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田十

679 外面好大雪

    老腰说:“喝酒吧,同学那么多,咱三个难得凑一起,喝。”

    这顿饭吃的还行,张跃说听你的,房子先不买,过些日子再说。

    张怕说:“只要有合理的还钱计划,我应该会借钱给你;但假如时间过长,我肯定不借。”

    张跃说知道了。

    老腰说:“你们俩真不是一般人。”

    回去的路上,老腰跟张怕一辆车,说省城其实也没啥,工作机会是多,可房子也贵,他劝过张跃回丹城发展。可分析来分析去,回去还真未必有发展,才会任由时间拖着岁月老去,继续在异乡做过客。

    张怕说:“你们俩关系还挺好。”

    老腰说:“我也是来回跑,你什么时候还回丹城?”

    “等我爸回来我就回去。”

    “你爸去哪了?”老腰又问。

    张怕说:“我要是知道他在哪就好了。”

    老腰笑了下:“你爹还挺逗。”

    汽车又开出段距离,张怕在前面路口下车,等老腰坐着离开。他再打车回家。

    天冷,狗都不愿意出屋,见张怕回来,那是跳上跳下的欢喜。张怕去柜子里找些吃的分给他们,再去看那只公鸡。

    最肆无忌惮、最没有王法的就是这家伙,狗不会到处大小便,这只鸡不管,所以一直被放养在走廊里。

    也是纳闷了,一群狗加一起都没有这一只鸡龙兴,这家伙就没安稳时候,也不知道衣正帅是怎么容忍它活这么久的。

    好在还算懂事,认识张怕,便是不喊不叫的做一只合格的看门鸡。

    第二天上午,干了半天活的张怕出去买饭,意外看到林浅草。

    那家伙一本正经站在煎饼车后面忙活。

    张怕走过去站了好一会儿,林浅草就在那摊煎饼,再收钱找钱,忙活完才看到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下:“你怎么来了?”

    张怕说:“应该我问你好不好?说好的写剧本、写……这煎饼车是怎么回事?”

    林浅草笑了下:“我去大首都混了那么多年,啥也没学会,回来又找不到工作,只能干这个。”

    张怕左右看看,附近还有个煎饼摊,生意说不上好坏,毕竟在城边子。

    林浅草问:“吃么?我请你。”

    张怕说声吃。林浅草赶忙熟练的摊煎饼。

    张怕说:“天这么冷,越来越冷,行么?”

    林浅草说:“天冷,也是要过年了,我怎么也得弄点过年钱吧?”

    张怕问:“上次不是说你要是愿意,可以去剧组上班么?”

    林浅草笑着回话:“就不麻烦你了,我麻烦你好多次,再加上我那个病,不方便。”说的是曾经的抑郁症。

    “你有个屁的病啊,你那是闲到了,根本没病,现在这样不就挺好么?”张怕说:“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愿意就去剧组看看,学什么不是学,干什么不是干?”

    林浅草没有再接话,直到做完一套煎饼果子,递过来以后才说话:“我就是想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吃苦。”

    张怕说:“你牛。”

    林浅草笑了下说:“人活一辈子,你说活的是什么?”

    张怕说:“你这是要疯的迹象。”

    林浅草说:“我就怕遇到你们,才跑这么远的地方支摊子,还是被你遇到了。”跟着问:“你跑这来干吗?”

    “我搬过来住段日子,胖子他们也住过来了,不过又走了,出去玩不带我,一群王八蛋。”张怕说:“你别总一个人闷着,人活着没心没肺比较好,别什么什么都往肩膀头上放,活的简单些,轻松些……算了,我走了。”

    晃晃手里的煎饼果子:“谢了。”

    林浅草说:“想吃就过来。”

    张怕说:“我就住附近,你无聊了给我打电话,也可以来休息。”说完回家。

    幸福里那地方真的是什么人都有,林浅草是公认的运气之王,那衰得不是一星半点,简直就是倒霉了一辈子,后来都抑郁了。

    想了想正在动工的孤儿院,给石三打电话:“去哪找孤儿?”

    石三说:“我去偷去抢好不好?”

    张怕说:“你那是要疯。”

    石三说:“我好像真疯了,最近一直在琢磨一件事,我是不是被你洗脑了?为什么就把钱给你了,两个亿啊!”

    张怕说:“有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想和你好好聊聊,你闲得无聊干嘛一定要办个孤儿院?开个动物园都好,养动物多简单?我现在一想起来就头大。”

    石三说:“不是冲动么,一冲动就办了呗。”

    张怕说:“你冲动一下损失两个亿,凭什么把我绑进去啊?”

    “你可以在里面贪污、挥霍,把钱糟蹋光了,孤儿院倒闭,你就解放了。”石三给出合理化建议。

    张怕说:“好的,就这么定了。”

    石三笑道:“你要是真能这么做,从此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怎么样?”

    张怕说要不要玩这么大?

    石三说:“我敢玩,你不敢?”

    张怕说:“就不是一回事好不好?”

    石三说:“你这个人有个毛病,不理会世俗的评判标准,不理会别人怎么看你,可是,你受不了自己,有些事情是你的底线,你不可能违背良心去做。”

    张怕说:“你有病是吧?”

    石三说:“那什么,我想买个游艇,到时候送给你好不好?”

    张怕大骂一句:“你怎么不去死。“挂上电话。

    回到家里,院子里分外冷清,胖子那群不要脸的说来陪张怕过集体宿舍的生活,等房车一到手,那些人就没了,去南方看海?看你们个大屁股!有一个算一个的都是混蛋。

    只有打字干活是真的,努力吧,少年……不对,是奋进吧,老头子!

    最近几天,龙小乐又回京城了,号称十三家制片商的反联盟行动几乎没有进展。

    可怜的是一一一影视根本不在十三家制片商里面,人家没瞧得上。好处是未来跟院线方合作的时候,可以明确表明:当时没我!

    院线方也挺狠,趁这个机会重新来了次大洗牌。什么是院线?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电影院,谁电影院多、谁荧幕多,谁就是大院线。

    这一次院线方被迫集体开大会,大家南南北北的忽然凑一起,有野心的到处琢磨收购问题,还要强强联合。大意就是,趁这次机会,大家把声音统一了,以后不管制片方有什么要求,咱们有自己的底线。不肯统一的、或是实力不足的,要么被清出去、要么被吞并,或者是联盟。

    立场不同,底气不同,做事情的方式也是略有不同。

    在这种情况下,制片方有人萌生退意。

    是的,票房分成多一个点就是多了几十上百万的钱,可并不是每一家制片商有能跟院线方硬抗的实力。

    拍电影是要先投资的,不上映就收不回钱,公司就要亏损。尤其是年根,谁不想弄点钱过个好年?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闹幺蛾子。

    有关于票房分成这个事,事实上很多事都是这样,店大欺客,客大欺店,你是被动一方就只能选择接受,千万别指望跳出来要公平。

    人一出生,就是不公平的一生开始,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纯粹公平的事情。

    制片方花了几千万、甚至上亿元拍的电影就那么放着,不能上映,吃亏的是谁?

    院线方不介意,没有新片子我们就放旧片子,反正就是耗着,看谁能耗过谁。

    在制片商那里,龙小乐属于编外人员,不引人注意,可也不允许你随便离开。赶巧,陈有道的新片定在元旦上映。

    现在是十一月中,眨眼十二月,要是双方再没个好的解决办法,陈有道这部片子很可能只在港台地区上映,所以,他应该着急。于是,有人找上他。

    大家都有影片要上映,找上龙小乐的这个人叫袁志成,前年投资两部大片子,请了大批明星捧场,单部投资都在一亿以上。

    他和牵头的那几家影视公司不同,那几家影视公司兼着经纪人公司,签了很多明星在手里。即便是电影不钱,总可以让明星上综艺节目、或是演个电视剧什么的,哪怕拍个广告也能搞回来一点收入。

    袁志成不成啊,他的公司就是单纯的电影公司。然后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忽然激动了,琢磨着反正有点闲钱,要拼一次,拼一部真正的大!

    先是选本子选了一年时间,再是找演员用了三个月时间,最后才是开组。两部戏同时开机,也是在差不多的时候杀青。然后是后期,整整八个月,找的是老美的公司。

    袁志成也算有些能力,广电那面痛快过审,也是很快谈好片期,一部圣诞节前两天上映,一部新年前两天上映。

    这一切一切都准备好了,那几家大的影视公司忽然闹起个复仇者联盟……袁志成对这些事情无所谓,不过大家都这么干,他也没必要跳出来反对不是?所以就无所谓的默许了这件事情,算是十三家制片商之一。

    可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两方人始终没有和谈迹象,袁志成有点急了。两部电影从前期到后期,再有宣传等许多花费,加一起三个多亿。

    这要是不能上映,他可就亏大了。

    所以呢,他要在这个大联盟里找小联盟,要找和他情况差不多的电影公司,大家看看能不能再想个什么办法出来。龙小乐的一一一影视是其中一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