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耳东水寿

第十一章 回京

    南京城,通明寺中最大的一间禅房当中。一个身穿黑色僧衣的和尚正在对着面前,跪着一名瑟瑟发抖的比丘尼说道:“法静,我记得是让你相助法明请皇太孙殿下回京的。那又是谁让你去阻杀皇太孙的?”

    跪在地上的正是之前在山谷外面,和法明和尚一起拦截朱允文的比丘尼。被小任叁打跑之后,她一直不甘心,也没有回来向自己的师父稟告。而是自作主张的藏在山脚下,既然朱允文已经接触到了吴勉、归不归,不管他能不能把那几个传说当中的修士请下山,这位皇太孙自己总是要下山的。一旦怪脾气的吴勉不理会皇太孙,自己还是有办法将他生擒回去的。

    想不到第二天一早朱允文便在吴勉、归不归等人的护送之下,上了马车一路向着京城的方向行驶了过来。

    这时候,担心师父的责罚,比丘尼竟然还没有回来禀告广孝。她一路跟随两架马车,想要找机会直接灭了皇太孙的口。法静想的也到简单,吴勉、归不归下山是来帮皇太孙的。现在皇太孙自己死了,你们没有了口实,总应该回去了吧?

    —直等到了宣化府,比丘尼终于找到了机会。趁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进了酒肆吃饭的时候,她悄无声息的从后院进了酒肆,随后找机会杀了掌柜。想要假扮成他来暗害朱允文,又担心自己装扮的掌柜会被他的老婆孩子看出来破绽。当下一不做二不休,将掌柜的一家三口灭了门。

    因为法静出来的时候没有准备毒药,还是在酒肆当中找到了掌柜准备毒鼠的一小包础霜。这俗世间的毒药虽然对吴勉、归不归他们没什么作用,不过对肉身凡胎的朱允文却是致命的毒药。

    当下,假扮成掌柜的比丘尼用砒霜涂抹在碗里,又命小伙计将厨子新做的一大碗芋泥端出去请吴勉、归不归的那一桌客人品尝。她还特意叮嘱伙计朱允文是尊贵之人,第一碗芋泥一定要给他。

    原本想着这次动手必定十拿九稳,想不到的是最后被没吃过瘾的百无求搅了。这妖物的味觉竟然能尝出芋泥里面有砒霜的味道,而这点剂量的毒药对百无求来说,也就是芋泥里面的味道冲了一点。

    失手的比丘尼知道自己惹了大祸,这才回到姚广孝的面前。和盘托出之后请自己的师父想办法补救……听到自己师父的语气不善,法静颤着声音说道:“师父赎罪,弟子也想替师父分忧。想不到最后会是这样的局面,不过师父您请放心,我并没有在吴勉、归不归那里露出来相貌。没有真凭实据,他们也不能怀疑到我的身上……”

    “谁说他们会怀疑你的?你又有什么资本让他们几人怀疑?”广孝看了自己的女弟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们只要怀疑我就好了,现在这个时候皇太孙出事,瞎子也知道和姚广孝脱不了干系。”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和尚身后站着的一个白头发的弟子向前一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和尚回头看了自己的白发大弟子一眼,随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比丘尼继续说道:“既然无名替你求情,那这次我便再饶你一次。你去比月庵找法妙,就说我说的,你在比月庵面壁一年思过,抄写法华经千遍小惩大戒。明白了吗?”

    原本以为自己这次的性命难保,想不到大师兄替自己说了几句好话。师尊竟然这样就轻描淡写的放过了自己,当下急忙跪谢师父,然后又要感谢自己的大师兄。想不到的是,面冷的大师兄好像没听到自己的话一样。完全无视了自己,这让比丘尼有些摸不到头脑,这位大师兄几次救了自己,却不受自己的谢礼,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比丘尼被人带出了禅房之后,广孝继续对着其他的弟子说道:“再过几天吴勉、归不归就要到了,我们不用留在这里与他们正面交锋。你们回去收拾一下,我们这就离开京城。他们不是想要回来看看吗?那和尚我就把京城让给他们几个……”

    已经改名姚广孝的和尚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继续对着弟子们说道:”无名留下,你们都去准备吧,一个时辰之后我们离开京城。”

    看着弟子们鱼贯离开了禅房之后,姚广孝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弟子。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无名,看在你的面子上。

    我四次饶恕了法静,不希望再有第五次了……”

    “不会再有第五次了。”这位白发的弟子正是多年没有露面的灌无名,当年他们师徒俩还是方士的时候,灌无名便是广孝的大弟子。他也是服用了长生不老药的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只是灌无名没有向广孝一样剃发出家,还保留着当初的样子。

    看着自己大弟子欲言又止,姚广孝揺了摇头。说道:“罢了,这也是你的孽债。你自己还吧……不过为师的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法静不能再露面了,明白了吗?”

    灌无名点头说道:“弟子明白,我去和法秒说。劝这孩子还俗,也省的我劳心劳力了……”

    姚广孝对着灌无名挥了挥手,说道:“你也收拾一下,我们去见燕王殿下。

    京城让给吴勉、归不归了,再回来的时候,我要天下……”

    七天之后,吴勉、归不归乘坐的两架马车终于到了京城。在皇太孙的指引之下,马车直接去了皇城。

    如今的京城正是当年的金陵,原本吴勉、归不归打算进城之后,先去邵家看看,然后再去庙里找广孝的麻烦。不过朱允文毕竟是一国的储君,回京之后不先去见皇帝,难免会在御史、言官那里落下口实。看在这孩子的孝心份上,吴勉、归不归跟随着去了皇宫。

    朱允文这次外出搬请吴勉、归不归,宫中内外几乎没人知道。虽然这位皇太孙许久没有露面,不过他还在服孝之期,不露面也没有什么。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仅次于皇帝的大人物,竟然不在皇宫当中。

    回到了皇宫之后,朱允文用他储君的特权带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直奔朱元璋的大殿。只是还没有到达大殿,那位大明的开国皇帝已经带着人迎接了出来:“朕的孙儿回来了……允文,你让朕等的好心焦……”

    看到了自己的皇祖父亲自迎接了出来,朱允文急忙跪下向迎。而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几个人、妖则好像没事人一样,站在皇太孙的身后等着看热闹。

    跟着朱元璋一起出来迎接朱允文的太监不知道里面的事情,看到有人敢如此怠慢皇帝,当下指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大声呵斥道:“那里来不受规矩的白丁!当今皇帝陛下亲临,你们还不跪拜……你们几个都是死人吗?”

    这句话喊出来,没把吴勉、归不归怎么样,却把朱元璋的老脸吓得煞白。看着有人跟着自己的皇孙一起进来,他已经明白自己的孙儿八成已经办成了大事。将那几位隐世的活神仙请出山了,现在被这个发猪瘟的死太监训斥,这不是要自己的老命吗?

    当下,皇帝突然回身,一巴掌打在那个说话的太监脸上。嘴里把当年要饭时候的骂街话想了起来:“你个小老婆养的赔钱货,这有你说话的地方吗?老子是皇帝都没说话,你个死太监敢说在皇帝的前面……你这是要造反吗?还是觉得当年割了卵子不过瘾,还打算再割了舌头……”

    听着皇帝骂街的话,百无求顿吋眉开眼笑。它冲着正在破口大骂的皇帝说道:“这才是皇帝应该说的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