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巫当道 掰着脚丫数太阳

第三百七十八章:黄泉路远!!

    没想到四叔一直注视着我,在重伤之下分出了那么多的元神,还将这些元神化成屏障溶于我的身体之中。

    而四叔最后的一个元神目光灼灼看了我一会,才轻声地问道,“你还恨我么?”

    钱麻子此时已经瘫倒在地上,我没想到自己还能捡回一条命,有些错愕,不过面对他的问询,回过神来的我道,“就算你救了我,奶奶的仇我还是要报的。”

    四叔的元神点了点头,突然道,“知道善恶仇怨,这我就放心了。”

    我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见钱麻子浑身抽搐起来。十年前为了引出蚩尤的残魂失败,钱麻子身上的诅咒变的更加的厉害,而这一次,诅咒的反扑更加的恐怖,他惨然笑着望着了四叔的元神和我。好像要伸手抓什么,但却什么也抓不住,我看见他身上的气息离体而出,直往那石化的雕像之上而去,他全身急剧的收缩,本来就廋小的身躯萎成了一团,他的双眼中流出血来,直挺挺的双手从空中落下,他死掉了。

    钱麻子一直在暗中主导着我的命运,如影随形。之前一直想要将他拿住,可我一直没有能力做到,现在看到他死在了我的面前,却不由得一阵怅然若失。

    他说自己是阿普的后人,是阿普给他们世世代代种下了诅咒,需要将蚩尤的残魂引回世间,这诅咒才能破解,但是在我看来,这诅咒应该是蚩尤种下的,不然钱麻子也不会到此来解咒。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钱麻子何尝又不是一个可怜人呢。

    四叔的元神也望向了钱麻子的尸身,叹了口气道,“这个狡猾的老巫也死了,看来这一切是时候结束了。在这一切结束之前,我必须告诉你,我,我不是你的亲叔叔。”

    本来我就有点魂不守舍,听“他”这么一说,猛然望向了他,“你,你说什么?”

    “他”不管我的惊讶,继续道,“我本是一个继承了炎黄道气的道士,而存在的意义就是防止蚩尤残魂的归来,这一千年的孤独我也品尽了。做人不开心,长生不死又有什么滋味。”

    什么?四叔竟然不是我的亲叔叔?是一个存活了千年的道士?

    我口中啊了几声,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要说些什么。

    “他”微微一笑,“谁曾想到头来防住了蚩尤的残魂,却另有邪徒引出了十二祖巫。天地变数真是无穷,我将用所有的元神全力的禁锢住蚩尤的残魂,能不能躲过这一场浩劫,就看你的了。”

    看我的?我来阻止十二祖巫?开什么玩笑?

    “他”接着道,“连她都选择相信你,我也应该选择相信。你一直想杀了我报仇,今天就让你如愿吧。”

    说完之后,他最后的这一个元神朝我冲来,我竟然听得幽幽的声音道,“无香。黄泉路远,等我一等,有我相陪,这一次必不让你孤寂”

    我感觉全身猛然一震,胸口好像有一座巨大的无形的牢门关上了一般,我心中大喊道,“四叔,四叔!”

    可响应我的,只有洞中的回音。

    四叔本就耗尽了精元,见到我朝着钱麻子所在的方位奔去。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这才驱动所有的元神赶来,将蚩尤的残魂牢牢的封在我体内,但是他的寿元也到了尽头。

    连四叔也死了?!

    我不敢相信这一切。

    我想着四叔的话语,看着倒在地上的钱麻子。一时心中五味杂陈,今天得知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可这真相并不让我感到轻松,四叔和钱麻子的相貌在我脑海中次第出现,他们都为了自己的使命而活着,现如今,轮到我来应对这一场劫难了。

    可是整个玄门都应付不了的劫难,我能应付的了么?

    想起四叔的话,我咬了一下牙,白依依为了救我香消玉殒,四叔为了保我,化成了我身体中无形的屏障,我还有什么理由可退缩的呢。

    此时我的意识格外的清醒,像是被水洗过一般,在这意识之中,有林林总总的巫法,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我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想来应该是从蚩尤的残魂中剥离出来的。

    我先是望向了眼前的蚩尤之身,在夺舍我身躯的时候,这里面残留的蚩尤的气息已经耗尽,这不死的身躯竟然完全灰化,我抽出龙鳞剑一捅,竟然倒在地上摔成了两截。

    这身躯估计支撑着这个空间,随着这不死的身躯死去,这一方玄奥的空间也不再玄奥。我抬头能看见远处洞穴的亮光透了过来。

    外面肯定还在争斗,不知道伤亡了多少人,是时候要出去面对这一切了。

    我催动月华练身法,感觉轻灵更胜往昔,按着突出的山石。不一会就攀升到了出口,刚刚纵身出去,就听见了远处战场上悲愤的大喊与轰鸣之声。

    此时我站在最高的山峰之上,朝着争斗之处望去,只见整个战场之上混乱之极。除了巨石乱飞,阴阳气变幻弥合之外,还有无数的火苗乱窜,更有一个巨大的火团在不停的穿梭!

    玄门中人还这巨大的火团相遇之后,无不被引燃。这火只要到人身上就难以扑熄,被点着的这些人也就化成了移动的火苗,直到被烧的生命气息全无,才倒在雪地之上一动不动。

    火之祖巫?!

    顾不得再细看,我将身法催到极致,朝着那一处争战之所奔去,等我行到半路的时候,发现之前看到的催动忽黄忽黑光华的那些人,竟然也是穿着道士服的道士!

    只是这道士穿的服装古怪无比,一半黑一半白,他们为两队,一队竟然缠住了奢比尸,使之不能从容的奔走,而另一队则是对着溪儿所在的黑茧施法,不停的有黄芒激射上去。

    难道溪儿还活着?这些人又是什么人?

    我一愣之下发现,这一群道人里面有一个白发的老者,看到这老者身影之后,我感觉头皮发麻,脑袋竟然出现了片刻的空白!

    这身影好熟悉。

    片刻空白之后,我觉得这身影怎么像是我死去的爷爷!

    而这老者旁边一个道士我看着也面熟,转眼看过去,发现这人竟然是张官!

    阴阳玄道?!

    我大喊了一声爷爷,那白发的老者一个激灵,回过头来,看到我之后他也是一个错愕。

    我的泪水狂涌而出,爷爷,真的是他!

    爷爷还没死?他也是阴阳玄道么?

    他冲着我微微点头,大喊道,“痴儿,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就好!”

    他不顾的再说什么,又回头对着空中溪儿所在处施法。

    我想要向爷爷问明白这一切,想知道明溪儿是怎么回事,可惜现在不是时候,因为后土将再次将大地震动,他们都站立不稳,施向空中的法术便难以维持。

    我拨出了腰间的尸刀,获取了蚩尤的意识之后,我知道这刀正是他当年使用的刀,名唤作虎魄刀!共有七式!每一式都厉害无比。

    此时我心中竟然不再畏惧后土,为了让这些阴阳玄道将溪儿救下,我身法已经快如闪电,抽出尸刀朝着后土而去。

    随着我的气息透入,我看见本来黝黑的尸刀之上呈现了暗红之色,我口中念着自己都感觉奇怪的咒语。尸刀挥动,周围的空气为之一紧!

    片刻之后,我大喊一声,朝着后土又挥出了一股刀芒,这刀芒为冰冷之芒,是虎魄刀的第四式!

    黑芒划过,空气中的水分顿时凝结成了鸡蛋大小的冰雹,密集迅速狂风暴雨般地朝着后土打去。

    看到我出现,后土就已经感觉出了异常,但是他没有想到一时之间空中竟然凝成了那么多的冰雹,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此时躲闪已经来不及,他只得将手护在面门处。

    无数的冰雹打在他的身上,嘭嘭嘭嘭作响,要是普通人,早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一命呜呼。

    可此人可是祖巫,虽然这一具身体不复当年的强横,但经过三神秘法泡制,也是坚硬异常,在无数密集恐怖的冰雹中,他竟然没有倒下,而是不由自主的后退,冰雹雨停下来的时候,他双臂有多处已经被打烂,可并没有流出血来。

    他将双臂一晃,身体周围的尘泥浮动,朝着他被打烂的手臂处汇聚而去,不一会,就将他受伤的手臂竟然恢复如常。

    他望着我发出了一声怒吼,神情又激动又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