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第五独孤

第48章 【一辈子只能这样了】

    那日在皇家花园遇到的蒋麒,此时正风度翩翩的走来,旁边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挽着他的胳膊。

    蒋麒目光一转,显然也看到了叶尘枫,嘴唇露出一丝笑意,竟然笑意吟吟的朝叶尘枫走来。

    蒋麒一脸的笑意的来到叶尘枫和秋慕染身前,他对秋慕染道:“秋小姐好久不见!”

    目光含剑,仿佛下一刻就要迸射,蒋麒目光闪烁的看着叶尘枫:“我们又见面了,真是巧啊!”

    “好久不见,蒋公子!”

    显然秋慕染也是认识蒋麒的,微笑招呼道。

    “这不是高富帅吗?还要玫瑰花不?我给你介绍几个地方,保证便宜还新鲜,送给你身边这位小姐,肯定喜欢!”一上来,叶尘枫跟蒋麒就是火花四溅。

    秋慕染一愣,莫非叶尘枫认识蒋麒,这可是蒋家大公子啊!

    这家认识孙元不说,还认识蒋麒?

    他的身份会如他口中所讲的那么简单?

    “……”。

    叶尘枫的一句话就让蒋麒差点再次吐血!

    “蒋麒哥这是你的朋友吗?”蒋麒身旁那位美女,眼里透着抑制不住的炙彩。

    “是啊,富帅哥是我朋友,上次还送我玫瑰花来着,当然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基佬的,几百朵玫瑰花都让我扔了,我才不会搞~基呢!”突然叶尘枫这样来了一句。

    “噗!”

    要不是秋慕染定力极好,不然肯定当场笑喷。

    蒋麒则是汗毛直竖,一张脸霎时变得惨白,冷汗簌簌直冒,叶尘枫真是太狠了。

    他旁边的美女下意识的松开了蒋麒的胳膊,眼神奇怪的打量在两个男人身上。

    两个男人之间送了几百朵玫瑰花,本来就是夺眼球的新闻,这要是加上主角是蒋氏企业继承人蒋麒的话,估计是席卷整个江南,甚至是神州头条的爆炸性新闻。

    “我们走!”

    蒋麒直接拉着女伴离去,这个地方他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叶尘枫不屑的看了蒋麒一眼:“切,不就是把你的玫瑰花都扔了吗?用得着这么快就走吗?”

    “呃呃……”

    就是秋慕染也是眼眸带着异色,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叶尘枫。

    脑海里也想到一些不好的讯息来,叶尘枫这家伙难道真是?

    “呼!”

    秋慕染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叶尘枫眼里闪着狡黠,熟练的抓起刀叉,优雅的用餐起来。

    另一边。

    “蒋麒哥,你怎么了?你真的送那个男人玫瑰花了?”女伴表情诡异的对蒋麒道。

    “啪!”

    蒋麒直接一巴掌将女子扇飞,大骂道:“滚,赶紧给我滚!”

    美女是蒋麒最近才从江南传媒学院钓上的新马子,本来是准备拿下的,没想到来到月光旋转餐厅,竟然碰上这么一档子事。

    “你……你竟然打我?你就是个基佬,一辈子只能是让人爆~菊花的份!”女孩捂着半个浮肿的脸蛋,盯着蒋麒,恶狠狠的骂道。

    “老子杀了你!”

    蒋麒气得两眼通红,两手掐住女孩的脖子,迅猛发力。

    “唔唔唔……”

    女孩面色涨红,逐渐的变得铁青,两手不断的打着蒋麒,两脚胡乱踢着。

    咔嚓,咔嚓……

    随着蒋麒的发力,女孩脖颈甚至发出碎裂的声音来。

    渐渐的,女孩没了动静,两个胳膊自然的垂落下去,两脚也停止的踢动,只有一对大眼睛睁得跟个铃铛似的,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似的。

    “砰!”

    女孩砰然落地,早就没了生机,死的透透的了。

    “苦鬼处理了!”

    蒋麒自然的点上一根烟吸了起来,仿佛杀人对他来说再平常不过似的。脸上显得轻松无比,完全没有杀人后的愧疚。

    一个带着大墨镜的黑衣人将尸体直接拖走!

    “军师我刚才又见到那小子了!你调查的怎么样了?”蒋麒轻笑道。

    在他身边还有一人,意大利定制的衬衫休闲裤与皮鞋,穿在他身上显得气宇轩昂。

    只是此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阴邪气息,似乎他周围的温度要比平常温度低那么几度。

    一张泛着病态白的俊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让人感觉极其的不舒服。

    “蒋少这个叫叶尘枫的可能大有来头啊,他的资料基本是空白,那些表面呈现出来的资料都是虚假的!”军师道。

    蒋麒点点头:“我就说楚情雪不会随便找个民工一样的挡箭牌,要找挡箭牌也要找个高水平的!”

    军师一对半眯着的眼眸精光四射:“蒋少今晚怎么回事?”

    蒋麒将刚才月光旋转餐厅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军师。

    军师听完后,点点头,面色凝重道:“蒋少你遇到对手了,叶尘枫应该深谙心理学,懂得分析心理变化,并且能够巧妙的进行攻击,以先入为主的方式占据主动,从而在心理上扰乱你,击败你!”

    “的确是这样!”

    听完军师的分析,蒋麒点点头,深得良好家教的他一直都是沉稳如山,遇到事情都不会慌张的,都会冷静的分析处理。

    不过遇到叶尘枫三次,都让他乱了阵脚,最终落荒而逃。

    “蒋少我更加怀疑,叶尘枫是楚情雪请来的挡箭牌,他们并没有发生关系!”

    “恩恩,不愧是军师啊,一点就透!”蒋麒不吝言辞的夸道。

    军师呵呵一笑:“我觉得想要了解叶尘枫,应该从大兴药厂区下手!”

    “好,一切按照你的意思办!”

    ……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好酒!”

    叶尘枫将夜光杯里的酒液一饮而尽,还吟诗一句。

    秋慕染俏面粉雕玉琢,醉红弥漫:“看样子你对这首诗见解很深啊?”

    叶尘枫不怀好意的一笑:“是啊!”

    “说说你的见解啊!”秋慕染大学修的二学历是考古学,对神州诗词有着很浓烈的爱好程度。

    “咳咳,我这样理解的,作者用昂贵的夜光杯装着八二年的拉菲葡萄酒,刚想喝,一个叫琵琶的马子却是在床上催他!”叶尘枫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见解说了出来。

    “扑哧,你讨厌!”

    秋慕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美眸瞪着叶尘枫娇嗔一句。

    “作者牛逼啊!”叶尘枫笑道。

    秋慕染面色一紧,眼波流转,嘴角绽笑:“叶尘枫你到底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