洪锦宝导演,可能你们没有听说过他的大名,但是在香江,他也是家喻户晓的存在,我们一起创办了电影公司,就是我现在的电影公司东龙国际。我们一起拍了第一部戏,那部戏,在香江那边,直接打破了票房记录,同时将海外的行权卖给了另一家电影公司……嘉禾电影公司。那一次,我们总共赚到了一千四百多万港币……”

    听到这个数字,所有人再一次目瞪口呆,不明觉厉。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笔钱,我的电影公司才能展得起来。”吴承扫了众人一眼,问道:“如果,如果我的这部戏没有成功,那么你们觉得,我还能继续拍第二部戏,第三部戏,直到现在吗?”(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