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耳东水寿

第四百零一章 邵解元的烦恼

    虽然不知道归不归是什么意思,不过吴勉还是微微一笑,对着自己的女婿说道:“既然是你归叔叔准备好的,那也算是我和你岳母送的礼物,收下吧……”

    邵择元这才道谢,随后将这五锭黄金收下。这个过程当中,他的父亲眼神一直跟随着五锭黄金,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看着这位老亲家有些失态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听如柏说亲家你最近的手头不方便?老人家我已经说过他了,你是我们的亲家,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就是一万贯钱吗?一会等老人家我带你去泗水号,你管他们借,我老人家算是你的保人。”

    开始以为这个老家伙也拿钱给自己,邵择元的父亲脸上堆满了笑容。不过听到要他去向泗水号借钱的时候,这位老亲家的笑容已经凝固起来。当下勉强着挤了个笑脸,对着归不归说道:“也没有什么,就是前一阵子做生意手头有些紧张。

    不过高管家已经给了我不少,足够用了。不必再让您老人家费心了。”

    “够用了吗?那就好。昨晚如柏跟老人家我说这事件的时候,担心的我老人家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心里一直担心亲家你钱不够使,既然够用了,那就好……那就好啊……”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话锋突然一转,对着老亲家继续说道:“不过如柏这孩子也不会办事,你从他那里借走的钱,他都忘了让你打个借条。亲家你也是做生意的,知道亲兄弟还明算账的。这一声不响的就拿走了六千八百贯……没有这个规矩啊……”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吴勉使了眼色,白发男人知道这当中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笑着对自己的夫人说道:“我花园里面种了十六种不同花种的梅花,昨天回来的太仓促。现在我带你去看看,梅儿,过来扶着你的母亲,我们一起赏花去……”

    赵文君虽然有心替亲家说几句,她从小在王府长大,对万八千贯钱并不在乎。不过看着自己的夫君突然要去赏花,心里明白当中还有别的变故。当下也不说话。便跟随着自己的夫君、女儿去后院赏花。

    “亲家你可不能走啊……”看着吴勉夫妇要走,邵择元的父亲邵老爷急忙起身拦住了他们夫妇。着急之下,他的语气有点偏高:“咱们可都是亲家,我这边有困难,你们两口子不能见死不救吧?我还没有听说过亲家拿点钱还要写借条的。

    你们都是大户,我这位亲家母还是王府家的千金,一万多贯钱对你们算不了什么,那可是我们小户人家的救命钱。你们两口子高高手……”

    “爹……你这是做什么?”邵解元此时脸色红的好像一块大红布一样,如果这个撒泼的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此时已经让人把他乱棍打出去了。当下他拉着自己父亲的胳膊,继续说道:“有什么话好好说,这样有些失礼了……”

    “畜生!”邵老爷大怒,将这口气都撒在了自己儿子的身上。当下一巴掌打在邵择元的脸上,打的这位解元老爷鼻子窜血,直接倒在了地上。就这样邵老爷还是不依不饶,对着自己的儿子又踹了几脚,边打边骂道:“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吃里扒外的畜生!别人倒插门你也倒插门,人家倒插门都是往爹家里使钱……我卖卖老脸弄点钱花,你不帮着还敢拦着?我也是为了你这个小畜生……知不知道这天就要塌下来了?外面人人都在花钱赎罪、买功德,一千贯钱一个人,我,你娘、你二娘、三娘、你哥、你嫂子还有你几个侄子加一起正好一万贯……现在还差你几个侄子的赎罪钱没给……”

    这时候,高如柏凑到了归不归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原来亲家你是为了给死后买个功德,怎么不早说?不过老人家我的年纪大了,耳力不大好,怎么没听你买功德的人名里面有择元、梅儿两口子?那他们小两口子日后怎么办?”

    “你们家那么有钱,自己去买……我可以带你们去嘛。”邵老爷这时候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当下急忙往回补救:“城里太真观的老观主和我是朋友,卖别人功德都是一人一千五百贯,我带你们去买,能省不少呢……”

    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羞愧难当的邵解元,知道此事和这位新姑爷无关之后,这才对着已经快要冒火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替老人家我送送这位亲家公……他可是梅儿的公公,你不要无礼。”

    “呸!宫里侍候人的也叫公公。”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拉着邵老爷的衣袖,拖着他想着王府外面走去。边走边骂骂咧咧的说道:“老东西,看在你儿媳妇的面子上,老子不打断你的腿了。要不然的话,就凭你刚才的几句话,老子已经把你切成段,一块一块的扔出去了……”

    邵择元看着自己的父亲已经被拖的上脚离了地,当下也顾不得许多。跑到了百无求的身边,扶着邵老爷,嘴里同时对着百无求说道:“百叔叔您手下留情……看在梅儿的份上,您轻点……”

    看着自己的公公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失态,最后被百无求拖走,吴梅儿的眼睛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赵文君冲着她笑了一下,搂着自己的女儿说道:“别想那么多,择元还是个好孩子。他的父母不是他,这孩子对你好就行……”

    说话的时候,趁着归不归不注意,赵文君在这个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儿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随后吴梅儿有些为难的看了自己的父亲和归不归一眼,最后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原本是吴梅儿、邵择元两口子给赵文君补礼,却被一场闹剧搅了。

    等到邵择元送了自己的父亲离开王府之后,臊眉搭眼的回来。吴勉、归不归他们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谁也不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午饭之后,众人都聚在一起,听赵文君诉说她在海上的见闻。邵择元推说自己不舒服,留在了新房里面没有出来。就在吴梅儿被吴夫人说的异闻惊讶的目瞪口呆之时,高如柏消无声息的来到了归不归的身后,在老家伙的耳边低声说道:“邵老爷又进了府,按着您老人家交代的,我没让下人去管……现在他应该已经进了新房。”

    归不归嘿嘿一笑,低声回答道:“就怕他不来……你去安排一下,让下人们避开他们父子。”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要我跟着他吗?““別打扰这位亲家,他拿了金子,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归不归冲着高如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去帮我约一下泗水号的管事,让他们下午过来。老人家我有事情要交代他们去做。”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开了中堂。归不归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笑眯眯的听着赵文君继续诉说在海中的见闻。

    此时,吴勉的那位亲家正在自己儿子的新房里面,看着摆在面前五锭黄金。兴奋的舔了舔嘴唇,随后说道:“还算你小子有点人性,知道孝敬我。不过这事还不算完,没事你也攒点钱,家里一大帮人,还指望沾你的光呢。过来,帮着我把这金陀子拿出来,一干两黄金你来七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