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大小姐老婆 银剑书生

第691章:谁说国王不能训斥

    龙玛对人的认识还是清醒的,短暂的犹疑之后他否决了自己心中不好的猜测。这个年轻人的人品,他觉得可以相信。

    哈吉拱手相送的巨额财富与公爵的爵位,他谢绝了,成功救治蒂亚给予的回报,他也谢绝了。他与贪得无厌无关,更何况,他不会用龙雨溪来作为谈条件的资本,以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不可能亵渎小溪。

    龙玛再次笑了笑,对叶风道:“好,看看你对一个富裕到极致的王室能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你应该不至于庸俗到要一笔很大数目的钱。”

    叶风道:“人难免庸俗一回,否则不是太无趣了?”

    “还是直接说你的条件吧!”龙玛继续道。

    叶风道:“算了,还是您先说您的条件吧,如果您的条件我答应不了,我还有什么必要说我的条件。”

    “你真是个不够简单的年轻人!”龙玛作无奈状轻笑了声道。

    叶风道:“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本来就不简单,如果我太简单了,我根本没有机会成为您的座上宾,还敢与您谈条件。”

    龙玛哈哈大笑,这一刻他又感到了这个年轻人的有趣,他真是被这个年轻人逗乐的。

    龙玛道:“你知道东莱王室有条规定:王室公主不可以嫁给非王室的人。”

    叶风摊手直接道那我直接就不符合条件了,根本没有高攀公主的机会。

    “这个规定是我立的,我当然可以允许其中有特例,不过叶风,另一个绝对底线却是不可触碰的。”龙玛严肃地道。

    叶风望向了龙玛,听得他继续道:“东莱王室公主的丈夫,只可以拥有她一个妻子,绝对忠诚于她。叶风,你在小溪的心目中是唯一,你能做到她在你心里也是唯一吗?”

    “做不到!”叶风直截了当地回道,都不带犹豫的,这样的直接实在又太不给龙玛面子了,一瞬间搞得龙玛又面露愠色。

    “为什么?”龙玛对这个年轻人的语气又没法友好了,眼下差点都成了质问。

    叶风道:“这个还真不好解决,我已经有未婚妻了,一个善良纯真的女孩子,我实在没有理由为了娶公主而抛弃她。陛下,我对小溪的感情你不用怀疑,但这并不能代表我就要伤害我现在的未婚妻。”

    龙玛道:“那你的意思呢?在两个女孩子之间选择,你会放弃小溪?”

    “当然不会,但我也不会放弃安琪,所以只能两个一起要了!”叶风道,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恬不知耻。

    没办法,形势所需,今天的自己就尽情地展现自己的无耻吧!

    “你认为在华夏和东莱这样崇尚理法、遵从法律的国度,可以拥有两位妻子?”龙玛正色教训叶风道。

    叶风不卑不亢,接下来的话他已经准备大逆不道一回了,心里道了声岳父大人得罪了。

    “可以啊,比如在东莱国,伟大的国王陛下就可以例外!我不清楚国王陛下有多少位妻子,但如果加上红颜知己之类的,不会少于十个吧?”叶风淡然而又正色地对龙玛道。

    大逆不道了,绝对的大逆不道了,即使叶风语气正式,也难掩其中的挖苦嘲讽之意,当然也带着属于他的不满。

    他不介意这个男人有多少位妻子,这完全与他无关,他介意的是,这个男人辜负了一个女人将近二十年,没有给予她任何的公道,直到现在都没有!

    这是属于那个女人的公道,而不是属于龙雨溪的,他对龙雨溪的爱,叶风一点也不怀疑,然而对龙雨溪的补偿并不代表补偿她的母亲。

    龙玛愣住了,这个时候的他倒不是生气,更多的是不可思议。这个年轻人在刚面对自己的时候,话锋已经带着某种锋芒了,现在这种锋芒俨然已经成了直接的攻击。

    龙玛觉得,他遭遇到了成为伟大的国王以后最大的人生攻击,来自一个年轻后辈。

    叶风继续道:“国王陛下,我如实告诉您吧,小溪已经是我的女朋友,兰姨已经将她托付给我,要我好好照顾她,让她回到您的身边,是寻找她曾经缺失的东西。换个角度说,是给您赎罪的机会。”

    “您要把小溪许给我,在我看来是无效的,因为在做完那件事情之前您还不具备这样的资格,即使您是小溪的父亲,即使您是至高无上的国王。”

    龙玛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耐心地听完他说完了这些,就像自己之前倾听自己的股肱之臣关于国家建设的方针意见一样。叶风的一件也是建设,是他人性的建设。

    龙玛有自己的人性弱点,封侯拜将,一将功成万骨枯!**岁月,莺燕齐飞百花香。

    也许,他早已经不在意曾经的那一份美好,曾经有一个女人数十年如一日地守候着他,哪怕没有他的一丝音讯。为了他,她可以不计较任何回报的付出,在真正可以得到回报的时候,又考虑到他的声誉而选择离开他。

    这个世界上真正伟大的女人,其实是屈指可数的,伟大,因为自我的牺牲。

    “叶风,你是对的!”龙玛淡淡地道,无限的惆怅写在脸上。

    叶风道:“我是不是可以和您谈谈条件了。”

    龙玛望着叶风,微微点了点头。

    “她是个善良的女人,即使她需要属于她的公道,她也不会说出来,因为她始终相信你会给予她,把属于她的公道给予她吧!我能向您保证的一点:我不会辜负小溪!”叶风正色道。

    说完对龙玛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

    …………

    蒂亚昏睡了大半个下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她处在一个很宽大的露台上,能够看到很美丽的落日,只不过这场景让她实在太陌生,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不是东莱王宫,而且也不是在大月城,不过大月城就在隔海相望的地方,这里是距离大月城有一段海路的小岛上,正是哈星的封地所在地。

    蒂亚一扭头就看到了一个人立在栏杆旁,也在看着日落,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哈星。蒂亚这时候才猛然想起,她已经成了哈星的劫持人质。

    “哈星,你疯了,你到底想干什么?”蒂亚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发了疯地上前揪住哈星一副扭打的姿态。

    哈星轻描淡写地避让了一下,然后抓住蒂亚的手臂控制住了她,直接将她摔在地上,摔得不算重,但蒂亚一时间也难以站起身来。

    “如果你没有看到,你也不会被抓到这里,更不可能暂时被限制自由。放心吧,明天日落的时候,你就恢复自由了,在这里好好休息一天。”哈星面色阴郁地对蒂亚道。

    “疯子,你真的疯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简直丧心病狂!”蒂亚哭着骂道,脑海中又掠过了她看到的一幕:那些人将秘制的装进了象牙之中,再把象牙装上,完全看不到任何痕迹。

    “我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搞来这样优质的大象,让哈吉与雨溪的加冕典礼更隆重。不过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了那种任何安检系统都检查不出来的!”哈星道。

    虽然与梦轻舞已经联合了,行刺的事情由梦轻舞集团的人进行,然而哈星是个喜欢锦上添花让事情更加完美的人,如果在他想达到的目的上再增加一层保障,他自然是十分乐意的,所以他这样子做了。

    梦轻舞没有向他保证的成功,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基本得到了,明天就是完美的表现。

    蒂亚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根本没办法离开这里,也没有任何办法取得与其他人的,只能痛苦地等待着一切的发生而她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她几近崩溃,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根本行不通的办法她也用上了。

    她哭着跪地拉住了哈星的手,声泪俱下地哭诉。

    “哈星,大家都是父王的孩子,血浓于水的亲情,求你放过哈吉和雨溪。我知道你想要王位,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得到……!”

    哈星哈哈大笑,然后伸手拉着蒂亚起来,伸出手很仔细地帮她理好因为哭泣而有些凌乱的长发。

    “蒂亚,我们不在一个世界里,所以有个道理你是不会懂的:这世界上你真正爱的东西,一定要自己争取,没有人可以施舍给你。所以你错了!”哈星淡淡地道,阴郁而冰冷。

    “你不会有事的,我会让你好好活着,如果有可能我还会找人治好你,你永远是东莱美丽的公主。”哈星继续道。

    “你……!”蒂亚又气又急,然而此刻却又无计可施。

    “除了死亡,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哈星冷冷地丢给了蒂亚一句,转身走开。

    蒂亚追进了房间内,沿着走廊继续追着哈星试图恳求道。而就在这时,她在走廊处的一个条案上,发现了一把黑色的小。

    “除了死亡,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蒂亚的脑海中又响起了哈星的这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