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巫当道 掰着脚丫数太阳

第三百七十九章:破海狂刀

    他将手势对着我微微抬起,应该是想用密法致我死命,我也不敢迟疑,口中念动古蛮语似的咒法,再次将尸刀对着他挥出,尸刀上的力量反推过来,好像有千斤的重物附着在上面一般,竟然难以抬起。

    后土一声怒吼,一条土龙再次于他的身旁凝成,比之前召出的那个更要硕大,摇头摆尾,威风凛凛!

    随着他将手一指,那硕大的泥龙成撼地惊天之势,朝着我猛冲过来!

    我感觉到了打地晃动,知道要是被这泥龙撞上,定然会瘫软在地,顷刻间死于非命!

    危急关头,我奋力的将沉重之极的尸刀挥动。只见一道强烈的气墙翻转而上,带动无数的雪花,仿佛海啸一般,朝着后土席卷而去。

    这是虎魄刀的第七式“破海”!从这个刀式的名字上就能看出,这一招使出,就算是汪洋大泽也能劈开。我虽然使不出那样的气势。可风势如潮,瞬间就阻住了那条狂暴的土龙,并将它刮的频频后退,最后那土龙身体中发出了一声闷响,抵挡不住这怒风,瞬间消散无形。

    可这破海的刀式带着无所不摧的力量继续往前。接着抵达后土身侧。

    后土似乎想要与这“破海”相抗,可这是蚩尤用过的究极法术,哪里是他能轻易抵挡了的,雪海将他卷入其中,瞬间又把他推到了几十米开外,并且掀翻在了地上。

    我心中知道,以我现在的能耐,只能使出尸刀十分之一的威力,如果自己有四叔那样的修行,或许以刀芒破开汪洋大泽!或许能将后土直接斩杀!

    使出“冰雹”和“破海”之后,我身体上涌现出一股酸软的感觉,看来纵然我能使出蚩尤的法术,身体也经不住这样的消耗。

    后土虽然被这样的刀式掀翻,但是很快爬了起来,他抖落了身上的雪泥,盯着我道,“蚩尤的虎魄刀?看来不死不灭的残魂依然还在这人世间轮回流转!”

    我顿时想起在神农山区的时候,尚未形成真身的后土就曾说过类似的话,看来他知晓蚩尤的招式,他又朝着我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边走边道,“要是他真身能出现在这里,我们还会惧他几分,不过他只剩下这一道残魂,却是休想阻止我们!”

    看到他脚下有无数山石被吸起,我还是率先挥动了尸刀,一股风之漩涡朝着后土席卷而去,他虽然也施法掷出了那些大石,可在漩涡之中,它们完全失了准头,滚滚轮轮的飞向了四面八方。

    而这风的漩涡将后土席卷之后,他不由自主的被带远,漩涡在远处的山脚之下才爆开,他转身落下,想来应该是他用秘法击破了风漩!

    这次虽然再次将后土击飞,可我感觉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之间被抽干了。整个人像是大病初愈似的。

    我用尽了气力,才将一个祖巫击的暂时退去,战场上还余下两个祖巫以及一群尚未现身的祖巫,就算是有十个我,个个都能用处蚩尤的法术,也不是这些祖巫的对手啊!

    而那个火之祖巫甫得自由。兴奋劲还没有消,在战场上穿梭了数十次之后,玄门这边已经乱成了一团糟,他犹嫌不过瘾,将双手成一个火焰状上翻,围着他几十米之内,顿时燃起了一片淡红的火焰,他用力一压,这淡红色的火焰范围有猛然变大了一倍。

    凡是被他火焰包围的玄门中人,立时捂住面目倒下,眼睛翻白,全身冒出青色的烟来。

    好恐怖!

    这火和刚才的火不同。应该是能焚毁人魂魄的业火!

    看到此祖巫如此的无解,玄门中人纷纷散开,不敢再靠近这个火之祖巫。

    见众人都怕了自己,火之祖巫环顾战场,突然看到了正对着空中施法的我爷爷他们,将手腕翻转,再猛然挥出的时候,一团流星一样的火朝着这些阴阳玄道身上飞去。

    我对着爷爷大喊了一声“小心!”

    阴阳玄道们急忙躲闪,爷爷甚至闪到了我的身旁,我没想到爷爷身法这么快,简直能和月华练媲美,看来他真的是一个隐藏的玄门高人。爷爷虽然躲开。但他们仍有五六个人被这流火击中,这些人马上取出了一枚色作纯黑的符按在了身上来压制火势,那火虽然慢慢熄灭,可终究无用,但这五六人中,有四个已经一命呜呼。

    看来火之祖巫的邪火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只要被这邪火击中,就算是马上扑灭,也未必能逃过一劫,况且其他人也没有将这火弄熄的本事。

    瞥见自己发出的火团竟然被灭掉了,这火之祖巫很是惊奇,他怪叫了一声,突然将头也转向了半空,看到了阴阳玄道施法的那个黑茧,顿时将气撒到了那上面,将阴阳玄道逼退之后,猛地对着那黑茧射出了五六团火焰!

    我心中猛然一震,怒骂了一声,真有一种将这火之祖巫生生撕碎的冲动,要知道那黑茧里封的是我的溪儿啊。

    本来我以为她早就不在了,但看到以爷爷为首的阴阳玄道对着她所在的位置施法,我的心中又燃起希望来,可这数团邪火顷刻间将半空中的黑茧包围,轰的燃烧起来,溪儿就是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在邪火中活下来。

    我眼眶欲裂,双手成拳抓的咔咔作响,那邪火虽然在天空中晃动,却像是燃烧在我的心上。

    我的溪儿!

    怒恨之下,我感觉身上猛然又涌满了劲头。想要冲上去和这个火之祖巫拼个你死我活,但是身子刚刚一动,蓦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却是爷爷,他一脸凝重,望了望半空中火势消隐的黑茧,摇摇头又对着我道,“别过去!”

    我激动的喊了一声爷爷,将胳膊挣了挣,“爷爷,您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爷爷凝重的脸上似乎还有莫名的恐慌。他唉了一声道,“这下完了!这下完了!万劫不复啊!”

    我见也从爷爷这里问不出什么,眼中所见,却是越来越多的玄门中人倒地,随着依依引雷的效果淡去,奢比尸也逐渐发挥出他的威能来。那一队缠着他的阴阳玄道再也无法限制住他,反被他伤了两人,余下的也都退到了我们这边来。

    就连之前被我尸刀风暴漩涡卷走的后土,也重新站起奔了过来。

    今日是有死无生了。

    四叔太看重我了,纵然得到了蚩尤的法术,我还是不能将战场的局面扭转。

    在这一场大战之下。本来洁净的雪面已经变为黑色,露出了很多深坑,更有无数地方已经被血给染红。

    我不能将战场局面扭转,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死在此处,或许我有办法让玄门中幸存的人离开。

    脑海中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突然想到一术,并且马上施法,双手握住尸刀,并将其举过了头顶,口中咒语念动之后,我眼中看见,本来黑雾散尽的战场,有弥漫起白色的雾气来,并且越来越浓重!

    这是蚩尤的五里雾!

    这雾气诡异,覆盖范围极大,且具有迷魂之效,希望雾气一起,能帮助这些玄门中人离开此处!

    我在雾气中高喊了一声。“大家快走!”

    可这话音刚落,天地间突然刮过来一阵劲风,五里云雾被整个吹走,像是一团被风吹跑的云,落在了另一处山头之上。

    但即使是这样,那雾气依然凝而不散。

    当这雾气飞走之后,我看见祖巫的阵营中又多了一人,这人脸似刀刻,有角有棱,在两耳之上竟然有青色的角,他站立之时,以他为中心,所有的雪都被吹起,余下了一个光洁山石的大圈。

    风?风之祖巫?

    我心中倒吸了一口寒气,此时天色再次进入了夜晚,我们忘却了饥饿与寒冷,却依然无法阻止这无尽黑夜的来临。

    传言此夜之后,再无黎明,难道世界真的要进入这样的“新”天地?

    我不甘,玄门也不甘。

    可再多的不甘终究枉然,我看到风之祖巫和火之祖巫站到了一起,他们两个似乎准备联手施法,将我们化成齑粉。

    我猜得不错,他们两个同时有了动作,随后我就看见一片火海蔓延,在风催动之下,那火来的极快,无数的火蛇仰头而起,朝着玄门所有人涌来,想要将所有的人都咬死!

    我们所有人都无法幸免,只待等死!可空中却遽然落下了一阵黑雨,这黑雨打在火蛇阵上,就好像毒针刺入了蛇的七寸,那火蛇晃动了一下就萎顿在地上,瞬间熄灭了。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猛然抬头,我发现半空中的黑云都涌向了溪儿所在的黑茧。那黑茧好像一个无敌的黑洞,将三神施法弄出的阴气完全纳入了其中,天色也随之一明一暗的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