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灵异实录 罗桥森

第1539章 上菜

    我想,不管是什么东西,但凡是死了,就永远不值当的害怕了,毕竟,他们已经没有了灵魂,没有了思想,只是剩下这样的一个,我现在只是感觉到,手里面抬着的,就是这样的一坨熟肉,可以供人吃的,这样一坨和其他的肉没有什么两样的,这样一坨人肉。

    我们就这样抬着,从客厅,把这个无头的尸体,抬到了客厅,抬到了那桌客人的桌子上面。

    说来也确实是好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也和什么猪驴猫狗一样,被端上了餐桌,甚至是弄成了这种类似于全羊宴,全狗宴的东西,只不过,这一桌可能就叫做“全尸宴”罢了,美其名曰:“神农不见首”。

    我想,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莫过于人了,茹毛饮血,甚至是不惜吃自己的同类,就算是狗喜欢吃肉,也不会吃到自己的同类,万物皆是如此,唯有这人,号称是“高级动物”,或许,就是高级在了这一点上面,可以吃自己的同类。

    我和酒店的老板,把这个做熟了的无头尸体,就这样生硬的搬到了那桌客人的桌子上面。

    “来了,几位,本店的特色菜,请您慢用。”酒店的老板把这道菜呈到了桌子上面之后,略微有些气喘吁吁的说着。

    “啊哈,我就知道老张好这一口,怎么样,来来,吃着。”那个穿着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说道。

    “唉,那都过去了,现在都讲究健康绿色生活,我现在是吃什么都一样。”那个身穿着蓝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

    看来,他就是那个老张了。

    “这怎么行呢,这菜可是为你点的,来,今天多吃点,开开荤。”那个身穿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拿起来了筷子,补充着说道,“正所谓有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你这喜欢这一口都多少年了,现在说是改了,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能改。”

    “哈哈,”那个身穿着蓝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笑了笑,接着就动起了筷子,从那个身体的腿部夹下来了一块肉,放进了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道,“看来,还是老刘最了解我。”

    随后,那个身穿着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也从这桌子上面,夹了一口,放进了口里,一边嚼着,一边连连称赞:“嗯,不错!”

    两个男人吃的都非常的尽兴,大口大口的吃着,唯有在一边的两个中年女人,就像是在惦念着什么一样,迟迟不肯动筷子,只是在一边用这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这两个中年男子吃。

    “姐姐,那咱们也尝尝吧,你怎么不动筷子?”其中一个中年女人对另外一个说着,自己就拿起了筷子。

    “嗯好,尝尝这个特色菜。”那个被叫做姐姐的中年女人,拿起来筷子之后,没有立刻就用筷子夹,而是等到另外那个女人吃了一口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用筷子从上面,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品着。

    当那个女人吃了一口,吃完之后,我明明发现她的脸上,流露出来了一种痛苦的表情,就好像是特别的恶心,又特别的难咽,而且给自己带来了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但是,她的这个表情,很快就从脸上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拿出来一幅不是很自然的,显得很愉悦的表情,啧啧称赞道:“嗯,好吃。”

    “哈哈,好吃就多吃点。”那个身穿着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一边笑着,自己同时也开心的吃着。

    不知道他们几个,是不是发现了这个中年女人脸上的不自然的表情,总之,我在旁边,看的是一清二楚,她的那个表情,所表达出来的那种感觉,仿佛我是清楚的,甚至我感觉到,我完全可以体会到她目前的这种感觉,完全可以感同身受。

    之所以会这样,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当我看见了那个女人脸上流露出来的难受恶心的表情,与之后流露出来的那种故作欢欣的勉强,我感觉到自己和这个女人之间的距离仿佛是拉近了。

    因为,现在的我就像是什么动物,发现了自己的同类一样的亲切和高兴。

    不过,我没有在这里一直站着看他们吃,而是当他们开始吃的时候,我就已经迅速撤离这个地方了。只是因为那个穿着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的一句话。

    他对我说,他说:“伙计,过来一块吃点吧?”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我分明是看见了狰狞的笑。

    “不了。”我说,“你们几位吃着,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说完,我就连忙转身,退了下去。

    因为,当我看见那个身穿着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吃的满嘴流油的时候,我的肚子里面,我的胃里面,就一阵又一阵在作怪,往上尽力翻涌着我之前所吃过的任何的东西。

    几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看起来是十分的放松和愉悦。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样的场景,于是,就到了百合厅里面,在那自己静静的坐着。

    之后,那个身穿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吼道:“伙计,来瓶二锅头。”

    “好嘞。”我听到外面的客人再叫我,我连忙站起来,丝毫不敢怠慢的走了出去。

    到了前台,我拿了一瓶二锅头,之后便把那酒,送到了那桌客人的面前。

    “您要的酒,几位请您慢用。”我恭敬有加的把那瓶酒放到了他们的桌子上。

    “好嘞,谢谢,另外。”那个身穿着黛青色的长袍的中年男子补充道,“我们要的红馒头,一会可以上了,你去催一下。”

    “好,这就去。”

    我应承着,好奇心驱使着我,让我忍不住的看了一眼那桌子上面吃了一半的菜。

    天呐!

    此时此刻的我,甚至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描述我所看到的那副让人恶心头晕到想吐的画面。

    因为我看到,那张桌子上面的那个尸体,现在,已经被吃了一半了,当然,这个一半,不是拦腰折断那样的吃了一半剩一半。

    如果真的是那样,不至于这么恶心。

    这个一半,其实是整个人已经是浑身上下,几乎是没有了一个完整的地方,那个尸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或多或少被那桌客人吃过了,随后便是露出来的白骨,有的部位,是成片的白骨,有的部位,是露出来的丝丝点点的白骨,还有一些,是一些凹凸不平的关节,本来一个完整的无头尸体,现在已经成了这种破落不堪的样子。

    我忍不住的,捂住了嘴巴,随后,就连忙转身,离开了这里。

    我到了百合厅,连忙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水,迫不及待的喝了几口,试图去压抑住这股难耐的,想吐的冲动。

    但是,似乎是没有什么用。

    尽管我已经喝了两杯水,但是,现在的我,脑海里面依旧是那副瘦骨嶙峋,破落不堪的尸体,在我的脑海之中,盘旋着,挥之不能去。

    “哇。”我忍不住的干呕了一下,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以及自己的脸,全部都涨了起来。

    我想,我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里,刻不容缓。要不然,依照现在的这种形式发展下去的话,我认为,死在这里,是早晚的事情。

    毕竟,现在我已经连饭都存不住了,每天都会接触到这种恶心的东西,这种恶心的场景,那岂不是每天都要干呕,都要难受?

    这样的生活状态,即便是在这里坚持下去,没有人来犯,光自己过着这种悠闲的日子,又能过多久?

    我想,我要想尽一切办法,去逃离这个地方。

    所以,接下来,我便筹划着,应该怎么样利用自己接触过的这一些人,如何从他们口中套出来什么消息,如何找到离开这里的捷径,这个是我要做的事情。

    我想,这应该也不会很难。

    毕竟,在这里吃饭的人,往往也都会喝酒,而人在喝醉了酒之后,意志就不会很清醒,或许就会一不小心,把消息告诉了我。

    那么,我想我应该多去接触一下在这里喝酒的这些客人,然后,尽量把他们灌醉,之后,让他们告诉我一些有用的消息。

    可是,就像是现在正在吃饭的这桌客人,吃的是这种奇怪的看了都恶心的菜,还让我怎么样去陪他们喝酒说话?

    甚至,难不成还要光喝酒,不吃菜?

    那种东西,要我怎么能够咽的下。

    我想到要去面对那一桌子让我恶心到极点的东西,心里胃里,又是一阵忍不住的翻江倒海,这次,我真的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正在上涌着。

    我受不了了!

    我捂住了嘴巴,跑进了厕所,我不想把老板的这个百合厅给弄脏了,现在弄脏了也得是我收拾,毕竟我已经是在这里打工了。

    “哇……哇……”跑到厕所之后,我就趴在了那水池子旁边,酣畅淋漓的大吐了一场。

    但是,我好像是听见,这厕所里面不只是我一个人在呕吐,伴随着我的呕吐声,我听见里面的女厕所,仿佛是也有人在呕吐。

    “什么人?”我有些大惊小怪的问道。

    按理来说,在饭店这种地方,厕所里面有吐酒的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我偏偏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本能的问了一句。

    或许,我把它当做一种搭讪,我希望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说上几句话,然后记在脑海里,晚上回去,仔细的考虑,琢磨,在之后,就是从里面提取出来一些对自己可以有用的信息。

    女厕所里面,似乎是已经没有了声音。

    “有人在吗?”我听见里面平静了下来,弱弱的问了一句。

    但是,我并没有听到有人呢回答我,只是听见了一声干咳嗽,似乎是在提示我,有人在里面。

    我这才意识到了刚才自己行为的不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