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太易 无极书虫

第七百二十五章故地游

    每年正月十五晚上,荀家出资在晴隆城举办灯会。?

    元宵节的灯会,这“元宵”二字可是荀易的小名。在城中,免费赠送一碗四喜元宵。元宵呈四色,分别为青、红、白、黑,也对应春夏秋冬四神,保佑荀易一年四季平平安安。今年多了孟翰,荀家又特别在四种元宵外准备一种特殊的黄色汤圆,以彰显大富大贵。

    刚到黄昏,元宵节的灯会已经稀稀落落开始准备。嬴琇和李俊德已经包场,就等着荀易前来。

    嬴琇自己坐在一旁,她慢悠悠吃茶,瞧着对面李俊德诸人。

    李俊德旁边有诸女环绕,不过他一脸苦涩,显然这几位神女没少让他吃瘪。

    “荀易怎么还不来?”李俊德没话找话,准备转移话题,从“几个神女谁最美”这种千古疑难中逃过去。

    月神瞪了他一眼,暗中狠狠在他腰肉上头一拧。

    “还有,任婰人呢?”李俊德龇牙咧嘴,继续转移话题。提及任婰,几位神女露出关注之色。

    “不清楚。”嬴琇只知道荀易外出,到底干什么,她并不知晓。

    “等等吧,反正我派人去找孟翰,他应该知道什么。”过了一会儿,莺儿回来:“孟翰少爷也不在荀家,似乎已经离开。”

    “离开?他去找易哥?”

    荀孟二人在折腾什么,嬴琇和李俊德不得而知,只好耐心在元宵节上等待。

    ……

    却说荀易找不到许梅,就连任婰施法也没查到许梅动静,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孟翰那边传来消息。

    “来我这,许梅和荼凯打起来了!”

    等荀易一行人赶到时,只见孟翰和他三位巫女坐在一处山岩旁。孟翰叼着青草,躺在石头上偷闲。

    事关自家陪神,荀易赶紧上去:“许梅人呢?”

    “不清楚。”孟翰坐起来,一副懒散的模样,耸肩说:“下午我让采芑准备香烛贡品,结果她说她看到许梅和荼凯在这里厮杀。你瞧瞧这地方,可还认得?”

    荀易一怔,仔细打量四周,神色变了:“这……这里是……是当初我们被绑架的地方?”

    “没错。估计荼凯那家伙想要来这里对付你我。结果被许梅撞上,许梅就出手将他挡下了。”

    许梅和荼凯的关系,其实孟翰和荀易都清楚。只是没有和许梅开诚公布谈一谈罢了。毕竟这件事说开,大家脸上都尴尬。荀易依稀觉得,之所以许梅做自己的陪神,就是因为这件事。是想要让他和许梅将这件事彻底画上一个句号。

    “在这里打斗?”荀易神色不虞,这里可以说是博阳等人的埋葬之地。他不欲让任何神人惊扰。“回头我在这里留一块神碑,以警示路过神人。”

    荀易说罢,又看向黑漆漆的山麓:“许梅她们现在找不到,回头慢慢找。荼凯的世界落入我手,他如果复活,只会落入我的掌控。至于许梅……”作为陪神,荀易能感觉到许梅还没死。至少天庭那边还没传来什么消息。

    “先祭祀博阳,回头再说其他。”荀易整理心情,来到这里,让他忍不住怀念往昔故人。如果没有博阳舍命相救,他恐怕早就死了。

    孟翰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香烛贡品,二人上前祭拜博阳,忽然山麓阵阵晃动,地动山摇,金光爆。

    “主神!”任婰脸色一变,正要上前救人。只见荀易和孟翰被金光吞噬,下一刻从众人眼中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鬼?”诸神和巫女们上前查看,地面光滑无有一点裂痕。如果不是贡品还在,或许真能当做二人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是先天魔神!”任婰声音有些颤抖:“那是一尊先天魔神!只有先天之神,才能无声无息从这里将主神掳走。”

    先天魔神!

    很快,众人想到曾经在这里被祭祀的那一尊魔神。

    ……

    “故地重游,你什么感觉?”

    “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我就说,今天晚上怎么可能平平安安度过?毕竟……十周年啊!”荀易突然暴起,和孟翰联手各自打出一道神力。

    “灼华桃夭!”

    “五雷正法!”

    二人不约而同出手,银色雷光和红色剑光照亮黑暗。眼前把二人卷入地窟的红色软体瞬间被二人斩断。

    一声怒吼在地窟深处传来,滴滴墨绿色液体从断开的红色软体上冒出。更深处的软体立刻收缩,遁入地窟深处。

    “这是蚯蚓?”荀易和孟翰二人立在半空,他扶着地窟中的峭壁清理身上污秽,用剑气切割脚下的软体。

    “不,这是舌头。”孟翰端详观察,露出厌恶之色。“应该是井中的魔神舌头。”

    荀易一听,马上想到一些可怕的记忆片段。在他的记忆中,地窟深处有一口井。井中布满牙齿,他当年那些同伴就是被牙齿一点点磨碎,血肉落入魔井里,成为魔神的祭品。

    “那井口如果是一张嘴,那么刚刚的软体,可不就是舌头么!”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妙。二人从峭壁上一点点下地。望着地窟中崎岖小径,荀易敲击脑袋瓜:“虽然我脑子里还记得这里的大概地图,但……我们怎么走?”让路痴引路,还是算了吧!

    荀易站在三处岔道口,在这里他看到角落有一点记号。模模糊糊,但似乎是他曾经所留。

    “这是我小时候在地窟留下的记号。”故地重游,荀易露出怀念之色。如果当年棋差一招,恐怕自己的性命就葬送在这。

    孟翰蹲下身子,伸手触摸大地。一枚枚跳动的符文从他掌心蔓延到四面八方。

    “从左边走,我们去魔井看看。这个魔神应该不在全盛时期。”

    荀易盯着记号点头:“我当初标记的记号在右侧,右侧应该是逃离的通道,那么往左走,应该没问题。”

    二人可谓艺高人胆大,荀易亮出功德九钟,孟翰拿出如意葫芦,在这种二品神器的护持下二人怡然不惧。再说,在天庭领域之下,魔渊中的先天魔神能够杀死功德神么?二人对天庭有信心,也对天道的庇护有信心。

    两颗功德树虚影在背后相互交织,一片金光照亮黑暗。

    没多久,二人再度碰到岔道。这个岔道,记号在左边。而按照记号尾端的标记来看,前往魔井的道路,应该正是他们来的方向。

    “不是左边,接下来去魔井,应该是中间这条路。”孟翰迟疑了。他用大地之力探查地形,但怎么和当年的记号不同?

    “孟翰,你的路对不对?”

    “我的路没问题。而这些记号……”孟翰伸手抚摸墙上的痕迹:“根据泥土的深浅痕迹来看,不是十年前的。最多只有五年!”

    “五年?五年前我绝对没来过这里!再来一次,我疯了么?”荀易阴着脸:“而且,我的记忆里没这段经历。”

    突然,二人似乎想到什么,同时窜入那处记号所指的通道。顺着记号不断走,穿过一个个地穴,最终在他们前方看到一具瘦骨嶙峋的骨架。(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