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耳东水寿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欢

    “老仙长你说少师(朱棣对姚广孝的尊称)……”燕王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您几位来的不巧,后天是佛诞,洛阳白马寺请了少师去主持佛会。原本他还想与本王一起迎接几位仙长的,不过你们也知道的,少师一直以佛法为重,最后只能拜托本王前来迎接各位。”

    “对啊,要不是殿下说起来,老人我都忘了后天是他们西方佛的佛诞。”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跟在朱棣身后的两位世子。又看了一眼正在向着人群当中张望的百无求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在京城的时候,老人家我有幸见过拖金郡主的。前些日子我们几个去了一趟妖山,还给郡主带了一点当地的土产,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有幸再见郡主?”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拖金儿,百无求马上来了精神。他竖起来了耳朵,走到了老家伙的身边,等着朱棣说出来那个半妖女孩的下落。

    听着归不归提到了拖金儿,朱棣脸上便露出来尴尬的表情。那只半妖是他和女妖所生,他深以当年的荒唐事为耻。当时太子朱标死后,朱元璋曾经有意立朱棣为太子,最后被知道内情的丞相胡惟庸翻出他和女妖的旧账,密奏弹劾燕王淫乱无耻,与异族通奸产下女婴。丢了即将要到手的太子之位不说,还差点连自己的王爵都被拿掉。

    虽然后来胡惟庸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毕竟这件事让燕王深以为耻。拖金儿被送到燕王府之后,他看都没看一眼,便让手下送到外宅收养。当时还有过想要溺死拖金儿的打算,又怕这件事再被太祖皇帝知道,治自己残害骨肉之罪。拖金儿就是这样爹不亲,娘不爱的活到了现在……

    直到拖金儿长大之后,显露出来为妖的本事之后,朱棣才将她接回到自己的身边。毕竟有一层骨血的关系,有些事交给它做,总比交给那些修士们做要放心一些。不过做事归做事,朱棣除了默认了拖金儿是自己的骨肉之外,再没给它一点名分。现在听到归不归称呼这半妖为郡主,听起来是那么的突兀。

    “老仙长您问朱拖金那个丫头啊,它一个女儿家抛头露面的不放心。本王把它留在北平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岔开了话题,看了跟在归不归身后的郑军一眼之后,再次开口说道:“杨大人,上次京城一别,我们也是许久未见了。听说你带了陛下的圣旨,见了本王为什么不拿出来?”

    还没等郑军回话,有些失望的百无求突然插嘴说道:“等一下!圣旨那样鸡毛蒜皮的小事等会再说,燕王,老子问你点正事……现在知道把拖金儿藏起来了?当初你用它去京城的时候不是挺顺手吗?别拿我们几个当傻子,说吧,你是不是又派它去杀谁了?这次有没有什么危险?它那么点的本事能行不能行?”

    听到这个黑大个子无礼,燕王身边的武将都是满面怒容。拖金儿在燕王面前本来就是个禁忌,你们提了也就提了。现在竟然还用这只半妖公然挑衅燕王殿下,现在朝廷的败局已定,明明是败军前来求和的,怎么还敢这样的冒犯燕王殿下。

    当下,已经有几个不知道内幕的武将就等着燕王一声令下,然后对这几个奇奇怪怪的人下手了。

    不过燕王自己却没有一点怒容,他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之后,原本想要拍拍这个黑大个子肩膀,无奈它高出自己太多只能作罢。当下对着二愣子开口说道:“之前的事情都是拖金儿擅作主张,本王是它的生身之父,又怎么能让它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无求先生可以放心,本王已经严加管束小女了。朱拖金现在正在北平修习女红。它的年纪也不小了,等到天下太平之后,本王还要给它择一乘龙快婿。”

    听到燕王要给拖金儿找婆家,百无求浑身上下便开始不自在了起来。不过它又说不出来哪里不舒服,怎么一听到那个小丫头要嫁人,自己便开始莫名的烦躁起来……

    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燕王的临时王府。这里是扬州城当地的知州衙门,燕军打到扬州城下的时候,没有遇到丝毫抵抗,扬州城没有丝毫破坏。朱棣索性住在了城里,而没有像往常一样住在军营当中。

    到了这里,吴勉终于从车上走了下来。朱棣早就知道这个白发男人的底细。在手下将领不解的目光当中,将这几个古古怪怪的人让进了他的临时王府当中。

    到了中堂之后,众人按着宾主坐好。燕王这才微笑着继续说道:“慢待几位仙长了,不过这里还是比起来军营要好的多。靖难一来,本王都是住在军营当中。这次还是托了几位仙长的福,得知几位要来,本王这才从军营当中搬到了这里来的。”

    这时候,一直站在归不归身后的郑军走了过来,将朱允文亲笔所写的信函交给了燕王的护卫,看着护卫转呈到了燕王手上之后,这才开口说道:“燕王殿下,这是陛下给您的信函。陛下要说的话都在上面了,还请殿下过目。我们也好回去交差。”

    “这是陛下的圣旨吗?”燕王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身前书案上面的信函,他并没有打开,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郑军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本王要说的话在靖难檄文上面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本王是清君侧,并非是要造反。陛下如果不能清除身边奸佞的话,那这圣旨本王还是不看的好。”

    说话的时候,已经有护卫将信函拿起来,送还到了郑军的手里。郑千户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燕王摆手阻止:“千户大人,你护送几位仙长一路赶来扬州辛苦了,现在可以去休息了……”

    说话的时候,几个护卫走到了郑军的面前,不容分说便要将他带走。昔日在京城的时候,还叫做杨军的郑军便和燕王朱棣私怨。只是那个时候郑千户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就算是燕王朱棣也不敢将他如何。现在风水转到了燕王的身边,看在吴勉、归不归的面子上,不杀这个仇人已经是开恩了,又怎么会让他在自己的面前碍眼。

    看着郑军满脸通红的要被护卫们拖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开口说道:“燕王殿下,我们几个布衣虽然叫做陛下的特使,不过正牌还是这位郑军大人。如果郑大人不在这里的的话,那我们这几个凑热闹的也可以回去了。哎……老人家我活了这么久,这样丢面子的还是第一次……”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拉起来自己身边的两只妖物,作势就要从这里离开。只留下来一个生冷不忌的白发男人还坐在原位上,不过没有了这个老家伙,燕王都不知道应该如何与吴勉说话。

    而燕王这边也很尴尬,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又不好下去生拉归不归。就在他犹豫应该豁出去留下这个老家伙的时候,中堂外面传来了一声笑声,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归师兄来了就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殿下慢待了师兄……”

    说话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僧衣的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那个应该在白马寺主持佛诞的和尚姚广孝。和尚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百无求一见这个女人,脚底好像生根一样,站在地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