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 游泳的鱼

第463章 再见他,往日情景重演

    “改天吧。”温云霆拒绝了她。

    看着他毫无留恋的开车离开,罗珍气得跺了跺脚。

    *

    果真如温云霆所料,宋正鸿按捺不住,主动与他进行视频通话。

    一向傲视所有人的宋正鸿,在视频那边,却再没有了往日的傲气冲天,那态度、语气有些讨好:“云霆,外资银行的事,相信思语已经告诉过你了。”即使女儿回话,说温云霆与Jams现在根本没有,但是,他却不愿意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因为,他早已经找人查清楚,这审批的几道程序都通过了,到了Jams那儿,却被驳回去了,而不管他用什么攻势,Jams都不为所动,这让在商场上所向披靡的他有些沮丧。

    温云霆似乎没怎么听他说话,而是在专注的打着游戏,跟着游戏的进程时而抿唇,时而皱眉,时而开心大笑。

    换做是平常,宋正鸿的耐性早已经消失殆尽,可现在,外资银行的案子已经刻不容缓了,他只好说:“如果外资银行审批通过,顺利成立的话,你和思语,将是最直接的受益者。先不说温氏入了多少钱进来,光说爸的所有资产,整个宋氏,将来都是你们俩的,你现在若要扩张版图,想怎么扩都行,爸会无条件在金钱上支持你的。”

    温云霆边打游戏边说:“爸,我现在连温氏都没有精力完全掌控,哪儿有时间去扩张版图?”

    宋正鸿又抛出诱饵:“云霆,Jams那边你若能搞定,我就给你外资银行5%的股份。”现在最要紧的是让温云霆全力以赴的帮忙,所以,他少有耐心的许了诺。

    温云霆刚好一局要结束了,正在关键时候,他专注的盯着电脑。

    见他并未听自己说话,宋正鸿气极了,可却也无可耐何:“云霆!”

    “爸,等一下,我这一关很快就要过了,打完了我们再聊。”温云霆眉都没有皱一下,眼睛更未抬起来,手指在键盘上狂按着。

    若是换在平常,宋正鸿早已经没有耐心了,可现在,有求于人,他即使再生气,也不得不保持沉默。

    就在宋正鸿的耐心快消失殆尽的时候,温云霆终于将这关打过了,他面色轻松,露出了难得的笑意,“爸,还有事吗?我好累,如果没事的话,咱们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儿吧。”

    宋正鸿气得差点吐血,他等了这么久,就等来这样一句话。

    可不等他再说什么,温云霆就挂断了视频通话。

    翌日,他在办公室看着报纸周刊,发现了文檬从他身边拖开罗珍的模样,更甚,有文檬悄悄抹泪,而他带着罗珍离开的画面,看着这些照片,他的心情颇佳。而这时,的头像跳动着。

    是文檬发来的信息【看报纸没?我的表情怎么样?呵呵,演得逼真吧!(得意)】

    温云霆【(竖起大姆指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昨晚,当罗珍约他吃饭时,他就事先给文檬打了电话,让她估算着时间到餐厅来,面对罗珍要泼辣一点,演一场两女争风吃醋的戏,要她把动静闹得越大越好,果真,文檬没有让他失望。

    文檬【(捂嘴轻笑)你忙你的吧,我干活去了,楼下全是记者,我待会儿下楼,又要做出一副受伤之后萎靡不振的模样,真累啊。】

    就在这时,保镖将电话递到他面前:“温少,宋董电话。”

    温云霆将与文檬的聊天窗口关闭,很平静的接过电话,“爸。”

    这一次,宋正鸿再也没有昨晚的缓和与请求,而是非常冷漠镇定,开门见山的说:“云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你能帮忙完成银行合作案的审批。”他再次费尽心机却毫无结果,后来,有人暗地里告诉他,是有人打招呼,不让他的案子通过。

    “爸,不是我不愿意帮忙,”温云霆淡淡的说:“而我真的帮不上忙,还有,最近温氏的工作闹得我焦头烂额。”

    对于温云霆的拿乔,宋正鸿很生气,可却不敢轻易发作,而保镖回给他的信息,说温云霆每天除了在办公室,就是跟女记者,女下属约会,对此,他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事关外资银行的事,确实是迫在眉睫,“那个Jams是软硬不吃,”他确实私下什么方法都尝试过了,“云霆,你只要到纽约,帮我约他出来见个面,其他的事就由我来安排。”

    温云霆的右手握住鼠标,查看着股市行情,“我最近的工作排得很满,没时间去纽约,”他意有所指的说,“更何况,身边一直跟着两个人,到哪儿都不方便。对了,思语跟Jams不也认识吗?让她出面约就好了。”

    宋正鸿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画外音,稍稍沉默之后说:“那两个人来保护你的,他们又不会干扰你的正常生活,哪有什么不方便的?你看看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出门不都有保镖跟着?”

    温云霆唇角是一抹清冷的笑容,好冠冕堂皇的话,用“保护”两个字未免太讽刺了吧,更贴切的,就是“监视”,他轻嘲的淡淡哼了哼。

    宋正鸿呵呵笑道:“你要是觉得保镖跟着你,你不习惯,我让他们离开就好了。”其实监视了这么久,有什么用?他仍旧在与小记者或者女下属交往约会,不过,这沾花惹草,是有钱男人的通病,他现在倒不担心这些女人会取思语而代之,毕竟,宋氏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哪个男人会舍弃这样庞大财富呢?

    不到半小时,原本一直跟在温云霆身边的两个保镖就自觉离开了,温云霆的手机,也还到他手上了。但是,他却没有放松警惕,在经过多方查证测试之后,发现并没有人再监视他,手机也没有人监控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很明显,这是宋正鸿向他示好,这也更说明,银行合作案对于宋氏来说是多么重要。可这,仅仅是第一回合胜利的开始,他即将反击。

    美联储的Jams是温云霆的同窗好友,私下,他们一直都有,午后,温云霆给宋正鸿打了电话:“爸,我跟Jams已经过了,可他说,这事必须你给他打电话,关于没有通过审批的具体原因,他会当面跟你沟通的。”

    宋正鸿欣喜,之前宋氏曾动用很多关系想与Jams约时间面谈,但是都被Jams的秘书挡了回去,而这次,Jams竟松了口愿意见他,只要能见面,这事就会有转圜的余地,眼看着曙光已经出现了,他自然欣喜不已:“云霆,辛苦了。等通过审批,我就会5%的股份给你和思语。”

    温云霆的唇角微扬,“爸,Jams那边只是答应见面,并没有承诺什么。所以,具体的细节,还需要你跟他谈。”

    “我知道了。”宋正鸿混迹商海多年,自是八面玲珑,面面俱到,若这次能约到Jams,撇去温云霆与Jams的关系不说,他相信,以他的攻势,绝对会轻易的将Jams拿下,只要银行顺利的成立……呵呵,他似乎能预料到,一切胜利在望了。

    挂断电话后温云霆的面容却很冷,他把玩着手机。

    不多会儿,秘书罗颖送进来一批人事资料,“温总,这是内勤秘书的候选名单,何助已经进行过第一批筛选。”所谓的内勤秘书,就是帮温云霆处理日常生活事务的,而这个岗位,目前一直空缺。

    温云霆淡然的示意她将资料放在桌上,可事实却是,他根本没有翻阅,而是直接回给罗颖,告诉她,这批人都不合适做他的秘书。在他心里,早已经有了属意的人选,只是,还需要时间等待。

    他不过一句话,可却愁坏了人事部,当罗颖将信息反馈给人事部时,柳娅给何皓天打电话:“何助,温总到底要什么样的内勤秘书?送上去这么多资料又被他全部退回来了。”

    何皓天说道:“这事先搁着,别急,过段时间再说。”

    柳娅微微叹口气,“搁着?万一温总那边催怎么办?”她最近为这内勤秘书的事,头都急大了,集团里想争着去做的人倒是挺多,可温云霆都看不上眼。

    “这事我会找机会跟温总请示,你就暂时不要管。”递上去的那些人事资料都先经过何皓天的筛选,有好些都是温氏里优秀能干的员工,也有一定的资历,可温云霆却全部否定了,这其中的原因,他大抵猜到了一些。

    之后,何皓天通过给叶惠发了消息【上次让你劝乐瑶回来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叶惠正在写文案,忙得焦头烂额的,见到男友的头像,郁结的心情有些轻松了【最近太忙,还没时间跟她碰面呢。】

    何皓天【别只知道忙工作,要注意身体,知道吗?你要累坏了,我会心疼的。】

    叶惠【(甜甜的笑)啰嗦!我知道啦!】

    何皓天【你先忙,晚上见面再说。】

    叶惠心里甜丝丝的【嗯。】

    自从与何皓天恋爱以来,叶惠似乎每一天都很快乐,他们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增进,每一次想到他,心里就特别的甜蜜。当她无意间看见明浩的头像时,心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落漠,她的鼠标落在明浩的头像上,发现他的心情留言上写着“解脱”。

    前几天,叶惠曾在办公楼里遇见罗珍,只见她扬着头,一副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的模样,后来,她听说,罗珍是温云霆的**,这事让她震惊了好久,后来,报纸上偶尔会出现他们约会的照片,虽然罗珍的脸上打了“马赛克”,但是她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对此,她替学长忿忿不平。

    唉,她真的该抽出时间去看看学长了。

    想着今天必须写好的文案,叶惠皱了皱眉,而后不敢再乱了思路,埋头努力写着。

    *

    午后,天空黑压压的,眼看着一场暴雨就要来临。

    乐瑶穿着职业装,拿着个人简历从一栋办公楼里出来,这个星期,她已经面试过三份工作了,虽然对方都决定聘用她,可到最后,她却都放弃了。

    第一份工作,那个单位在Z市的东边,与她住的西边有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程,若真去上班,那么,每天花在公交上的时间就是四个小时,她还要照顾豆豆,根本没有办法;

    第二份工作,因为是私企,所以每月只有四天的休假,还只能在周一到周五之间轮休,其他时间都必须上班,可周末豆豆也放假,若她还工作,豆豆要怎么办?

    第三份工作,也就是刚刚面试的工作,离她住的小区比较近,每周也有休假,待遇也不错,但是,却必须要上夜班,豆豆还那么小,她怎么放心将豆豆一个人留在家里啊。

    乐瑶站在十字路口的斑马线等待着绿灯,她抿着唇,目光有些游离。其实,她现在才发现自己之前想得太天真了,以为只要将豆豆带在身边,照顾她,对她好就行了。可实际上事情并不像她想的那样简单,她现在不管做什么决定都必须考虑到豆豆,以照顾豆豆为先,但是,真这样考虑的话,工作的事,就又得继续再找了。

    唉

    在她暗自叹息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人纷纷走向斑马线,她这才惊觉,早已经是绿灯了,于是,她跟在人群里,匆匆走上斑马线上,往街对面走去。

    刚走过斑马线,豆大的雨点稀稀落落的坠下,很快,大雨倾盆而至。行人们纷纷加快步伐。而乐瑶掩着头,穿着高跟鞋在雨里跑着。好不容易,她才跑到最近的一处公交站台边躲雨。

    她身上的衣服湿了,头发也湿了,脸上也是雨水,那模样狼狈极了,她掏出纸巾,擦拭着脸上的雨水,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怎么办啊,该怎么回家去?

    就在她望雨兴叹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停在她面前,豆大的雨落在车身上,很快便又汇集成雨水往地上而去。

    “上车。”车门在乐瑶面前打开。

    乐瑶微微的有些窒息,隔着雨帘,她看不清车子里的人,可这个声音却让她毫不陌生,曾经,这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温柔的说着情话。

    “上车,”温云霆声音大了一些,眼见着雨越下越大,可她却愣在公车站台,一动不动,她的全身都淋湿了。

    乐瑶的全身冰冷,她的脚却微微的往后退了一步,却不料,后背碰上了公交站台的栏杆,她再无退路了。

    雨越来越大,她对他的话却充耳不闻,可那公交站台却根本挡不了什么,大雨倾盆而来,打在她的脸上,身上。他皱眉,下车走向她。

    当温云霆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乐瑶面前时,她早已经建筑的堤防在瞬间瓦解。可当他的手碰到她时,她却惊如小鹿一般跳开了。

    “上车。”他说,因为下车太急,没有打伞,他的身上很快也淋湿了。

    不要!

    乐瑶根本无法从容淡漠的面对他,她的双肩颤抖,推开了他伸过来的手。而后转身跑进了大雨里,此时的她,只想逃离,逃离有他的地方,只有离他远远的,她才能呵护自己那颗脆弱的心,让自己不再彷徨,不再受伤。

    看着她纤瘦的身影冲进雨里渐渐模糊起来,温云霆皱了皱眉,追了过去,拉住她的胳膊,低唤道:“瑶瑶。”

    乐瑶挣扎着甩开了他的手,又跑。她边跑边抹着脸上的雨水,那儿,也混着她的泪水。雨太大,看不清方向,她脚底一滑,摔倒了。

    眼看着她就要倒下去,蓦的,一双有力的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托起来。

    *

    看着自己衣服上不断往下滴的雨水落在昂贵的车座上时,乐瑶窘得慌,她怎么终是逃不掉与他的碰面?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小了。

    她的左脚裸扭伤了,虽然她拒绝了他送她去医院,却拒绝不了他送她回家的要求。

    车子里,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温云霆想要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湮化在空气里。

    乐瑶侧头,目光一直盯着窗外,可窗外一片白茫茫的雨帘,除此外,什么也看不见。突然,她记起,去年夏天的时候,那晚时代银座盘点,她去买东西,也是遇上这么大的雨,是他打着伞,护着她回办公室。曾经她隐藏在心底的感觉,从那晚之后就很微妙了。思及此,她摇摇头,将那抹回忆从思绪里甩出来……

    半个小时后,乐瑶惊讶的发现,车子竟然驶进了她住的小区,甚至,很熟悉的在她住的单元楼下停了。这……她疑惑不已,他是怎么知道她住在这儿的?

    “谢谢。”她不想多问,她怕问下去,会暴露了她的心事。她打开车门,当左脚刚刚碰到地面时却传来钻心的疼,她咬牙忍着,不让他发现,可终究是太疼了,再如何掩饰,那蹒跚的脚步却透露了她的伤痛。

    乐瑶听到身后传来车子开动的声音,她的背影滞了滞,挺直脊背,却没有回头,她忍着疼痛,一步一步咬牙忍着上楼。那样难熬的日子都过来了,这点痛算什么?

    可是,被扭伤的脚踝终究是太疼了,她每上一步台阶,都疼得直落泪,终于,她走上了二楼,站在家门口,她在包里翻找着钥匙。

    说不清楚是心疼,还是脚疼,她的手颤抖着拿着解释准备开门,可手却一颤,咣当一声,钥匙落在地上。她扶着门,忍住左脚裸的疼痛,慢慢弯腰俯身准备将钥匙捡起来。

    就在她的指尖快要触到钥匙时,蓦的,另一只手却将钥匙捡起来。

    “谢谢。”她回头,太疼了,她额上密密的水珠,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可是,却在咫尺间,遇上那对让她心跳加速的深眸,她的目光逃也似的躲开了,心慌乱不已:他不是走了吗?怎么……来了?

    温云霆拿钥匙开了门,而后,拦腰抱着她走进屋里。

    乐瑶挣扎着,“放我下来。”

    温云霆似乎并没有要放下她的意思,倒是问道,“浴室在哪?”话刚说完,他的目光扫视着这简单的两居室,很快,找到了浴室。

    他将她放在浴室的凳子上,而后不由分说的解开她的衣服。

    乐瑶惊慌的用手护住,目光有慌乱,却不敢看他。

    温云霆的手落在半空,唇抿了抿,目光落在惊如小鹿的她身上,声音有些沙哑:“我……你衣服湿透了,得先个洗澡,把衣服换了。”若是当初在竹海,他是绝对会像无赖一样缠着她,帮她换的,可现在,他发现了她对他的抵触与不安,他怕她会撵他走……所以,不敢越雷池一步。

    浴室的门将他们隔开了。

    衣服湿透了,确实很冷,乐瑶脱下衣服,打开花洒,用温热的水冲洗着身上冰冷的肌肤。可心里的痛苦与难过,却是再怎么也洗不去的。

    “干净的衣服放在门口。”他的声音有些许沙哑。乐瑶微微失了神,而颊上透着淡淡的酡红。

    她洗完澡之后,将身上擦干净,她将浴室门打开一条缝,正准备去拿那衣服时,却见一只手拿着衣服递给她,一刹那,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乐瑶湿了眸。

    他递给她的,除了睡衣外,还有小裤。可稍后,她却更窘了,他怎么找到她的睡衣的?她记得,小裤是放在衣柜下面的抽屉里的……

    穿好了之后,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打开浴室门,却不曾想,等候在外的他伸手向她,大手蓦的握着她纤细的手,她能感觉他掌心的灼热,失神时,已然被他拦腰抱起,她尴尬不已时,他已然将她放在客厅沙发上。

    没有人先说话,客厅里,静静的。可乐瑶却感觉很窒息,似乎,有他在的空间,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只见他蹲在她面前,将她那只扭伤了的左脚揣在怀里,拿出早已经拧开盖的红花油就往手心抹,之后,再轻轻的在她扭伤了的脚裸处揉着。

    疼。

    好疼。

    钻心的疼。

    ;