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炼金术师 骚年不知愁滋味

14 缺乏交易的姬情终将凋零

    小贱人?

    楚辞脑海里思绪飞转,如果把身边的女孩列出来排斥,最有可能跟月读命有交集的就只有辉夜姬。

    单看月读命的表情,恐怕两人之间还是大仇。

    “楚辞,休要跟她啰嗦,直接杀了她!”

    八意永琳微恼,弯弓如满月,下一刻便要使出自己的终极杀招《壶中术》。

    “我投降。”

    圣者之间的征伐,一旦超过三十个回合,说明双方都没有留下对方的能耐,一个照面不到,跟自己相差无几的素盏鸣尊已经快要陨落,最惜命的月读命立刻摊开双手,坦坦荡荡地表示投诚。

    “可笑,你以为我们会接受你这个被污秽的女人吗?”

    八意永琳没有第一时间使用壶中术,似乎此技也需要一段时间酝酿,故而还有空跟月读命扯淡。

    “是嘛,可我不怎么觉得,乱界虚空固然将我复活,但我的神智依旧清醒,我的身体依旧温热,我的灵魂依旧自由,除了生命本源外,我的一切都跟活着的时候没有两样。”

    月读命不愧是远古神祇,浅浅的笑着,上一秒还苦大仇深跟幻想乡不共戴天,下一秒就能遮掩掉眼中怨毒,摆出一副端庄素雅的模样,活脱脱地一个文静神女。

    她双手倒负,落落大方的敞开胸前空门,开放火辣的火红宫裙勾勒着细腰丰臀的诱人曲线,前襟束出白嫩饱满,将胸前挺拔如峰的傲人弧度尽数撑起,妆容精致,媚眼流波,更显妩媚诱人,令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要吞口水。

    “可你要杀公主殿下,这一点决定了我和你不能共存。”八意永琳又岂会跟月读命妥协,摇摇头,壶中术已然准备好了。

    月读命笑中带煞,谈笑间点名要楚辞的人头,好似易如反掌观纹:“不不不,现在妾身不需要御神体将这个男人交给我,只要重获时空之力,扭转妾身的生命本源,妾身自然重归秩序阵营。”

    月读命说到‘御神体’的时候八意永琳眼神一厉,慑人的光芒顿时逼得月读命语气有点僵硬。

    楚辞轻声冷语:“可是,你好像没有问一下我的意见吧。”他眼眸中没有半点温度,在他心中已经将月读命当成一个死人。

    月读命嘴角掀起严厉刻薄的微笑,冰凉无情,宛如九天玄冰雕琢的冰美人,樱唇讥嘲:“你区区一个新晋的圣者,诸天万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少你一个又何妨。”

    西行寺幽幽子以扇掩面,粉脸如盛放的樱,绝美异常,冰凉的目光投到搔首弄姿的月读命身上,嘴角掀起讥撩的弧度,张口便是恶毒之言:“说得有理,诸天万界圣者没有五百也有三百,也不缺你个两边倒的杂草。”

    楚辞暗暗咂嘴,老话说得真没错,粉色切开都是黑。

    除去勉强支撑的素盏鸣尊和独臂混乱之魔,其余圣者早已在众圣的围攻下悄然陨落,天地为之震撼,血雨倾盆将达七天七夜。月读命已经失去最后逃命的机会,不说八意永琳、西行寺幽幽子、收剑蓄气的欧阳天机,光是楚辞一人,便足以动用时空之力将她所有退路通通封锁,断绝生机。

    楚辞也这么做了。

    月读命心里终于开始慌张:“幽幽子公主,妾身跟冥界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您又何必针对妾身,再说了妾身可是巅峰圣者,更是天地承认的月之主,有妾身加入幻想乡,以后的月面战争也可轻松些许。”

    西行寺幽幽子似乎动心了,瑶扇轻轻挥动,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月读命心里松了一口大气,现在她只能抓住自己是巅峰圣者而楚辞是新晋圣者这一点来做文章,圣者成长之路何其漫长,自己的价值绝对比楚辞高!

    该死的蓬莱山辉夜,竟然带走了我的须臾永恒之力,好在那个男人竟然拥有另一半时间之力,二者结合竟然演化出真正的时空之力,实在匪夷所思。

    不过那个小贱人也该废了吧,没有须臾永恒之力,只能活生生老死。

    只要她们心动了,我便能夺回时空之力,成为真正的时空之主,永恒不灭!

    月读命还在幻想着自己光明而辉煌的未来,殊不知幽幽子其实还在等人。

    “呵呵,杀了她!”

    幽幽子能在魑魅魍魉横行的冥界安然当她的冥界公主,白玉楼威势无人敢撼,凭的可不是单纯的力量啊。

    八意永琳率先发难。

    “壶中术!”

    你曾经是月之主,也是吾等之主上,然而你已经死了,死人就要有个死人的模样,不要来打扰我和小辉夜的生活!

    天地为彀壶,众生为箭,勾勒出大片瑰丽夺目的魔纹圣阵,宛如一个玉壶将月读命困在其中。

    壶中术不仅将月读命牢牢困在彀壶之间,持续时间内所有对她发动的攻击还会都获得透甲效果,是透甲不是穿甲也不是破甲,直接无视月读命圣人娇躯,直接对灵魂发动毁灭一击。

    这是八意永琳苦心钻研了数千年的一式圣术,也是她用来针对可能出现的月之主的后招,没想到今日真的用到了月读命身上。

    幽幽子以扇遮面,慈悲宣告:“华胥永眠!”

    万千的白色之灵升华而起,恍如风暴,围绕己身,风华绝代地向月读命走了过去,这是无间地狱最凶悍的亡灵,因为鬼气冲脑,痛楚不堪,唯有宣泄暴力方能稍加缓解,如今幽幽子一次性发出来,正是为了它们的永眠,以及月读命的永眠,狂涌的鬼潮让大战的中心,瞬间就向海内移出了三、四百里,把月读命带离照映湖处决,连妖怪的阵营也逐渐看之不到。

    “你们不能杀我,你们不能不!!!”月读命始终想不明白,乱界虚空强大,就投靠乱界虚空呗,要是秩序阵营争点气,她也愿意转回秩序阵营,可为什么

    明明我才是老资格,我是巅峰圣者啊,古老的神祇,为什么连一个新晋的圣者都比不上,而且还是个臭男人。

    月读命不想死,哪怕冒着被他人毁去根基的风险,她也要开启圣域,清清冷冷的月光从她胸口荡漾而出。

    “万古皆空!”

    圣域尚未开启,时空之力已经将她的圣域永远困在须臾当中,除非他主动接触,否则圣域永远都开启不了,直接保持这个发光的样子,看起来滑稽可笑。

    又是那个臭男人,为什么,为什么幻想乡的圣者宁愿接纳他也不愿意让自己回来。

    我不甘!

    “不甘也得干!”楚辞对黯然消瘦的月读命没有半点怜惜之意,从她想杀自己开始,双方早已没有任何和平的余地。

    “梁天一剑!”

    欧阳天机及时出现,强捞了一个人头,不过在场的人并没有什么感觉。

    反倒是风见幽香连出九拳,第三拳破开剑圈,第五拳打落天丛云剑,第七拳打破素盏鸣尊的脑袋,第九拳将他从天上地下彻底抹杀。然后款款袅袅赶过来助阵,发现战局落幕,颇有点怏怏不乐,感情还是个好战狂。

    “幽幽子,下回别打得太快,好不容易能畅快的战斗一场。”

    “是是,幽香姐说得对。”幽幽子樱唇忍不住微笑,愉快的答应着,看她们的眼神,貌似有点那个叫啥的纯洁的少女关系。

    果然月读命这个少妇是该死的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